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八九章 化雨为箭

第一二八九章 化雨为箭

  阿鼻判官出刀迅捷,轩辕破大刀架在陆商鹤脖子上,知道若是挥刀去迎,陆商鹤很可能趁机脱身,但他经验十足,一只手始终扯在陆商鹤的后领,见到阿鼻判官砍过来,一个转身,却已经将陆商鹤当作盾牌挡在前面,他虽然内力全无,但毕竟自幼苦练,力道也是不弱,动作也是极快,阿鼻判官见得陆商鹤就在眼前,却也是吃了一惊,他虽然不在意陆商鹤的生死,可是若由他亲手杀了陆商鹤,那却也是不敢,大刀顿了一顿,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低吼,斜眼瞧过去,见到剑光匹练,已经向自己直刺过来。

  判官想不到齐宁回援的速度竟然是这般快,立刻往后躲闪,齐宁却是不依不饶,如影随形,剑锋追了过来。

  齐宁知道这阿鼻判官也是十八狱判官之一,甚至猜到此人在地藏组织中的位置也不算低,至少比血池判官的地位要高,否则也不敢擅作主张,不在乎陆商鹤的生死。

  陆商鹤被擒,这阿鼻判官便是众鬼差的首脑,此人不除,便是麻烦。

  阿鼻判官被齐宁盯上,顿时只能连连躲闪,晓得不能与齐宁硬接,边上众鬼差见到齐宁追拿阿鼻旁观,便有数人齐声呼喝,纷纷冲上前来。

  齐宁悟出无名剑法的剑意之后,出剑已经是随心所欲,这帮鬼差又能如何抵挡得住,剑光之中,又是数人倒地,阿鼻判官骇然之际,便瞥见身旁影子一晃,随即喉头一凉,已经被齐宁手中长剑剑锋抵住了咽喉。

  “我说过,你们真的要拦阻,会死很多人。”齐宁唇边泛起冷笑:“男子汉大丈夫,说杀人就杀人。”再不犹豫,长剑往前一推,顿时刺穿了阿鼻判官的喉咙。

  齐宁迅疾拔出剑,扫了一圈,淡淡道:“谁若想死,尽管上来。”他虽然知道追随地藏的这伙人都非善类,但与这帮人厮杀,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实在是无趣的紧,而且眼下最紧要的是带着众人先行离开野鬼岭。

  他虽然应付这帮人所向披靡,可是心知若是遭遇地藏,那便不是敌手,地藏虽然下山多时,可是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若在这山上耽搁,地藏突然反悔,到时候一个也走不了。

  众鬼差眼见到齐宁的剑术出神入化,冲上去与送死并没有什么没差别,而且阿鼻被杀,都是心惊胆战,却也没有人再敢自寻死路。

  齐宁也不犹豫,使了个眼色,领着轩辕破几人迅速离开,那帮鬼差虽然不敢冲上去送死,却也并不眼睁睁地看着齐宁离开,直走到那道山谷入口处,一群人依然是紧紧跟在后面。阴魂不散。

  齐宁皱起眉头,向轩辕破道:“你们先进谷。”

  轩辕破见到齐宁眸中杀意凛然,亦知道以齐宁的身手,对方就算人多势众,却也威胁不了齐宁,向齐宁道:“一切小心。”挟持着轩辕破领着阿瑙和阴无极进了山谷。

  众鬼差见到齐宁停在山谷入口,一时间也不敢上来,色厉内荏地叫喝着,齐宁冷笑一声,抬头望向夜空,漆黑的夜空被大雨所遮挡,大雨虽然比之先前小了一些,却依然是雨势极骤。

  他独身站在入口,却是缓缓抬起手臂,众鬼差一时也不知道齐宁究竟意欲何为,人头攒动,却始终不敢靠近上前。

  片刻之间,却听到风声呼呼,有人惊讶道:“你们瞧,那....那是什么?”

  其实不用此人提醒,已经有不少人瞧见,半空中降下来的雨水,此时却是极其诡异地变幻着,让众鬼差吃惊的是,那些如同细线一般的大雨,不少竟然停在空中,静止了下来。

  此等匪夷所思的景象,让鬼差惊讶万分。

  那些停顿下来的雨线,就在齐宁上空,有些人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妙,不自禁向后缓退,猛听得齐宁厉声道:“杀无赦!”也就在这暴喝声中,却见到停在半空中的雨线却如同利箭一般,竟是直向鬼差人群暴射过去。

  那些雨线,竟然在瞬间变成了箭矢一般。

  有些人目瞪口呆,甚至来不及闪躲,就已经被雨箭贯穿身体,这些雨箭似乎比真正的箭矢还要犀利,直接穿透人的身体,而且穿透第一人之后,劲道未消,继续向后方射过去,漫天的箭雨连续不觉,只听得人群惨叫之声不绝入耳,那些被射穿身体的鬼差从那些伤口处迸射出血液来,惨叫声中,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凄厉的叫声响成一片。

  有些人转身便跑,可是又哪里及得上雨箭的速度,瞬间就被从半空斜射下来的雨箭将身体穿透的如同筛子一样。

  此等恐怖的景象,在场众鬼差当真是前所未见,他们根本想不明白,为何从天而降的大雨,会变成杀人的利器。

  齐宁全身晃动,虽然是在大雨之中,那头发却依旧飘起,在他身边雄浑的劲气旋转不断,此时齐宁就宛若变成了一架前所未有的箭车,操控着天地之气将雨水化成了夺命之剑,他只瞧见人群中血雾飞溅,那些鬼差一个接一个地到底,只是片刻间,阴魂不散的众鬼差几乎都已经倒在地上,唯独有两三名落在后面反应迅速的鬼差远远逃开,躲到了雨箭无法触及之地,等他们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到眼前景象,身体却都是僵住,再不能动弹。

  雨箭来的快,等到众鬼差中箭倒地,雨箭终是停歇,齐宁缓缓收手,一切又恢复原状,豆大的雨滴依然是从天而降。

  数十名鬼差东倒西歪躺在地上,有些早已经死去,尚未死透的鬼差躺在地上挣扎,发出痛苦而凄厉的呻吟。

  齐宁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瞳孔也是收缩。

  这帮鬼差尾随不掉,齐宁自是恼火,便想利用天地之气震慑这群人,他调气之时,竟然发现从天而降的大雨竟然也任由自己操控,立时化雨为箭,只是他万没有想到此招一出,威力竟然是如此骇人。

  大宗师的存在,果真是怪物一般的恐怖。

  他无心再去看那些尸首,转身冲进山谷之内,丢下一片狼藉。

  他脚步轻快,只是片刻间,便已经追上轩辕破等人,轩辕破见到齐宁赶上,这才放心,他自然也听到方才从后面传来凄厉的惨叫,却只以为齐宁是冲入人群又杀了一阵,若是真的看到方才的场景,定然也是惊骇不已。

  “国公,姓陆的知道下山之路。”轩辕破沉声道。

  齐宁瞥了陆商鹤一眼,陆商鹤知道自己的姓名如今完全掌握在齐宁手中,他作恶多端,心知齐宁绝不会轻饶自己,只想着今次能留下一条性命,道:“我带你们下山,只是.....你们要答允我一个条件,下山之后,你们必须放了我。”

  齐宁停下脚步,皱眉道:“陆庄主是在和我谈条件?”

  陆商鹤见得齐宁脸色寒冷,忙道:“莫误会,只是.....!”

  “绝不能放过了他。”阿瑙却是恶狠狠地盯着陆商鹤,握紧手中的寒刃:“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你听到了?”齐宁冷声道:“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能否活命,只看你是否顺我们心意。”向轩辕破道:“此人奸诈多端,先废了他武功。”

  齐宁在那宅内制住陆商鹤之后,自然是动过废掉他武功的心思,此人武功未废,找到机会定会发难,始终是个隐患,只是他虽然机缘巧合拥有恐怖的武道修为,却并不知道废去武功的手法,当时众鬼差环伺左右,只能暂时作罢,此时便即想到此人的武功不得不废。

  陆商鹤听得废去武功,脸色惨白,失声道:“不可.....!”他苦学武道数十年,这才有了今日的修为,若是将其武功废去,比之杀了他还要难受。

  轩辕破却是看向了阿瑙,他虽然知道如何废去内力,但自己内力尽失,却无法做到,那意思是问阿瑙是否懂得手法。

  阿瑙道:“带着他是个累赘,不如杀了他。”见齐宁皱眉,心知陆商鹤对齐宁只怕还有用,松开了扶住阴无极的手,阴无极还有一腿无恙,倒也无妨。

  陆商鹤见到阿瑙逼近过来,额头冒冷汗,早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威风凛凛,向齐宁哀求道:“莫非我武功,我.....我带你们下山,你....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阿瑙却已经逼上前去,陆商鹤虽然被刀架着脖子,却也顾不得,想要挣脱,轩辕破也知道齐宁留着他必有用处,倒也不敢一刀杀了,陆商鹤一挣脱,刀口只是在他脖子上划了血口,陆商鹤挣脱开来,便要逃开,不妨边上劲风袭来,他还没来得及扭头去看,便感觉肩头一阵巨疼,肩胛骨发出碎裂之声,却是齐宁一掌拍在了他肩头,剧痛钻心,阿瑙却已经趁机上前,连续出手,点中陆商鹤几处穴道,陆商鹤发出惨叫声,阿瑙已经绕到他背后,猛力一击,就听陆商鹤惨叫一声,身子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就此晕了过去。

  ----------------------------------------------------------------------------------------------

  PS:在此特意感谢【心泪亦静】好兄弟赏了一个盟主,兄弟破费了,这同时也是对沙漠作品的认可,让沙漠明白只要用心去写,总是能够得到读者的肯定。我会继续努力,认真写好每一章,他朝回头,不会因为没有竭尽全力而懊悔。再次感谢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