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一五章 自相残杀

第一三一五章 自相残杀

  郑飚被杀,有人喊叫,场面顿时更为混乱。

  “我们只是在向殿下请愿,为何要杀人?”郑飚平日与不少人交好,否则也不可能一开始就能带着上百人过来找段韶,此时被杀,同伴立刻怒吼道:“我们苦撑到现在,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一口吃的,为此你们竟然杀了他?”

  太子近卫在齐国的地位自然不是区区水兵能够相提并论,他们骨子里便瞧不上东齐水兵,平日里虽然没有直接冲突,却也并无多少交流。

  在水兵眼中,这群太子近卫眼高于顶,都是自命不凡的样子,所以对这些近卫本就十分厌恶,此刻只以为是那近卫刺死了郑飚,都是对那近卫怒目相视,数人已经往前步步紧逼,握紧手中的刀。

  那太子近卫见到郑飚莫名其妙便死去,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何故,知道事情不妙,也是变了颜色,瞧见眼前中水兵都是如狼似虎般看着自己,倒是有些慌乱,握紧手中刀,厉声道:“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段韶和袁不野已经看出情势不对,袁不野厉喝道:“都不要轻举妄动,殿下......!”

  “狗-娘养的近卫,殿下还没有下令就敢擅自杀人,宰了这狗-娘养的。”一人高声叫道。

  士气低沉群情骚乱的水兵们看到郑飚被杀,本就如同夏天干燥的柴火,压抑的怒火渐渐上升,只需要一点点火星便可以点着,此时那人一喊,早有两人挥刀冲上前去,对着那太子近卫砍了过去。

  “宰了他们!”又有人高声喊道。

  那太子近卫见到大刀砍来,立刻后退,挥刀抵挡,边上其他太子近卫也不犹豫,迎上前来,意图阻挡冲上来的乱兵,他们不动还好,这一动更是让其他水兵火冒三丈,一时间又有几十人冲上前去。

  袁不野和段韶都是大惊失色,见到太子近卫和水兵已经交手上,袁不野厉声高喝道:“都住手!”

  段韶却也是高声道:“都是自己兄弟,莫要自己人打自己人!”

  两人声音虽大,但众水兵呼喝有声,将两人的声音完全压了下去,而且场面混乱,也没有人再去理会二人,只是瞬间,那些太子近卫便被水兵们包围起来。

  这群水兵之中固然有郑飚这一类冲动之辈,却也有一些保持理智,只觉得此时处于艰难之中,不宜自相残杀,便上前想要劝说,但此时却又哪里阻拦得住,更多的却是不想卷入其中,双方厮杀起来,许多人不进反退,向四周散去。

  虽然如此,但却还是有好几百人卷入其中,太子近卫虽然身手了得,但面对数百名水兵,如何抵挡得住,这刀子砍出去,再想收回来已经是难上加难,只是眨眼间,便有两名水兵和一名太子近卫被杀。

  袁不野知道事情到了这般田地,自己根本阻拦不住,护住段韶,低声道:“殿下,快退,这里.....这里凶险!”

  段韶不想看到好不容易带到此处的兵士就此内讧,可是连叫几声,根本无人理会。

  他知道这些兵士一旦狂性大发,混乱之中,只怕连自己也认不得,晓得袁不野所言属实,有想到与申屠罗离别之时,申屠罗就有过嘱咐,无奈之下,只能在袁不野的保护下向后撤,到得那棵大树时,却瞧见竟然有十多名兵士趁着那边厮杀之际,竟然撬开了箱子,正从里面偷取银子,袁不野想不到曾经训练有素的东齐水兵如今竟然变得如同土匪一样,厉声喝道:“你们做什么?”

  那些水兵正贪婪地往身上藏银子,听到喝声,回头过来,呆了一下,但却根本不理会,依然从箱内取银子。

  袁不野怒容满面,实在是瞧不过去,握刀冲过去,众兵士见状,抓了银子一哄而散。

  便在此时,却见到数道身影从边上冲出来,袁不野心下一凛,看清楚却是一路上跟随而来的飞蝉密忍,飞蝉密忍今夜并没有卷入兵变之中,只见一名飞蝉密忍上前来拱手道:“水兵哗变,这里不能留了,我们愿意护送殿下前往濮阳!”

  那边又传来惨叫声,袁不野急忙向段韶道:“殿下,管不了那些人了,咱们快走。”竟是吩咐道:“你们各自取一些银子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距离濮阳路途遥远,眼下情势危急,只能迅速离开此处,带上银子在路上以防万一,那也是无可奈何,自己先过去取了些银子,众忍者也各自取了银子,便在此时,却瞧见数十人往这边冲过来,当先一人刀锋指着箱子道:“在那里了,大家领军饷啰。”

  袁不野知道很快会有更多的兵士冲过来,带着飞蝉密忍护住段韶,退了开去。

  果然,很快有更多的人冲了过来,几口装着银子的大箱子早已经被众兵士团团围住,随即听到争吵之声起,更有人为了争抢银子,已经挥刀自相残杀,整个局面早已经是无人可以控制。

  袁不野抓住段韶手臂,此时也顾不得其他,带着段韶便走,分散在四周的十多名飞蝉密忍立时跟了上去。

  这一路跑出数里地,袁不野这才停下步子,段韶一停下,便觉得两腿发软,几乎站立不稳。

  他回首向林子方向瞧过去,神情震惊,喃喃道:“我大齐勇士,为何.....都会变成如此模样?”

  袁不野神情凝重,叹道:“殿下,这就是人心险恶。吃饱穿暖,有军饷拿,他们自然是忠心耿耿的大齐勇士,可是身处绝境,人就会变成野兽。”知道这位东齐太子虽然也是有着权谋手段,但毕竟自幼在宫廷长大,又如何能够知道人性丑恶至此。

  “殿下,如今只有我们十几个人,反倒不是什么坏事。”袁不野见得短少一脸黯然,劝慰道:“这样不会吸引人注意,更容易赶到濮阳。”

  段韶知道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微微颔首:“咱们走吧!”

  段韶在深夜赶路的时候,申屠罗正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齐宁,而齐宁也没有移开目光,四目相视,一阵死一般的寂静之后,申屠罗忽然仰首笑起来,就似乎听到了世间最好笑最荒谬的故事一般。

  “大都督觉得我的要求很可笑?”齐宁不动声色,气定神闲。

  申屠罗笑声未息,却已经问道:“你可知道本将是谁?”

  “东齐水师大都督!”

  “既然知道,你怎敢在本将面前说出如此荒谬之言?”申屠罗脸上带着戏虐之色:“莫非你以为本将陷入困境,就会向你们楚国乞降?”

  齐宁摇头道:“不是乞降,而是我向你招降!”

  “无论是乞降还是招降,我申屠罗这里就没有一个降字!”申屠罗笑道:“你烧了我的船队,是否就觉得秦淮军团没有后顾之忧?本将此番无非是太过大意,竟然疏忽了那帮东瀛忍者竟然已经背叛了大齐,这才为你所趁,若是没有他们,你又怎能得逞?”

  “大都督说的并没有错。”齐宁叹道:“飞蝉密忍潜入城中放火,中了圈套,被我说服转投我大楚,我对大都督这边的情况一无所知,必须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所以会泽城内精心布置了一场大火,就是要让大都督不会对那几名飞蝉密忍起疑心。其实如果我是大都督,也会上当。如果没有他们,我实在难以查出粮船到底是哪一条,没有他们,也根本无法靠近大都督的船队,登上你们的战船。”

  “你看起来很得意。”申屠罗冷笑道:“可是就算粮仓完好无损,难道你就能将粮食运过淮水?”

  “我明白大都督的意思,你说的是东齐另一路水军。”齐宁道:“我若是没有说错,在淮水上游,还有鲁铮的一支船队,也有十余艘战船,大都督是想说,有他们在,我们就无法运粮过江!”

  “你们根本不知道鲁铮现在的位置在哪里。”申屠罗盯着齐宁眼睛:“若是就此运粮过江,一旦鲁铮的船队出现,你们的运粮船瞬间就会击沉。”

  齐宁点头道:“这一点我很相信,要准备运粮船,还要将粮食运送到江边,再将粮食运过去,没有三五天时间,很难将充足的粮食运过江。我们的运粮船一旦被鲁铮的船队发现,确实会遭受灭顶之灾!”唇边泛起一抹轻笑:“那大都督可知晓,前天往东进发之后,会泽城就已经向江边运粮,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粮食现在已经开始向对岸运送!”

  申屠罗脸色微变。

  “鲁铮的船队在淮水上游,且不说他根本得不到消息,就算得到消息迅速赶到运粮点,日夜不歇,那至少也有两天时间。”齐宁道:“可是我能保证,至少在五天之内,鲁铮绝不会骚扰到我们!”

  申屠罗见到齐宁脸上带着自信之色,心下一凛,隐隐觉得齐宁此番不但只是烧毁了自己粮船这般简单,只怕还设下了其他的圈套。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