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九九章 必除之患

第一二九九章 必除之患

  轩辕破微一沉吟,才道:“如今我秦淮军团和东齐水师都陷入后勤不足的状况,可是相比而言,我军处境更是凶险。东齐水师在水路纵横,可进可退,而且淮水两岸即使坚壁清野,可是淮水自东海延展到秦岭,不可能从头到尾都能防备,没有水师拦阻,东齐水师可在淮水随心所欲,绝无可能彻底断绝器粮草的补给。反倒是我秦淮军团,虽然拿下了三郡之地,但要说已经控制了三郡,只怕是言过其实。”

  齐宁颔首道:“轩辕校尉所言极是。北汉与我大楚打了几十年,我淮水一线的百姓固然身受汉军之害,但北汉那边也必然是对我军颇为怨恨,要收复民心,绝非朝夕之事,而我军粮秣缺失,要在当地征粮,必然还会引起当地百姓的更大愤怒,如果我军始终在愁烦粮草,那么与汉军的对峙,也就弱了一分。”

  韦书同叹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兵家至理。其实下官也知道秦淮军团眼下着实处于困境之中,如果东齐人真的和北汉联手,两面夹击我军,我军的处境将会更加凶险。”

  齐宁当初就知道突袭东齐就想袭取西北一样,但凡有差错,定会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

  攻取东齐,虽然拿下临淄,但走脱了段韶就已经是眼中的失误,而东海水师败在东齐水师之手,将水路的控制权彻底送到东齐人的手中,这就进一步加剧了事态的严重性。

  秦淮军团近十万大军驻守在定陶,处于北汉腹地,每天要消耗的粮草自然是庞大的数目,短时间内或许还能撑下去,可是如果始终无法攻破梁郡,而后路又被切断,那么时间一长,很可能出现不战而溃的结果。

  正如韦书同所言,一旦东齐人和北汉人达成和解,两面夹击,秦淮军团面临的困境将极其凶险,如果秦淮军团溃败,楚国将很可能因此而一蹶不振。

  秦淮军团是楚国的主力,这支兵马一旦有失,楚国本来对北汉略占优势的局面将荡然无存,再想北伐一统天下的可能微乎其微。

  而且齐宁没有忘记,地藏在楚国境内蠢蠢欲动,接下来还有什么样的大动作,那是谁也不知道。

  楚国当前确实处于内外交困的险峻处境,稍有闪失,后果将不堪设想。

  “要让秦淮军团转危为安,就必须解决后勤供应的问题。”齐宁神情严峻:“而眼下要解决后勤问题,就必须解决东齐水师。”

  韦书同摇头道:“国公,东齐水师本就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水军,我们东海水师也算是人多势众,而且战船也是不弱,可是一场水战下来,差点全军覆没,由此可见东齐水师确实难以对付。那申屠罗更是当世一等一的水军大将,水上几乎无人可敌。”苦笑道:“要想解决东齐水师,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等着他们自己粮草断绝溃散,那无疑是将我秦淮军团十万将士的性命掌控在申屠罗的手中。”齐宁冷笑道:“如果东齐水师始终没有因为粮草的问题而溃散,那我秦淮军团就只能面临溃败的下场,所以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

  轩辕破立刻道:“国公所言甚是,绝不能等着申屠罗自己溃败。”

  韦书同道:“国公可是有什么好主意?”

  齐宁微一沉吟,才道:“兹事体大,还要仔细斟酌。”

  “国公,西北那边有段沧海和班云镇守,而且潼关也控制在咱们手中,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韦书同道:“皇上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秦淮军团那边,想来也在等着和国公商议,不知国公是要前往西北,还是返回京城?”

  齐宁看了轩辕破一眼,才道:“看来我还是要回京一趟,韦大人,你帮忙准备马车和路上的干粮,明日一早我们便要动身。”

  “国公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韦书同道:“不如先歇息两天,等身体休息好再动身?”

  “等不了了。”齐宁起身摇头道:“你先去帮忙准备一下吧。”

  虽说此前已经买了一辆马车,但毕竟只是在小镇所购,那匹马的脚力实在是很一般,真正的良驹总归是在刺史府这边。

  韦书同不敢多言,拱手先退了下去。

  “国公,明日您先回京城。”轩辕破想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道:“卑职要去淮水一趟。”

  “哦?”齐宁并无异色,道:“你该不会是想行刺申屠罗吧?”

  轩辕破脸色微变,眸中满是诧异之色,嘴唇微动,却没有说出话来,齐宁却已经身体微侧,凑近过去道:“你这法子,其实也正是我方才所想。”

  轩辕破道:“原来国公也有这个打算?”

  “申屠罗不除,东齐水师就解决不了。”齐宁冷笑道:“东齐水师解决不了,秦淮军团的粮道就无法疏通。”

  轩辕破肃然道:“正是如此。粮道拖延不得,每拖延一日对秦淮军团的威胁就多一分,所以卑职想来想去,只能刺杀申屠罗。”

  “申屠罗不会想不到自己已经成为我大楚的眼中钉肉中刺。”齐宁握起拳头,低声道:“他也一定会猜到我们可能会派人行刺,所以定然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想要行刺他,绝非易事。”

  轩辕破道:“卑职先前往淮水,查清楚东齐水师的动向,再摸清楚申屠罗的底细,尔后再制定行刺计划。”

  “申屠罗在水上,而且他自身的武功就十分了得。”齐宁道:“即使想出办法找到他,要将他行刺于刀下,也非易事。”

  轩辕破颔首道:“申屠罗出身于武将世家,此人自幼不但学习兵法韬略,而且勤修苦练,确实有一身极高明的武功。”

  “要行刺他,必须一击得手,只要一次失手,再想行刺他就难于登天。”齐宁道:“我此番和你一同秘密前往淮水,如果情况允许,我们一起商量出行刺的计划。”

  轩辕破一怔,立刻道:“国公,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尊贵之躯,怎能参与如此凶险之事?此事交给卑职就好,卑职定会想出万全之策。”

  “并非我信不过你们神侯府。”齐宁叹道:“神侯去了,如今神侯府以你为首,我尊你一声大师兄,大师兄,我问你,你若是内力未失,可有把握击败申屠罗?”

  轩辕破想了片刻,才道:“我并未见过此人,只知道他的身份背景,四师弟一直潜伏在东齐,对此人倒是颇为了解,他曾有密报送到神侯府,告知申屠罗的武功修为,按照四师弟的说法,申屠罗的武功并不在我之下,若是正面相对,我未必是他敌手。”

  齐宁道:“你内力未失都没有绝对把握击杀他,更何况你现在内力没有恢复,更不可能执行这项任务。”

  轩辕破道:“卑职虽然不成,但是可以在暗中找寻刺客。刺客行刺,未必要武功有多高,而是要掌握时机发出致命一击。”

  齐宁知道江湖上确实有这样一类刺客专门做这样的买卖,自己当初收服的影耗子便是行刺的高手,微点头道:“此事不但要隐秘,而且要迅速。我陪你前往淮水,正好一路上可以帮你恢复内力。”

  轩辕破道:“国公知道如何恢复我的内力?”

  “我与你一般,都是受了地藏的封穴大法。”齐宁也不隐瞒:“黎老前辈临终之前,教会我如何破解封穴大法,我有此经验,可以帮你试一试。”

  轩辕破起身拱手道:“多谢国公相助。”随即又道:“那向帮主和小蝶如何安排?”

  “他二人自然不能跟随我们。”齐宁道:“此事我自有安排。”

  行刺申屠罗成功与否,对于秦淮军团的处境来说将是两个结果,齐宁并非不相信轩辕破的实力,而是这次的对手实非易于之辈,一旦行刺失手,必然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所以此番行刺计划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而且齐宁考虑的并非仅仅只是行刺申屠罗。

  离开刺史府,齐宁孤身到了客栈见到向百影,小蝶正在照顾向百影,见到齐宁回来,心中欢喜,齐宁坐下之后,才道:“向叔叔,感觉身体如何?”

  向百影虽然身受重创,但经事过后,整个人却更显平和,“并无大碍,你不用担心。这几天多亏了小蝶姑娘一直照应着,辛苦了她。”

  “没....没有!”小蝶忙道:“你是小貂.....国公的叔叔,就是我的叔叔,晚辈照顾前辈,那是分内的事。”

  齐宁笑道:“小蝶说得对,向叔叔,我们都是你的后辈,在你身边照顾,是分内之事。”

  “小蝶说你要去往西北?”向百影道:“国事为重,你尽管去,不必管我。这边有丐帮的分舵,将我交给丐帮的人便好。”

  “向叔叔,我可能要去淮水一趟。”齐宁轻声道:“准备让刺史府安排人护送你们先去往京城,只是你素来不喜欢与官府的人打交道,所以先过来和你商议一下。”

  向百影摇头道:“不必劳烦官府的人,我如今的情况,其实也不必太过费心了。”微顿了顿,才道:“丐帮是江湖第一帮会,帮众数十万,如果不能选出一位德才兼备的后继之主,到时候遗害丐帮就是我的罪过,所以在我还能办点事的时候,先选定后继之主,将这帮主之位传下去。”抬手招了招,向齐宁道:“你过来!”

  齐宁起身靠近过去,握住向百影的手,向百影想了一下,才道:“当初危难之时,我让你代行帮主之职,但你终归是朝廷的公爵,若是让你来统领丐帮,难免为难你。”

  齐宁道:“那也是权宜之计,向叔叔如今出来了,这丐帮自然还是由你亲自去统管。”

  小蝶在一旁却略显愕然之色,她并不知道齐宁竟然当过丐帮帮主,此时从向百影口中得知,颇感匪夷所思,暗想这两年小貂儿到底得了何样的奇遇,不但成了国公,竟然还当上了丐帮帮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