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三五章 一轮明月照京都

第一三三五章 一轮明月照京都

  赤丹媚叹道:“他到底要凤凰琴做什么,我也不便多问,他也没有多说。”

  “如果只是他想要得到凤凰琴,那倒也罢了。”齐宁若有所思:“可是想要得到凤凰琴的却不只是岛主,另一拨人也是潜伏在宫中,为了得到凤凰琴花费了极大的气力,既然是都想得到凤凰琴,那就不一般了。”

  卓仙儿改头换面,扮作歌姬进入宫中,自然就像赤丹媚扮婢女在宫中的目的一模一样。

  双方都是在宫中找寻凤凰琴,虽然被卓仙儿率先找到,但最终却落到了赤丹媚的手中。

  如果卓仙儿真的是地藏的人,那么潜入宫中盗取凤凰琴自然就是地藏所派,地藏为何也要得到凤凰琴?

  骤然间,齐宁忽然想到当初北宫连城从自己手中拿走地藏曲谱。

  他脑中灵光一现,记起自己让田雪蓉从那地藏卷轴之中找出了端倪,地藏卷轴本就是一副曲谱,但那曲谱却又颇不寻常,寻常人根本难以弹奏出来。

  北宫连城以剑为生,对音律倒也是颇为喜好,他执有洞箫,但田雪蓉说的很明白,那地藏曲谱乃是琴谱,琴谱与洞箫之谱自然是颇有些不同。

  地藏曲谱与音律有关,凤凰琴更是与音律大有关联,北宫和莫澜沧同为大宗师,却似乎一时间都对音律大感兴趣,还有隐藏大宗师身份的地藏,同样也想得到凤凰琴,这当然不可能是偶然。

  那地藏曲谱和凤凰琴之间,莫非有什么联系?

  齐宁心中疑惑,这一天倒是反复思虑,直到天黑之后,脑中依然在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一点点地寻思起来,希望能够理清线索。

  他伤势未愈,赤丹媚只是为他熬汤补充运气,晚上喝了一碗,早早休息。

  半夜时分,屋内一片死寂,赤丹媚故意拉开了与齐宁的距离。

  她知道齐宁这几日还要修养身子,自己若是靠的太近,未必不会发生些什么,毕竟齐宁年轻气盛,而赤丹媚对自己的身体那是有足够的自信,如今又在深林古庙,夜深人静之时,自己靠近在齐宁身边,难免会勾起齐宁的火起,白天在池边齐宁偷看自己的胸脯,她自然没有忘记,不管怎样,这几天还是要竭力帮助齐宁恢复元气为上。

  夜深人静,庙外传来虫蚁之声,赤丹媚却没有睡着,想着白天齐宁说的那些话,也是思绪万千。

  忽然间听到一声惊呼,正是从齐宁那边传过来,赤丹媚反应迅速,已经翻身而起,倩影如魅,飘然到得齐宁身边,屋内虽然昏暗,但今夜有月,月光从屋顶缝隙洒射下来,赤丹媚见到齐宁已经坐起身来,急忙问道:“怎么了?”

  齐宁扭过头来,赤丹媚见到齐宁脸色惨白,额头上更是冷汗直冒,那双眼眸子满是惊恐之色,她从未见过齐宁这幅反常的模样,不自禁握住齐宁的手,关切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齐宁喘着粗气,抬头看了看屋顶,又看向赤丹媚,惊魂未定道:“大火.....!”

  “大火?”

  “我梦见....梦见锦衣候府被大火所烧。”齐宁闭上眼睛,赤丹媚感觉齐宁的手微微颤抖,只听齐宁声音也微抖:“锦衣候府的人都被.....都被烧死在大火里.....!”

  赤丹媚心知齐宁白天虽然看起来十分淡定,但在他内心深处,显然是异常牵挂京城的局势,对锦衣候府也是牵挂无比。

  她以前所见齐宁,从无今日这般失魂落魄,爱怜心起,抬手帮着齐宁拭去脸上的冷汗,柔声道:“只是噩梦,不要多想,他们会没事的。”

  齐宁看着赤丹媚迷人的眼眸,苦笑道:“他们都已经对我下手,又怎会在乎锦衣候府?锦衣齐家如今定是凶险异常。”握起一只拳头:“我不能在这里继续等了,我要迅速赶回京城,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赤丹媚急道:“不行,你伤势未愈,而且他们既然要置你于死地,在京城必然布下了天罗地网,你现在回京,那是自投罗网。”

  齐宁叹道:“皇上一定遇到了变故,齐家也危在旦夕,他们既然能够调动神侯府和羽林营,那么京城也一定已经落入他们的掌控之中,我.....! ”

  “你既然知道京城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就该理智一些,不要意气用事。”赤丹媚打断他的话:“他们没能杀死你,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只怕现在已经派人到处搜找你的下落。你现在只有一个人,拿什么和他们斗?”

  齐宁知道赤丹媚所言不差。

  既然陌影是借用皇帝之名调派神侯府和羽林营,那么这伙人接下来自然还是会打着皇帝的名义控制京城。

  没有人能确定皇帝被控制,即使有人心中怀疑,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又有谁敢违抗圣旨?

  陌影既然敢对自己下手,那么楚国其他的官员自然不在话下,但凡有谁敢提出质疑,他们当然会假借皇帝名义,立刻将之铲除。

  可正因如此,自己反而不能独善其身。

  如果皇帝当真被控制,也许他已经在期盼齐宁能够迅速赶回去营救,还有顾清菡,还有唐诺,还有田雪蓉,齐宁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陷入绝境而苟且偷安。

  “不管如何,我先要赶回京城,摸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齐宁神情冷峻,额头上的冷汗还没有散去:“只有闹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制定出接下来的计划。”不由分说,挣扎着站起身来,赤丹媚心下着急,抓着他手臂的手用力扯了一下,齐宁猝不及备,足下一软,却是侧身倒地,赤丹媚“哎哟”一声,齐宁却已经正好压在了柔软的娇躯上。

  四下里顿时一片寂静,两人脸对脸、眼对眼,近在咫尺,齐宁瞧着赤丹媚形状美好的香唇,竟是不自禁吻了上去。

  赤丹媚微挣扎了一下,“唔唔”出声,摆脱开后,才急喘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担心京城的情势,可是.....可是一切也要等你伤势恢复之后,你不是.....啊,你的手.....!”却是齐宁一只手臂已经环住了她的腰肢,只听齐宁也喘着粗气凑在她耳边道:“我离开之后,你赶紧回去白云岛,莫要掺和进来,如果.....这次我能活下来,我自然会去找你.....!”说话间,已经撩开了赤丹媚的裙子。

  “你别......!”赤丹媚呼吸急促,酥胸起伏:“你身体还没好,不能......!”昏暗之中,却猛地一个翻身,将齐宁压在身下,齐宁四肢摊开,赤丹媚居高临下看着齐宁,见他眼睛直直盯着自己,叹了口气,道:“你若真的死了,我还能活下去吗?大师兄精明异常,那天晚上我救你出来,只怕已经被他人了出来,白云岛如今也未必有我的位置了......!”

  齐宁苦笑道:“那是我又连累了你。”

  “我没有不让你回京。”赤丹媚身体伏下,曲线起伏的撩人娇躯贴在齐宁身上,美眸如雾,轻声道:“只是你再忍耐两天,等到你身体彻底恢复,我陪你一起回京。”齐宁双臂抬起,抱住赤丹媚腰肢,微用力便要翻身将赤丹媚重新压住,赤丹媚却是按住他肩头,不让他动弹,低声道:“你身体可以吗?”

  “不碍事,已经.....已经好了。”

  “那.....那你也别动。”赤丹媚咬住嘴唇,抬臂将束着自己青丝的簪子摘下来,那乌黑柔顺的青丝如同瀑布般披散开来,衬着她那张妩媚娇美的脸庞,勾魂夺魄,妖艳迷人,那双眸子宛若雾水一般,贴近齐宁耳边,微微扭动蛇一般纤细的腰肢,低声道:“等我来,你.....你躺着就好.....!”

  同一轮明月照耀下的大楚帝都,此刻却也是寂静无声。

  刑部左侍郎褚明卫赶到宫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他对于皇帝半夜三更召见自己很是惊讶,自从新君登基之后,褚明卫还不曾被皇帝单独召见过。

  齐宁坐上刑部尚书的位置之后,虽然一度主持司马家造反一案,但此后刑部的大小诸事,还是由褚明卫来操持,而齐宁率军袭取西北,刑部更是完全由褚明卫来主理。

  不过相较于其他各部,在司马氏谋反一案之后,刑部便渐渐清闲了下来,并无什么要案需要动员整个刑不上下近千号人来日夜办差。

  楚军北上,兵部、户部、工部倒是日夜忙碌,皇上也经常召见几部官员议事,唯独刑部的褚明卫还不曾受到召见。

  褚明卫自知这倒不是什么坏事,没有召见刑部,只能说明京城一切稳定。

  但今夜突然被传召过来,褚明卫心下就觉得事情不大简单,半夜三更召见自己前来,难道皇上有什么要案需要自己查办?不过自从司马氏倒台之后,京城局势稳定,似乎也没有什么大案需要皇上如此紧急召见。

  褚明卫心中疑惑,耳边却已经传来宫人的声音:“褚大人,皇上正在等你,快些觐见吧!”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