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九五章 碧玉梅花簪

第一二九五章 碧玉梅花簪

  阿瑙除掉陆商鹤,一行人继续向东北方向去。

  齐宁知道向百影在野鬼岭经受百般折磨,身体虚弱,倒也不宜长时间颠簸,黎明时分,赶到一处镇子,便找了一家客栈暂且休息。

  齐宁安排好向百影,向百影自始至终并无再提及陆商鹤一句。

  轩辕破令客栈将饭菜送到房中,齐宁又吩咐轩辕破去往街上买几套衣衫过来,陆商鹤那些银票买了两辆马车之后,还绰绰有余,再买些衣衫自然是足够。

  阿瑙和小蝶都是穿着麻衣,而其他人都被囚禁多时,衣衫破烂,自然都要换上衣衫,轩辕破不好穿着破旧衣衫出客栈,先在客栈买了一套普通的旧衣服,这才出门去。

  两名女眷都是单独房间,齐宁照料向百影共处一间,轩辕破和阴无极却也是各自一间。

  齐宁照料向百影用过饭菜,收拾好之后,这才到了小蝶房中,见到小蝶独自坐在桌边,饭菜并没有动,似乎正想着什么,连自己推门进房她都没有察觉,走到边上,小蝶这才发现,尴尬道:“小....小貂儿.....!”似乎觉得自己这样的称呼不对,又低下了头。

  齐宁拉过椅子,在小碟边上坐下,柔声道:“怎么不吃东西?是味道不合适?”

  “不....不是!”小蝶忙道:“就是.....就是不怎么饿。”

  齐宁摇头道:“咱们都好久没吃东西,还要赶路,不吃东西可不成。”摸了摸饭碗,道:“都凉了,我去让他们热热。”起身要去叫人,小蝶却已经伸手抓住齐宁衣角,道:“不....不用!”

  齐宁转身见小蝶一副不自在的模样,皱起眉头,但瞬间展颜道:“有什么心事和我说,别闷在心里。”

  “没有,你吃过....吃过饭没?”小蝶问道,整个人显得紧绷,异常的拘束。

  齐宁却已经伸出手,握住小蝶的手,小蝶下意识地要抽出去,但力气不大,更是低下头,齐宁柔声道:“小蝶,你是担心以后?”

  小蝶犹豫了一下,终于道:“你.....你和以前不一样,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觉得我现在是朝廷的国公,所以和我在一起,会有压力?”齐宁握着小蝶略有些粗糙的手:“小蝶,在野鬼岭我就和你说过,从今以后,要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再受欺负,无论我是国公,还是以后再变回小乞丐,此生都不会松开你的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蝶眼圈微红,道:“可是.....我跟着你,会不会....会不会让你有麻烦?”

  “傻丫头,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齐宁笑道:“你跟着我,是我最幸福的事儿,怎会有麻烦?我们先赶往成都,然后再决定是送你去京城还是跟随我去西北,西北那边的气候不好,你跟着我去那边,还要受苦,回到京城,国公府会有人.....!”

  小蝶毫不犹豫道:“你要是....要是愿意,你去哪里我跟你去哪里!”

  齐宁微笑道:“好,我去哪,你跟着我就好,就像当初咱们流浪的时候,再不分离。”

  小蝶眼中现出喜悦之色,用力点头,齐宁笑道:“好了,先不说这些,来日方长,我还有好多话慢慢和你说。不过咱们先吃饭,我陪你一起吃。”

  小蝶眼儿像月牙般弯起来,便在此时,门外敲门声响,就听到阿瑙声音传来:“齐宁,你在不在里面?”

  齐宁皱起眉头,小蝶忙道:“她有事找你,你赶紧过去。”

  “嗯,那你赶紧吃饭,待会我若是回来看你还没吃,可要不高兴了。”齐宁起身来,微微一笑,这才走过去,打开门,阿瑙正站在门前,先不看齐宁,从齐宁腋下往屋内瞧了瞧,笑眯眯道:“没打扰你们吧?”

  齐宁出了门,顺手关上,这才道:“有事?”

  “我没事,那个人有事。”阿瑙道:“他让我找你过去。”

  “那个人?”齐宁一愣,但马上明白,阿瑙说的应该是阴无极,也不知道阴无极这时候为什么要见自己,想了一下,终是到了阴无极的房间外面,阿瑙退开门,也不进去,齐宁进屋后,阿瑙从外面拉上了房门。

  阴无极此时坐在窗边的一张椅子上,窗户敞开着,他从窗口望向天空,听到身后脚步声响,也没有回头,只是道:“你若是不杀我,今日我们便可以分别。”

  齐宁一怔,叹道:“长老为何会觉得我要杀你?”

  “黑伏因我而死。”阴无极道:“你和他一起上山,自然是交情不浅,难道你不要为他报仇?”

  “报仇?”齐宁走过去,在另一张椅子坐下,凝视着阴无极的背影。

  阴无极当初强霸阿云,后来又设计害了教主,甚至最终将陷入深眠的阿云火化,所做事情,确实谈不上正派,甚至有些卑鄙,对于教主的死,齐宁心中自然也是有些悲愤,可是真要说起来,他与阴无极实际上却并无直接的仇恨。

  阴无极并没有向地藏妥协,即使面对教主回来复仇,也并没有躲避,凭心而论,此人的骨气还是有的。

  最为紧要的是,阴无极与教主的恩恩怨怨,只是他们这一辈人的私人恩怨,实际上与齐宁也并无什么太大的干系,便是齐宁自己也根本说不上教主和阴无极到底谁是善谁是恶。

  阴无极固然有其为人不齿之处,但教主当年却也是横刀夺爱,从阴无极手中抢夺了阿云,而且亦曾滥杀无辜,手中也是沾满了鲜血,如果当初没有遇到落魄的教主,没有那份机缘情义,齐宁对教主也未必会有什么好印象。

  可是若非教主,齐宁至今很可能还是被困在大雪山。

  教主虽然不是阴无极亲手所杀,但他的过世与阴无极自然有着莫大的干系,齐宁内心对阴无极有些愤慨,却也理所当然,只是齐宁也没有忘记,唐诺是阴无极的亲生女儿,唐诺对自己多番相助,自己总不能真的去伤害她的父亲?

  这世间许多的感情纠葛,很难用是与非来判断。

  “唐姑娘在京城。”齐宁沉默片刻,终于道:“你武功被废,我不知道唐姑娘是否能帮你,但你的脚脉,以唐姑娘的医术,应该可以帮你恢复。”

  阴无极叹道:“我一直都知道她在京城,她一切是否都好?”

  齐宁一愣,但立刻想到,阴无极毕竟是唐诺的亲生父亲,自然不可能不在乎唐诺,唐诺离开黑莲教,阴无极当然不会放任不管,这些年自然是对唐诺的去向十分了解。

  “你放心,她现在很好。”齐宁道:“唐姑娘淡泊名利,一门心思放在医道之上,她的医术也只会越来越高明。”

  阴无极道:“她当年为了救治她母亲,醉心于医道,这不是什么坏事,虽然她母亲已经不在,但是她在医道上有造诣,日后也是能够济世救人。”

  “长老到了京城,便可以见到他。”齐宁道:“你们应该有多年没有见到了。”

  阴无极摇摇头,沉吟片刻,终于道:“黑莲教不复存在,自今而后,也不会有黑莲教出现。我这一辈子,最对不住的人就是她的母亲,既然苟活了下来,这后半生交给她母亲就是。”

  “长老,你.....?”

  “没有人知道她葬在什么地方。”阴无极道:“她活着的时候,很少有人陪她说话,如今走了,我去陪她说说话,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

  “长老要回朝雾岭?”齐宁皱眉道:“我只担心地藏还会去找你。”

  “她半辈子都困在朝雾岭,心里一定很不开心。”阴无极喃喃道:“当年我答应她,会带她走遍天涯海角,带她去看高山大海,可是.....我都没有做到。”望着窗外的苍穹:“如今我废人一个,也不再有什么牵绊,可以带着她走遍天涯海角,走到哪里,就可以带着她看到哪里。”

  齐宁心中感慨,暗想阿云活着的时候你没有好好待她,如今人已经过世,再这般又有何用?可是他也明白,阴无极内心深处显然是知道自己亏欠阿云太多,所以想要带着阿云的骨灰浪迹天涯,无非是抱着赎罪的心思而已。

  逝者已去,阴无极这个生者,却还是希望能够找回心灵的平静。

  “其实她很怀念京城。”阴无极忽然道:“素衣......你的母亲是否叫做柳素衣?”

  齐宁一怔,不自禁身体微微前倾,问道:“长老知道我母亲?”

  “阿云经常提及她。”阴无极的声音十分平和:“你母亲擅长画画,阿云当年去过京城,与你母亲相处了一段时日,她说你母亲最喜欢画梅花,而且是冬日里的梅花.....!”顿了一顿,才喃喃道:“积雪皑皑,茫茫大雪之中,殷红一片,冬日里的梅花才真正的冠军群芳。”

  “冬日里的梅花?”齐宁不自禁站起身来,走到阴无极身旁。

  阴无极道:“梅花自苦寒来,没有经过冰霜,便难以领略梅花的美丽,所以阿云当年在京城的时候,从你母亲那里学会了如何描画冬日梅花。”唇边竟然泛起一丝浅笑:“她还说你母亲痴迷于梅花,最珍贵的一件饰物,就是一支碧玉梅花簪,贴身携带,视若生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