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二八章 对手

第一三二八章 对手

  赤丹媚和白羽鹤的手段,齐宁都是见过。

  赤丹媚虽然是红颜娇女,但出手却是狠辣无匹,大光明寺高僧在赤丹媚手里也是讨不了半点便宜,而白羽鹤剑法惊人,当今之世能在剑术上胜过白羽鹤的剑客屈指可数。

  齐宁断定这灰袍人就是陌影,作为白云岛主座下首徒,齐宁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亦知道此人的武功绝非曲小苍之流可以相提并论。

  灰袍人在半空,右手已经从后向齐宁头顶抓将下来,这一抓自腕至指,伸的笔直,劲道凌厉至极。

  齐宁在教主的指点之下,懂得了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仅此一手,当今天下能与齐宁相匹敌的人可说是屈指可数。

  但齐宁却也明白,撇去那匪夷所思的手段,若是正面相搏,自己在灰袍身上未必能占到大便宜。

  大宗师的实力,那可不是吹嘘出来,江湖上任何人若是能得到大宗师随手点拨一下,便能够受益终身,更不必说长年累月受到大宗师的传授教导,陌影一出手,便显出霸道实力。

  齐宁面对陌影,自然不敢有丝毫的疏忽,身形一侧,让了开去,

  陌影一抓不中,次抓随至,这一抓更是迅捷刚猛。

  齐宁方才与曲小苍等人过招,陌影看在眼中,但陌影手腕如何,齐宁却从未见过,是以齐宁心知陌影对自己的实力已经知晓,但自己对他却是一无所知。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对方知自己,自己自然不能一上手便与对方力搏,他打定主意,先要瞧瞧对方的身手,略作熟悉再做反击,好在他有逍遥行的步伐,闪躲轻盈,斜身再次闪过了陌影的刚猛一抓。

  陌影一出手,便是攻势连连,第三抓、第四抓、第五抓连续而至,显是不想给齐宁丝毫喘息之机。

  齐宁身法轻盈,陌影的身法也是飘忽异常,此时就如同化成了一条灰龙,身影飞空,龙爪急舞,齐宁虽然仗着逍遥行左闪右避,但陌影此等高手委实不是寻常的武林高手所能相提并论,自始至终爪影翻飞,而且出手又狠又急,普通高手面对逍遥行自然是难以捉摸齐宁的身法,但陌影每一次出手,却并非是朝齐宁身影抓过去,而是预判在先。

  这逍遥行步伐,本就是暗合了乾坤变换,陌影显然是乾坤变换的套路异常熟悉,等到第六爪抓出,只听到“嗞啦”一声,竟是判断准确,抓在了齐宁的肩头,这一抓异常凶狠,齐宁虽然拼力脱身,但肩头的衣襟已经被陌影抓了一截子下去,露出了肌肤,长长的血痕在肩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而下。

  齐宁只感觉肩头巨疼钻心,心下也是骇然。

  他晓得陌影厉害,但对方的实力比之自己预判的还要强大。

  陌影一招得手,纵身再起,又向齐宁扑将过来,气势非凡,依然是双手成爪。

  齐宁毫无喘息之机,也根本没有空暇去处理肩头的伤势,眼瞧见陌影身形如同灰龙般再次袭来,低喝一声,纵身后退,躲了陌影这一抓,陌影的盘龙手源源不绝,齐宁连续后退,两人一个向前越扑越猛,一个连续后跃。

  陌影能够看穿逍遥行的破绽,倒是齐宁先前着实想不到,他自从习得逍遥行以来,面对诸多高手,从来是无往不利,今次是第一遭遇上完全可以看穿逍遥行的对手,知道继续走出逍遥行步伐与陌影周

  旋根本无济于事,眼下倒是先要拉开与陌影的距离,好在齐宁内功深厚,借助内功,足可以让身形飘忽不定,对方出手虽快,齐宁的反应也并不在对方之下。

  眼见得陌影又是一爪抓过来,齐宁这一次却再无闪躲,低喝一声,挥臂迎过来,陌影目光如刀,手爪抓向齐宁手臂,他出手迅捷,指尖碰上齐宁手臂,却不料齐宁手肘一翻,一个转身,瞬间闪到陌影身侧,另一只手成掌,照着陌影手肘拍了过去,这招式变幻异常精妙,却正是醉梦九式中的地水破军。

  当初向百影被白虎和陆商鹤联手陷害,重伤之后被齐宁带到黑岩洞休养,在丧洞之内,向百影传授了齐宁醉梦九式中的前五式,齐宁当时并不知道向百影所传授的就是丐帮镇帮武学醉梦九式,后来知道真相,也是心下惊讶。

  这醉梦九式是丐帮的镇帮绝学,只有丐帮历代帮主能够修炼,齐宁并非丐帮帮主,是以向百影并没有将后面的四式传授。

  齐宁此时与陌影这等高手过招,只能以醉梦九式相搏。

  醉梦九式,每一式固定的招式只有七招,但招式之间的变幻却是无穷无尽,齐宁平日里偶尔连起来,早先还觉得简单,但是越是钻入进去,便越发觉得其中奥妙无穷。

  此时以第二式地水破军中的一招打过去,招式精妙,陌影显然也是一愕,显然是想不到齐宁打出如此精妙的一招。

  他出自白云岛,江湖上普通的武功在他的眼中自然是不值一晒,但醉梦九式乃是丐帮镇帮绝学,即使是东海弟子,初见此招,也是惊愕,但他反应迅速,齐宁一掌打过来,他另一只手却也是从臂下穿出,以爪迎掌,那指尖碰上齐宁的掌面,两人即使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翻转手腕,齐宁手腕一翻,已经扣住陌影手腕,陌影也在同时扣住了齐宁的手腕。

  若非醉梦九式,齐宁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扣住陌影的手腕,而陌影也不会无奈反扣齐宁手腕。

  两人都知道对方一旦自己的手腕被对方扣住,生死几乎掌握在对方手中,陌影自然不想与齐宁对此绝命的招式,但变化招式在电光火石之间之间,齐宁既然变招要扣他手腕,他收手不及,只能反扣对方,互相挟制。

  先前一名神侯府吏员被砍断一条腿,此时早已经被同伴抬到边上,自有人迅速为短腿敷上伤药,曲小苍则是瞧着齐宁与陌影对照,并不再卷入其中。

  陌影和齐宁二人对决之时,飘忽如同鬼影,那些神侯府吏员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招式,唯有曲小苍能够看出大概,见到两人武道修为如此了得,心下暗暗吃惊。

  这时候看到两人互扣手脉,僵持不动,更是吃惊,知道双方已经是各自掌握了对方的性命。

  齐宁和陌影僵持不动,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冰冷的杀意。

  夜色幽深,天地间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陌影才轻笑道:“果然了得!”

  “你也不差!”齐宁冷笑道。

  陌影叹道:“锦衣齐家危在旦夕,你若是与我同归于尽,锦衣齐家便再无翻身的可能,我听闻你大婚不久,莫非你想眼看着锦衣齐家鸡犬不留?”

  “锦衣齐家比起东齐国,实在算不得什么。”齐宁知道陌影是在心理战,不为所动,唇边泛起冷笑:“东齐国灭,阁下既然与隐主勾结在一起,自然不可能

  没有任何条件,也许你还指望着隐主帮你们东齐复国,你若是死了,隐主当然不可能再履行承诺,却不知你我同归于尽之后,谁的损失更大。”

  陌影轻叹道:“那你的意思,我们该当如何?”

  “我问你答。”齐宁道:“既然你的损失比我大,那么咱们的性命价值就不一样,你的价值比我高,我自然可以多提条件!”

  “你想问什么?”

  “我不用问你是不是陌影,普天之下,除了大宗师的弟子,恐怕还没有人能让我如此吃力。”齐宁似笑非笑,但双眸冰冷:“皇上现在如何?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陌影发出怪笑:“你实在太小瞧我了,我可以保证,今晚你在我口中得不到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

  “那你我就只能同归于尽了。”齐宁叹道。

  “能和锦衣齐家的人同归于尽,倒也有趣。”陌影嘿嘿一笑。

  齐宁叹道:“我差点忘记了,咱们只怕同归于尽不了......!”

  “哦?”陌影道:“你后悔了?”

  “不是后悔,而是我记起来,我现在想死也死不了。”齐宁目光如刀:“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将你的首级送去白云岛,交给你师傅瞧一瞧!”说话之间,陌影脸色骤变,却是发现自己的内力竟然无声无息中开始向外倾泻。

  **神功!

  齐宁当然不会忘记吸人内力的**神功,如今他在**神功上的修为已经是炉火纯青,只要催动体内真气,便可以将对方内力吸入进来,而两人互扣手脉,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齐宁说话之间,却已经全力催动体内真气。

  陌影并非一般的江湖高手,修为深厚,齐宁自知一旦内力不足,无法瞬间吸收对方的内力,自己很可能反受其害,是以说话之间,丹田暗暗运气,猛然间全力催动内力到手腕之上,瞬间将对方的内力吸收过来。

  陌影的手如同黏在齐宁手腕上,自然是移动不开,他内力雄浑,可越是如此,被吸收过去的速度也就越快,如同大海决堤,内力倾泻而出。

  齐宁虽然已有杀心,但却并不想将陌影吸成干尸,只要让他瘫软无力,便可以立刻制住,从其口中逼问京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内力源源吸入进来,顺着经脉充入丹田之中,陡然间,齐宁猛地感觉丹田之内一阵刺疼,那刺疼就如同一根粗大的钢针狠狠扎在丹田之上,他眉头一紧,本以为这刺疼能瞬间消失,可是随着内力持续不断吸入进来,刺疼感竟是越来越严重,那疼痛几乎是**难以承受。

  齐宁知道事情不妙,丹田不但有刺疼感,而且胸腔似乎正在膨胀,五脏六腑宛若要撕裂一般,他知道若是继续吸取对方内力,可能还没有将对方内力吸完,自己就先没了性命,万般无奈,立时收功,陌影双眸一冷,趁着齐宁收功的一瞬间,猛地一掌拍出,正打在齐宁的胸口,齐宁整个人顿时便直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丹田之内巨疼钻心,不但有针刺膨胀之感,甚至如同有烈火在灼烧。

  陌影瞧着躺倒在地上的齐宁,背负双手,缓步走上前几步,笑道:“我们确实不能同归于尽,只可惜死的是你。”扫了一眼之前被齐宁所杀的满地尸首,叹道:“你是否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这些被你以为白白送死的羽林卫,他们到底为何而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