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五四章 夜深鬼不静

第一三五四章 夜深鬼不静

  铁铮明白了齐宁真正的意图,脸色大变。

  齐宁以袁老尚书的一份请柬在深更半夜将铁铮请到了鸿运茶楼,却正是以此将埋伏在京都府附近的那群高手引诱至此,从而让京都府那边出现空虚,如此情势下,派人潜入京都府将里面的人救出来。

  袁老尚书从不请人在外用宴,即使真的要请人吃饭,直接请人到礼部尚书府岂不更为方便?即使真的要请客,要不可能寒酸到要往一处茶楼来,而且时间还选在亥时时分,这已经是半夜。

  这次请客,本就是处处透着古怪,就连铁铮接到请柬倒觉得十分蹊跷,若被萧绍宗那伙人知道,当然会怀疑这次赴宴是大有玄机。

  齐宁自然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让那份透着蹊跷的请柬发挥诱敌前来的作用,正是一手调虎离山的计策。

  为了救出顾清涵等人,齐宁显然是做了周密的部署,先后利用袁老尚书和铁铮作为桥梁,最终成功将埋伏在京都府附近的人都引了过来。

  铁铮明白此中真相,叹道:“你为了救出家人,将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倒也算重情义,只是.....!”后面的话却没有说下去。

  齐宁道:“萧绍宗一定猜到那份请柬背后的真正指使人就是我,所以他也一定会调动大批人手前来此处,无论如何,都是要让我葬身于此。”端起茶杯,眼角余光向窗外瞥了过去,在长街对面的屋顶上,身影闪绰,敌人显然已经却是将鸿运茶楼团团围住。

  夜色之下,不知道有多少敌人隐藏在其中。

  但齐宁此时神色依然平静,唇边甚至还挂着一丝笑意,这让铁铮不由从心里还是钦佩这年轻人的胆识。

  “铁大人今夜前来赴宴,帮了我大忙。”齐宁道:“如果今晚我能活下去,日后总是能报答的,不过铁大人还是尽快离开的好,否则一定会被牵累。”端起茶杯,微笑道:“就以这杯茶谢过铁大人了。”竟是将一杯茶一饮而尽。

  如果没有铁铮的赴约,这群敌人当然不会跟过来。

  便在此时,屋顶上传来啪嗒之声,似乎是有人踩踏在屋顶的瓦片之上,铁铮深吸一口气,知道齐宁确实没有危言耸听,而屋顶上的敌人显然也已经不在意齐宁是否有察觉,能发出声音来,只能代表这群人已经是信心满满,他们确信今晚齐宁一定会横尸于此。

  “大人,请!”

  齐宁抬手做了个手势,示意铁铮立刻离开。

  铁铮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来,皱眉道:“你当真没有叛国自立之心?”

  齐宁叹了口气,道:“袭取西北的兵马,几乎都是西川的将士,他们的故乡在西川,不在西北。我要在西北自立,凭借的是什么?没有三年五载,西北人心不服,西川将士会丢下家眷,拥护我在西北自立?”

  铁铮一愣,齐宁这句话可谓是一针见血。

  齐宁要在西北立足,必然要手握兵权,可是刚刚征服西北,在完全收服了西北人心之前,齐宁当然不敢依靠西北的兵卒,所依仗的只能是跟随他打进西北的西川将士。

  西川将士的家眷都在西川,若是跟随齐宁在西北自立,就等若是叛乱,留在西川的家眷定然也会遭受牵连,这当然是西川将士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齐宁要统帅西川将士在西北自立的言论,当然是荒谬至极。

  铁铮欲言又止,终于没有在说什么,向楼梯口走过去,到得楼梯口处,停下脚步,似乎想回头,但终究没有回头

  ,径自下了楼去。

  齐宁只等到铁铮离开,这才慢条斯理地先从怀里取出了一副黑色的手套,那手套显然不是棉布或者丝绸制成,而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材质,又薄又软,他小心翼翼戴上薄薄的黑色手套,这才取出削铁如泥的寒刃在手,拿在手中把玩,但是他方才带笑的脸庞却已经变得杀意凛然,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盯着寒刃喃喃道:“今晚你是真的要饱饮鲜血了!”

  四周死一般寂静。

  齐宁忽然站起身来,几乎就在这同时,“嗖嗖嗖”之声响起,自窗外爆射进来十数支利箭,齐宁起身的同时,右手已经握住桌角,猛然一掀,桌上的茶壶茶杯洒落地上,而整面桌子却变成了盾牌,“咄咄咄咄”之声不绝,利箭尽数都设在桌面上。

  “哗啦!”

  屋顶传来破裂之声,瓦砾从天撒落下来,数道人影夹杂在瓦砾之中,凌空而落,刀光冰冷,直向齐宁砍过来。

  齐宁双目一寒,全身的肌肉在这一瞬间紧绷起来,青筋凸起,浑身上下散发着无穷的力量感,他没有闪避,而是双足一蹬,整个人如同仙鹤一般,一飞冲天!

  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嚎!

  齐宁身在空中,与从天而降的刺客上下交错间,寒刃划过,已经割断了一人的喉咙,而另一只手则成拳头,重重地打在另一人的喉咙处,那后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那人就像一只风筝一般,被这一拳打飞出去,飞出了窗口,落到了长街之上。

  “哗啦,哗啦!”

  屋顶连续不断传来破裂之声,一个接一个窟窿在屋顶出现,随着窟窿的出现,一道又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二楼的地板上,只是片刻间,十数人已经落下来,没有一个人有丝毫的迟滞,盯准了齐宁这个目标,如狼似虎直扑过来。

  齐宁也没有任何的怜悯,手中的寒刃与他浑然一体,就像是变成了他一只手,挥舞之时,干脆利落,直取敌方要害。

  十数道身影身法敏捷,下手狠辣,可是齐宁显然比他们更为敏捷,出手也更为冷酷无情,那寒刃到得敌方胸口,必然会刺入对方心脏,到得对方的喉咙,必然会割断咽喉,到得对方的腹部,必然会没入对方的小腹之中,人影不停地横飞出去,那惨叫声亦是连续不绝。

  楼梯口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

  又是一大群人从楼梯口冲过来。

  齐宁知道萧绍宗既然铁了心要取自己的性命,那么今晚埋伏在鸿运茶楼四周的人手必然是一个庞大的数目,对方绝不会吝啬性命,他们今夜的行动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的人头摘下。

  要活下去,就要让对方死去!

  数把大刀同时从三个方向向齐宁砍过来,齐宁这一次却没有硬拼,足下一点,整个人已经飘然到了窗口边上,当他接近窗口的一瞬间,又是数支利箭从对面屋顶直射过来。

  利箭又快又急,而且劲风呼呼。

  箭手自然是训练有素,齐宁右手握着寒刃,眼见得利箭迎面而来,却已经抬起左掌,一掌拍了出去,劲风激荡,本来迎面射来的利箭与掌风撞在一起,顿时便改变了方向,也就在这一瞬间,齐宁身形如燕,已经从窗口飘然跃出,轻飘飘地落在了长街之上。

  “杀!”

  从长街两头响起喊杀之声,齐宁身在长街中央,已经看到两边有无数身影涌过来,齐宁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神色不变,眼中杀意浓郁,直向冲过来的人群迎上去。

  人潮涌过来,瞬间就裹住了齐宁,但这群人却像是遇到了坚不可摧的石头一般,水花四溅,噗噗噗连声响,那是利刃穿透皮肉的声音,靠近齐宁最近的三人已经如同四根根部腐烂的木头一样倒了下去,他们捂着自己的喉咙,手里的鲜血向外冒出,一只手根本不足以堵住喷涌而出的鲜血,从那指缝间飙射出来。

  区区几人的死亡,当然不可能对这群人形成任何的震慑,人群依然将齐宁裹在中间,就像是海上的潮汐一般,一波又一波地向齐宁冲击过来。

  齐宁此时却如同幽灵一般,或者说就像是一条泥鳅,在拥挤的人群之中,竟然总能够找到最合适的缝隙游走,他手中的寒刃不再追求去攻击敌人的要害,甚至根本不去看对方的身体位置,握着寒刃的右臂随意划动。

  寒刃之锋利,说是削铁如泥并不为过,所过之处,裂衣破皮,很轻易地便能在任何一名敌手身手划破肌肤,齐宁身法敏捷迅速,出手又如同闪电一般,没有丝毫的犹豫,只是片刻间,十数人已经被寒刃划开了伤口。

  一人手腕上被划开一刀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流,这人立刻从衣襟割下一片布襟,准备将伤口裹起来,以免继续流血,正要包扎,却赫然发现,那伤口只是在瞬间竟然开始发黑,此人脸上变色,还没有多想,便感觉呼吸急促,很快就连一口气也喘不上来,这时候听得边上“砰”一声,一名同伴倒在自己的脚边,那同伴全身抽搐,口中竟然向外直冒白沫,这人亦觉得头晕眼花,往前踏出一步,头重脚轻,整个人也已经摔倒在地,随即也剧烈抽搐起来。

  “有毒!”

  边上有人惊叫一声:“大家小心,他.....他手中的刀子有毒!”

  齐宁的寒刃确实有毒。

  为了救出顾清涵等人,他设下计谋,将这群人引诱至此,本身自然也要陷入困境之中,眼下的局面,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事先当然也是做足了准备。

  寒刃浸毒,而且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也正因如此,他才戴上了用特殊材质做成的手套,这本就是为了防止不小心自己的手被寒刃割伤,此刻他并不需要去攻击敌手的要害,寒刃只要在敌人的身上隔开哪怕小小一道伤口,沾血便即中毒,中毒者也在顷刻间便毒发身亡。

  面对人潮一般的敌手,这当然是杀死敌人最有效的办法。

  齐宁当然知道这种手段十分狠毒,但今夜这一战,本就与仁慈没有任何干系,你死我亡的交锋,齐宁本就没有想过让任何一名攻击自己的敌人活过今晚。

  十多名被寒刃划伤的敌人先后倒在地上,抽搐着,然后死去。

  人潮因此而稍微顿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更多的人还是呼喝着向齐宁杀过来。

  屋顶之上,几道身影居高临下看着陷入人潮之中苦战的齐宁,当先一人一身灰袍,面上带着漆黑的面具,背负双手,面具下的眼睛冷酷而犀利,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各站一人,左边那人身形极矮,身形瘦弱,但脸上却戴着一张雪白的面具,那面具宛若十二三岁的娃娃,娃娃脸似笑非笑,显得阴森可怖,而右手那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劲装,黑巾蒙面,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盯着齐宁,眸中满是深入骨髓的怨毒之色。

  ---------------------

  PS:误更修改过来,再次向大家说声对不起!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