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五章 相认

第一二七五章 相认

  齐宁听到姑娘在外面带着颤音道:“我....我知道他一定会找我,我....我也一直想去见他,可是.....!”外面声音戛然而止,随即齐宁竟是听到隐隐抽泣声传来。

  齐宁心下激动,但知道小蝶在这里不能时间呆得太长,他既然确定对方就是小蝶,一颗心彻底放下来,道:“小蝶,你赶紧走,你在这里时间太长,可别让他们心里生疑。”

  小蝶确实还有很多话想要问齐宁,但齐宁一提醒,马上醒悟过来,忙道:“那我先走,你.....你等我下次过来。”

  齐宁满心欢喜,答应一声,小蝶便匆匆而去。

  这一次的等待便比之前迫切许多,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似乎也从没有如此欢喜过,竟是一直都睡不着,盼着小蝶再一次过来。

  等到那饭菜从洞孔送进来,齐宁急忙靠近过去,正要说话,却听到那人脚步声竟是离开,齐宁心下奇怪,暗想小蝶怎地又一声不吭离开,正要叫喊,“小蝶”二字刚到嘴边,心下一个激灵,却生生憋住。

  他寻思小蝶对小貂儿的事情异常关系,好不容易等到时间过来,绝不可能就这般一声不吭离开,今日大是反常,大有蹊跷。

  他方才在那一刹那猛然间意识到,自己住被关进囚牢至今,也就这几次和小蝶说话,中间有一个多月对方一言不发,自己一直下意识以为是小蝶固定给自己送饭,但这一个多月是否都是小蝶,自己还真不能完全确定,如果此刻在外面送饭的是另有其人,自己叫出“小蝶”的名字,不等于向对方自承与小蝶有过交流?他知道地藏那那伙人定然是严禁送饭的人与自己说话,若是小蝶和自己有过交流被禀报上去,也就等若是害了小蝶。

  那人径自离开,齐宁也不再叫住。

  接下来连续三天,送饭之人始终一言不发,齐宁试探性地说了几句话,那人理也不理,齐宁一颗心顿时沉下来,暗想难不成小蝶和自己接触的事情已经被人知晓,是以更换了送饭的人?

  若果真如此,小蝶是否受到惩罚?

  他担心无比,到得第四日那饭菜送进来,就听到小蝶声音道:“是我,我....我是小蝶!”

  齐宁长出一口气,凑近过去道:“小蝶,你可终于来了,这几天是否并非你送饭?我都担心死了,生怕你出了什么意外。”

  小蝶解释道:“童子突然召集了一批人去训练,我也在其中,事起仓促,我来不及和你说,送饭的换了别人,我....我一直担心你说漏了嘴。”

  齐宁笑道:“差点真的说漏了嘴,好在长了个心眼。对了,童子召集你们训练,训练什么?你说的童子又是哪位童子?”心想难不成就是持宝童子?

  小蝶却不多解释,道:“你上次说小貂儿还好好活着,那.....那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是否还在会泽城?”

  齐宁心想自己被困在这个固若金汤的囚牢之中,以自己眼下的情况,即使有小蝶相助,也未必能够脱困,但是没有小蝶帮忙,那是定然不可能逃出去,知道这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轻声道:“我知道他在哪里。”

  “啊?”小蝶惊喜道:“他在哪里?”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齐宁叹道:“小蝶,我就是小貂儿。”

  外面一阵沉寂,片刻之后,才听小蝶道:“你.....为何要戏弄我?”

  “我没有骗你。”齐宁道:“你可还记得老树皮?我们最后一面相见,我还在患病之中,当时奄奄一息,是你当了自己的玉佩,将银钱交给老树皮买药,这才让我从鬼门关转悠一圈又回来。”不等小蝶说话,继续道:“你被花夫人骗去做了丫鬟,可是花夫人和会泽县城的捕头萧易水勾结,将你们困在院子里,再利用镖队将你们送往京城贩卖,我说的对是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小蝶声音充满震惊:“都是....都是小貂儿告诉你?”

  齐宁道:“我就是小貂儿,自然知道这一切。”

  “老树皮.....玉佩,你....你真的是....是小貂儿?”小蝶声音哽咽:“这....这怎么可能,你.....你不是朝廷的大官吗?”

  “我知道这一切难以置信,我会慢慢和你解释。”齐宁道:“小蝶,你被他们从会泽城能带走之后,我杀了萧易水,也去追赶镖队,但镖队却被半道截杀,所以没了你的线索,后来.....!”他知道小蝶时间宝贵,当下用最简单的话语将自己如何成为锦衣候告知了小蝶,这是他最大的秘密,普天之下,除了隆泰和那已经成为活死人的齐家老太太之外,再无人知道这位锦衣候是假冒真人。

  若说这天底下只有一位他可信任的人,那便只有小蝶。

  这天大的秘密他从无对人言,今日却是将之告诉了小蝶。

  小蝶听得这匪夷所思之事,只觉得实难相信,可越是如此离奇的事情,反倒越有可能是真,而且齐宁虽然大致讲清楚自己从会泽城出去之后,被误认锦衣候世子带回京城的细节,条理清晰,还真是没有任何的漏洞,小蝶虽然觉得这事情难以置信 ,可心里还是信了几分,问道:“你是说,你....你被锦衣侯府的人当作是真的世子,所以.....?”

  “我当时盘算着锦衣候乃是楚国的贵族,实力雄厚,若是用锦衣候府的实力找寻你,定然事半功倍。”齐宁叹道:“谁知道一进侯门深似海,我想脱身也已经十分困难,实在没有法子,就这样混了下来。”

  小蝶沉吟了一下,才道:“可是.....可是童子说你是罪大恶极的奸官,害了许多人,还说.....还说会泽城那帮恶人背后的靠山就是你。”

  齐宁皱眉道:“他这是颠倒黑白,小蝶,你怎么会和这帮人在一起?你可知道地藏?”

  “我知道地藏王菩萨降临世间,要惩罚那些恶人恶鬼。”小蝶道:“可是我从未见过他,你.....你也知道地藏?”

  “这中间的事情十分复杂。”齐宁道:“我回头会慢慢和你说清楚,小蝶,我现在是在什么地方,这里.....是不是朝雾岭?”

  小蝶道:“这里是野鬼岭,其实.....其实我只知道这地方的名字,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山上,从没有下过山。”

  齐宁道:“难道.....当初劫杀镖局的人是地藏所派?”心下疑惑,暗想地藏一直在西川活动,但镖队却是在淮河区域被劫走,两地相距甚远,地藏怎地会派人跑那么远去劫人?这野鬼岭的名字一听就让人瘆得慌,宛若山岭是一群孤魂野鬼,却也不知道究竟地处何方。

  小蝶道:“我回头再和你说。”顿了一顿,才道:“小貂儿,我....我以为再也见你不着。”声音却又是哽咽起来,唯恐被人怀疑,又匆匆离去。

  齐宁这时候终是确定,旭日镖局的那支镖队,定是被地藏的人截杀,而小蝶等人则是被转移到了这野鬼岭来,地藏花费心思这般做,当然不会存有救苦救难的好心,无非是要利用这些世事不明的小姑娘,他们污蔑齐宁是个大奸官,自然是蒙骗小蝶这些人。

  他心中疑问极多,等到小蝶再一次过来,立刻问道:“小蝶,这里是否只囚禁了我一个人,是否还有其他人被囚禁在这里?”

  小蝶沉默了一下,才道:“还有几个人,不过分几处地方囚禁,我每天负责给你和另外一个人送饭,那人.....那人受了很重的伤,现在还走动不得,似乎....只能在地上爬。”

  齐宁心下一凛,忙问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我不能和你们说话,若是被发现.....!”小蝶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那人也问我他在什么地方,还问....还问是不是有其他人也被关押在这里,我没有和他说过话,不过他声音苍老,应该是个老人。”

  “老人?”齐宁立时便想到黎西公。

  黎西公年岁已高,声音苍老,更为要紧的是,齐宁记得很清楚,为了抵挡教主,黎西公在膝盖扎入银针,还服用了药物,让他在重伤之下却能迅速恢复体力,可也恰恰是因为如此,一旦过了十二个时辰,黎西公的四肢便将残废。

  小蝶说那老人身受重伤,只能在地上爬动,那很可能是因为黎西公的四肢已经残废,行动之时,只能以身体在地上蠕动,一想到黎西公目下的情状,齐宁心下发酸,苦笑道:“他是我的一位好朋友,济世救人,这一辈救下的性命不计其数,如果说这天底下有真正的大善人,他就是大善人。”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