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四七章 刺薛

第一三四七章 刺薛

  半夜时分,薛翎风依然是一身甲胄,骑着马走在京城的一条长街之上。

  自从担任虎神营统领至今,他已经习惯在子时之前依然骑马走在街上,作为卫戍京都城的虎神营,虎神营统领的位置当然是非比寻常,控制着京都各门,无论在什么时候,薛翎风的位置都是一个让人异常瞩目的椅子。

  不过薛翎风却从来都很低调。

  不但低调,而且沉稳。

  如果说西门无痕统帅神侯府,平日里几乎不与朝中的官员有往来,那么在整个京城百官之中,被称为孤臣的第二人便是薛翎风。

  薛翎风的出身自然不弱,其父当年也是地方武将,太祖皇帝平定南方之时,薛家便归顺于大楚,其后薛家又成为锦衣老侯爷的部将,薛翎风年纪轻轻,便已经在沙场上立下了不少功劳。

  薛翎风为人沉稳,当年先皇帝要挑选一人守卫京城,得到老侯爷举荐,又经过重重考核,薛翎风终于被皇帝委以重任。

  但是薛翎风成为虎神营统领之后,几乎就没有与朝中任何官员有私交,即使是锦衣齐家,薛翎风也从来不曾等过齐家大门,这当然是一个异类,但却没有人能够否认薛翎风确实是卫戍京城最合适的将领。

  薛翎风对大楚有着绝对的忠诚,他年少便即上阵,在沙场立下的功劳不在少数,而且本人自幼熟读兵法,一身武艺在京城武将之中那也是名列前茅,这样的人有足够的威望统御手下的精兵强将。

  多年以来,虎神营都忠实地履行着他们卫戍京城的职责,而薛翎风也为朝中官员和军中将士的敬畏。

  每天薛翎风都会在城门关闭之后,亲自前往检查,没有人能知道他会出现在哪个门,可是一旦被他发现有守门官兵有任何的懈怠,他就会亲自拿起自己的马鞭抽打,抽打过后,更会下令将携带官兵逐出军中,对一名军人来说,战死沙场是至高的荣耀,而渎职被逐则是毕生的耻辱,是以京城各门的守卫从来都是睁大眼睛,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

  从城门返回府中,都是在子夜之后。

  整座京城已经是寂然无声,薛翎风骑马走在街道上,身后跟着四名侍从,这四名侍从当然都是好手,每天晚上,四人都是跟随薛统领经过熟悉的街道,他们习以为常,或许是这样的规律让他们近于麻木,又或者一天下来几人确实有些疲惫,所以侧后方出现的人影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

  但薛翎风不会。

  薛翎风永远都不会放松戒备,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位子太重要,并非所有人都愿意看到他在这个位子一直坐下去。

  最为重要的是,最近发生的一些奇怪的变化,让他每天的警觉性更是增强。

  黑鳞营被编入黑刀营这样的变动就已经让人很是诧异,前阵子卫戍皇城的羽林营忽然有三百人离京,回来的时候,似乎少了许多人,羽林营进出京城都在薛翎风的眼皮子底下,他对这些情况自然是了若指掌。

  羽林营自然不是没有离开过京城,但每一次离京,都是为了护卫皇帝陛下。

  但唯独这一次羽林营由迟凤典亲自带着数百精兵离京,而且不是为了保护皇帝,这当然会引起薛翎风的警觉。

  京城看上去一切都风平浪静,除了这几件几乎不被老百姓所关注的事情,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但薛翎风敏锐的嗅觉却让他心生警觉,他是卫戍京城的最高将领,京城任何一丝异动,都会让他生出警惕。

  侧后方有身影出现,薛翎风当然已经察觉到,但却不动声色,带着手下几人走到长街中间,一兜马头,向边上的巷子里进了去,手底下四名随从顿时有些诧异,他们对道路十分熟悉,一时不明白统领大人为何要往巷内去,但这样的诧异也仅仅维持了一眨眼的功夫,他们立时就警觉起来,毕竟是薛翎风亲自挑选的侍从,这几人不但身手不弱,而且反应迅即,迅速跟上薛翎风,同时已经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正当薛翎风到得巷口,就要进入巷内之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却是埋伏在屋顶之上,凌空而下,双手握刀,快刀斩风而落,直往薛翎风头顶砍落。

  刀风刺骨,不但是出其不意,而且又快又恨。

  薛翎风双眸冷酷,那刀风袭来,他就知道对方的身手着实不弱,至少在刀法之上,确实有着极其过人的能耐。

  骑在马背上的薛翎风只是身体微微一侧,恰到好处地让开了这犀利狠辣的一刀,电光火石之间,一记刚猛至极的拳头已经撕裂空气,重重地打在了那人的胸口,肋骨断裂之声清晰可闻,那人竟是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打飞回天上,身在半空,蒙着面孔只露出双眼的刀客眼中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知道薛翎风不是简单的角色,但显然没有想到薛翎风竟然有如此霸道的拳头。

  那人身在半空,还没来得及过多品味虎神营这位统领拳头的霸道力量,刀光一闪,薛翎风在出拳的那一刻,另一只手已经抽出刀,那人飞起之时,薛翎风已经出刀砍下了那人的脑袋。

  对于军人来说,与敌对阵,没有任何的同情与怜悯,交手之间,只有两种结果,你死,或者我死!

  薛翎风在有机会了解敌手的性命之时,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给敌人任何一丝机会,都可能是对自己的伤害。

  那刀客脑袋飞起之时,“噗噗”几声响,跟在薛翎风身后的两名侍从已经被从后方飞来的弩箭射穿脖子,弩箭从后脖子没入,贯穿脖子,箭尖从咽喉带着血迹透出。

  对方不但精于箭驽,而且下手狠辣。

  薛翎风沉声道:“小心!”话声刚落,破风疾响声再起,从面前那条幽暗的深巷中,再次有弩箭迎面疾射而来,薛翎风没有挥刀格挡,低喝一声,双足在马镫上猛力一蹬,整个人一飞冲天,随即听到骏马嘶鸣,相伴自己多年的良驹已经被弩箭射中,一个人立而起,似乎想做最后的挣扎,随即“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街道上的石板上,将地面的石板大片震裂。

  等到薛翎风落在石板上,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马匹,四周已经有十几道身影如同幽灵一般冒出来。

  这些人清一色都是黑衣蒙面,有的端着箭弩,有的则是手持大刀,只是一瞬间,就已经封死了薛翎风所有的退路。

  薛翎风神色淡定,冷冷地扫过这群刺客,就连他手底下还活着的两名侍从,脸上也没有恐惧,反倒是显出悍勇之色,既然已经陷入绝境,就该做最后一搏。

  “杀!”

  人群之中,一人干脆利落地发出命令,四周刺客毫不犹豫地冲出,向薛翎风三人围杀上来。

  薛翎风手握大刀,低喝一声,挥刀向冲在最前面的一人砍了过去,他身边那两人也是大叫一声,挥刀冲上。

  毫无疑问,这群刺客显然是训练有素,事先也经过了周密的部署。

  这是薛翎风一路上经过的最僻静的一条街道,即使夜间京城有官兵巡逻,但巡逻的时间必然有先有后,这群刺客选择在这个地点发起刺杀,固然是因为这条街道人烟稀少,当然也是考虑到虎神营的援兵。

  在这个时间发起攻击,刺客自然是算好了短时间内不可能有援兵赶到,至少在他们看来,巡逻卫兵发现这边的动静,组织人手向这边支援之前,这次行动就已经结束。

  刀光飞舞,薛翎风出刀凌厉非常,他手底下的两名侍从虽然有勇气,但面对这群做了周密部署的刺客,瞬间就变成以一敌三,而且根本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这些刺客出手犀利果断,当薛翎风一刀砍断一名刺客的脖子之时,两名随侍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薛翎风就如同一头猛虎,但他面对的却不是羊群,而是一群凶悍的狼。

  猛虎虽然撕咬了几头狼,但很快身上也被砍了两刀,鲜血淋漓,但此时的薛翎风依然是显得异常冷静,虽然被十数人围在当中,但攻守之间井然有序,不过这群刺客实在是经验老道,薛翎风虽然悍勇,却始终无法冲出包围。

  “噗!”

  薛翎风找准机会,又是一刀狠狠砍在了一名刺客的脖子上,鲜血喷涌而出,也便在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看招!”一名身材矮胖的黑衣人如同鬼影子般已经闪到薛翎风身后,薛翎风赫然转身来,还没来得及出招,那黑衣人一掌拍出,已经重重打在薛翎风的胸口,薛翎风虽然人高马大,但这一掌实在是霸道十足,那健壮的身体已经直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边上就有刺客想要趁机上前,那黑衣人却已经沉声道:“我亲自动手。”缓步向薛翎风走过去,薛翎风地上挣扎两下,挣扎着站起身来,踉踉跄跄之间,转身便跑。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