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五三章 调虎离山

第一三五三章 调虎离山

  之前更新失误,现在将正文修改上去,再次说声对不住。下一章今天八点之前肯定修改完毕!

  -------------------------------------------------------------------------------

  老尚书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才道:“那你现在有什么计划?你说有三件事情要做,除了弄清楚圣上的安危以及查明萧绍宗现在的状况,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我打听出来,齐家的府邸已经被封锁,我无法接近。”齐宁道:“不过大概的情况我已经查明,府中有几人已经被暗中带走拘押了起来,而且是被拘押在京都府内。”

  老尚书颔首道:“齐家被封锁老夫也是知道的,他们或许料定你会回来,所以在那边布下了罗网,你若潜回齐家府邸,就等若是自投罗网了。”

  “不单是齐家府邸,京都府如今也肯定是设下了圈套。”齐宁冷笑道:“萧绍宗恐怕就等着我往京都府去救人了。”

  老尚书想了一下,才道:“你找上老夫,是否有什么需要老夫帮你做的?”

  齐宁站起身,拱手道:“老尚书英明,其实......我想见一个人!”

  “谁?”

  “京都府尹铁铮。”齐宁道。

  老尚书皱眉道:“你要见铁铮?你可要想好了,铁铮既然受命囚禁了你的家人,必然也已经得到了你叛国的旨意,甚至已经接到要逮捕你的旨意,你在这种时候要见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都说铁铮为人正直,我希望与他单独见面,说清楚其中的隐情。”齐宁道。

  老尚书叹道:“你手中没有任何萧绍宗谋反的证据,即使铁铮为人正直,又岂会相信你说的话?他办案素来讲究证据,你没有证据,他是绝不会信任你。”

  “总要试一试。”齐宁道:“只是京都府如今定然被死死盯着,我无法接近京都府,而且正如老尚书所言,如果我直接派人联络铁铮,以铁铮的性情,只会带人来围捕我,根本不会给我解释的机会。”

  老尚书颔首道:“老夫明白了,你是想让老夫帮你联络铁铮,安排你们见面。”

  齐宁拱手道:“恳请老尚书相助。”

  老尚书却没有立刻回答,齐宁似乎明白老尚书的心思,轻声道:“老尚书是担心卷入其中,受晚辈的牵连?若果真如此,晚辈也不敢强人所难。”

  老尚书叹道:“皇上身处险境,你若能够扭转局面,老夫又岂在乎自己的身家性命?”想了一想,似乎下定了决心,问道:“你准备让老夫怎样做?”

  “只求老尚书以您老的名义给铁铮送去一份请柬。”齐宁道:“城西西六巷有一处鸿运茶楼,明晚亥时,请铁铮前去喝一杯茶,以老尚书的面子,铁铮定然会前往赴约。”

  “在城西茶楼请他赴约,他一定会心生疑窦。”老尚书道:“老夫平日里很少和朝中同僚在外相聚。”

  “他或许会心存疑虑,但绝不会将老尚书与我联系在一起。”齐宁道:“我确信他一定会前往赴约。”

  老尚书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已经做好了安排,老夫也就不多说了。无论你有什么计划,老夫只盼你能够让皇上转危为安。”

  齐宁所说的西六巷是京城城西一条不起眼的街巷,鸿运茶楼就在西六巷内,不过生意谈不上好,更说不上鸿运高照,勉强维持生计而已。

  天一黑,本就不算热闹的西六巷更是冷冷清清,鸿运茶楼灯火暗淡,茶楼里也没有了客人。

  铁铮来到鸿运茶楼门前之时,刚好是亥时时分,他一身便装,进到楼内,茶伙计立刻领着铁铮上了二楼,铁铮在靠窗的桌边坐下,四下里看了看,神色淡定,叫了一壶茶和一些点心,这才居高临下将目光投到冷清的街道上。

  铁铮外号铁阎王,为人正直,素来是秉公办案,声名极佳,但他性情太过孤僻,很少请人赴宴,自然也很少去赴别人的宴席。

  但礼部袁老尚书派人送来请柬,在深更半夜请自觉到西六巷鸿运茶楼用茶,这当然是很蹊跷的事情,他心中满腹狐疑,可是铁铮素来对袁老尚书心存敬意,即使心下奇怪,却还是按时前来赴约。

  本以为老尚书既然请人赴宴,自然会在这边等候,可鸿运茶楼此刻竟然连一位客人也没有,更没有老尚书的影子,着实让铁铮感到奇怪。

  茶水送上来,铁铮正准备掏出茶钱,却见到送茶的茶伙计竟然胆大包天在自己的对面坐下,他不由一怔,等看清楚茶伙计的样貌,脸色骤变,失声道:“是.....是你!”

  眼前这位茶伙计根本不是方才引着自己上楼的那人,却变成了一张十分年轻的面孔,铁证一眼便瞧出正是齐宁。

  “铁大人不要激动。”齐宁含笑道:“今晚请铁大人前来赴约的本就是晚辈。”

  “本府接到的是袁老尚书的请柬,为何你会出现?”铁铮神情冷峻,低声道:“你是利用了老尚书?”

  齐宁也不解释,直接道:“铁大人,敢问我府里的家眷是否被扣押在京都府?”

  铁铮神情冷然,盯着齐宁眼睛道:“你可知道你犯了大错,你本不该回到京城的。”

  “为什么?”

  “你串通敌国,意欲在西北自立,乃是大逆不道的叛臣,竟然还敢在这里出现。”铁铮冷声道:“齐宁,你若知罪,现在就随我前往京都府,束手就擒。”

  齐宁叹了口气,道:“铁大人果然得到了这样的旨意,莫非铁大人觉得晚辈真的叛国了?”

  “本府不需要听你的解释,你只需要向皇上解释就好。”铁铮欲要起身,还没站起来,齐宁已经道:“铁大人莫动,现在至少有十几支弩箭正对着我们,你若是一不小心,就要命丧在此,我不希望连累你。”

  铁铮一怔,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铁大人刚刚上楼的时候,鸿运茶楼已经被团团围住。”齐宁叹道:“眼下至少有上百人已经围堵在鸿运茶楼四周,他们布下天罗地网,就是要将我击杀在此,为此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也不会在意你铁大人的性命。”

  铁铮便要扭动向外看,还没扭头,齐宁已经道:“别转头,你一看过去,他们就会发现,也许就会立刻动手。你现在和我近在咫尺,他们要杀我,难免会殃及池鱼,所以你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坐着喝完这杯茶,然后再离开这里。”

  铁铮眸中略显茫然之色,皱眉道:“齐宁,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下面说的话,没有任何证据,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

  ,就当听故事。”齐宁含笑道:“皇上已经被人所挟持,宫内已经被人所控制,那人不但控制了皇上,而且神侯府、羽林营、虎神营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当然,甚至你的京都府,也在他的操控之下。”

  铁铮变色道:“你说什么?”

  “那人挟持了皇上,将玉玺握在了手里,所以你所接到的圣旨,都是此人所为。”齐宁道:“此人意图谋朝篡位,但在此之前,当然要将他觉得威胁他登基的力量尽数铲除,而恰好我正是他不得不除的眼中钉肉中刺。”

  “你说的那人是谁?”

  “萧绍宗!”齐宁道:“也就是刚刚为萧璋翻案的那位淮南王世子!”

  铁铮握起拳头,冷笑道:“就凭你红口白牙?证据何在?”

  “没有证据。”齐宁道:“若当真有证据在手,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铁大人喝茶了。”

  “既然没有证据,那就是一派胡言。”铁铮冷冷道:“你叛国在先,如今反倒血口喷人,构陷淮南王,本府岂会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皱眉道:“你设计让本府前来赴约,到底是什么目的?只是为了和本府说这些颠倒是非的胡言乱语?”

  齐宁竟是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杯饮了一口茶,这才放下茶杯道:“皇上身居险境,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确保后顾无忧。齐家三夫人被你们抓进了京都府,如今囚禁其中,她们若是不得安全,我自然不能放开手脚。”

  “你难道是想让本府放了他们?”铁铮冷笑一声:“你实在是异想天开了。齐宁,就算你挟持了本府,没有皇上的旨意,那是谁也不敢放她们离开。”

  “铁大人错了,就算你答应放她们走,她们也走不了。”齐宁淡淡道:“京都府不在你的掌控之中,实际上你早就被人严密监视,否则那伙人又岂能循着你找到这里,继而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

  “你说本府被人监视?”铁铮大感意外。

  齐宁颔首道:“不但是被人监视,你身边的人只怕也早被收买,换句话说,你接到的每一份信函,里面的内容也很快被人所知。就譬如今早袁老尚书送过去的请柬,你当然不会看过之后立刻焚毁,只要留着,是谁人请你赴宴,在何处赴宴,都已经被人弄的一清二楚。”叹了口气,道:“说句不客气的话,铁大人实际上已经成了某些人握在手里的工具。齐家的人在京都府,他们就会提防我出手救出家人,如此一来,对你的一言一行,自然是死死盯住。”

  铁铮眸中更显狐疑之色:“你的意思是说,你早就知道本府被人盯住,也知道本府前来赴约,他们必然会紧随而来围堵此地?”盯着齐宁眼睛:“你既然知道一现身必会被围困在此,怎敢在这里出现?难道.....你是故意要陷入绝境?”只觉得是在荒谬透顶。

  “那帮人盯着京都府,固若金汤,我若是贸然出手,就等若是自投罗网,不但救不出家人,恐怕连自己也要折在京都府。”齐宁叹道:“所以要救她们出来,只能先将埋伏在京都府附近的那些人全都引出来,说句不中听的话,只要那些人撤离京都府,要从京都府救出几个人来,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铁铮身体一震,终于明白过来:“你.....你是要调虎离山?”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