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八七章 真伪难辨

第一二八七章 真伪难辨

  阿瑙双眸带着怨恨之色,盯着阴无极冷声道:“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该不该死?”

  阴无极闭着眼睛,长叹一声,道:“死在你手中,倒也算是个归宿。我骗你杀了他,你现在要杀我,天经地义,我也不会怨你,尽管动手就是。”

  阿瑙冷声道:“你这种无耻小人,就该死无葬身之地。”话声刚落,却陡然一扭身,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中的匕首向边上的陆商鹤直刺过去。

  这一下变故极其突然,陆商鹤离她极近,那匕首说到就到,四周鬼差见得阿瑙竟然突然刺向陆商鹤,都是惊呼出声,便是齐宁也大吃一惊。

  锋刃眼见得便要刺中陆商鹤,却见得陆商鹤身影一闪,已经掠到阿瑙侧边,随即一掌拍出,正打在阿瑙的肩头,阿瑙惨叫一声,整个人已经直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手中的匕首却也脱手而非,几名鬼差已经抢上前去,不等阿瑙起身,几把大刀已经架在了阿瑙的脖子上。

  阴无极却是失声道:“阿瑙......!”

  陆商鹤整了一下衣衫,叹道:“你们这帮蛮夷,顽固不化,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走到阿瑙边上,蹲了下去,道:“我给你机会,你却不知道珍惜,竟敢动手行刺我,你说你该不该死?”

  阿瑙被刀架在脖子上,无法起身,却是恨声道:“你是个无耻恶徒,想让我帮你杀人,你休想。”

  阿瑙刺杀陆商鹤,着实让齐宁感到意外,万想不到这姑娘竟然在这危难时候,并没有苟且偷生,反倒是出人意料地行刺陆商鹤,本来对她的厌恶之心顿时消减几分。

  “你不杀他,死的就是你自己。”陆商鹤叹道:“你是个美人胚子,再过两年,定是花容月貌,会让所有的男人神魂颠倒,可惜.....可惜.....!”

  阿瑙冷笑道:“教主虽然是我爹,可是.....可是他却杀了我师父,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就算杀了教主,也是为师父报仇。”瞥了阴无极一眼,道:“这个人虽然骗了我,可是....这许多年他待我很好,他骗我杀人,就当是我回报了他这些年待我的好,我和他.....再不想欠....!”

  阴无极却是长叹一声,道:“陆商鹤,你放过了她,想要我做什么,我答允你就是。”

  “不要答应他。”阿瑙叫道:“师傅和我说,我们苗人从来都被人当成工具利用,生死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他说咱们苗人要自己争气.....!”尚未说完,陆商鹤已经抬脚踩住了阿瑙的嘴巴,阿瑙口中发出呜呜之声,却说不出话来。

  阴无极厉声吼道:“放开她!”

  陆商鹤回过头,冷笑一声,道:“你放心,老子现在还不会杀她。这小妮子虽然年幼,但该长好的也都长得差不多,就这么杀了,岂不可惜?死前老子教她如何做女人。”

  “你若碰她一根毫毛,我.....!”阴无极怒不可遏,但此时却又无能为力,声音充满绝望。

  陆商鹤又是一声冷笑,快步向阴无极走过来,他腰间佩剑,距离阴无极三步之遥,长剑已经出鞘,剑光闪动,齐宁心叫不妙,厉声道:“住手!”

  齐宁虽然叫出声,但陆商鹤剑法了得,这一出剑,竟是已经划断了阴无极的一只脚脉,听得声音,停了下来,看向齐宁,显是有些诧异。

  齐宁缓步走过去,也不说话,陆商鹤眸中生疑,等到齐宁距离三步之遥,陆商鹤忽然意识到什么,沉声道:“你要做什么?”

  他话声未落,齐宁已经如同鬼魅般直扑过来,陆商鹤大吃一惊,喝道:“作甚?”感觉劲风迎面袭来,想也不想,手中长剑向齐宁直刺过来。

  四周鬼差都是大惊失色,谁也不明白为何童子会突然对鬼主下手?

  轩辕破抬手握住腰间佩刀的刀柄,并不轻举妄动。

  陆商鹤一剑刺向齐宁,却被齐宁轻而易举地闪躲开去。

  这陆商鹤的剑法与无名剑法相通,齐宁早先的剑法和他确实是一个路子,实际上那套无名剑法在齐宁心中却是滚瓜烂熟,早先齐宁修习无名剑法,着重于剑法那玄妙变幻的招式,无名剑法招式之所以利害,便是出剑的招式让人意料不到,剑招之间的变化诡异莫测 ,让人防不胜防。

  对于这套剑法的路数,外人不明所以,但齐宁却已经是烂熟于胸。

  只是在冰潭与陆商鹤斗剑之时,齐宁却剑意突破,领悟了这套剑法更深的玄妙,那便是其中的剑意,这套剑法变幻离奇,归根到底,就是不为招式所束缚,在对方出剑之时,无名剑法是以剑破剑,但凡破了对方的剑招,便会立刻发起攻势,随心所欲,浑然天成。

  陆商鹤虽然对这套剑法练的也异常纯熟,却兀自没有突破剑招的束缚。

  他的一招一式,却全都在齐宁的预料之中。

  齐宁在修炼无名剑法之前,并无学过其他剑术,在这剑术之上十分单纯,也恰恰如此,反倒是只会琢磨这套剑法的意境,而陆商鹤成名已久,修炼的剑术多如牛毛,也正因为剑招太多,反倒是深陷其中,无法跳脱。

  此刻陆商鹤连连出剑,但每一件都在齐宁的预测之内,那逍遥行无声无息之中便即走起,要躲闪陆商鹤的剑招实在是轻而易举。

  在场所有人都是呆住,那些鬼差固然惊骇于童子为何会突然对鬼主出手,而阴无极也是不明白地藏手下的人为何会自相残杀。

  陆商鹤连出七八剑,都被齐宁闪过,他瞳孔收缩,而且这时候已经看出对手的步伐诡异莫测,瞬间明白过来,厉声道:“他是假的!”

  持宝童子的武功身手,陆商鹤心中自是十分清楚,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连出数剑都被对方躲过,心知若是持宝童子绝无这般本事,而且那诡异的步伐也绝非持宝童子所有,心中既是这般想,就更是瞧出对手的身形虽然与持宝童子相若,却又大是不同,立时便明白眼前这持宝童子是有人假冒。

  众鬼差闻言,早有数人拔刀出鞘,又有人冲到门前叫喊援兵,只是一瞬间,从外面冲进来十余人,这些鬼差与小蝶等人不同,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一看都是练家子,自是地藏手底下的能战之卒,其中甚至有两三名身着黑衣的判官也在其中。

  轩辕破却依然没有轻举妄动,他经过的凶险不在少数,从来都是沉得住气,不到出手时候,绝不轻易出手,而且他内力尽失,真要打斗起来,也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与敌相杀。

  四周片刻间聚集了二三十号人,团团围住。

  陆商鹤又是一剑刺出,齐宁一个闪身,手臂探出,手掌呈掌刀,重重切在陆商鹤的手腕上,陆商鹤只觉得手臂一麻,手中长剑便要脱手,他知晓长剑一旦脱手,后果不堪设想,想要竭力握住,齐宁手掌一翻,却已经是轻松地将那把长剑夺了过去,陆商鹤心下骇然,双足一蹬,向后跃出,厉声道:“拿下他,他是假冒的。”

  四周自然有陆商鹤的心腹,陆商鹤一声令下,早有五六人呼喝着冲上前去。

  齐宁却已经厉声道:“陆商鹤叛逆,菩萨令我诛杀,合谋者杀无赦。”瞥见左边有一人挥刀砍过来,齐宁不躲不避,长剑斜刺,那人大刀还没有砍下来,长剑已经刺穿他喉咙。

  陆商鹤能够发现这持宝童子是有人假冒,但四周其他人却都不敢确定。

  鬼主固然深得地藏器重,但地藏六使同样是地藏王菩萨的心腹,而且比之鬼主,持宝童子在这野鬼岭的时间更多,对手底下这群人的威慑更强,此时鬼主和童子各执一词,众鬼差也无法确定到底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除了少数陆商鹤的心腹,其他人却都是犹疑不定,并不敢上前。

  此时齐宁一剑刺出,便刺杀一人,众人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齐宁一剑杀死一人,身后又有人袭到,齐宁身形侧闪,那人便即砍了个空,齐宁回手又是一剑,准确无误地刺入了那人的咽喉,他出剑也是诡奇的紧,但比之陆商鹤拘泥于剑招,出手更显得潇洒飘逸。

  陆商鹤晓得对手了得,转身要走,齐宁却哪里能饶得了他,足下一蹬,身形跃起,宛若老鹰般扑下,两名鬼差见势不妙,左右齐齐冲上来,齐宁自然不会客气,剑光闪过,鲜血喷溅,两人瞬间都被割断了喉咙。

  齐宁心知这帮人装神弄鬼,跟着地藏为非作歹,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出手便即毫不留情。

  陆商鹤感觉身后劲风呼呼,心知难逃,回身双掌拍出,却被齐宁轻松闪过,那陆商鹤手中有剑齐宁都是不惧,此刻他赤手空拳,齐宁只当他是逃命的耗子,冷笑一声,绕到陆商鹤边上,长剑匹练,已经搭在了陆商鹤的喉头,冷声道:“动一下,立时割断你喉咙!”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