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四四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第一三四四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老太监焰摩叹道:“司马岚所走的每一步棋,都在王爷的预料之中,只是为了铲除此人,竟是让老王爷.....!”

  “父王若是知道我的计划,也定会欣慰。”萧绍宗目光深邃,神情冷峻:“对付司马岚,只能是萧光来出手。我幼时便与萧光相处,知道此人机敏过人,这样的人,绝不会允许司司马岚对皇权形成威胁,他一定会想办法除掉司马岚,而他要借助的力量,只能是齐家。”淡淡一笑,道:“齐景过世之后,我还在担心齐家就此衰败,不足以成为萧光的助力,想不到齐宁后来居上,这锦衣齐家代代出人才,却也是帮了我大忙。”

  焰摩道:“司马岚咄咄逼人,王爷知道萧光必不容他,只是萧光很沉得住气,没有轻举妄动。”

  “萧光没有轻举妄动,道理很简单,他没有摸清楚司马岚真正的实力。”萧绍宗缓缓道:“朝中势力错综复杂,看似许多人都投奔到司马氏门下,但这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迫于无奈的选择,萧光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根本看不出来司马岚在朝中到底有多大的势力。”靠坐在椅子上,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萧光没有彻底摸清楚司马岚的实力之前,定然不会轻举妄动,他沉得住气,这也是他过人之处。”

  “真正的实力,需要在最危急的时候体现出来。”焰摩道:“不经过一场血雨腥风,司马岚的实力就无法完全暴露出来。”

  萧绍宗叹道:“所以父王想要在皇陵之变发难,我虽然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却也没有阻止。那时候朝中能够将司马岚实力逼出来的,也只有父王能做到。”闭上眼睛,道:“要除掉司马氏,就只能做出一些牺牲。”

  “老王爷没有让王爷失望。”焰摩道:“皇陵事件前后,确实让司马岚的实力完全暴露了出来,萧光想必也是在那一次,真正地摸清楚了司马岚的实力。”

  “皇陵之变固然是司马岚最风光的时候,却也是他们自掘坟墓的时候。”萧绍宗淡淡道:“萧光既然以皇陵之变为契机,摸清楚了司马岚的实力,自然就可以井然有序地开始布局,否则萧光又怎敢轻举妄动?”

  焰摩笑道:“萧光自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在王爷的掌握之中,反倒暗地里请王爷入宫商议对策,王爷也正好利用萧光之手,对司马岚一击致命。”

  “在萧光的眼中,我和他终究都是皇族血脉。”萧绍宗平静道:“而且我是将死之人,利用我帮他出谋划策,对他并无坏处。”冷笑道:“若非他知道我身患绝症,也不可能有今日。”

  焰摩道:“司马氏被诛灭过后,四大世袭候之中,也只有锦衣齐家能对王爷形成威胁了。”

  “齐家比之司马氏,更为棘手。”萧绍宗叹道:“并非因为齐家有军方的背景,而是在锦衣齐家背后,还有一位大宗师。”

  焰摩听到“大宗师”三字,握起了拳头,萧绍宗瞥了他握起的拳头一眼,才平静道:“要杀死齐宁,其实并不是难事,但究竟是谁出手,才是难事。被称为剑神的那位大宗师,我们摸不清楚他的性情,如果他对齐家还有旧情,我们当然不能自己动手杀了齐宁。”想了一想,才道:“江漫天将那位东齐人的动静禀报上来,正好让我的难题迎刃而解,能够借助东海白云的人去刺杀齐宁,自然是再好不过。”

  “东齐人知道东海世家对朝廷心有不甘,所以暗中去挑拨。”焰摩冷笑道:“他实在太小瞧江漫天,江家隐忍多年,不敢轻举妄动,岂会因为东齐人的挑拨就会铤而走险。”

  “你错了!”萧绍宗摇摇头:“如果你觉得那位东齐人的头脑如此简单,那就实在是太小看他了。此人能找到东海,一定是在东海有眼线,而且他的眼线十分了得,至少朝廷和当地官府没有发现东海世家有异动,此人却能够察觉。如果没有察觉东海世家有异动,身为白云岛弟子,又怎会轻易找上江漫天?他看似是找上江漫天,但他的目的却绝不是江漫天。”

  焰摩显然没有跟上萧绍宗的思路,萧绍宗叹道:“你刚才说的没有错,如果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江漫天岂肯轻举妄动?他是要拿东海世家几百口性命做赌注,任何决定,都会慎而再慎,你既然能够看穿这一点,陌影难道不明白?他在海上发现江漫天暗中铸造兵器,自然明白东海世间筹划谋反,想必那时候他就已经明白,江漫天背后另有靠山,而且足以让江漫天铤而走险。”

  焰摩瞬间明白过来:“那东齐人找上江漫天,其实就是为了搭上王爷这条线?”

  “白云岛主看似飘然世外,不问凡尘之事,可若真的如此,为何会有陌影这样的徒弟?”萧绍宗不屑笑道:“所谓的清心寡欲,不过是因为龙山之约的束缚,他不能插手世间之事,所以有了陌影这样的徒弟,陌影出自东齐申家,与申屠罗是亲兄弟,这样的人,骨子里就不可能抛却俗世。东齐间于楚汉之间,没有一天不希望这两国的实力得到削弱,他当然希望东海动乱削弱楚国,但是察觉江漫天背后还有人的时候,自然希望能够搭上线,期冀能够造成楚国更大的混乱。”

  焰摩颔首道:“我明白了。东海之乱,只是一隅之乱,但是能够控制江漫天的人,一旦出手,必然能让楚国翻天覆地。”怪笑一声,道:“至少这一点他没有猜错,王爷只要跺一跺脚,确实可以楚国天翻地覆。”微顿了顿,才道:“王爷最终见他,难道不担心此人会背叛王爷?王爷隐忍多年,呕心沥血,知道王爷在幕后操持的人凤毛麟角,若是此人.....!”

  “首先,保护我的隐秘,对他的利益更大。”萧绍宗干脆直接道:“其次,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沉默了一下,才道:“当年我与他达成了血盟,他提的要求大部分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对他只有一个条件而已,对他来说,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王爷的要求,便是要他刺杀齐家的人?”

  “我当时只是让他帮我杀一个楚国人,而且告诉过他绝不会是大宗师。”萧绍宗道:“当时我没有告诉他名姓,只是说等到有朝一日需要他动手的时候,他不能拒绝。”

  “所以王爷此番派他刺杀齐宁,那是在几年前就已经做好了布局。”焰摩叹道:“刺杀齐宁,只要白云岛卷入其中,那位剑神想要出手,就要想想白云岛主了。”随即冷笑道:“可是此人并没有按照计划顺利得手,也就是说,王爷与他交易的条件,他并没有完成,王爷和他的血盟,当然也就不存在。”

  “他似乎忘记了。”萧绍宗叹道:“他以为我能够走到今天,他出了很大的力气。我答应过他的承诺,都是要在大事得成之后才能履行,所以他很希望我能够早些坐上那把椅子,为此当初萧光出使东齐回国的途中,他擅作主张派出那帮东瀛忍者要将萧光在半道上刺杀,自以为萧光死了,我就很快能坐上椅子。”摇头道:“虽然没有成功,他事后竟然还向我请功,似乎已经立下了汗马功劳。”目光锐利起来,如同刀锋一般:“也幸好没有成功,否则便是坏了我的大事。”

  焰摩微一沉吟,才道:“王爷,如果当时真的杀死了萧光,似乎对王爷确实很有利,萧光一死,老王爷就成了唯一的皇位继承人,而王爷您就是老王爷的唯一继承人,这.....!”

  “如果萧光真的死了,楚国便要天下大乱。”萧绍宗冷然道:“司马氏当时已经掌控了京城,而司马岚从一开始就与父王水火不容,还有锦衣齐家,这帮人心里都清楚,如果父王一旦登上皇位,他们的好日子也就该到头了,你觉得即使萧光真的死了,这帮人真的甘心让父王登基?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司马岚,他掌控着朝局,控制京城,自然不可能让父王顺利登基,甚至可能游说齐家一同阻拦父王登基,而齐景那时候刚刚过世不久,齐家对秦淮军团依然有足够的影响力。”眸中寒光一闪:“你莫忘记,虎神营的统领薛翎风,从来都是齐家的人,他虽然平时没有与齐家过多往来,但我敢保证,齐家一旦发生任何变故,薛翎风绝不会坐视不理,他手中三千虎神营,立刻就能成为齐家手中的刀。”

  焰摩瞳孔微微收缩,道:“如此说来,当初那东齐人刺杀萧光,倒真是差点坏了王爷的大事。”

  “如果真是那样的局面,我就很难有机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萧绍宗冷冷道:“我要的是现在这样的局面,我的东西,必须要让他们还到我的手中,欠下的一切,一点一点地都交还到我的手中。”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