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四五章 一切为了楚国!

第一三四五章 一切为了楚国!

  焰摩冷笑道:“王爷将齐宁的致命弱点已经告诉了他,甚至派出了神侯府和羽林营的人协助他诛杀齐宁,几十条性命送出去,此人竟然还是失手,这中间只怕是大有蹊跷。”

  “你怀疑他是故意放走齐宁?”

  “王爷上次说过,曲小苍回来复命,当时齐宁已经如同待宰羔羊,以陌影的身手,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够取下齐宁的性命,但此人却并没有那样做。”焰摩眸中带着寒意:“他竟然要曲小苍亲自动手,仅此一点,就表明此人心存不轨。他与王爷有血盟交易,本该亲手杀死齐宁,却要假手于人,这本就是为了日后逃脱干系。”

  萧绍宗淡淡笑道:“陌影处处算计,可却又处处破绽,此人胃口很大,但却不想沾染太多的麻烦。”

  “可就是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一个骑着快马的黑衣人将齐宁救走。”焰摩道:“王爷难道不怀疑,那黑衣人很可能是陌影安排的人?”

  萧绍宗若有所思,并没有说话。

  “齐宁若是死了,王爷自然是除掉了最大的威胁。”焰摩道:“可是齐宁不死,就始终对我们有巨大的威胁。”

  “你是说养寇自重?”萧绍宗唇边泛起一丝怪笑。

  焰摩颔首道:“正是,他希望齐宁继续对王爷形成威胁,甚至因此让楚国出现更大的动荡,如此他很可能会向王爷提出更多非分的要求。”

  萧绍宗微一沉吟,摇头道:“东齐已经灭国,陌影现在最迫切的希望,便是我顺利登基,到时候重新将东齐国土封给段韶,这种事情久拖不利,他没有必要让齐宁或者继续为我添乱,这对他也并无好处。”

  焰摩皱眉道:“王爷,诛杀齐宁的计划,部署周密,而且出其不备,我很奇怪,那种时候,又是谁会突然出现冒死将他救走?”

  “按照曲小苍的说法,那人武功了得,而且一出手就以暗器逼退了陌影,曲小苍自认绝非那人的敌手,这天下间能够以暗器逼退陌影的高手也不会太多。”萧绍宗缓缓道:“我一直也在寻思到底是谁人出手,却也想不出究竟。”

  “王爷,是谁救走齐宁,那是另一桩事。”焰摩眼中显出杀意:“但陌影此人狡诈多端,若是继续留着,终究是个祸害。”抬手做了个下切的动作。

  萧绍宗淡淡一笑,道:“区区陌影,何足道哉?比起陌影,另有一人更为麻烦。”

  “王爷是说齐宁?”焰摩道:“此人如今的下落,我们确实难以找到,但锦衣齐家的家眷都在京城,如今也都掌控在我们的手中,除非此人不顾念这些人,否则必会潜回京城。”唇边泛起一抹冷笑:“他若不回来便罢,若是踏入京城,就是落入天罗地网了。”

  萧绍宗还是摇摇头,道:“齐宁是远虑,当务之急是解决内忧。”

  焰摩疑惑道:“王爷说的是谁?”

  “我们现在只算是控制了皇宫。”萧绍宗道:“要想控制整座京城,有一人非除不可。”神色平静,一字一句道:“薛翎风!”

  “薛翎风?”焰摩一怔,随即笑道:“我明白了。薛翎风掌控三千虎神营,他又是齐家的人,王爷是担心齐宁潜回京城之后,会勾连薛翎风,将虎神营控制在手?”

  “整座京都的城防都掌握在薛翎风的手中。”萧绍宗平静道:“要完全掌控京都,必须要将虎神营控制在手中。”

  焰摩道:“我亲自动手解决薛翎风。”随即皱眉道:“只是就算杀了薛翎风,要想立刻将我们的人安排在虎神营,那也不容易。据我所知,薛翎风在虎神营待了多年,虎神营的将士对此人十分敬畏,要取代此人的位置,没有足够的军功和威望,很难服众。”

  萧绍宗摇头笑道:“这倒不必担心。要想控制京城,控制虎神营便是必不可少的事情,早在多年前,我就已经在虎神营安插了心腹。”

  焰摩眼睛一亮,笑道:“王爷早就有了准备?”

  “谁来取代薛翎风并不是问题。”萧绍宗道:“只是如何除掉薛翎风,倒是个问题。”

  “此事王爷尽管交给我。”焰摩道:“我保证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萧绍宗摇头道:“此事用不着你亲自出手,我已经想好了由谁去办这件事。”

  焰摩道:“王爷准备让谁下手?”

  “曲小苍!”

  “曲小苍?”焰摩一怔,但很快就露出笑容,意味深长道:“王爷高明,这曲小苍倒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已经得到了神侯之位,也该做些该做的事情了。”萧绍宗淡淡道:“投名状这种事情,曲小苍应该明白!”

  焰摩微微颔首,道:“此人虽然很听话,而且亲手杀了轩辕破,但他是西门无痕的人,还是要小心防备。此番若是他真的能够亲手取了薛翎风的人头,日后也就只能听从我们的驱使了。”

  萧绍宗在宫中提及曲小苍的时候,曲小苍此时正在神侯府的一间昏暗的密室之中。

  朝廷颁下旨意,因为西门神侯出门远游,主动辞官,而且举荐由曲小苍继任神侯府神侯,是以皇帝下旨赐封曲小苍为神侯,这道旨意颁布下来,出乎满朝文武的预料,但神侯府上下却显得十分平静。

  轩辕破被打上叛国的罪名,满朝文武知者寥寥无几,市井走卒更是不可能有丝毫的风闻,但这件事情在神侯府内部,却已经为不少所知。

  当日三百羽林围杀齐宁,曲小苍从背后偷袭得手,那是许多人都亲眼见到的事情,即使羽林营那边下令严守口风,甚至曲小苍带去的几人也不会漏出口风,但曲小苍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以神侯府的耳目和情报能力,此事终究会被知晓。

  北斗七星之中,破军和禄存两大校尉虽然都已经遇害,但曲小苍自然不会忘记,剩下的那几人,除了严凌岘之外,都不是善于之辈。

  文曲校尉韩天啸假冒青铜将军,至今还是被囚禁在神侯府内,但廉贞校尉洪门道却已经从北国回到了神侯府,还有一直躲在神侯府最隐秘处所的那位武曲校尉,如果不主动将轩辕破叛国一事告之,日后等到这些人自行查出来,后果必然会很麻烦。

  对皇帝有着绝对忠诚的神侯府,只需要有皇帝的旨意,就可以解释一切。

  曲小苍回到京城之后,将皇帝的旨意告之几人,虽然这道旨意让几人都是大惊失色,可是面对皇帝的命令,洪门道等人只能接受。

  西门无痕过世,对神侯府来说已经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轩辕破被戴上叛国罪名,同样给了神侯府沉重的打击。

  面对皇帝的圣旨,洪门道等人没有向曲小苍索要确凿的证据,更没有争论轩辕破为何会叛国,似乎几人都已经接受了轩辕破叛国被诛的事实,也许大家都清楚,在西门无痕和轩辕破先后过世之后,神侯府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一旦内部再出现争执,曾经让江湖各大门派闻之色变的神侯府,将会变成一盘散沙。

  曲小苍接任神侯之位,在洪门道等人的意料之中。

  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人因为曲小苍的加官进爵而庆贺,而曲小苍从奉天殿受封回到神侯府,便径自来到了这件昏暗的小屋子。

  他当然知道,洪门道等人的沉默,并不代表就已经接受了轩辕破叛国之罪,这些人的沉默,固然是无法质疑皇帝的旨意,同时也是希望在这种时候挺过难关。

  这间屋子,除了北斗七星,任何人不得靠近,更莫说要进入。

  屋子里供奉着西门无痕的骨灰坛,却并没有立牌位,一来是为了安全起见,二来西门无痕的葬礼还没有举行,是以并不设灵牌。

  骨灰坛用一只四方黑木箱子盛放,摆在一张古木案上,曲小苍盘膝坐在古木案前的蒲团上,自始至终只是闭着双目,没有说一句话。

  只听到身后传来敲门声,曲小苍才微微睁开眼睛,也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进来!”

  从门外进来的是廉贞校尉洪门道。

  洪门道进屋之后,回身关上门,走到古木案前,跪倒下去。

  曲小苍瞥了洪门道一眼,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洪门道终于道:“我在西北待了很多年,那里飞沙走石,都说那边是苦寒之地,可是没有真正到过那边,永远不知道苦寒二字意味着什么。”

  曲小苍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已经回来了。”

  “是啊!”洪门道叹道:“南方的莺歌燕舞,绿柳繁花,着实让我欢喜了好一阵子。在西北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着,等到任务完成之后,就能够回到南方,哪怕是多闻闻花香味道也是好的。”轻笑道:“二师兄,你或许不会相信,我有时候会做梦,在梦里回到了秦淮河边,穿着锦衣玉袍,怀里揣着厚厚的银票,在秦淮河上的画舫一掷千金,秦淮河上那些最美丽的姑娘,都想让我成为她们的入幕之宾,那样的日子,比神仙还要快活。”

  “我相信。”曲小苍也是轻叹道:“这些年你们在北方,确实受苦了。”

  “其实我算不得什么苦。”洪门道缓缓道:“至少我还有命活着回来,能够吃上京城灶儿巷的芝麻汤圆,上次我过去,一顿吃了六碗,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走回来。”顿了顿,才道:“在北汉的那些年,我手底下最多的时候有一百三十七个人,我回来的时候,还活着的有六十二个人,他们是否还能回来,我不知道,但七十五个人永远也回不来,而且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曲小苍没有说话,洪门道沉默了良久,才继续道:“从神侯府设立的那一天开始,任何一个神侯府的人都记得一句话,也因为这句话,就算是粉身碎骨,那也在所不惜。”他转过头来,看着曲小苍,一字一句道:“一切为了圣上,一切为了楚国!”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