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七章 带剑的男子

第一二七七章 带剑的男子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地藏不但让自己内力全消,竟然还要在饭菜中下毒,这囚牢本就是铜墙铁壁一般,若是再无气力在身,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机会脱生。

  他忽然想到,自己内力全消,难不成和饭菜中的毒药有关?

  可是自己早就化血成功,百毒不侵,那毒药又如何生效?

  难道那毒药连幽寒珠都无法抵御?

  他正自沉吟,小蝶声音传过来:“你别担心,我.....我一定可以弄到食物。”

  齐宁心知即使是在山上,像小蝶这样的身份,也不容易得到食物,忙道:“你不用担心,以前有高人帮助过我,我百毒不侵,饭菜中的毒药伤不了我。”想了一下,才轻声道:“小蝶,你下次见到他,帮我问他一件事情。”

  “你说。”

  齐宁当下将自己丹田内力全消的详细情况告诉了小蝶,道:“我不知是否已经被废了武功,那神医武功很高,定然知道其中的蹊跷。”

  他知道只要自己恢复了内力,拥有操控天地之气的能力,即使这石壁宛若铜墙铁壁,自己也未必不能将其打开,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出自己内力全消的真正缘由。

  次日小蝶过来道:“他让我问你神堂和命门两处穴道有没有疼痛之感。”

  齐宁自然知道穴道所在,检查了一下,道:“并无不适。”

  “那老人说,若你真的被废去了内力,半年之内,神堂和命门两处穴道都会隐隐作疼,若是并无不适,那便不是被废去内力,而是有人用极厉害的手段将你的奇经八脉都封住,连你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他还说能够封住奇经八脉却又让你毫无察觉的功夫十分厉害,很有可能是封穴大法,只有极为厉害的高手才能做到。”

  齐宁闻言,却是心下一宽,固然是因为自己的内力并没有被废,更是因为黎西公找到了原因所在。

  “小蝶,你是否知道其他人被关在何处?”齐宁问道。

  小蝶道:“就在另一处山峰,也不算太远,不过我并无去过,具体关在何处也是不知。小貂儿,你.....你身子是不是不舒服?”

  小蝶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齐宁柔声道:“不碍事,神医找到症状所在,就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神医说了,如果真的是封穴大法封了你穴道,虽然有些棘手,但并非不能解除,只是要花些时日。”小蝶道:“我下次去找他破解的方法。”

  果然再一次送饭过来时,那托盘之中竟然放了两个馒头,小蝶道:“饭菜有毒,你虽然百毒不侵,还是小心为好,那两个馒头可以充饥。”

  齐宁本就是聪明人,看着两个馒头,瞬间明白过来,轻叹道:“小蝶,这是你自己的伙食,你自己没吃,省下来给我是不是?”

  “你不用问那些。”小蝶道:“我自己可以弄到食物。”

  齐宁留下饭菜,却将馒头推回去:“我说过百毒不侵,你相信我就是。”笑道:“这饭菜加了毒药,味道倒是好一些。”

  小蝶急道:“可是.....!”

  “傻丫头,当初我们落难之时,想吃带毒的饭菜也不可得。”齐宁柔声道:“今日能够吃饱肚子,已经很是不错。”

  “以前的事情,你都....都没忘记吗?”

  齐宁道:“我大病一场,确实有许多事情记不得,可是和你相依为民的往事确实记得一清二楚。”苦笑道:“我连自己从何而来都记不得了。”

  “你.....你忘记土老爹了?”小蝶轻叹道:“他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小貂儿,等咱们离开这里,就一起去找土老爹。”

  “土老爹?”齐宁愕然,对这个名字陌生无比:“土老爹是谁?”

  小蝶惊讶道:“你连土老爹也记不得了?”满是疑惑。

  齐宁心想我总不能告诉你小貂儿早已经过世,自己只是占了他身体的另一个魂魄,只能道:“那一场大病,差点让我连老树皮都记不得,还是他在我面前说了半天,我才回想起来。”心下却是抱歉,暗想自己也不是有意要对你说谎,可是这中间的事情委实匪夷所思,实在不能将真相告知。

  “土老爹是你的养父,原来.....你已经不记得了。”小蝶幽幽叹了口气:“秦淮大战的时候,许多流寇为祸,劫掠村庄,土老爹是个屠夫,被当地的县衙调过去打流寇,一直没有回来,后来.....后来北汉人打过淮河,你就离开了家乡,和难民一起往南边跑,半道上.....半道上救了我......!”

  “你的事情我记得。”齐宁忙道:“土.....我养父就没有了消息吗?”

  “你一直都在担心他,可是兵荒马乱,又如何能找到他。”小蝶轻声道:“那你可还记得,他是如何收养你?”

  “不记得了。”齐宁叹道:“一点印象也没有。”

  小蝶轻声道:“你告诉过我说,你是土老爹在野外捡来的。土老爹那一次出远门,半夜三更往回赶,听到林子里传来孩子的哭声,他当时吓了一跳,还以为遇上了鬼。可是他胆子大,跑进林子一看,见到一个男人躺在地上,怀里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那男人手边还有一把剑,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土老爹探了一下鼻息,那.....那男人竟然没有呼吸,土老爹说你在林子里待着,也没有被野狗吃了,还用哭声引他进林子,那是老天爷不让你死,所以他就将你抱走了。”

  齐宁一怔,瞬间想到这是小貂儿的身世,急问道:“小蝶,那....那男人是谁你可知道?他.....他真的死了?”

  小蝶道:“土老爹告诉你说,那男人样貌俊朗,你的眉目和那男人十分相似,如果没有说错,那男人应该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可当时他没有呼吸,深更半夜,土老爹不敢在林子里多留,先带你回了家。可是他后来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合适,隔了一天又回到那林子里,发现那男人已经没有了踪迹,他也不知道是被别人带走,还是那男人并没有死,从那以后,土老爹就将你当成自己的孩子,将你养大。”顿了一顿,才问道:“你都记不起来?”

  齐宁只能道:“你这样一说,我....我似乎有些印象了。”又道:“小蝶,等咱们离开这里,一定要找到他。”心中却是明白,兵荒马乱时节,土老爹被调去做民兵,对付的是凶残的流寇,十有八九已经是不在人世。

  他对小貂儿从前的身世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是落难到会泽城的一个小乞儿,今日才知道小貂儿的身世并不简单。

  小蝶知道这一切,自然是从小貂儿口中得知,而小貂儿知道这一切,也自然是土老爹将他的身世告知,土老爹并没有隐瞒这段往事,可是土老爹却也并不知道小貂儿真正的身世。

  那个拥有一把长剑的俊朗男子,诚如小蝶所言,很有可能就是小貂儿的亲生父亲。

  可是那男人到底是谁?

  能够用剑,当然就不是普通人,齐宁知道江湖上固然有不少剑客,但实际上佩剑最多的反倒是一些达官贵人,一直以来,宝剑被作为贵族的象征,但凡有些地方的人物,选择兵器首选就是宝剑。

  那男人是江湖上的剑客,还是出身官宦的贵族?

  他为何抱着一名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倒在荒郊野外的树林之中?那男人如今是死是活,如果死了,尸首被何人带走?若是活着,那他如今又身在何方?

  小蝶离开之后,齐宁一直陷入沉思之中。

  当年他假冒锦衣世子进入了锦衣候府,本来他与锦衣世子长相一模一样就十分诡异,但毕竟普天之下相貌相似之人也并非没有,可是最要紧的却是肩头后面的梅花印记。

  齐宁早先并不知道自己肩后有那梅花印记,初进锦衣候府,齐家太夫人抚摸那处,才让齐宁意识到那里有一处印记,而后来更是得知,早已经死去的锦衣世子在同一处地方竟然也有同样的疤痕印记,更让齐宁感到诧异的是,那梅花印记并非胎记,而是有人在上面烙出的记号。

  如果说相貌相似还可以用巧合来解释,那么样貌相似的两个人,在同一处地方被人做了同样的记号,那就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齐宁知道小貂儿与锦衣世子之间必然有着极深的渊源,可是一想到一位是含着金汤勺出世的世子爷,而另一位是流落民间的小乞儿,两人地位天差地别,实在很难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今日忽然听到小蝶说出这个惊人的隐秘,他心下震惊不已,也终于明白小貂儿的身世着实不简单。

  那男人到底是谁?

  小貂儿的样貌与那男人酷似,那男人应该就是其生父,如果是这样,那么已经死去的锦衣世子是否与那男人有关系?所有人都说自己的长相不似齐景,难道.....锦衣世子竟然不是齐景的亲生儿子?

  念及至此,齐宁心头骇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