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二一章 龙体有恙

第一三二一章 龙体有恙

  段韶看到“陌影”二字,眉目间升起一丝希望,探出手指在杯中蘸水,一边在桌上写下“眼下如何”,一边道:“出些力气?你这是什么意思?要为楚国人出什么力气?”

  申屠罗道:“殿下,咱们在濮阳的兵马已经是死棋,无论楚汉两国最终谁能取胜,濮阳的兵马都不会是他们的敌手,最终不过是为国战死而已。”

  “他们是大齐的将士,本就该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段韶沉声道:“难道大都督觉得他们应该缴械投降?”

  申屠罗已经用手指在桌上写下“虚与委蛇等待时机”八个字,口中却是叹道:“这自然也是一种选择,可是若想保住大齐皇族血脉,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楚国人需要我们劝降令狐相那边的兵马,如果我们置之不理,不与他们配合,只怕......!”

  “只怕什么?”段韶虽然口中冷厉,但看着桌上的水字,又看向申屠罗,心领神会点点头。

  申屠罗道:“只怕楚国人心生恶念,对殿下不利。殿下如果真的让令狐相解散了兵马,为他们做了些事情,楚国人也不会无动于衷。臣明日会找齐宁,和他讲条件说明白,他是楚国皇帝的宠臣,和他达成协议,就如同和楚国达成了协议,殿下,事已至此,我们也无需与他们硬拼了,大可以想想应该向他们提出哪些条件。”

  段韶叹了口气,道:“我没有任何头绪,大都督,依你之见,我们该当如何?”

  申屠罗与段韶正在商议之时,夜色之下,几匹快马正停在了会泽城县衙门前,马上几人都是清一色披着黑色的大披风,头戴斗笠,下马的动作整齐干脆,守卫在县衙门前的兵士早已经拦在正门前,有人已经沉声问道:“来者何人?”

  其中一名斗笠人上前去,沉声道:“奉命传旨,要立刻面见护国公!”

  守卫一听是皇帝有旨,身体微躬,小心翼翼问道:“是....宫里的人?”

  斗笠人身后,一名身材矮胖的黑衣人抬手将斗笠向上挑了挑,露出一张胖乎乎的脸庞,大圆脸上的那一双眼睛显得十分细小,声音温和:“劳烦通禀,就说曲小苍奉旨求见!”

  卫兵不敢耽搁,迅速去禀报,没过多久,便见到轩辕破快步迎出来,曲小苍和手下几人见到轩辕破,立时都迎上去拱手道:“拜见大师兄!”

  轩辕破见到曲小苍等人,却也很是欢喜,微微颔首,扫见边上一人,诧异道:“小师弟?”那人却正是破军校尉严凌岘,拱手道:“大师兄!”

  神侯府的人突然来到会泽县城,还真是让轩辕破大感诧异,也不多言,抬手道:“小公爷正在等候,二师弟,小师弟,你们随我去见小国公,其他人暂且等候。”将众人带入县衙内,其他几人留在院内等候,只带了曲小苍和严凌岘去见齐宁。

  齐宁本来与轩辕破正在议事,突然得报曲小苍求见,也确实大感诧异,等到几人到了厅内,齐宁已经起身笑道:“二师兄,你们怎地来了?”

  曲小苍和严凌岘上前拜见过,四下里瞧了瞧,见到并无其他杂人,曲小苍这才轻声道:“国公,我们是奉了圣上的旨意,前来召回国公,速速返京议事!”

  “返京议事?”齐宁问道:“可是因为齐国人?”

  曲小苍摇头道:“具体何事,属下并不是十分清楚,只不过......!”犹豫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道:“属下面见圣上之时,发现圣上的气色很不好,似乎.....患病在身!”

  齐宁骤然色变,失声道:“患病?”担忧心起,立刻问道:“可是因为最近政事太多,皇上没有好好歇息,所以.....!”

  “属下不敢妄言。”曲小苍道:“皇上气色不好,看上去虚弱无力,而且.....说话也没什么气力,召见属下时,也没有多说,只让属下带人前来召回国公,说有机密要事相商,还让国公尽快赶回去。”

  轩辕破皱眉道:“二师弟,你也是略通歧黄之术,难道看不出皇上微恙是何原因?”

  “大师兄,我只能看出皇上可能患病,但究竟是何病症,实难看出来。”曲小苍叹道:“皇上急召国公回京,很可能与龙体有恙有关联。”

  齐宁微一沉吟,才道:“皇上派了迟凤典领兵前来,你可知晓?”

  “属下知道迟凤典带兵离京。”曲小苍道:“迟凤典离京次日,圣上便召见了我,派我们前来,而且再三叮嘱,定要确保国公安危,断不容有任何闪失,所以属下这才带了神侯府数名精锐前来。”又向轩辕破道:“大师兄,此番你也要一同回京。”

  “是皇上的旨意?”

  曲小苍摇摇头,却低声道:“皇上龙体有恙,为此宣召国公,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神侯已经去了,神侯府群龙无首,这种时候,大师兄定要立刻回京,稳住神侯府,以防京中有其他的变故。”

  齐宁和轩辕破脸色都凝重起来。

  曲小苍亲自前来,告知皇帝身体有恙,这消息本就非比寻常,虽然曲小苍不敢对皇帝的身体妄言,但此人作为神侯府二师兄,警觉性自然也是极强,他既然说这其中有些蹊跷,那必然有不同寻常的地方。

  齐宁心下寻思,在楚国朝堂,对小皇帝形成威胁的无非两股势力,一股是淮南王,一股是司马氏,但这两股势力如今都已经被铲除,按理来说,京城的局势应该很稳定,不应该出现什么岔子。

  陡然心下一凛,暗想难不成是后宫出现了什么问题?

  他并没有忘记,如今大楚帝国的皇后可是齐国人,天香公主当初嫁到楚国,其目的就是为了加强齐楚两国的同盟关系,楚军北伐如此军国大事,皇后自然不可能没有丝毫消息,一旦知晓皇帝违背了盟约,甚至已经攻破了齐国的国都,曾为齐国公主的大楚皇后又是怎样一番心思?

  小皇帝先一步派出迟凤典押解申屠罗回京,按理来说可以让迟凤典直接传旨将自己召回京城,但迟凤典却并无接到这样的旨意,小皇帝另派神侯府的人前来传旨,这自然是不同寻常。

  而且小皇帝更是嘱咐一定要保护齐宁的周全,难道在小皇帝看来,齐宁回京之时,还要遭遇不测?

  无论是什么原因,皇帝急召自己回京,必有大事,齐宁微一沉吟,终是道:“二师兄,今夜还有一桩事情要做,明日一早,咱们立刻动身。”

  齐宁最后一桩事情,当然是要见申屠罗。

  齐宁见到申屠罗的时候,申屠罗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正在屋内等候,除了申屠罗,东齐太子段韶也在场。

  段韶坐在椅子上,似乎是想保持着身为齐国太子的尊严,齐宁进屋时,这位太子并没有起身,只是用一双带着怨愤眼神的眼睛盯着齐宁,只等齐宁在对面的椅子坐下,才冷笑道:“想不到我们会是在这样的场合见面。”

  “殿下一向可好?”齐宁微微一笑:“我知道殿下心里可能有些不快,但事到如今,以前发生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会发生什么。”

  申屠罗也在椅子上坐下,凝视齐宁道:“我只想问你,从现在起你和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是否能够保证如约履行?”

  “如果做不到的事情。我今晚不会说出口!”

  “我希望你不会食言。”申屠罗缓缓道:“你应该知道,我第一个条件, 便是要保证殿下万无一失。”

  齐宁道:“我大楚的皇后乃是贵国的公主,只要殿下和大都督诚信归附我大齐,我可以用锦衣齐家的名义保证,殿下在楚国不但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而且皇上一定会大加封赏,至少可以保证殿下后半生无忧。”

  段韶嘴唇微动,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此外,楚军如今已经占据了齐国的土地城池。”申屠罗道:“殿下不希望楚军在齐国的土地上为非作歹,齐国土地上的百姓毕竟曾经都是殿下的子民,殿下绝不会坐视从前自己的子民经受苦难。”

  齐宁点头道:“殿下归附大楚,那么齐国的子民就是大楚的子民,我大楚自然不可能残害自己的百姓,这一点殿下和大都督都可以放心。”

  申屠罗看向段韶,段韶沉吟片刻,终是长叹一声,申屠罗这才从怀中取出一封信笺,挥手掷给齐宁,齐宁探手接过,申屠罗已经道:“信函已经写好,令狐相看到此封信函,就知道是我亲笔所书,里面的内容,你大可以检查一下,不过接到这份信函之后,令狐相如何处理濮阳的兵马,那就不是我能左右的。”

  齐宁并没有细看,将信函收进怀中,道:“皇上已经派人来迎接两位进京,如果大都督和殿下没有异议的话,明日一早,我们一同启程返京!”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