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八一章 金蝉脱壳

第一二八一章 金蝉脱壳

  持宝童子如何能想到齐宁竟然已经破壁脱身,只是感觉边上似乎有气息,扭头去看,不料齐宁却已经向他扑了过来。

  他武功本就及不上齐宁,更何况这一下又没有任何准备,反倒是齐宁早做好了准备,出手更是干脆利落,持宝童子反应虽快,但齐宁的速度委实惊人,持宝童子想要闪躲,却还没来得及闪动,齐宁手上那铁镣已经重重砸在了持宝童子的头上。

  持宝童子武功虽然不弱,但却并不是铜皮铁骨,那铁镣带着凶狠的力道砸下来,顿时将持宝童子的脑子咋的血浆迸出,整个人眼前发黑,已经瘫倒在地上。

  那带路的守卫也是一身麻衣,脸上戴着面具,万没有想到这囚牢之中竟然还有埋伏,齐宁出手之时,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等持宝童子倒在地上,他才惊觉有敌来袭,全身僵住,连叫喊也是忘记。

  齐宁并不想杀人,但知道这种时候也由不得自己选择,击倒持宝童子,身形一闪,探手掐住了那守卫的脖子,力道过处,已经掐断了那人的咽喉。

  当着小蝶的面杀人,齐宁着实不情愿,但他心里很清楚,若是这守卫叫喊出声,被外面听见,后果不堪设想。

  小蝶“啊”轻叫一声,却抬手捂住了眼睛。

  齐宁杀死守卫,回身再看持宝童子,见到持宝童子也是一身麻衣,不过那麻衣的样式和小蝶他们并不相同,那质料明显要好出许多,持宝童子的脸上,也是戴着一张面具,却不似小蝶和守卫面上那狰狞可怖的鬼面具,那面具看上去倒像个喜庆的娃娃,娃娃带笑,但笑容却显得异常诡异。

  持宝童子的脑袋已经被齐宁砸了个稀巴烂,他蹲下身,摘下面具,正是持宝童子的面容,脸色惨白,眼珠子外凸,身体躺在地上抽搐,齐宁盯着持宝童子眼睛,但持宝童子的瞳孔涣散,光彩正在一点点地消失,看样子已经是活不了,齐宁心想自己猛力一击,却是要了这家伙的性命。

  他心下有些后悔,自己应该下手轻一些,控制住持宝童子或能逼问出地藏目下的情况。

  但也知道若是不能一击而中,这小子叫喊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持宝童子抽搐片刻,终是再不动弹。

  此人行事谨慎狡猾,却不想最终却还是出其不意死在了齐宁的手中。

  齐宁起身来,见到小蝶瘦弱的身躯微微颤抖,忙走过去,柔声道:“小蝶,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小蝶放下手,瞥了持宝童子尸首一眼,声音微抖:“他....他就是童子,大家.....大家都怕他。”

  齐宁微微颔首,道:“他已经死了,不用再害怕。”抬手看了看那张笑脸娃娃面具,冷笑道:“地藏六使,持宝童子,都是些邪魔外道。”便要将那笑脸娃娃面具砸在地上,抬手一刹那,却猛地想到什么,缓缓收手,又瞥了一眼持宝童子的尸首,若有所思。

  小蝶回过神来,才轻声问道:“小貂儿,你....你在想什么?”

  “小蝶,童子以前有没有进来见过黎前辈?”齐宁皱眉道:“他为何要来这里?”

  小蝶道:“我忘记和你说了,我之前送饭的时候,有两次见到童子过来,童子.....童子好像是要找黎前辈要一样东西。”

  “要一样东西?”齐宁一愣:“什么东西?”

  小蝶想了想,蹙眉道:“好像是.....什么草,唔,对,他找黎前辈要【佰草集】,还说只要黎前辈交出【佰草集】,便可以放黎前辈离开这里。”

  齐宁恍然大悟,明白过来,心想这持宝童子的消息倒也灵通,知道黎西公有【佰草集】这样的宝贝,只是他显然不知道黎西公早就将【佰草集】传给了唐诺,此人竟是想着从黎西公手里得到【佰草集】,只可惜为了一本医学宝典,今日却是撞上了刀口,将性命丢在了这里。

  齐宁略一沉思,才向小蝶道:“小蝶,你先背过身去。”

  小蝶一怔,不明白齐宁意欲何为,见齐宁向自己微微一笑,这才乖顺地转身,听到身后传来希希索索的声音,却不知齐宁葫芦里买的什么药,片刻之后,听到齐宁道:“好了!”

  小蝶回过身,脸色骤变,不自禁后退两步,往地上一瞧,再看向前面,只见到眼前那人一身麻衣,戴着笑面娃娃的面具,乍一看去,竟然是持宝童子复生,但小蝶看到持宝童子的尸首躺在地上,瞬间就明白,那是齐宁换上了持宝童子的麻衣,再戴上童子的面具,所以误认齐宁便是持宝童子。

  齐宁摘下面具,笑道:“我一身衣衫多时未换,都已经发臭,这位童子一番好意,不单送来人头,还送来衣衫,我不笑纳还真是对不住他。”抬起手,手中竟是多了一把短刃,含笑向小蝶道:“小蝶,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小蝶眨了眨眼睛,齐宁已经笑道:“这是一把神兵利器,削铁如泥,本来一直是我随身携带的兵器,被这家伙搜了去占为己有,我还以为再也找它不见,想不到持宝童子竟然送上门来,这叫物归原主。”他本来还在想着自己就算换上持宝童子的衣衫,戴上面具,可是四肢的镣铐无法打开,还是被人能一谈看出破绽,孰知这持宝童子竟然是好人做到底,竟然连寒刃也被他随身带过来。

  寒刃削铁如泥,齐宁也不犹豫,刀光闪动,先将脚腕的铁箍削断,随即将手腕的铁镣也去除,那铁镣在寒刃的锋利之下,当真是不堪一击。

  铁镣去除,齐宁全身上下一阵轻松,走过去,将寒刃递给了小蝶。

  小蝶一怔,齐宁柔声道:“这把匕首锋利无比,你带在身上,危急时候,或许能排上用场,当作防身之用。”

  小蝶忙摇头道:“我不要,你.....你自己留着。”

  “小蝶听话。”齐宁道:“我的武功还算不错,已经用不上它。”

  小蝶道:“要不是这把匕首,你....你又如何能去除铁镣?这....这自然是有用的,你留在身边比我用处大。而且....而且有你保护,我也用不上它。”

  齐宁一寻思,小蝶这话说的倒是有理,既然已经见到小蝶,日后自然要不惜一切代价照顾好她,笑道:“说的也是,我来保护你。”收起了寒刃,含笑道:“这身衣衫是不是很合身?”

  小蝶却是极其聪明,瞬间明白,欢喜道:“你穿上这身衣衫,再戴上面具,别人认不出你来,要离开野鬼岭更是容易。”

  其实齐宁的个头比持宝童子略矮一下,但乍一看去,因为麻衣裹身,还真是不好分辨。

  “这中间除了持宝童子,是否还有其他人进来过?”齐宁问道。

  小蝶摇头道:“我只见过童子进来两次,并无其他人进来,那些守卫平时也是不准进来。”

  齐宁微微点头,想了一下,才道:“小蝶,你带上面具,咱们先离开这里,有了这身衣衫做掩护,办起事来更是容易。”再一次看向石壁,向着已经过世的黎西公深深一礼,又向小蝶叮嘱两句,这才领着小蝶往石道内进去。

  往前走了一阵,折向先前那条暗道,小蝶抢在前面,往前又走了一小段距离,早已经听到外面大雨哗哗直响,又一声惊雷响起,声震四野,齐宁目光锐利,依稀看到前方出现一道铁栏门,从缝隙可以看到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只是天色极暗,却是在夜里。

  两人走到铁栏门前,却瞧见门外一名守卫打着油纸伞,看到小蝶过来,立刻叫道:“怎地送饭要这半天,你.....?”却已经瞧见小蝶身后的齐宁,他只以为那是持宝童子,后面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小蝶早已经戴上面具,上前道:“童子令人在里面看守,没有童子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来。”

  这确实齐宁嘱咐她说的话。

  持宝童子进去之时,专门有一名守卫引着进去,只是那守卫已经被齐宁所杀,自然不能活着出来,齐宁担心那守卫迟迟不出,会引起外面守卫怀疑,是以嘱咐小蝶这般应对,那守卫忙道:“是是是!”既然是童子所言,哪敢多废话一句,更不敢有所怀疑。

  守卫打开铁栏门,等齐宁出来后,十分识趣地将手中的油纸伞送了过来,齐宁也不客气,接过油纸伞,示意小蝶靠近自己身边,那守卫这才将铁门锁上,弓着身子不敢多言。

  齐宁此时已经发现,这囚牢果真是在山腹中打开了一条石道,石道之内又有两处牢室,他也不知道这是早就有之,还是地藏命人挖掘出来。

  天地昏暗,大雨滂沱,惊雷阵阵,远眺过去,依稀看到林木茂密,山峦起伏,却正是身处在深山之中。

  前面是一条蜿蜒的石径,两边都是茂密的荆棘丛,齐宁也不多说一句废话,打着伞,携着小蝶顺着石径往前行,那守卫直等到齐宁的身影瞧不见,这菜松了口气,往铁栏门后的昏暗石道看了一眼,喃喃道:“幸亏方才没有跟着进去。”只是想着若跟进去只怕留在里面守卫的便是自己,却不知真要进去,那是连性命也要丢在里面。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