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八零章 舍己

第一二八零章 舍己

  小蝶虽然戴着鬼面具,但齐宁却分明看到小蝶眸中含着泪光。

  “你是小貂儿....!”小蝶声音哽咽:“你真的是小貂儿。”

  齐宁心知自己虽然向小蝶证明过自己就是小貂儿,但毕竟没有看到面庞,小蝶未必完全相信,至少心里还有一丝丝狐疑,但此刻看到样容,那自然是确定无疑,虽然分别一年多,但小貂儿的样容自然是深刻在小蝶的脑海中。

  齐宁恨不得立时将小蝶抱入怀中,但他双手被铁镣锁住,并不方便,唯恐铁镣伤到小蝶,更何况小蝶是未经人事的姑娘家,自己一把抱过去,只怕还会吓着姑娘,柔声道:“为何戴着面具?”

  小蝶忙道:“山上的人都戴着面具,互相之间也都不认识的。”

  “原来如此。”齐宁冷笑道:“地藏装神弄鬼......!”微微一顿,叹道:“只不过我还要谢她,当初她也算救了你。”

  “我不知道地藏是谁。”小蝶轻声道:“不过.....不过童子说我们都是受地藏王菩萨保佑,要敬畏地藏王菩萨。小貂儿,你.....你为何得罪了他们?”

  “等回头我会详细解释给你听。”齐宁微笑道:“咱们不带着劳什子面具,取下来。”

  小蝶犹豫一下,终是抬起手,将面具摘了下来。

  出现在齐宁面前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五官谈不上精致,脸庞亦有些瘦削,但一双眼眸却十分水灵,比起赤丹媚顾清涵那些绝色美人,小蝶的样貌自然是相差甚多,便是肌肤也略有些发黄,远比不得那些美人水嫩白皙,齐宁心知小蝶吃了许多苦,爱怜心起,轻声道:“等咱们离开这里,我定要让你这辈子衣食无忧,谁也不能欺负你。”

  小蝶嫣然一笑,眸中还带着泪光,轻声道:“见到你,我....我便什么也不怕了。”

  齐宁牵着小蝶的手儿,轻声道:“那位黎老先生被关在哪里?”

  “你跟我来。”小蝶忙道:“他离这里不远。”转身带着齐宁进了石道,这石道十分狭窄,勉强能并肩走过两人,里面也是十分的昏暗,但小蝶对这里的路径异常熟悉,往前行了三十来步,左边却出现一条岔道,小蝶带着齐宁转进去,往前走出不到二十步,便从石道走出,进入一处石室内,这石室比齐宁先前那石室小上不少,前面一堵石壁,下方也有一个送入饭食的小孔,齐宁知道黎西公便在那石壁后面,急忙上去,低声道:“黎前辈,我是齐宁,你现在可好?”

  里面很快便传来黎西公的声音:“谢天谢地,你终于成功了,老夫日夜期盼你能够逃脱牢狱。”

  “多谢前辈指点,才让晚辈恢复了功力。”齐宁感激道:“我这就想办法让你出来,你且往后退,莫让碎石伤着。”

  “且慢!”黎西公沉声道:“齐宁,老夫已经向小蝶姑娘问过,这处牢室距离出口很近,一旦有太大响动,很容易就被外面发现,你不要轻举妄动。”

  齐宁顿时便想到,自己所在的囚牢深入山腹,距离洞口很有一些距离,发出响动还勉强不为外面听见,可是这里距离外面的出口已经很近,诚如黎西公所言,真要是以天地之气打开石壁,震裂之声很容易被外面察觉。

  “你出来就好,不用再管老夫。”黎西公叹道:“老夫四肢已经俱废,经脉也已经开始萎缩,就算你救了我出去,我也活不了多久,最多再有一个月,也就大限已至。”

  齐宁皱眉道:“黎前辈,你莫这样想,救你出来,我立刻派人送你去京城,唐姑娘得到你真传,医术高明,定能让你痊愈。”

  “哈哈哈,那小妮子倒也算是得到了老夫的真传。”黎西公笑道:“其实老夫真的很想念她,她从小和老夫在一起,若是知道老夫死了,应该会很伤心。”

  “是啊,黎前辈若是有个闪失,我也对不住唐姑娘。”齐宁道:“黎前辈,我先出去解决了那两个守卫,回来再救你。”

  黎西公叫住道:“你听老夫说。这里是地藏的巢穴所在,一旦惊动他们,谁也走不了。就算你救老夫出去,老夫一个废人,反倒要碍手碍脚。”叹道:“罢了,到了老夫这个年纪,生死已经看淡,也不想再折腾了。”

  “黎前辈,你.....!”

  “老夫有两件事情要嘱咐你。”黎西公道:“第一桩事情,便是拜托你以后好好照顾诺儿。她母亲早亡,阴无极生死不明,那孩子也是苦命,不过她心地纯善,江湖险恶,你要好好护着她。见到她之后,切莫告诉她老夫的生死,就说老夫云游天下,总有一日回去看她,让她莫牵挂就好。”

  “黎前辈....!”

  “第二桩事情,便是大宗师的武功。”黎西公不等齐宁多言,立刻打断道:“老夫早年就知道大宗师的武道修为登峰造极,那日一见,果然是了得。”微微一顿,才道:“可是那般的武学,却违背天道,定会对人有极大的伤害,有什么伤害老夫一时半刻也想不明白,只是你日后还是不要踏上那一途。”

  齐宁心想黎西公果然了得,看出踏入大宗师境界会反受其害,轻声道:“前辈放心,晚辈知道怎么做。”

  “如此甚好。”黎西公声音颇有些虚弱:“还有一件事儿,不过.....便是苗家七十二洞,你受皇帝宠信,他日位高权重,还望你能对苗家人多照顾一些.....!”随即叹道:“罢了,苗家人生生不息,总是能够逢凶化吉.....!”

  “前辈,你交代的事情我都会去做。”齐宁肃然道:“可是晚辈一定要将你救出来。”

  “你不明白,圣教分崩离析,老夫虽然早就退教,可是当年入教之时,就已经暗下誓言,与圣教同生死。”黎西公苦笑道:“阿云已经不在了,老夫也用不着再费尽心思去救她,而且老夫已经行将就木,就算活上一个月,那也救不了任何人。诺儿虽然医术得我真传,但老夫这状况,他也无能为力的.....!”里面沉寂片刻,齐宁忙道:“黎前辈,你怎么了,为何不说话?”

  “老夫已经服下了快活散。”黎西公轻声道:“快活散入腹,回天无术,可是死的却不痛苦。”

  “快活散?”齐宁身体一震,失声道:“前辈,你.....你为何要这样做?你是在骗我,你被关在里面,地藏早就搜身,你.....你无法带毒进去。”

  “傻孩子,老夫别的本事没有,要带毒在身上,易如反掌。”黎西公声音温和:“这几日老夫的经脉一点点萎缩,多活一日,就多一日的痛苦,其实早几日老夫就想服毒自尽,免受折磨,只是想着你或许还能用上老夫,所以才强撑下来,现在你既然脱身,老夫便放下心了.....!”

  齐宁知道黎西公所言十有八九是真,无非是不想拖累自己,心中一酸,眼中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黎前辈,你几次三番助我,可是.......! ”

  “你不必为老夫流泪。”黎西公声音愈发的虚弱,声音却十分温和:“老夫这一辈子救了无数人,却没有枉杀一个好人,死后应该不会下地狱,好孩子,你记着,活着的时候,多救人,少....少杀人,好好.....好好待诺儿......!”喃喃自语:“诺儿,师傅.....去了,你要好好.....好好的.....!”此后便再无声息。

  小蝶眼泪也是顺着脸颊滚落下去,心知黎西公已经毒发过世。

  齐宁跪在地上,冲着石壁后面的黎西公叩了三个头,轻声道:“前辈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唐姑娘,让她平平安安。”又叩了三个头。

  小蝶却也是乖巧地跪下叩了头,齐宁起身来,向小蝶道:“小蝶,我还有一个朋友要救他出来,你告诉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前往,你找个地方先藏起来,等.....!”他还没说完,却猛地拉住小蝶的手,向石道入口边的墙壁贴过去,小蝶猝不及备,吃了一惊,正想问发生何事,看到齐宁神情肃然,对着自己微微摇头,便不敢说话,很快,小蝶便听到石道内传来声音:“童子,那老家伙就在这里面,每天都有人送饭,倒也饿不死。”

  齐宁心下一凛,想不到此刻竟然有人进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此时到来,他背贴洞口边的石壁,却已经全神戒备,很快,便见一人从洞口先进来,径自往石壁那边去,随即从洞口跟进一人,齐宁一眼便认出,正是持宝童子。

  持宝童子从洞口出来走出两步,似乎感觉到什么,扭过头来,齐宁却已经如同一头猎豹一般,直扑过去,双手上的铁镣,已经照着持宝童子狠狠砸了下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