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五一章 掌控

第一三五一章 掌控

  夜深人静,孤灯闪烁,齐宁起身过去给老尚书倒了一杯水,双手放在老尚书面前,老尚书微微颔首,才道:“陆晓朝的父亲跟随金刀老侯爷征战过,在战场上受过伤,后来老侯爷安排他在兵部,官位最高时也只是兵部的一个主簿,此人性情耿直,为人清廉,所以家境不是很好。他过世之后,陆家一度举债为生,是卢霄知道情况后,出手帮了一把,算是帮陆家渡过了难关,但交集也仅止于此,此后陆晓朝进入虎神营,也就没有与卢霄甚至是澹台家有关任何往来,不过因为根源在此,所以真要说起陆晓朝在朝中的人脉,也只能是金刀澹台那一系。”

  齐宁道:“如果陆晓朝真是卢霄的人,他接掌了虎神营,受益的自然是金刀一系,可是.....如果陆晓朝并不认同自己是卢霄的人,那么这次受益的当然不是兵部和澹台家。”身体微微前倾,神情肃然:“陆晓朝究竟是谁的人,就至关重要。”

  “陆晓朝是兵部所举荐。”老尚书道:“仅凭这一点,陆晓朝或许就对卢霄心存感激。”

  “但如果这个位置在卢霄举荐之前,就已经确定要落在陆晓朝的手中,陆晓朝又怎会感激卢霄?”齐宁双眸宛若星辰,光芒闪烁:“如果有些人刺杀薛翎风本就是为陆晓朝铺路,而陆晓朝也知道真相,那么陆晓朝岂会在乎卢霄的举荐之恩?”

  老尚书脸色微变,苍老的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他伸手扶住桌上的茶杯,勉强稳住颤抖的手,沉吟片刻,才缓缓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设计好了陆晓朝接替薛翎风,但却利用了卢霄,让满朝文武以为陆晓朝是因为兵部的举荐才坐上那把椅子?”

  “虎神营三大副统领,最有可能成为统领的就是陆晓朝。”齐宁道:“再加上卢霄自认为陆晓朝就是他的人,以兵部的名义举荐陆晓朝自然是理所当然,而某些人就等着卢霄的举荐折子,只要卢霄举荐的人合他们的心意,便顺手推舟同意,如此一来,既然陆晓朝掌控了虎神营,拥有控制京城的能力,同时还不露行迹,不让任何人起疑心。”

  老尚书皱眉道:“你口中所说的某些人,又是什么人?”

  齐宁想了许久,才道:“黑鳞营被调开,直接编入了黑刀营,由瞿彦之掌控,黑鳞营的几位部将,全都被调往东海,可是......!”他眸中划过厉色:“老尚书或许并不知道,被调往东海赴任的赵无伤共计五人,在去往东海的途中遭遇袭击,五人全都被害。”

  老尚书身体一震,失声道:“竟.....竟有此事?朝中并无风闻。”

  “千真万确,但这件事情并没有声张。”齐宁平静道:“也便是说,有人不但将黑鳞营编入黑刀营,而且直接斩尽杀绝,彻底毁了黑鳞营。”沉默了片刻,才道:“实际上是有人要对锦衣齐家斩尽杀绝,可这一切绝非皇上的意思。”

  老尚书叹道:“皇上当初重建黑鳞营,目的本就是为了制衡黑刀营,老夫也觉得皇上没有必要毁掉黑鳞营。”顿了顿,才继续道:“曲小苍被赐封为神侯,可是当日西门神侯却并没有出现,此事十分蹊跷,按理来说,既然西门神侯要卸任,也该上朝亲手将神候令交给曲小苍,当年西门神侯接任神侯之时,就是前任神侯当朝在百官面前将神候令交给了他。此外.....宫内应该发生了一些事情,范德海突然消失不见,突然出现一名叫做贵和的太监,老夫此前并没有听说过此人,但内宫数千内监,老夫不认识他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皇上对范德海一直十分信任,为何会在突然间撤换了范德海,让一名此前不为人知的贵和担任执礼太监?”

  齐宁叹道:“宫中发生最大的事情不是这个。萧璋在皇陵叛乱,早已经有定论,但如今却被洗清了罪名,反倒成了大楚的忠臣,老尚书不觉得这才是最古怪的事情?”

  “不单是你,朝中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老尚书道:“可是淮南王世子萧绍宗拿出了当年先帝留给萧璋的密旨,而且在御内档有存档,确认无误,萧绍宗有铁证在手,谁也说不出不对来。”

  “御内档有存档,也并不代表那道密旨就是真的。”齐宁道:“如果是萧绍宗事先派人将存档放入御内档,自然可以找出来。”

  “御内档是宫内禁地,守卫森严。”老尚书道:“没有人敢擅闯御内档,没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只要靠近御内档,就是死罪,守卫御内档的内卫可以先斩后奏。”

  “既然羽林营能得到密旨诛杀晚辈,要弄出一道进入御内档的旨意并不困难。”齐宁正色道:“老尚书,之前我一直无法确定京中到底发生什么,更不知道宫内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如今我已经有七成把握可以断定,皇上......已经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老尚书皱眉道:“你是说皇上被人所挟持?”

  “否则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根本无法解释。”齐宁道:“老尚书是三朝老臣,见多识广,总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你说皇上被人挟持,那又是谁人挟持了皇上?”

  “萧绍宗!”

  老尚书眼角跳动,但却并没有变色,只是道:“萧绍宗一直都被软禁在王府,而皇上在宫中,两人此前见面都不可能,萧绍宗又如何能够挟持皇上?”

  “老尚书错了。”齐宁叹道:“实际上萧绍宗一直有机会进入宫内,而且还是得到了皇上的准许,只不过.....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不等袁老尚书说话,便接着道:“司马岚在秋狩之时被诛,计划周密,这一切背后的策划人,其实就是萧绍宗。”

  老尚书身体一震,齐宁继续道:“司马岚那时候权倾朝野,势力太大,皇上知道要对付这样的人,绝不可有丝毫疏忽,而且那时候皇上身边可用之人并不多,所以秘密召萧绍宗入宫商议对策。”

  “司马岚那时候的眼线遍布宫内宫外,萧绍宗入宫,司马岚为何没有丝毫察觉?”老尚书兀自有些不敢置信:“若是司马岚知晓萧绍宗入宫,必会心生警惕,只怕萧绍宗也活不到现在。”

  齐宁沉默了一下,才道:“有一条入宫的密道,知道的人不多,但萧绍宗恰好是知晓这条密道的人之一。”

  老尚书更是骇然道:“有入宫的密道?”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多问一句,但终是没有问出来,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照你这样说,萧绍宗利用那条密道入宫,在宫中控制了皇上,所以才有这些蹊跷的事情发生。”

  “虽然我不能拿出确凿的证据,但真相应该就是如此了。”

  “不久前皇上上朝,当时他气色似乎不是很好,而且.....说话的嗓音也与从前有些不同。”老尚书道:“当时大家都以为皇上是因为龙体不适,所以说话时声音有些变化.....!”

  “如果我没有猜错,上朝的根本不是皇上。”齐宁叹道:“萧绍宗既然控制了皇上,就绝不敢让皇上在群臣面前露面。你们见到很可能是替身。”

  “替身?”老尚书眯起眼睛:“萧绍宗以替身代替皇上,尔后操控朝政?”

  “萧绍宗是个极谨慎的人,而且心机极深。”齐宁道:“此人多年来一直示弱,让人忽略他的存在,但他此番所为,绝非一时兴起,必然是计划良久,每一步在事先都经过了周密的部署。”凝视着老尚书的眼睛道:“也许早在许多年前,这一切就开始布局,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静观其变,暗中谋划,等到时机成熟,便即迅速出手。代替皇上的替身,当然是早就准备好了,萧绍宗能够接近皇上身边,对皇上的言行举止深有了解,对替身按照皇上的举止进行训练,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轻叹道:“以萧绍宗的实力,要找寻一名样貌身形酷似皇上的替身,并非难事。”

  老尚书靠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才道:“如果照你所言,萧绍宗已经控制了皇宫?”

  “现在已经远远不止控制皇宫。”齐宁道:“薛翎风被害,陆晓朝掌握了虎神营,如果这一切都是萧绍宗所安排,那么整个京城如今也都在萧绍宗的控制之下。”

  老尚书骇然道:“陆晓朝是萧绍宗的人?”

  “也许不是这样糟糕的局面。”齐宁道:“可是如果被我言中,陆晓朝确实是萧绍宗安插在虎神营的棋子,那么一切都已经在萧绍宗的掌控之中,我大楚帝国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陆晓朝是萧绍宗的人.....!”老尚书喃喃重复了一遍,忽然间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

  若一切真如齐宁所言,萧绍宗控制了皇宫,甚至利用兵部举荐让陆晓朝顺利掌控虎神营,那么这位身材宛若侏儒般的淮南王世子心机之深沉、手段之阴险当真是令人心生悚然。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