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二七章 破梅花

第一三二七章 破梅花

  严凌岘脸色一直难看至极,这时候曲小苍扭头过去看向他,严凌岘更是背脊生寒,眼眸中显出怨毒之色,却又带着惊慌:“他.....他胡说八道!”

  齐宁自然不去理会,灰袍人却已经问道:“你说江随云被安插到京城,投奔在淮南王的门下,是否想说,淮南王就是你口中的隐主?”

  “淮南王?”齐宁不答反问:“我说淮南王是隐主,你相信吗?”轻叹道:“谁是隐主,你比谁都清楚,应该我问你才是。淮南王是隐主,那隐主岂不是早就死了,阁下又如何能在楚国兴风作浪!”

  灰袍人也是叹道:“你似乎怀疑我是陌影,可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陌影?”

  齐宁很干脆道:“没有证据。其实很惭愧,我虽然知道严凌岘被人控制,但一直猜不透是谁,更不知道东齐人已经渗透进入京城。其实我知道你的存在,还是从飞蝉密忍口中晓得,如果不是他们承认此前的主人是东海大弟子,我还是很难想到白云岛主座下的弟子竟然一直在楚国图谋不轨。”

  灰袍人却是抬起手臂,手中赫然亮出了一块金牌。

  那块金牌齐宁并不陌生,当初西川发生变故,皇帝派遣齐宁前往处理之时,就曾将同样的金牌交给了齐宁。

  齐宁知道这面金牌在手,就等同于是皇帝亲临,西川事情处理过后,回京便将金牌交还给了小皇帝,可是那面金牌今日却出现在了灰袍人的手中。

  “你自然是认得这面金牌的。”灰袍人平静道:“无论你编出怎样的故事,都抵不过这面金牌。见到金牌,如同见到圣上,你还不跪下?”

  曲小苍等人见到金牌,却都已经跪倒在地。

  齐宁只是看了那金牌一眼,轻叹道:“想不到事情竟然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金牌竟然也落到你们的手中。”

  “圣上给了你机会。”灰袍人道:“你本可以选择自尽,如此一来可以保住锦衣齐家的声誉,只是你太年轻,非但抗旨不遵,反倒残杀众多羽林卫......!”微微一顿,才道:“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还要继续抗旨?”

  “本无圣旨,何来抗旨?”

  灰袍人摇了摇头,向曲小苍等人道:“曲校尉,此人冥顽不灵,实在是罪无可赦,皇上有旨,令你们诛杀叛贼,你们也不用再犹豫了。”

  曲小苍看着齐宁,缓缓抬臂,神色变得愈发冷峻起来,沉声道:“布阵!”

  他一声令下,身后几名神侯府吏员先是怔了一下,但很快便飞奔上前,眨眼间包括曲小苍在内六人便将齐宁围在了当中。

  齐宁轻叹道:“神侯乃是我的岳父老泰山,你们都是战樱的师兄弟,我并不想与你们刀锋相见,只是你们既然要执意与我为敌,那也莫怪我手下无情。”

  严凌岘等人闻言,眼眸显出一丝惊恐。

  齐宁方才轻而易举杀死几十名羽林卫,众人都是亲眼目睹,心中的震骇自不必言。

  他们心里很清楚,就算神侯府这几号人结阵面对三百羽林,那也决无幸免之理,是以都知道武道修为与齐宁的距离实在是天差地别。

  此时灰袍人拿出金牌,下令要诛杀齐宁,那就等同于皇帝下了旨意,神侯府众人明知道绝非齐宁敌手,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

  齐宁声音虽然十分淡定,但众人都听出那淡定语气之下已经满是杀意。

  六名神侯府分布在齐宁四周,如同梅花六瓣,而这正是神侯府的梅花阵,乃是西门无痕参考了古籍阵法,加以改良亲自所创。

  曲小苍目光如刀,六刀齐指齐宁,听得曲小苍低喝一声:“前!”

  六道身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向前窜出,六刀的出击方式各不相同,有临空劈下,有直戳齐宁身体,有横削齐宁腰部,有斜劈双腿,更有自下向上反撩,亦有一人竟是攻向了齐宁的足下。

  六刀几乎是在瞬间将齐宁从头到尾笼罩下来。

  齐宁自知神侯府的吏员并不是容易对付,而且阵法一结,威力便数倍提升。

  这六刀看似几乎是同时击过来,但在齐宁这等修为的高手眼中,依然是有先有后。

  曲小苍在这中间武功最为了得,出击的速度自然是最快,他大刀自下向上撩起,招数也是最为凶险。

  电光火石之间,齐宁身体微向后退,曲小苍这一刀便即撩了个空,齐宁退后之时,左侧一刀正是临空劈下来,也堪堪躲过这一刀,翻身一个旋转,后面一刀直戳他后背,这身体一转,刀锋直逼他胸口,他探手出去,后发先至,身体侧滑,那一刀贴着他胸口过去,他顺势已经抓住那人的手腕,猛力一扯,将那人扯到身边,便听那人惨叫一声,却是左腿已经被同伴狠狠砍中,左腿齐膝竟是被砍了下来,鲜血喷涌而出。

  一切都只是在瞬间便即发生。

  齐宁今时今日之修为,便是西门无痕在世,齐宁也足以与他一战,自不必说神侯府这干吏员,这些人的出招看似迅速凌厉,但在齐宁眼中瞬间就能看出高低深浅,只是看出深浅到也罢了,齐宁却是能够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即做出判断,选择最有利自己的处理手段,也幸好这六人的修为不一,若当真是速度没有差距,齐宁也绝无可能在瞬间应对六个方向的攻势,也正因为第一时间看出了神侯府众人的破绽,他才能够在转眼之间破解。

  那人左腿被砍断,其他几人都是骇然变色,但生死之间,谁也不敢稍有疏忽,曲小苍又是连续两刀攻出,凶狠犀利。

  曲小苍心里自然很清楚,刚一上阵,齐宁被废了一人,这梅花阵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已经被对方所破,他心中骇然,但更加明白梅花阵被破的瞬间,其他人心中必然惊慌,面对齐宁这样的顶尖高手,阵脚只要有丝毫的凌乱,就能被对方抓住破绽,是以他迅速猛攻,便是要将齐宁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从而争取哪怕一点点时间让自己的同伴稳住心神。

  曲小苍武功算不得厉害,可胜在稳实。

  许多稀松平常的招式,放在其他人手中实在不值一提,可是曲小苍练功,从不讲究博学,在于一个“精”字,这与轩辕破大不相同。

  西门无痕武功广博,各门各派的武学他都有涉猎,当真算得上是博览群功,轩辕破事西门无痕首徒,更是亲传弟子,自然也是受了西门无痕的影响,对各家门派的功夫都有所了解,所学也是极杂。

  毕竟轩辕破打一开始就被西门无痕当作继承人来培养,日后是要继承神侯之位,作为神侯府神侯,自然也是要对江湖各大门派的武功有所了解。

  曲小苍的武功除了西门无痕偶尔指点,更多的是跟随轩辕破所学,他性情沉稳,做事干练,在武道之上亦是如此,跟随轩辕破领悟了武学精髓之后,在神侯府的典籍库之中,也是精挑适合自己的武学去钻研,多年下来,他所练的武功都是基础牢固,此刻全力向齐宁攻出几刀,看上去也算不得多高明的功夫,但却也是逼的齐宁无暇多顾。

  齐宁左晃右闪,躲过曲小苍数刀,足下一滑,到得曲小苍左侧,探手往曲小苍抓过去,曲小苍心知不妙,足下一点,向后退开,齐宁如影随形,鬼魅般直追过来,所谓擒贼擒王,神侯府众人以曲小苍为主,只要解决了曲小苍,其他人便可不战而胜。

  严凌岘等人还真如曲小苍所料,见得一名同伴大腿被砍断,都是心下惊慌,好在曲小苍挺身而出,逼住了齐宁,这几人毕竟也都是经过神侯府训练出来的高手,瞬间平复心神,瞧见齐宁追向曲小苍,都是齐声呼喝,几把刀又都向齐宁招呼了过去。

  只是梅花阵被破,齐宁又对曲小苍步步紧逼,神侯府众人再也无法组成新的阵法,顿时只能是各自为战,对齐宁来说,梅花阵完好无缺尚奈何他不得,更何况梅花阵已破,他既然下定心思先解决曲小苍,就跟不去理会其他人,那几刀砍过来,齐宁身形飘忽,在刀光之中掠过,整个人依然是与曲小苍近在咫尺。

  曲小苍连连出刀,但齐宁身法飘忽,曲小苍武功再扎实,面对齐宁这样的武道异数,实在是没有办法与之相抗,每一刀砍出去,似乎齐宁避无可避,但齐宁却偏偏用不可思议的身法躲开,曲小苍背后冒冷汗,这时候瞥见齐宁掠到自己左侧,他高喝一声,一个甩手,大刀向左侧直挥过去,但齐宁的速度远超他所想象,刀光还没有靠近齐宁,曲小苍便感觉一股雄浑力道喷涌而来,左键一阵巨疼,齐宁已经是一拳打在他的肩头,那股雄浑之力宛若波涛巨浪,将曲小苍拍飞出去。

  曲小苍身体直飞而出,齐宁却并无就此停手,足下一点,整个人随着曲小苍的飞出而飘过去,曲小苍重重落在地上,齐宁已经飞扑过来,也便在此时,齐宁感觉身后劲风忽起,便知道来者不善,这股突如其来的劲风霸道凌厉,绝非严凌岘等神侯府吏员所能拥有,只听到那灰袍人身影从后响起:“接我盘龙手!”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