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三章 惊魂一问

第一二七三章 惊魂一问

  齐宁陡然听那姑娘提到会泽城,心下一惊。

  帝国郡县无数,齐宁知道的地方其实并不多,可是会泽小县城却是刻骨铭心,那姑娘无论提到其他任何地方,齐宁都不会感到惊讶,唯独提到会泽城,却是让齐宁心下一紧。

  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出现的地方就是在会泽县城。

  会泽县城对齐宁来说,并不是拥有什么美好回忆的地方,甚至他在会泽城拢共也没有待几天,可是发生在会泽县城的那一切,齐宁自然不会忘记。

  至若丐帮会泽城堂主方煌,齐宁亦是不会忘记,方煌谋害了丐帮会泽城前任鲁堂主,在那萧易水萧捕头的支持下成为了丐帮新的堂主,控制着会泽城内所有的丐帮弟子,也正是从那一刻起,丐帮实际上就成了萧易水手中的工具。

  方煌手中的丐帮,实际上就变成了一帮地痞流氓,在萧易水幕后指使下,敲诈勒索自是家常便饭,暗地里更是绑架流落到会泽城的难民,将那些青涩小姑娘当做货物买卖。

  青木大会之上,齐宁将方煌处死,也算是鲁堂主和众多无辜的少女报了仇。

  只不过丐帮帮众数十万,堂主亦是成群,方煌在其中实在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此时那姑娘突然提及会泽城,甚至清楚地叫出方煌的名字,着实让齐宁大吃一惊。

  他不知道这姑娘与方煌到底有什么渊源,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一次倒是那姑娘有些急切:“你.....你不认识吗?”

  齐宁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此人,他.....前任的堂主姓鲁,鲁堂主过世之后,他便成了会泽城的堂主,我没有说错吧。青木大会他确实也随同那位马舵主一同前往。”

  姑娘低声惊呼一声,显然是没有想到齐宁竟然真的认识方煌,齐宁甚至听到那姑娘的脚步声向这边靠近了一些,便听那姑娘轻声道:“那.....方煌可带了人去?”

  齐宁道:“让我想一想,青木大会有从各地赶过来的弟子,我.....我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姑娘道:“外面有守卫,时间太长,他们会觉得有问题,我.....我明天再来和你说。”也不等齐宁多言,便即匆匆离去。

  齐宁也知道这姑娘负责送饭,在这边的地位应该不会太高,她急着离开,自然有其道理。

  不过今日终于和这送饭的姑娘搭上了话,齐宁心下着实欢喜,但却又很是疑惑,寻思着这姑娘为何对方煌如此关系,她难道与方煌有甚关系不成?

  他在青木大会解决了方煌,如果这个姑娘和方煌有很深的渊源,自己还真不能将真相告诉她,到时候反倒要被这姑娘当做仇人了。

  齐宁虽然想尽快和那姑娘再次叙话,但也知道不到下一顿饭她是不会出现,他倒是很有耐心,既然已经打开了扣子,他也并不着急。

  他在这牢室之中已经熬了一个多月,区区半天时间倒是很快

  就过去,那饭菜送进来,齐宁却是开门见山问道:“姑娘认识方煌?却不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那姑娘这一次的情绪显然镇定许多,反问道:“方煌参加青木大会,你见过他?”

  齐宁道:“他和马舵主在一起,自然是见过的。”

  “那你与他关系如何?”

  齐宁道:“姑娘,不瞒你说,我与丐帮的向帮主和几位长老都熟悉,那方煌不过是一名堂主......!”说到这里,却意识到自己若是说与方煌没有太多交集,这话题只怕就说不下去,姑娘明显是对方煌十分感兴趣,自己断了这话题,这姑娘未必还肯和自己说下去,他脑中迅速飞转,这一沉吟,姑娘已经在外面道:“你是说他只是一名堂主,所以和他没有什么交集?”

  “既然说到丐帮,我也就不瞒你了。”齐宁道:“据我所知,方煌在会泽城无恶不作,他手下不少丐帮弟子都是地痞流氓混入,好好的丐帮,硬是被他坏了名声,这样的奸人,丐帮自然是容不下他的。”

  “你.....你是说丐帮容不得他?”

  齐宁道:“此人与会泽县城的捕头互相勾结,秦淮大战过后,许多难民流落到会泽城,方煌和那捕头竟是丧尽天良,不但敲诈勒索那些难民,而且暗地里绑架少女,将她们转卖达官贵人.....!”想到方煌那伙人的行径,齐宁心下倒着实恼怒,冷笑道:“坏事做尽,自然是要遭报应的,此人在青木大会之上,已经被丐帮执行了帮规,死于古隆中。”他此时也不说是自己杀了方煌,而是丢在丐帮的身上,倒是想瞧瞧那姑娘知道方煌被杀之后,会是如何一个反应。

  外面一阵沉寂,片刻之后,才听那姑娘道:“老天有眼,那恶人竟然真的死了。”

  此言一出,齐宁顿时心下大为轻松,已经知道了这姑娘的立场,心下却想这姑娘终究还是太年轻,轻易就被自己试探出心思来,立刻道:“那等无恶不作的凶徒,自然不能让他活着继续害人。”顿了一下,才问道:“姑娘,你难道和方煌有什么仇怨?”

  姑娘轻声道:“今日时间到了,我明日再来和你说话。”

  齐宁忙道:“且慢,姑娘,恕我冒昧,我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你.....你可是地藏的人?”

  那姑娘也不多言,径自离去。

  齐宁晓得她每次送饭过来,在这里待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会让别人产生怀疑,只能等着她下一次过来。

  那姑娘离开之后,齐宁却是心中奇怪,暗想这姑娘如果是地藏的人,又怎会与方煌产生瓜葛?

  他知道方煌是会泽本地人,而且加入丐帮多年,一直在会泽城一带活动,这姑娘的口气,明显和方煌有些仇怨,她既然和方煌有仇,难不成也是会泽县的人?

  到得次日,那姑娘又送饭过来,齐宁重复昨天的问题:“姑娘,我现在到底是在哪里?现在是什么时辰?”

  “正午时分。”姑娘道:“每

  天正午和黄昏都会给你送来饭菜,这里.....这立时什么地方,你也没有必要知道。你虽然和丐帮熟识,但是朝廷的大官,就算做过好事,但做过的坏事更多。他们没有杀你已经算你运气,不过你要从这里出去,那是万万不能,我劝你断了这个念头。”

  齐宁叹了口气,问道:“姑娘和方煌到底有什么仇怨?你都说我要一直被囚禁在这里,就算知道你们的恩怨,那也做不了什么。”

  姑娘沉默一阵,终是开口道:“你为何能去参加青木大会?是.....是丐帮的人邀请你前去?”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我和丐帮向帮主交情很深,他被人所害,身受重伤,无法参加青木大会,可是丐帮的白虎长老意图篡夺帮主之位,向帮主托我前往阻止白虎长老的野心,我受人之托,只能往青木大会走一趟。”

  “丐帮帮主托付你?”那姑娘显然有些不相信,却也没有纠缠这个话题,沉默片刻,才道:“我.....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但随即道:“罢了,你不会认识他,他无名无姓,你这样的朝廷大官,不可能认得他。”

  “无名无姓?”齐宁好奇道:“姑娘要打听的人长得什么模样,是男是女?他既然没有名字,长相你总该晓得。”

  “他也不是没有名字。”姑娘轻叹道:“只是他从来不对人提及,所以都只知道他的绰号。”

  “有绰号?”齐宁靠坐在那洞孔边上,轻声道:“看来他是混迹江湖了,我对江湖人物知道的也不少,你不妨告知我他的绰号,也许我听说过也未可知。”

  “他也是丐帮弟子,不过.....不过可没什么名气。”姑娘道:“他曾对我说,总有一天他也能成为丐帮的舵主,只要成了舵主,就不用颠沛流离,虽然还是乞丐,却能够衣食无忧。”

  齐宁心想这姑娘打听的人竟然以成为丐帮舵主为目标,那么其身份自然比舵主还要低微得多,他如今虽然也算是丐帮的代任帮主,可是认识的丐帮弟子并不算多,京城鬼金羊分舵他倒是颇为熟悉,其他分舵却是陌生的很,二十八分舵的舵主,真要说起来认识的也不多,就更不用说比他们更低微的丐帮弟子了,看来这姑娘所打听的人自己还真不会认识,不过却还是道:“在丐帮混的久了,若再有些本事,当上舵主倒也不算太难,是了,姑娘,那人的绰号是什么?”

  “他.....他叫小貂儿!”姑娘声音变得十分柔和:“他是方煌手底下的丐帮弟子,早先也是难民,后来流落到会泽城,方煌看他手脚灵活,就....就让他加入了丐帮。”

  齐宁闻言,全身一震,双目睁大,赫然转身跪在地上,俯下身从洞孔向外瞧,但那洞孔只有尺许见方,只瞧见离洞口一步之遥的距离,那姑娘穿着一双粗布鞋子,仅只能看到脚踝处,再上面却是看不清楚。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