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八章 钢针解穴

第一二七八章 钢针解穴

  齐宁的奇经八脉被封穴大法所封,毫无感知,虽然黎西公只说有些棘手,但齐宁却知道既然是地藏出手,这封穴大法定然是不同寻常。

  齐宁心下倒是奇怪,暗想地藏与其用封穴大法来封住自己的内力,倒不如直接废了自己的武功,却不知地藏为何要手下留情。

  不过庆幸的是,封穴大法虽然厉害,但黎西公却更为厉害,黎西公医道圣手,对于人体的经络穴位那是研究的滚瓜烂熟,对于人体各经络穴位的作用可说是如数家珍,即使是封穴大法此等高明的手段,但对黎西公而言,无非穴位经络上的事情。

  小蝶传过话来,要破解封穴大法,还真不能操之过急,首先要确定除了奇经八脉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穴位被封,人体的经络穴位相通,互为倚重,若是遗漏其中之一轻易下手解封,很可能会导致瘫痪的结果,所以在解封之前,需要确定哪些穴位被封,黎西公让小蝶带过来确定穴位是否被封的方法,齐宁按照黎西公的法子,花了七八天的时间,才最终确定除了奇经八脉之外,另有二十多处穴道被封住。

  地藏手法高明,穴道被封,却不会让人感到有丝毫的异样。

  要解封穴位,却是要借助银针,而且轻重深浅都有讲究。

  首先要解决银针的问题,在这山上,小蝶当然不可能找到银针,好在普通的纤细钢针亦可以施用,小蝶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根钢针,黎西公又让齐宁这边练习针术数日,等到一切准备好,才开始以小蝶的口传递解穴方法,这本就是繁琐的过程,而小蝶对于人体穴位也不熟悉,不可能一下子就将解封的方法全都带过来,每一处穴位扎针的深浅和时间各不相同,是以每天只带来两处穴位的解穴方法。

  按照齐宁在针术上的修为,本来并不适合自己解封,但在目前的处境下,也只能是事急从权。

  齐宁只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错,解封穴位恢复内力,小蝶和黎西公那是缺一不可,如果没有小蝶,黎西公就算有通天的能耐,也不可能隔空为齐宁解封穴位,可是如果只有小蝶,没有黎西公的指点,齐宁甚至连自己内力为何会消失都搞不明白。

  虽然身在囹圄,但他觉得老天爷待自己还算不错。

  前后花了十来天的时间,终于到得最后的阳跷脉,齐宁按照黎西公的指点,钢针入穴,这十几天下来,每日里都在用钢针解穴,倒是让齐宁在针术上突飞猛进,早已经掌握了下针的力道和深浅。

  黎西公一开始让齐宁从最普通的穴位开始,就是以此来历练齐宁的针术,毕竟普通穴位即使稍有失手,也不会危及经脉性命。

  到得最后的阳跷脉之时,齐宁在针术上已经有所小成,小蝶却也知道今日乃是齐宁要度过的最后一关,虽然这些时日她两边传递消息,但却并不过多打扰齐宁,每次过来之后,详细地将黎西公递过来的解穴之法告诉齐宁,便即离开,本就是希望不去影响齐宁。

  齐宁待小蝶走后,这才将钢针扎入穴位,这一针下去,没过多久,便感觉浑身热意上涌,又过片刻,竟赫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在自己的丹田之内出现,齐宁心下大喜,知道这十几天来的努力终是没有白费,那冰冷气息,明显就是寒冰真气,寒冰真气其实一直都在自己的体内,只是自己的脉络被封,感知不到而已。

  半个时辰之后,齐宁小心翼翼将那钢针从穴位抽出来,这才运气,虽然不可能在这片刻间就能够让丹田之内的内力充盈,但那寒冰真气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试着调息运气,全身四肢百骸的气息十分顺畅地进入到丹田之内。

  齐宁挥舞手臂,大喜过望,那铁链被他一扯,却是哗哗作响。

  气息既然恢复,齐宁便不再耽搁,立时便开始修养气息,将体内的真气运行两周,浑身上下顿时一阵通泰。

  他站起身来,接着送饭洞口那余光四周瞧了瞧,四面环壁,坚固无比。

  之前他内力全消,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出出得去,现在穴位解封,内力通畅,自然便要想着离开的方法。

  他从一开始便知道这囚牢如此坚固,连石门都找寻不找,必然是设计了机关,当初在封剑山庄地下石室之内,亦是找寻不到出口,最后找到了出口的机关。

  一想到封剑山庄的遭遇,齐宁心中顿时有些感慨,谁能想到那样雍容贵重的美妇人,竟然会是一位心机深仇的大宗师。

  他在四面墙壁上找寻了半天,却没有找到任何机关线索,这也是他早就想到的结果,即使真的是以机关控制石门,机关也不可能设在里面,这处囚室与封剑山庄地下石室的用途本就不同,地下石室是用来闭关练功甚至是躲避大敌,机关自然会设在里面,而这里是为了囚禁敌人,自然不可能将机关设在室内给予敌人逃跑的机会。

  只不过齐宁一时半会也出不去,闲着也是闲着。

  小蝶过来之后,第一句话便问道:“小貂儿,那老人问你是不是成了?”

  齐宁知道黎西公固然想知道结果,小蝶只怕更想知道是否成功,凑近过去笑道:“小蝶,这次可真是亏了你,内力已经恢复过来,再过上三两日,便能够完全恢复了。”

  “那就好。”齐宁听出小蝶如释重负的口气,又听小蝶继续道:“那老人也说了,解穴之后,莫要急躁,休养三五日,调息运气便可以恢复如初。”

  齐宁温言道:“我明白,小蝶,这一次要不是你,我只怕就要死在这里了,可....可多谢你了。”

  小蝶柔声道:“我本就做不了什么,能帮你忙,已经很欢喜。”顿了顿,才苦恼道:“可是你被困在这里面,我也不知道如何放你出来。我先前找过,这外面也是一堵墙,找不到开门的地方,我.....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将你关进去。”

  齐宁道:“不必着急,咱们还有时间。”想了一下,才问道:“小

  蝶,这里会不会时常下雨?”

  小蝶道:“半个月前这边的积雪就已经化了,前几天下了一场小雨,不过很快就停了。”奇怪道:“为何这样问?”

  “你说外面有守卫,咱们现在说话,他们自然是听不到的。”齐宁低声道:“那守卫离这里有多远?”

  小蝶道:“外面有一条通道,要走上小片刻,通道尽头是一道铁门,平日里都是锁着,我每次进来,都要经过检查才会放我进来,洞口外有两个人守着,日夜轮换。”

  “如果这里面动静太大,外面就能听见是不是?”齐宁问道。

  小蝶道:“动静太大?这.....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动静有多大?除非在这里面喊叫,否则外面并不能听见。”

  齐宁道:“我明白了。小蝶,我在这里面,闹不清楚外面是刮风还是下雨,若是.....若是哪一天外面狂风暴雨,你便和我说一声。”

  小蝶却也聪明的紧,明白什么,问道:“小貂儿,你是想凿开石壁吗?若是找不到机关,也.....也只有凿开这面石壁了,可是.....那也不成,这石壁太厚,而且....凿子也带不进来,你没有工具.....,若是在这里面一直发出声音,被他们听见,那可糟了!”

  齐宁轻笑道:“我自有办法。”

  他自然知道,自己不能上天遁地,要想从这里面脱身,就只能打开面前这堵石墙,小蝶虽然可以进来送饭,但正如她所言,每次进来都是要经过检查,携带一根钢针查不出来,可是要携带其他兵刃,立时便要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小蝶和黎西公合力让他恢复了内力,这已经是天大的运气,这后面的事情,就只能由自己来完成。

  内力恢复的一瞬间,齐宁便已经想到了对策。

  他知道自己的内力浑厚,可是面对如此坚硬的石壁,仅以内力未必能够将其打开,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在教主的指导下,已经知道如何操控天地之气。

  当日在大雪山,两大宗师的对垒,天崩地裂,千年坚冰在天地之气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就不要说眼前一面石壁了。

  齐宁明白自己的修为当然不能与真正的大宗师相提并论,但是用来对付一面墙壁  ,应该是绰绰有余。

  不过他最担心的是自己一旦调动天地之气打开石壁,必然会发出极为响亮的动静,一旦被守卫听见,必然会引来地藏,到时候自己再想脱生也就没有任何可能。

  在打开石壁的时候,必然要想办法掩饰破壁之声,即使不能完全掩盖,却也要尽可能地降低声音,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以风雷之声掩饰,只要遇上狂风暴雨的天气,雷声轰鸣,狂风大作,到时候再操控天地之气奋力一击,便有可能破壁而不为守卫察觉。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