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三零章 死里逃生

第一三三零章 死里逃生

  齐宁被黑袍带上马,骏马如飞,眨眼间便即驰出数里地。

  他气血本就翻滚不止,难受至极,此刻在马背之上飞速颠簸,一时间更是头晕眼花,脑中混沌一片,但却也知道,若不是仗着这匹马飞快,也脱不了陌影等人之手。

  黑袍显然是要提防陌影追上来,纵马飞驰,这时候也无法顾及齐宁是否太过难受。

  齐宁也不知道黑袍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只要微张口,便总有一种想要呕吐之感,骏马颠簸,那种呕吐感就愈加的强烈,倒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一口吐在黑袍身上,只能是紧闭嘴巴,可是气血不畅,眼前一开始只是模糊不清,没过多久,竟是眼前一片漆黑,头重脚轻,身体一侧,差点从马上摔落下去,幸好那黑袍一手执着马缰绳,另一手始终拽着齐宁的手臂,感觉到齐宁要摔落下马,立刻用力稳住。

  齐宁却是再也撑不下去,身体微前一栽,已经靠在了黑袍的背上,此后便失去了知觉。

  齐宁这一番昏迷,实不知过了多久,有时身体微有知觉,身子也如在云端飘飘,眼睛却始终睁不开,神智迷迷糊糊,每次略有知觉片刻,又晕了过去。

  如此时晕时醒,迷糊之中感觉有人往他口中灌水,有时候又似乎有人在自己身边烧炙,手足固然无法动弹,那眼皮子也是抬不起来。

  这一日神志略微清醒一丝,却隐隐听到身边传来抽泣之声,竟似乎是有人在自己身边哭泣,又依稀听到声音说:“你要是.....死了,又.....让我.....怎么活下去.....!”他还没有听得太过真切,一股沉沉的倦意涌上来,再次失去了知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一股真气似乎从自己的手脉之中注入,那真气进入自己体内,经脉却是生出一股酸麻之感,他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想张口呼喊,却叫不出声音来,真如身受酷刑一般,心中一丝清明,暗想难道自己难道是落在了仇家之手,对方正想尽办法折磨自己?

  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后些时日却是发现对方每一次往自己身体注入内力后,痛楚比先前要减轻许多,到后来已经不再有痛苦之感,那真气入体,浑身却是有一种通泰之感,隐隐明白对方恐怕不是在折磨自己,而是一直在以内力为自己疗伤。

  这一日他勉强将眼睛睁开一丝缝隙,却也看不清楚什么,眼前雾蒙蒙一片,他拼力动弹几下,手脚伸展十分困难,听到“哒”一声响,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很快隐隐瞧见一团黑影靠近过来,迷迷糊糊听到欣喜声音道:“你醒了?”那人后面似乎又说了什么,齐宁脑中却是模糊一片,也听不明白,再次晕厥过去。

  接下来几日,每日都有人为自己喂食,动作也是十分小心。

  这一日对方又为自己输了真气,隔了好一阵子,齐宁才微微醒转过来,这一次却是睁开了眼睛,身体虽然绵软无力,但好歹已经能够动弹,睁眼看时,只见到上方一片昏黑,眼角边却是有火光,用力扭头看过去,才发现距离自己不远处,竟然用石砖砌了一处极为简单的火灶,此时那里面正在烧着木柴,上面悬挂着一只瓦罐,四周一片死寂,也瞧不见其他人影。

  他撑着手臂,想要坐起身,可是只微微坐起,胸腔一阵憋闷,实在忍受不住,一阵剧烈咳嗽起来,整个身体重新躺倒下去,随即就听到边上有脚步声响,一道身影已经靠近过来,带着喜悦道:“你没事吧?”还没看清楚那人,齐宁隐隐闻到一股幽香味道,睁着眼睛,见到一张艳丽娇媚的脸庞,那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齐宁先是一愣,那人已经握住齐宁一只手,柔声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是.....是你!”齐宁道:“你....你怎么在这里?”他却是认出来,眼前这张美艳娇媚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赤丹媚。

  当初他与赤丹媚在皇宫决裂,就此没有了往来,却想不到赤丹媚竟然此时出现在自己身边。

  “你先别说话。”赤丹媚道:“我喂你喝汤!”转过身去,拿了一只碗,随即从火灶上取下瓦罐,从里面倒了汤水到碗中,这才端碗过来,一只玉臂绕到齐宁脖子后面,小心翼翼扶着齐宁坐起身来,另一只手端着碗凑近到齐宁嘴边,柔声道:“这是百年老山参熬出来的汤,能够补充元气,来,有些烫.....!”却是凑过去吹了吹,这才将汤碗贴近到齐宁口边,齐宁浑身无力,也知道百年老参对补充元气大有裨益,当下在赤丹媚的服侍下,喝了半碗,这才摇了摇头,赤丹媚明白齐宁意思,晓得齐宁没有恢复,倒也不宜喝太多,放下了汤碗,取了一块锦帕,小心翼翼为齐宁擦拭嘴角。

  齐宁看她体贴异常,沉默了一下,才道:“东海要取我的性命,你为何还要救我?”

  “我.....!”赤丹媚一怔,想不到齐宁开口便这样问。

  “你走吧,莫要让我牵累了你。”齐宁缓缓往后躺下,闭上眼睛道:“你救了我一命,从今以后两不相欠。”

  赤丹媚苦笑道:“你还在怪我吗?”伸手过去要牵齐宁的手,刚刚碰上,齐宁却已经拿开。

  赤丹媚心中愁苦,眼圈一红,道:“我知道那一次是我不好,可是.....你现在的处境很凶险,我......!”

  “生死在天,你不用为我担心。”齐宁道:“你从陌影手里救了我,若是他知道真相,定会牵累你,咱们还是不要有太多的瓜葛为好,你.....快走吧!”

  说到这里,气血不畅,又是一阵剧烈咳嗽,赤丹媚急忙凑近,玉掌按在齐宁胸口为他顺气,道:“你伤势还没好,要好好休息,先.....先不要多说话。”齐宁咳嗽中,却是伸出手臂,将赤丹媚按在自己胸口的手掌推开,赤丹媚一咬牙,起身道:“你.....你不知好歹,既然不要我多管闲事,我不管就是,你.....你是生是死,与我又有何干系?”转身走出几步,回过头,见到齐宁闭着眼睛不动弹,心中气苦,一屁股坐在地上,低头抽泣起来。

  齐宁听她哭声,知道自己的态度让她心中难受,却也不多言,此时又一阵倦意上涌,迷迷糊糊中再次睡了过去。

  等再一次醒来,四周却是有亮光,他感觉神智已经清醒不少,而且体力似乎也略有恢复,撑着坐起身来,四周看了看,并不见赤丹媚身影,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颇有些昏暗的破旧屋内,虽然房屋残破,但屋内显然是经过一番收拾,倒也十分干净,自己身下铺着厚厚的稻草,稻草之上甚至铺有床单,火灶里的火已经熄灭,一扇破旧的大门虚掩着,从屋顶缝隙和窗户透着光亮进来,甚至听到外面传来鸟雀之声。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这时候记得自己昏睡之前赤丹媚还在一边哭泣,此刻不见人影,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被自己气走。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发现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衫,自己身上也没有污渍,显然是在昏睡之中被人擦拭过,知道赤丹媚不单救了自己性命,这一阵子也日夜在照顾自己,心下苦笑,强撑着站起身来,依然有些发晕,但好歹还有些力气,缓步走动,到了窗户边上,向外瞧过去,只见到外面却是一片葱葱树林,这屋子却是置于树林之中,屋外不远处却是有一处小池塘,只见到一个身影正蹲在池塘边,似乎正在洗涤衣物,那人也是一身粗布衣衫,秀发团在顶上,用一根簪子束着,背影曼妙,一看便是赤丹媚。

  齐宁一愣,想不到赤丹媚这般绝顶高手,此刻竟然如同农妇般在池塘边洗衣服,呆呆看了良久,直等到赤丹媚起身来,这才回过神。

  赤丹媚起身来,一手叉在腰间,另一只手将腮边的青丝撂到耳根后面,那般动作,还真如同普通妇人一般,哪有当初东海弟子飞檐走壁的威风,可这般动作,却更显柔美动人,竟是让齐宁心下一动,赫然见到赤丹媚突然转过身来,目光正往这窗口瞧过来,齐宁就似乎是在偷窥被人发现,心下一慌,急忙后退,脚下一软,一屁股摔倒在地,他伤势还没有复原,这一屁股摔得不轻,头晕眼花,心中苦笑,暗想自己怎地像做贼心虚一样,只是脑袋晕沉,一时不敢动,等着缓一缓,很快就听到大门“嘎吱”一声被推开,瞧见赤丹媚柔美的身影进到屋里来,齐宁与她目光对视一眼,见她脸上没有丝毫笑容,也不知为何,竟是不敢与她对视,扭头过去,想到自己此刻狼狈模样尽收赤丹媚眼底,心下一阵尴尬,嘟囔道:“看....看什么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