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三四章 凤凰入海

第一三三四章 凤凰入海

  “苗无极是师傅的人?”赤丹媚秀眉一紧,面露诧异之色。

  齐宁冷笑道:“苗无极在鬼竹林一直都是在做实验。若只是以动物为实验对象也就罢了,可她却以人体为实验对象,而且还不是普通人,都是有内力修为的江湖好手,你觉得她为何要这样做?”

  赤丹媚只是紧蹙秀眉,并无说话。

  “最紧要的是,我中她圈套,被她所制之时,查到我的经脉,当时她便大喜过望,说我经脉接近天脉,那是求之不得。”齐宁目光深邃,表情冷峻:“为何她要找寻具有天脉之人?”

  “你是说.....!”赤丹媚冰雪聪明,立时明白过来:“苗无极是在帮师傅找寻治疗方法?”

  齐宁点头道:“正是。只是当时我根本想不到大宗师的身体会有问题,自然也就不可能想到岛主会利用苗无极来找寻治疗方法。那天晚上你师傅突然出现,不为其他,就是担心苗无极死在我们手里,他出面只是救走苗无极而已,否则岛主为何要带一个不相干的人前往白云岛?你是白云岛出身,在岛上可有闲杂之人?”

  赤丹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苦笑道:“原来.....原来苗无极是师傅的人。”想到莫澜沧的性情,如果不是苗无极对他确实有用,他又怎可能将苗无极带回白云岛,轻叹道:“原来师傅一直在找寻治疗的方法。”

  “不只是他,其他几位大宗师都是如此。”齐宁道:“这些人的武道修为虽然都是登峰造极,却也因此都深受其害,也各自都在想办法解除身上的痛苦,岛主如此,大雪山逐日法王也是如此,否则二人为何会私下里交易?”

  赤丹媚低头不语,沉吟良久。

  清风徐来,吹起赤丹媚腮边青丝,齐宁说了这一阵子话,倒也略感疲劳,但丹田之中再无异样,气血也畅通无阻,这才宽心。

  “苗无极被带回白云岛之后,似乎是被关在一处山洞内。”赤丹媚道:“杀亡二奴轮流看守,我回岛之后,也一直没有见过她。”

  齐宁道:“她可能一直在那里面研究如何治疗岛主的伤势而已。”微一沉吟,才道:“我问你一件事情,你也莫不开心。”

  赤丹媚叹道:“你是想问上次皇宫发生的事情?”

  齐宁道:“正是。那天晚上你们从另一伙人手中夺走了皇宫秘宝,你们是否知道对方的来头?”

  赤丹媚冷笑道:“他们自称是北堂幻夜的门人,想要欺瞒我们,我们又怎会被他们所骗。只是.....他们的来路,我们也确实不清楚。”

  “要知道他们的来路,其实也并不困难。”齐宁淡淡道:“你们所图的是同一件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物事,但你们两拨人都想得到,你们自然知道有何用途,由此你们亦可以推断出对方大概是哪路人手。”

  赤丹媚轻叹道:“我若说毫无头绪,你是否不相信?”

  齐宁凝视着赤丹媚眼睛,赤丹媚也是与他四目对视,片刻之后,齐宁才道:“那天晚上接应你的那人自然是陌影,那天晚上你们是否早有约定?”

  赤丹媚摇头道:“大师兄一直在京中活动,我自然是知道的,私下里也有接触。我跟随齐国送亲使团混入宫中,是奉命找到那件宝物,在此之前,大师兄就已经在建邺京城,可是他在那边到底做什么,我并不知道,也不好多问。他知道我在宫中找寻那件宝物,暗中一直相助,只是他行踪飘忽,我除了按时和他在约定的地方见面,其他时候并不知道他身在何方。”顿了一顿,才继续道:“我在宫中发现那南疆雪龙,知道蟒血可以增进功力,所以带你入宫,只是想让你获益,并没有想到那天晚上会碰上那件事情。”苦笑摇头道:“我这般说,你自然是不信的。”

  齐宁道:“我信!”

  赤丹媚一怔,唇边泛起一丝欣慰笑容,才继续道:“如今想来,那天晚上大师兄定然是在宫中寻宝,恰好撞上了另一拨人盗得了宝物,这才追赶,最终宝物为我们所得,也因此我和你.....!”略有一丝尴尬,苦笑道:“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奉师傅之命潜入宫中取宝,既然到了手里,又....又怎能有负师傅的吩咐?我知道那天是我对不住你,你心中怪罪我,也是理所当然。”

  齐宁微微颔首,心中却愈发觉得此事有些怪异。

  那天晚上的黑衣人,虽然改变了样容,但齐宁确信那就是卓仙儿,而齐宁已经怀疑卓仙儿很可能是地藏安插在京城的耳目,是以他一直怀疑那天晚上卓仙儿和另一人都是奉了地藏的吩咐在宫中盗宝。

  如果他们果真是地藏的人,与地藏有勾连的陌影却为何不认识他们?

  难道自己的思路错误,卓仙儿与地藏并无关系?

  但陆商鹤招供,地藏手下的焰摩使者就在京城,那焰摩使者有一拿手绝技,便是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面貌,卓仙儿改头换面,除了是焰摩使者所为,齐宁很难想出还有什么人能让自己熟悉的卓仙儿拥有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

  这其中许多事情十分蹊跷,齐宁一时也是难以完全理清头绪。

  “你们在宫中找寻的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齐宁沉吟片刻,终于问道:“白云岛主身为大宗师,又是东齐国相,想要什么样的宝物得不到,为何非要惦记楚宫中的一件宝物?”

  赤丹媚俏脸略显为难之色,齐宁叹道:“你若实在不方便说,也就不必告诉我。”

  赤丹媚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古琴!”

  “古琴?”

  “鸟语戏百禽,凤凰弄碧涛!”赤丹媚美眸瞧着齐宁,轻声道:“你可听过这两句话?”

  齐宁身体一震,这两句话他自然是听过,而且第一次听到这两句,正是从卓仙儿口中知道,万想不到赤丹媚此时也吐出这两句,失声道:“你说的是......古琴?”

  赤丹媚何其聪慧,见到齐宁反应,立刻明白:“你知道这两句话的意思?”

  “天下间有四大名琴,是为号钟、绕梁、绿绮和焦尾。”齐宁缓缓道:“这四大名琴已经让世间音律者趋之若鹜,视为圣物,可是在四大名琴之上,还有两床古琴,几乎是传说中的存在。”

  赤丹媚微点螓首:“一床鸟语,一床凤凰!”

  “正是。”齐宁道:“据传这两床古琴,都是从九天落入人间的神物。”

  赤丹媚幽幽道:“说是从九天之上落下来,未免夸大,可是这两床古琴确实是世间罕见。鸟语琴弹奏起来,可招来四方鸟雀,据传只要鸟语琴响,成百上千的珍禽异鸟就会环绕在鸟语琴边,只要琴声不止,百鸟便不会离开。”

  齐宁想到那奇瑰景象,心下亦是赞叹。

  “至若凤凰琴,却是另一番传说。”赤丹媚道:“鸟语琴只有在高山之上才能奏出最美的音律,而凤凰琴却要在海上才能出奇音。传说之中,在海中谈起凤凰琴,大海都会为之倾倒,海涛澎湃,为琴而舞。也正因如此,才有鸟语戏百禽、凤凰弄碧涛这两句话流传下来。”

  齐宁奇道:“凤凰琴响起,大海会泛起波涛,这.....这也实在太过夸大了吧?”

  “真实与否,我也不知。”赤丹媚道:“虽然这两床古琴宛若神话,但世间却真实存在。只不过却并非谁都能够弹奏出来,据传如果不是真正的音律高手,即使得琴在手,也根本弹奏不出它们的音韵,甚至弹奏起来比普通古琴要难听百倍。”

  “如此说来,你从皇宫带走的那件东西,是这两床古琴之一?”

  赤丹媚点头道:“鸟语凤凰并为世间两大神琴,但鸟语很多年前就已经没了消息,也不知道是否还存在于世间,可是凤凰琴却是藏在楚国皇宫之内,早在你们楚国还没立国之时,凤凰琴就落在了萧家的手中,至于如何得到,我也不知详情,萧家得了江山,那床古琴自然也就在楚国皇宫之内。虽说楚国的皇家宝库之中有诸多奇珍异宝,但凤凰琴贵重无比,乃是奇珍中的奇珍,自然不会轻易得到,我潜入宫中一直都打探不到凤凰琴的下落,若非那天晚上被另一拨人盗取得手,恐怕我现在还在楚国皇宫之内找寻。”

  “原来你费尽心思,是要在皇宫里找寻凤凰琴。”齐宁终于明白过来,但心中反倒更是疑惑,问道:“白云岛主难道喜欢音律?”

  赤丹媚摇头道:“师傅对音律倒也算不得有多喜欢,他更喜欢书法,只是偶尔会抚琴而已。他弹奏的古琴,也是自己亲手所制,比起古琴,多年来他对书帖更为喜好,时常会亲自离岛四处搜寻古书贴,岛上有一座书楼,是他藏书所在。”略有些轻蔑笑道:“都说天下间有什么四艺绝士,其中有一位号称书圣,可是真要比起师傅来,只怕远远不及。”

  齐宁倒是知道四艺绝士之中的书圣就是失踪已久的卓青阳,这时候没有心思去辩驳谁的书法更高明,只是皱眉疑惑道:“白云岛主既然对音律并没有太大喜好,为何要派你潜入宫中搜找凤凰琴?皇宫宝库之内,应该有古董字画,亦有价值连城的古书贴,他为何不让你搜找书帖,反倒让你为了一床古琴费尽心思?”凝视赤丹媚美眸:“他要凤凰琴做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