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四八章 聪明人的愚蠢

第一三四八章 聪明人的愚蠢

  “莫要让他跑了!”人群之中,一人厉声喝道,抢过边上一名同伴手中端着的箭弩,对准了薛翎风。

  薛翎风若是真的死里逃生,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薛翎风精明过人,用不了一天,就能够查出今夜的刺客来历,他手握三千虎神营,一旦发难,谁也无法预料结局是什么。

  最为紧要的是,京城需要稳定,哪怕暗地里风波涌动,但面上一定要保持宁静,这样的平静,绝不能因为今夜刺杀失利而遭到破坏。

  这人端着箭弩,已经对准了薛翎风的后背,而薛翎风显然知道今夜并非逞匹夫之勇的时候,厮杀下去,只能是横尸街头,所以拼尽了全力冲刺,他本就不是泛泛之辈,眨眼间已经跑出数丈远。

  这人正要放箭,却瞧见那矮胖的黑衣人如同鬼魅般已经跟在了薛翎风的身后,近在咫尺,这一箭若是放出,不小心射到那矮胖黑衣人可不是闹着玩的,是以此人不敢扣动机弦,也就是这么一怔,薛翎风和那黑衣人又拉开了一段距离,没入夜色之中。

  手段弩箭那人皱起眉头,边上一人急道:“七师兄.....!”

  七师兄将手中箭弩丢还给同伴,冷声道:“追上去,我要他死!”一挥手,领着手下众人疾追过去。

  追到街头,并无瞧见那两人的身影,七师兄抬手示意众人停步,低头看了看,随即往左边过去,蹲下身子,瞧见地上有血迹,薛翎风逃跑的时候已经受了刀伤,这地上是新鲜血迹,自然是从薛翎风身上撒落下来。

  七师兄立时折向左首的街道,十数人紧随其后,奔出一小段路,听到一声惨叫,立时有人道:“七师兄,在那边。”抬手往右前方指过去,众人加快速度,很快便到得一处巷口,还没进巷子,便见一道身影从那巷内缓步走出来,身形矮胖,正是方才追拿薛翎风的黑衣人,此人一手拿刀,刀刃上兀自向下滴淌鲜血,而另一只手竟然拎着一颗首级,首级已经血肉模糊,众人定睛细看,却还是能够分辨出正是薛翎风的人头。

  七师兄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巾,上前去,低声道:“神侯,得手了?”又看了那颗人头。

  “尸首在巷子里,你亲自去处理一下,你知道怎么做。”二师兄也扯下了黑巾,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庞,正是新晋的神侯府神侯曲小苍,随手将那人头丢给一名部下,那人接过,边上立刻有人拿了黑色布袋,将人头裹了起来。

  七师兄奉命进入巷内,只走了一小段路,就依稀看到地上躺着一具无头尸首,身着铠甲,那把大刀兀自还握在手中。

  这七师兄自然是北斗七星之中的破军校尉严凌岘,探手扒拉了一下尸首的甲胄,眸中满是冷意。

  曲小苍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你们都知道,皇上有旨,薛翎风勾结齐宁,内通敌国,甚至已经准备在京城发起兵变,所以我们必须要将此人秘密铲除。我大军北上,京城要太平,所以此事只能秘密-处置。”

  “神侯,薛翎风是虎神营统领,他叛国被诛,军中无将,必然还是会引起骚动。”手下有人低声道。

  “薛翎风被杀,终究是瞒不住,我们也没有必要隐瞒。”曲小苍异常淡定:“不过杀死薛翎风的并不是我们神侯府,而是.....北汉九天楼!”

  众人都不敢多说话。

  曲小苍显然是想要将此事嫁祸给北方人,不过这也确实是当下最后的选择。

  曲小苍探头看了看夜空,这才道:“还有半柱香的时间,夜里巡逻的队伍就会到这里来,让他们发现薛翎风的尸首。”盯住其中一人:“岳林,你带两个人留在这附近,等巡兵发现了尸首,你们就可以出现,引导他们处理后面的事情。”

  那人拱手道:“是!”

  黎明之前,曲小苍已经出现在了皇宫之内,手中抱着一只用黑布裹起来的箱子,在宫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内宫,进到暖阁内,便看到太监贵和正在里面等候,曲小苍抱着箱子到得暖阁内,将箱子放好,这才跪倒在地,前方便是一道珠帘,但曲小苍根本不去看珠帘后面是否有人。

  贵和在旁叹道:“神侯果然是办事利落,说好三天,就是三天。”盯着那口裹着的箱子:“里面是他的首级?”

  曲小苍没有回答,而是亲手将箱子外面的黑布解开,随即小心翼翼打开了盒子,这暖阁之内灯火明亮,贵和瞥了一眼,里面正是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微皱眉头,叹道:“好大一颗人头!”

  “巡逻的官兵应该已经发现了薛翎风无头尸首。”曲小苍道:“此事第一时间会有人禀报兵部那边,但是现场有九天楼涉嫌刺杀薛翎风的证据,所以神侯府将薛翎风的尸首带了回去。 ”

  “原来薛统领是被九天楼的人刺杀。”贵和含笑道:“我大军北上,北汉人派出刺客在建邺京城制造混乱,行刺我楚国大将,这倒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曲小苍跪在地上,并没有说话。

  “曲神侯,这件事情你办的很好,皇上必定很满意。”贵和道:“不过这当口,皇上自然不会直接对你赏赐,等回头找机会再重重有赏!”

  曲小苍恭敬道:“臣谢皇上隆恩。”

  “如此你就先退下。”贵和瞅了箱子一眼:“至若这首级......!”微一沉吟,才道:“暂且留在这里。”

  曲小苍低头道:“是!”却并没有立刻退下的意思。

  贵和皱眉道:“曲神侯莫非还有事?”

  曲小苍终于抬头道:“贵公公,我想求见淮南王!”

  贵和脸色微变,问道:“曲神侯,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是神侯府的神侯,神侯府是直属皇上的衙门,只听从皇上的旨意,淮南王虽然身份尊贵,但你似乎并不该见他。”

  “贵公公请代为禀报一声。”曲小苍盯着贵和的眼睛:“神侯府确实一直效忠于皇上,但是曲某所为,似乎已经背离了这条原则。”

  贵和脸色阴沉下来,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曲小苍再次拱手道:“请代为禀报淮南王,神侯府曲小苍求见!”

  贵和脸色难看,暖阁之内顿时一片死寂,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曲小苍保持着跪倒拱手的姿势没有动,贵和就站在曲小苍身前两步,也没有动。

  片刻之后,终是听到一个声音叹道:“很早我就知道,西门神侯如果卸任,北斗七星之中,真正能堪大任的只能是曲小苍,看来我看人的目光还是很准。”话声之中,珠帘后面突然多出一道人影,珠帘被掀开,一身锦衣玉带的淮南王萧绍宗赫然出现在珠帘后面,缓步从珠帘后面走了出来,背负双手,凝视着跪在地上的曲小苍,轻叹道:“曲神侯要见本王,本王来了!”

  曲小苍抬头看着淮南王,恭敬道:“曲小苍拜见王爷!”

  萧绍宗温和一笑,贵和却已经十分乖巧地端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在萧绍宗身后候,萧绍宗坐了下去,这才道:“你要见本王,所为何事?”

  “王爷,这是您想要的首级。”曲小苍抬手指着箱子道:“薛翎风一死,虎神营群龙无首。”

  萧绍宗脸上笑意更浓,十分直接地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臣后知后觉,直到贵公公令臣诛杀薛翎风,臣才明白过来。”曲小苍十分认真道。

  萧绍宗叹道:“曲神侯,你可知道,你虽然是北斗七星之中最聪明的,却也是最愚蠢的,能够看穿其中要害的是你,可是你本不该在本王面前显露你的聪明,这世上很多人就是因为太过聪明,所以聪明反被聪明误,落得名败身死的下场。”

  贵和轻咳一声,暖阁四周,立时显出数道身影。

  曲小苍竟是连看也没看一眼,神色异常平静,道:“臣只是要当面向王爷叩谢,如果王爷觉得臣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奴才,不必他们动手,臣立时自尽在王爷面前。”

  萧绍宗和贵和对视一眼,笑道:“曲神侯在本王面前,不该自称臣。”

  “王爷已经掌控京城,很快就会君临天下。”曲小苍恭敬而直接:“臣的自称并没有错。”

  萧绍宗凝视着曲小苍的眼睛,曲小苍那双细小的眼睛如绿豆一般,但恰恰如此,似乎更难以让人看透,贵和在旁已经冷笑道:“曲小苍,你可知道,你这一句话,就已经是谋反之言,足以将你拉出去斩首示众。”

  “我已经说过,王爷想让我死,根本不用动手。”曲小苍此时却是显得异常淡定。

  萧绍宗身体微微前倾,盯着曲小苍细小的眼眸,声音似乎没有任何感情:“你来给本王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千万不要说错话,本王最厌恶的就是不由本王控制的麻烦,而你现在似乎已经成为本王的麻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