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九七章 齐宫大火

第一二九七章 齐宫大火

  轩辕破自然不疑齐宁所言,他固然对西门无痕的离世悲伤无比,但心里却是迅速想到,西门无痕一走,神侯府群龙无首,江湖各派很可能会因此而出现动荡。

  如今楚军北上伐汉,朝廷的注意力都在北方,很难再去顾及江湖势力,而神侯府的职责,便是为朝廷看好江湖各派,如果这种时候因为江湖各派的动荡而导致朝廷的动荡,神侯府必然是难辞其咎。

  他心里很清楚,多年以来,江湖各派对神侯府恭顺有加,无非是因为西门无痕的存在。

  西门无痕离世的消息一旦传扬出去,很容易就会因出乱子来,沉吟片刻,终是问道:“国公,神侯过世,此事还有多少人知晓?”

  “神侯在大雪山上过世,我背了他遗体下山,交给了洪门道。”齐宁道:“洪门道带着神侯的遗体返京,他定然会严加保密,只不过.....当时逐日神庙有人瞧见,恐怕他们会私下里传开。”

  “五师弟?”轩辕破一怔:“五师弟也去了大雪山?”

  齐宁微微颔首,肃然道:“逐日神庙被教主焚毁,那逐日法王也被黑莲教主所杀。”

  轩辕破失声道:“逐日法王死了?”大感惊诧。

  齐宁道:“我能活下来,其实也亏了教主。逐日法王杀害神侯,欲对我下手之时,幸亏教主出现,我这才死里逃生。”

  “原来如此。”轩辕破若有所思:“古象王国与我大楚很少往来,互相之间的音讯闭塞,他们就算知道神侯过世,这消息也不会迅速传到中原。而且就算消息传过来,中原武林对那些喇嘛的消息也未必会真的相信,只要朝廷隐瞒住神侯过世的消息,江湖各派没有确凿证据,就不敢肯定神侯已经走了。”微一沉吟,才继续道:“当务之急,神侯府要做好应对,此事终不能一直隐瞒下去,若是真的被江湖势力知晓神侯过世,神侯府必须有万全的应对之法。”

  齐宁道:“正该如此。”

  “国公,看来我要尽快赶回京城。”轩辕破正色道。

  齐宁道:“我离开西北已经数月,眼下到底是个什么情状,我也是一无所知。先到了成都,向韦书同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我们便要兵分两路,你尽快赶回京城,我要折返回西北。”想了一下,才道:“阴无极和阿瑙要离开,不过向帮主需要精心诊治,所以你若方便,暗中带向叔叔回京,我会写一份书信,你带着信函和向叔叔,到了京城交到我府上就成。”

  轩辕破道:“国公嘱咐,自当照办。”又问道:“国公,那小蝶姑娘.....?”

  “小蝶愿意跟随我去西北,那就和我一起便是。”齐宁道:“在我身边,不会有事。”

  轩辕破点点头,想着西门无痕过世,心头又是一阵黯然,但他喜怒不形于色,虽然心中悲伤,却也不在人前太过表现出来。

  当夜阿瑙终究还是和阴无极一道离开,轩辕破在镇子上重金雇了一名车夫,阿瑙陪着阴无极一同坐车离开,齐宁知道今次一别,日后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只能让二人若是到了京城,尽管去找寻自己。

  送别阴无极和阿瑙,齐宁等人也不耽搁,趁车连夜往成都去。

  这一路之上,轩辕破和齐宁轮流驾车,日夜兼程,不到三日,便已经赶到了成都府城,入城之前,向百影便即嘱咐不要带自己前去官府。

  齐宁知道向百影行走江湖,实际上对官府并无什么太大的好感,不与官府来往那也是理所当然,是以入城之后,并没有直接去刺史府,而是先找了客栈,安排好向百影和小蝶之后,这才与轩辕破一同前往刺史府。

  刺史府他已经是十分熟悉,韦书同得知齐宁到来,匆匆出迎,见到齐宁和轩辕破在一起,颇有些诧异,领了二人入厅,这才如释重负道:“老天保佑,国公平安无事,这可真是太好了。”从袖中取出一份密函,低声道:“国公失踪多时,皇上一个月前就派人送来密旨,令下官屯兵积粮于汉中,一旦西北有变,随时接应。”将那密函呈了过去,齐宁接过扫了几眼,确实是皇帝的密旨。

  那密旨的内容,也正如韦书同所言,密令韦书同调集兵马集结于汉中,更在汉中囤积粮秣,这自然是担心齐宁失踪之后,西北会出现变故,所以做好准备,一旦西北出现动荡,集结在汉中的兵马随时可以穿过秦岭开赴西北提供援助。

  “下官已经在汉中囤积了足够的粮秣,而且得到了兵部的调令,调集兵马驻守在汉中。”韦书同道:“国公这一阵子去了哪里?可真是让皇上急死了。”

  齐宁知道自己在西北失踪之后,段沧海能够瞒住十天半月,但时间一长,就算是段沧海也不敢在继续隐瞒下去,必然是急报朝廷,小皇帝得知此事之后,必然会迅速做出安排。

  “西北现在的情势如何?”齐宁目下只担心因为自己的失踪而导致西北出现严重的后果,对西北眼下的局势异常关切。

  韦书同道:“国公不要着急,如今西北是段沧海段将军在镇守,为策万全,朝廷将汉中太守班云直接调去西北协助段将军,此外从朝廷迅速调派了数十名官员前往西北赴任,所幸调度得当,西北那边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齐宁宽下心来,他知道汉中太守班云是一位上马能征战下马能治民的能人,有班云协助段沧海,再加上朝廷委派的官员,至少足以掌控住西北的局面。

  “韦大人,前线战事如何?”轩辕破在旁问道:“秦淮军团打到哪里了?”

  韦书同道:“秦淮军团已经攻克北汉三郡,驻军于定陶,淮水以北大片土地已经在我大楚的掌控之中,不过.....!”微顿了顿,才继续道:“不过淮水被切断,后勤已经跟不上去,岳将军如今只能是以战养战。”

  齐宁心下一凛,急问道:“到底是什么状况?”

  韦书同道:“下官对具体的情势也不是完全了解,得到的讯息也是颇有些蹊跷。国公,本来我大楚北上伐汉,与齐国联军,可不知为何,得到消息,齐国临淄竟然被我军攻破,但是东齐太子却带人逃脱,他们欲图从海上逃生,被我东海水师拦截,可是申屠罗的东起水师大败我东海水师,东海水师损失战船十余艘,险些全军覆没......,东齐人控制了水域之后,立刻在淮河对我粮船发动了袭击,夺走了不少粮草。”

  “东海水师大败?”齐宁诧异道。

  韦书同道:“秦淮军团北上之时,一支奇兵趁齐国兵马攻打北汉濮阳之际,杀进了齐国,东海水师配合封锁水路,齐国空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临淄陷落,我军进入东齐皇宫之前,东齐人一把大火已经烧了皇宫,事后发现了那东齐国君的尸首,但是东齐太子却带人趁乱逃脱。”叹道:“东齐数万兵马回援不及,马陵山也在我们掌控之中,他们倒是打下了濮阳,如今死守在濮阳,据说东齐国相令狐煦如今就在濮阳率兵坚守。申屠罗击败我东海水师之后,一直控制着水域,朝廷正想办法应付申屠罗的水军。”

  齐宁心知当初定下的奇策,以袭取东齐和西北为目的,西北这一路倒是顺利成功,但对东齐的计划显然出现了问题。

  楚军虽然攻下了东齐国都,但却并没有彻底击垮东齐人,齐国主力打下了濮阳,而申屠罗的水军竟然击败了东海水师,也便是说,东齐人的水陆两军依然没有溃败,更为紧要的是,东齐太子段韶没有死,就给了东齐人复国的希望,当年北汉出大军攻打东齐,最终铩羽而归,难不成这一次楚国也同样要遭受失利的后果?

  “段韶不死,东齐人就不会那么容易屈服。”轩辕破皱眉道:“齐国有青徐两州,只打下了临淄,却不能完全控制东齐人,只要段韶一日不死,齐国人一定还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不过朝廷已经下令淮河两岸的百姓撤离。”韦书同叹道:“又是当初秦淮大战之后的重演,为的是坚壁清野,不让申屠罗补充给养。申屠罗只有水军在海上游弋,没有后勤供应,粮秣需要登岸掠夺,只要让他无粮可夺,到时候自然会不攻自破。”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据传来的战报,武乡侯.....似乎也死在东起皇宫的大火之中!”

  齐宁心下一凛,失声道:“苏祯.....死了?”

  当初苏紫萱被赐婚东齐太子,苏祯亲自送女前往东齐,此后滞留在东齐一直没有返国,得到的消息是东齐对这位武乡侯殷勤招待,苏祯在楚国也并非什么能臣干吏,留在东齐倒也没有几个人太过关心,想不到这次竟然死在了东齐。

  齐宁虽然对苏祯的印象不好,但想到此人死在异国他乡,心里倒也颇有些安然。

  他忽然想到,苏祯迟迟未归,是否就是东齐人将其作为人质?楚军攻打临淄,自然是没有在乎苏祯的生死,而临淄被攻破,东齐人对楚国自然是恨之入骨,将苏祯烧死在皇宫大火之中,对东齐人来说自然是一种报复,只是不知道苏紫萱如今是生是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