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二九章 马蹄声声如风

第一三二九章 马蹄声声如风

  齐宁以六合神功吸取陌影的内力,却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境况,没能以六合神功制住对方,反倒是被对方趁机打了一掌。

  陌影下手很是毒辣,这一掌将齐宁打飞在地,齐宁便觉得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般极其难受,丹田之处亦是如同烈火灼烧一般。

  他第一反应便是对方的内力有问题,也许趁着自己吸取他内力之际,在内力之中做了手脚,但听陌影忽然提及被杀的几十名羽林卫,更声称这些羽林卫并没有白死,立时便知道其中大有蹊跷。

  胸腔血液翻滚,喉头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你是天脉者,而且习得了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放眼当今天下,除了大宗师,恐怕已经无人奈你何。”陌影叹道:“即使是我,若是你我全力以赴,我也并非你的敌手。”

  曲小苍在不远处不动声色,听到“操控天地之气”一句,眼角微调,眸中显出骇然之色。

  齐宁此时想要提起调息,不运功倒也罢了,可是稍微调运内力,那刺疼感便愈发的严重。

  “只可惜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你似乎并不知道。”陌影面具下的眼睛凝视着齐宁:“你可知道,每一次操控天地之气后,全身经脉都会耗损,至少十二个时辰之内方能恢复过来。”

  齐宁心下一凛,陌影此言一出,他顿时明白了几分。

  陌影轻笑道:“就像是一座桥,你以肉身催动天地之气,就是在这座桥上走过了沉重的车辆,车辆一过,桥梁已经受损严重,随时都要坍塌,无法再经受任何车辆经过,需要时间修复桥梁......!”扫视了地上成堆的残肢断骸,叹道:“先前你催动天地之气,杀死了这些皇家精兵,你自己却不知道,他们虽然死了,你其实也已经受了重创,根本无法再以内力与人相搏,你使出的内力越强,身体所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现在可明白了?”

  齐宁瞳孔收缩。

  当初教主传授他操控天地之气法门之时,就曾告诫他莫要一直修炼,齐宁其实也知道这门功夫使将出来,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后患,毕竟连几大宗师因此而深受其害,是以齐宁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会使出这招。

  今日被数百羽林兵围攻,生死存亡之间,使出这招也是无奈之举。

  可是他却不知,这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如果陌影所说不虚,那么这几百羽林就等若是被当成了损耗自己肉身的工具,对方就是要利用这些羽林卫逼迫自己使出天地之气。

  这一刻他终于彻底明白了对方设下的圈套。

  此番这些人本就没有想过几百羽林能够击杀自己,最后的杀招,本就是陌影。

  以几十名羽林兵的性命,逼迫自己使出天地之气,神侯府众人进一步消耗自己的肉身,等到最后自己与陌影全力相搏之时,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

  陌影对自己实在是太过了解,不但知道自己已经学会了操控天地之气的手段,甚至连其中危害也一清二楚,反倒是自己却并没有想到每一次使出这招之后,

  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在此之前,这一招他只使出三次,一次是在大雪山面对神庙一众喇嘛,第二次便是与地藏对决,最后一次乃是在野鬼岭遭遇地藏手下部众追杀。

  这三次出招之后,都是很长时间没有再动用到内力,也正因如此,自始至终自己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破绽,而教主也从未对自己明言。

  “方才你中了我的蚀骨掌,两个时辰之内若是不能复原,必死无疑。”陌影轻笑道:“可是你若以内力去修复,丹田和经脉就会爆裂,比蚀骨掌死在还要凄惨,这样的选择,恐怕让你很为难了。”

  齐宁只觉得气血混乱,身体难受至极,他亦知道到了这个地步,陌影也没有和自己虚张声势的必要。

  “皇上.....到底怎样?”齐宁冷声道,可是一张嘴,胸腔难受至极,似乎总有东西要喷涌而出。

  陌影叹道:“你死到临头,又何必多管这些事情?”背负双手,居高临下看着齐宁,道:“很多人都能见证,你通敌叛国,羽林卫抓捕之时,你大开杀戒,竟然将皇上派来的皇家近卫杀死无数,能对羽林卫出手的,不是叛贼又是什么?”摇了摇头:“给了你自尽的机会,你却没有珍惜,如今不但自己要死在这里,还要连累锦衣齐家鸡犬不留,只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见到锦衣齐家被抄家灭族的场面,实在是可惜。”

  齐宁虽然经过无数次凶险境地,却从无没有如今这般的无力感。

  他想拼力一搏,可是正如陌影所言,只要稍微运起内力,丹田之内剧痛钻心,那股疼痛蔓延全身,根本无法体力与对方相搏。

  对方既然精心设计,自然是做好了各种部署,而自己今夜被袭,可说是猝不及备,完全落于下风,对方既然是要致自己于死地,当然不会给自己留有任何机会。

  陌影瞥了不远处曲小苍一眼,笑道:“曲校尉,你可听说过蚀骨掌?”

  曲小苍微皱眉头,却还是道:“蚀骨掌是溧阳赵家的独门绝技,被击中者肌肤会渐渐萎缩,裹住骨骼,死时形若枯槁,不过此门功夫太过阴毒,许多年前就已经被禁绝,这等下三流的功夫,在江湖上已经二十多年不曾见过。”

  他说到“下三流”三字之时,语气微重,似乎对陌影使出这样阴毒的功夫颇有些不满。

  “曲校尉果然是见识渊博。”陌影叹道:“我知道齐宁和你们神侯府渊源很深,他是神侯府的女婿,此人如今抗旨不遵,滥杀兵卒,日后若是有人以他为借口,将叛逆之罪牵连到神侯府,只怕也不好解释。”

  曲小苍道:“神侯府效忠皇上,此番我们奉旨围捕叛逆,又有谁人敢构陷污蔑?”

  “曲校尉误会我的意思了。”陌影道:“圣上已经属意你接替西门神侯的位置,担负起神侯府的重责,此番回京,这道旨意也就下了。你若是能够亲手取了齐宁的性命,甚至将他的首级带回京城,不但立下了大功,而且事实为证,再也无人敢以锦衣候府与神侯府的渊源来污蔑你曲校尉,你说是不是?”

  曲小苍脸色微沉,陌影又道:“圣上的旨意,本就是要你们带回他的首级。话说回来,他伤势很快发作,与其看着他被蚀骨掌折磨致死,还不如一刀要了他性命,如此也可让他少受折磨,曲校尉,咱们就发发慈悲,给他一个痛快如何?”

  严凌岘站在曲小苍身后,看着受伤的齐宁,眸中显出阴毒之色,上前一步,握刀在手,低声道:“二师兄,让我来解决了他。”

  曲小苍扭过头,双目冰冷,严凌岘看到曲小苍冷漠的表情,却是打了个冷颤。

  曲小苍在神侯府众师兄弟中,性情最是随和,无论对谁都是带着一副笑脸,很少发脾气,所以和上上下下的关系都处理的极好,但严凌岘却是知道,这位二师兄真要冷下脸来,往往都是大事不妙,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

  陌影道:“曲校尉莫非不愿意亲自动手?”

  曲小苍瞥了陌影一眼,道:“他已经无力反抗,你抬手之间便可以取他性命,为何要将这份功劳让给我?”

  “我本就是圣上手下的影子。”陌影道:“即使立了不世之功,也只能躲在幕后,不会加官进爵,所以是谁杀他,对我并无什么影响。”

  曲小苍颔首道:“既然如此,我是却之不恭了。”手腕一翻,大刀抬起,双眸已经盯住齐宁。

  齐宁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已经是山穷水尽,万没有想到最终会死在曲小苍的手里。

  便在此时,却听得吗,马蹄声响,那马蹄声十分迅疾,陌影等人循声瞧过去,夜幕之中,已经瞧见从一顶帐篷后面,一匹快马飞驰而出,风驰电掣般,向这边疾驰而来。

  陌影双眸一寒,沉声道:“先宰了齐宁!”身形却如同蝙蝠一般,飘然而起,迎着那飞驰而来的骏马扑过去。

  马背上那人却是一身黑色的袍子,从头到脚几乎都笼罩在袍子之中,只露出两只眼睛,瞧见陌影扑过来,一手抓着马缰绳,另一只手臂挥出,顿时银光如麻,十数支细小的银针直往陌影打了过来。

  陌影身子顿时一搓,身在半空中,双掌齐齐拍出,那袭来的银针被掌风一击,四散飘开,那骏马却已经趁此机会,滑掠而过,直冲到齐宁边上。

  曲小苍已经挥刀冲上,那黑袍人又是手臂一挥,曲小苍低叫一声,立时侧闪,那黑袍人人在马背上,但上半身却已经侧倒,探手出去,抓住齐宁手臂,用力一扯,竟已经将齐宁扯到马背之上。

  曲小苍厉声喝道:“莫让他们跑了!”再次要冲上,严凌岘等人也都叫喝着挥刀冲上,但那人马术十分精湛,从探手出去一直到拉齐宁到马背上,几乎是眨眼间的事情,那骏马的速度都不曾放慢,等严凌岘等人扑上,骏马已经拉出老长一段距离,曲小苍瞧见那匹马瞬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气急败坏骂道:“一群饭桶!”扭头去看陌影,只见陌影正盯着骏马消失的方向,许久之后,才扭头看向自己,一双眼眸冰冷彻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