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九章 破壁

第一二七九章 破壁

  诸葛孔明破曹军水师,向天借东风,实际上是一直在等着东风的到来,而齐宁如今也是在等风,等着狂风暴雨的来临。

  南方多雨,特别是西南地带,雨水充沛,所以要等一场雨并不难,但是要等一场暴风雨,那却不是说来就来。

  不过齐宁有足够的耐心。

  破壁势在必行,但却要选择在最佳时机,如果时机未到,齐宁宁可等下去,也不可轻举妄动,毕竟他已经知道地藏的厉害,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真是无法与地藏相抗衡。

  等候的日子里,除了小蝶过来时与小蝶说几句话,平时所有的时间齐宁便用来修炼操控天地之气。

  有些时候,人总是要做出一些不愿意去做却非做不可的决定。

  齐宁知道一旦修炼控气之法,越是修炼的高深,自身所受到伤害也就越深,连大宗师都无法避免,自己当然也不会幸免,所以从大雪山下来之后,他其实已经在心里断了修炼控气之法的心思。

  相较于巅峰武学,齐宁对于性命还是看得更重。

  可是事与愿违,他虽然不想修炼,可是形势却迫使他不得不去修炼,在这囚牢之内,他没有其他法子脱身,小蝶已经做到了她可以做到的一切,齐宁当然不会让她再有任何涉险。

  唯一的途径,只能是以控气之法破壁。

  教主引导他进入了武道的一个新世界,可是却并非进入这个世界就会成为大宗师。

  逐日法王在大雪山多年,自然是日夜修炼,而教主却有八年时间荒芜武学,按道理来说,教主与逐日法王的对决,逐日法王定是占了极大的上风,但现实之中,教主却将逐日法王败在手下。

  一个荒芜武道多年的大宗师,却击败了日夜苦修的大宗师,由此证明,即使同为大宗师,武道修为也是有高下之分。

  至少证明教主在进入大宗师境界后,其悟性和控气法门都胜过了逐日法王,若是没有那八年的间隙,也许教主会更轻易击败逐日法王,不至于还要在受伤的情况下面对阴无极,若是教主在巅峰之际面对阴无极,阴无极自然是不堪一击,而地藏也绝无机会趁虚而入。

  他心里很清楚,几位宗师进入大宗师境界之后,定然是各自修炼控气之法,这样的手段普天之下也就那几人拥有,而这几人之间绝不可能在这等武学之上互相交流,每一位宗师的修为,只能是依靠自己摸索出来。

  既然大宗师可以独自摸索,自己自然也可以更熟练地操控天地之气。

  等候暴雨的这几天,齐宁在这囚室之中,一遍一遍地熟悉操控四周的气息,控气之法有一个极好的好处,那空气无声,操控起来,也是无声无息,只要不发出攻击,便不会发出任何动静。

  几天下来,齐宁控气技巧却也是渐渐熟练起来,要将四周的天地之气凝聚在一起,对齐宁来说已经是十分轻松的事情。

  很快齐宁便发现一个极为严重的事情。

  这控气之法一旦上手,竟然成瘾,控制天地之气之时,自然而然会让人泛起一种超然自傲之感,就宛若是能将天地玩弄于鼓掌之间,开头两日倒不觉得,可是数日之后,齐宁几乎无时无刻不想着修炼,沉醉在这巅峰武学而不可自拔,这一夜却在睡梦中惊醒,在那梦境之中,因为修炼过深,却是被天地之气所吞噬,粉身碎骨,从梦中惊醒,他全身都是冷汗,四周一片死寂。

  齐宁却终于意识到,一旦真的进入大宗师境界,恐怕想收手也已经来不及。

  人性之中的欲望,实在难以抵挡此等神功的诱惑,他知道几大宗师一开始未必都会被极寒或者极炎之气所折磨,但是修炼的越深,积累的后患也就越沉重,到最后想要反悔已经是来不及。

  教主自然明白其中的关窍,当日还曾告诫过齐宁。

  他知道一旦从这囚室出去,那还真是不能继续沉迷下去。

  他四肢都被铁链锁住,心想破开石壁之前,正好用这铁链试一试,凝聚天地之气,形成了一股气波,照着那铁链子击了过去,听得“砰”的一声,本来平滑的地面顿时碎石四溅,那股气波已经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坑,不过他这一次凝聚的气波并不大,发出的声响也并不算太响亮,抬手扯了一下,竟然发现那铁链竟然真的从中断成了两截子,齐宁呆呆看着铁链断处,双眸中亦是显出骇然之色。

  他今日也只是出手一试,虽然知道天地之气异常恐怖,但看到竟然真的将铁链断成两截,还是感到震惊。

  也难怪大宗师被称为怪物,这帮老家伙打出的气浪,比天下间最锋利的神兵利器还要锐利。

  他并没有急着将其他铁链截断,等了小半天,不见有人过来,这才宽心,知道方才发出的响声,外面的守卫并没有听见。

  他分开时间,将四肢的铁链全都截断,不过四只铁箍还是挂着,毕竟若是以气波震断铁箍,在那强大的冲击之下,自己的四肢只怕瞬间也要粉碎。

  虽然四肢毅然锁着残链,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等到脱身之后,再找寻利器斩断。

  他随身携带的寒刃,早被搜走,那寒刃一直作为贴身利器携带,如今被地藏拿走,齐宁心下着实不痛快。

  这一日却听到小蝶匆匆脚步声过来,急道:“小貂儿,下雨了,大雨.....刮起了大风,你说下大雨就告诉你。”

  齐宁精神一震,他已经等待多日,梦寐以求的暴风雨终于来临,问道:“外面还是两个守卫吗?”

  “他们不在洞口处,去了洞口外不远的雨棚。”小蝶道:“离洞口有百来步远,不过洞口发生什么,他们都能看得清楚。”

  “天助我也!”齐宁更是欢喜,道:“小蝶,我要用功力将这面石壁打开,到时候一定会发出声响,你赶紧离开,走得越远越好,莫让碎石伤到你。”

  小蝶先前并不知道齐宁等待暴风雨的意图,此时闻言,诧异道:“你.....你能打开石壁?”只觉得匪夷所思,暗想这石壁就算用刀砍斧凿,那也不可能一两天就能打开,齐宁当真有那般恐怖的力量?

  “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

  齐宁心想靠我的内力,自然不可能打开这堵墙,可是天地之气无穷无尽,试问天下间有什么可以与天地之气相比?自己只是要借助天地之气的威力打开一道口子。

  小蝶虽然疑惑,但齐宁这样说,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道:“那.....那我去洞口那边看着,要是看到他们过来,赶紧过来告诉你。”也不多说,匆匆离开。

  齐宁等到小蝶离开,这才深吸一口气起身来,残链铛铛作响,齐宁盯着面前那面墙,他虽然可以凝聚庞大的气波对正面石壁发起攻击,但若是那样做,即使外面狂风暴雨,那也很可能会招来守卫,是以盘算好,只需要在石壁上打开一道足以让自己出去的口子便成,如此一来,自己既可以脱身,亦可以将声响降到最低。

  他每日都会凝聚气息,这一次却是比此前要紧张得多,心知能不能离开这牢笼,就看这一下。

  双臂微抬,囚室之中流动的气息在齐宁前面渐渐凝聚起来,很快就化成一团气波,齐宁双目坚定,盯着面前那面石壁,再不犹豫,催动那气波向石壁打了过去,气波轰然撞击在石壁之上,就听到“轰”一声响,囚室竟似乎在颤动,石屑纷飞,碎石乱溅,那坚硬的石壁明显被打开一道窟窿,齐宁见得一举成功,大喜过望,立刻上前去,气波冲击石壁之时,将碎石全都打了出去,那窟窿并不大,但足以让齐宁从窟窿里爬出去。

  他凑到窟窿前,向外瞧了一眼,外面寂然无声,从窟窿里出来,才发现囚室外面是一处颇为开阔的石室,两边石壁上点着油灯,此时在地面上尽是碎石,石室前面,却是有一条狭窄的通道,通道之内却是黑乎乎一片。

  他回头看了一眼,石壁上那窟窿极是显眼,齐宁微一沉吟,心中却是想着,如果不是教主在大雪山传授此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出那囚室,教主虽然过世,却等若还是救了自己一命。

  “小....小貂儿.....!”齐宁正瞧着那窟窿若有所思,身后忽然传来小蝶的声音。

  齐宁赫然转身,只见那条狭窄的石道入口,一名女子正站在那边,那女子身材并不高,而且颇为瘦弱,全身竟然穿着麻衣,脸上还带着一面十分诡异的鬼面具,那面具下面的双眸 此时正闪闪发亮盯着自己。

  齐宁知道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蝶,虽然早已经和小蝶相认,但今次却是第一次见面,他缓步上前,面带微笑,伸出手,握住小蝶一只手,柔声道:“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小蝶,我终于找到你!”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