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九八章 新君

第一二九八章 新君

  齐宁微一沉吟,终是道:“这边可有地图?”

  “有,国公稍候。”韦书同起身来,亲自去取了一幅地图过来,摊在桌上,齐宁见到这幅地图其实颇为简略,楚国境内的地形还算完整,但北汉那边的疆界地域就显得十分模糊,除了一些极其重要的城池地貌还能表现出来,许多的山川河流实际上模棱两可。

  齐宁知晓要制出一幅地图绝非易事,而楚国一直梦寐以求能够得到北汉的地图却不可得,也正因如此,楚国才一直想从北汉煜王爷身上下手得到寰宇图。

  “东齐主力目前驻扎在濮阳。”韦书同伸指点在地图一处:“此处距离马陵山不算太远,不过马陵山已经被我军占据,齐军要回援临淄的话,就必须打下马陵山。”

  齐宁单手负在身后,在地图上找到定陶,定陶位于濮阳西南边,其实与濮阳也不算远,而马陵山与濮阳和定陶刚好成为三角之势。

  “汉军在梁郡布下了重兵。”韦书同又道:“据说我军北上之时,汉军一开始坚守淮水以北一线死战,但后来却迅速撤兵,退到了定陶一线,被齐国人拿下濮阳之后,汉军又弃守定陶,退进梁郡。”

  梁郡位于定陶西北方向,却在濮阳正西边,从地图上看,梁郡又与濮阳和定陶形成了三角之势。

  齐宁看到战局竟然陷入如此错综复杂境地,倒是颇为诧异。

  楚军北上的战略计划,实际上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自然是将齐军主力诱出,第二个目的则是趁齐国空虚出奇兵攻取,而主力则牵制住汉军和齐军主力,为袭取东齐的偏军争取时间。

  北汉内乱,楚军北上,一副要与汉军殊死一战的架势,自然让齐国误以为楚国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趁机伐汉,齐楚两国结为姻亲盟国,东齐人自然不可能想到楚国此番北伐的目标竟然会是他们。

  东齐偏安一隅,地薄人稀,北汉内乱之际,正是东齐梦寐以求的扩张时机,此等机会,东齐人自然不可能错过,楚国摸准了东齐人的心思,谋划良久,就是要等着东齐人倾巢而出的时候趁机发难。

  齐宁想到楚军为了迷惑东齐人,必然会向北攻城略地,但也不会倾尽全力,不过眼下的局面,楚军的进展比之齐宁的预期显然要深入许多,定陶已经进入了北汉的腹地。

  “钟离傲没有在淮水一线据敌,退到梁郡,是否因为西北屈元古的缘故?”齐宁问道。

  他之前得到战报,楚军北上之后,虽然越过了淮水,但却被汉军全线阻拦,钟离傲乃是沙场老将,虽然北汉宫廷发生剧变,但钟离傲却没有因为宫廷之变而疏忽前线的防略,料到楚军很可能会趁机北上,所以在淮水以北构建了防线,双方的战事就如同从前的局面一样,再次陷入了僵局。

  齐宁知道如果没有意外,岳环山统帅的秦淮军团很难攻破钟离傲的防线,而汉军此后退往梁郡,只能是因为屈元古。

  韦书同颔首道:“正是,屈元古出潼关攻打洛阳,钟离傲后院起火,自然无法继续与我军僵持,迅速撤兵,不过......!”手指滑向洛阳:“潼关被封锁之后,屈元古没有退路,全力攻打洛阳却并无太大进展,如果不是因为北堂昊突然被刺,屈元古的西北军很可能就要在洛阳城下全军覆没。”

  “北堂昊被刺?”齐宁吃了一惊,轩辕破也是骤然变色。

  韦书同点头道:“正是,北堂昊遇刺身亡,洛阳城内一片大乱,有人见到情势不妙,暗中与屈元古秘密联络,据说屈元古买通了守门的将领,城门大开,西北军立时冲进洛阳,不过西北军在洛阳城内却并没有劫掠,反倒是维持秩序,只是将北堂昊一帮死党诛杀,并没有牵连太多人。此外北堂昭率领的边军发生了兵变,北堂昭被麾下的兵将押送到了洛阳,北堂风以叛乱之名诛杀了北堂昭,北汉的皇位之争,最终倒是北堂风胜了。”

  齐宁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毫无疑问,改变北汉局面的重要原因,便是北堂昊遇刺身亡,问道:“北堂昊被何人所刺?”

  韦书同摇头道:“下官着实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真相。”刚刚说完,外面传来声音:“大人,有急报!”

  韦书同忙起身出去,很快就回来,手里拿着一份已经拆开的信函,将那信函呈给齐宁:“国公,北堂风已经登基称帝,屈元古被册封为大丞相,另授予晋王爵位,钟离傲被授予大司马之位,赐安国公爵位。”

  齐宁扫了信函几眼,将信函递给了轩辕破。

  韦书同身为西川刺史,如今楚军北上,他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手底下终归是有探子打听前线的情报。

  “国公,看来钟离傲与北堂风达成了协定。”轩辕破扫了两眼,这才道:“若是卑职没有猜错,屈元古攻打洛阳,钟离傲后勤供给不上,只能撤军,不过北堂风拿下洛阳之后,知道北汉上下除了钟离傲,无人可以阻挡我楚军北进,是以立刻重用钟离傲,加官进爵,钟离傲后顾无忧,这才领兵稳在了梁郡一线。他守住梁郡,就守住了通往洛阳的必经之地,只要梁郡不失,洛阳便不可破。”

  韦书同颔首道:“轩辕校尉所言甚是。钟离傲一直都没有参与皇子争位,对他来说,无论是谁登上皇位,与他都并无太大的关系。他是沙场战将,要做的就是卫戍本国,既然北北汉皇位大局已定,而北堂风又支持他,他自然没有必要再与北堂风过不去。”抬手抚须道:“不过如今的结果,对我楚国倒不是坏事。北汉那几位皇子之中,北堂风的能力最弱,那屈元古又是一个庸碌无能之辈,这两人掌握了北汉的朝政,对北汉来说绝非幸事。”

  “如今我楚军兵锋所向,北汉需要依靠钟离傲来阻挡我军。”齐宁道:“不过钟离傲并非北堂风的亲信,他手握重兵,北堂风绝不会放心,屈元古既然是大司马,掌握北汉兵马大权,当然也不会一直任由钟离傲手握重兵。”

  韦书同笑道:“国公所言甚是。眼下北堂风要利用钟离傲,自然会对他加官进爵,甚至封其为公爵,当年那北堂庆纵横疆场,与齐大将军将遇良才,可说是北汉的擎天之柱,却也只是封为长陵侯,钟离傲虽然也算是将才,但与北堂庆的实力相差甚远,竟然被封为公爵,当真是可笑。”嘿嘿一笑,道:“下官可以断言,若是北汉困境一解,北堂风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钟离傲,钟离傲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是后事。”齐宁皱眉道:“眼下淮水被东齐水师封锁,阻断了秦淮军团的后勤供应,秦淮军团能够支撑多久?”抬手摸着下巴:“我只担心东齐会与北汉媾和,到时候齐军出濮阳,与钟离傲联手攻击我军。”

  韦书同道:“朝廷既然知道这样的局面,皇上圣明,自然能想出万全之策。辛赐手下的东海水师虽败,但好歹还保留了一部分实力,听说辛赐退回东海,朝廷也下旨加紧打造战船......!”

  “打造战船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而且要练就一支精锐水军,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齐宁叹道:“东海水师遭受重创,短时间内根本无力再对东齐水师形成威胁。”

  “国公也不要太担心。”韦书同道:“虽说秦淮军团后勤被切断,但我军眼下已经控制了北汉的三个郡,就地征用粮秣,倒也能支撑一段时间,反倒是东齐水师只能在水上游弋,他们的后勤才是真正的大问题,没有了后勤供给,他们也支撑不了多久,现在就看双方谁能撑得久一些。”

  轩辕破微一沉吟,才道:“我军就地征粮,恐怕.....会引起民变。”

  齐宁也是微微颔首,心知秦淮军团近十万大军没有了后勤,就只能在当地征调粮草,只是当地百姓又岂能将自己的粮草拱手献上,难免会出现强行征粮之举,如此一来,自然会引起当地百姓更大的敌视,因此而激起当地百姓的动乱,那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是否能从齐地征调粮草供应定陶?”齐宁想了想问道:“若是能够从齐国筹集到粮草,东齐水师即使封锁了淮水也无关紧要。”

  韦书同道:“若是段韶已死,国公这法子自然是极好。可是段韶如今还活着,而且齐地到处都知道他们的太子死里逃生,他们便不会那般轻易屈服。让驻守在齐国的兵马征集粮秣自然可以做到,但是要从齐国运往定陶却不容易,齐国那些乱匪必然会沿途截击,驻守在东齐的兵力薄弱,当前也绝不能分兵去护粮,所以.....!”

  齐宁微微颔首,自然知道韦书同所言非虚。

  临淄虽破,但齐国却并不等于就此灭亡,短时间内,楚国也不可能完全控制住东齐,即使强行征集到粮秣,可是要从齐国运送往定陶,山高路远,粮队在途中势必会遭受到截杀,想要顺利将粮草送过去又谈何容易。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