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五六章 秋尽叶落人断魂

第一三五六章 秋尽叶落人断魂

  矮子的面具被打飞,先是怔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陌影会对他出手。

  但只是一瞬间,他那张奇丑无比的脸上竟然露出笑容,那是一种让人看着便心里瘆得慌的古怪笑容:“是我错了,我本不该在阁下面前大放厥词。”竟是将另半张脸凑过去,道:“你若是不解气,可以再来一下!”

  陌影冷笑一声,并不理会。

  此时却见到向天悲竟然缓步向这边走过来,也不在意齐宁,只走了几步,陡然双足一蹬,整个人一飞冲天,已经飘然而起,竟是向屋顶只飘过来,他身轻如燕,落在屋顶的瓦片上时,竟然没有任何响声发出来。

  鬼王不自禁后退了两步,陌影不屑地瞥了鬼王一眼,这才看向向天悲。

  向天悲长身而立,手中的长剑正是天下十大名剑之一的落叶剑。

  秋尽叶落,人断魂!

  两人之间不过数步之遥,陌影盯着对方的眼睛,向天悲年过五旬,面无表情地看着陌影。

  鬼王扭头看了劲装蒙面人一眼,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向后退了几步。

  “我听说过你。”陌影眸中带着一丝笑意:“很早就传闻楚宫之中有一位剑客,痴迷剑道,其剑法也足以在天下剑客之中排上名次。”

  向天悲叹了口气,道:“我也听说过你。白云岛主座下有三大弟子,以你居首,你不在白云岛苦修,却要淌楚国这趟浑水,有些事情,本不是你能做的。”

  陌影眸中闪过寒意,向天悲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才道:“岛上生明月,若是阁下能够及时抽身,一切都还没有晚,回到白云岛,远离这些尘世纷争,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天下都只会有利无弊。”抬手道:“请!”

  陌影直盯着向天悲眼眸,叹道:“你既然知道我,就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再差一步就要登上山巅,我为何会在这种时候半途而废?”

  “有些地方可以看到,但永远都达不到。”向天悲平静道:“你所看到的山巅,只是你一厢情愿,即使只有一步之遥,可是这一步你却永远没有法子跨出去。”抬起的手臂没有放下:“再请!”

  “我做事从来只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陌影道:“向天悲,其实你今天本不该出现的。”

  向天悲依然抬着手臂道:“三请!”

  陌影见向天悲执意要让自己离开,便觉得有些蹊跷,沉吟了一下,才道:“你方才使出来的剑术很高明,我知道你是位剑术高手,只是没有料到你的剑法比我料想的还要高明。”

  向天悲终于收回了手臂,叹道:“我已经三次请你离开,你也做了选择,至少日后还是可以向白云岛主有个交代的。”

  陌影听出向天悲话中有话,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自幼练剑,执迷不悟,多年前便自以为悟出了剑意,但事实上只是一厢情愿。”向天悲缓缓道:“很多年前,我得到一位前辈的指点,本以为在剑术上会有更高的突破,可惜的是事与愿违,接下来的三年,我竟然不懂剑,执念在其中,剑法有退无进。”

  陌影眼中显出异色。

  向天悲忽然说起一些不相干的话,这其中当然有蹊跷。

  “于是我又花了三年的时间,勉强拾起之前的剑术,前后这一耽搁,六年时间,在剑法上原地踏步,毫无进展。”向天悲摇头叹了口气:“那位前辈是我十分敬重的人,他的指点让我没有丝毫的突破,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实在没有练剑的天赋,或许此生只能是一名碌碌无为只能缩在宫廷之中的执剑人而已。”

  陌影道:“白羽鹤当初也有与你一般的桎梏,数年时间在剑术上没有突破,一度生出封剑之心。”

  “直到近日,我才明白,前辈的指点本没有错,只是我自己错了而已。”向天悲叹道:“这就像一名熟知人情冷暖的长者,他告知幼-童这世上的人心伎俩,虽然幼-童听到其中道理,但又如何能够真正的领悟其中的意思。强行去参悟其中的道理,反倒是越走越偏,到最后连自己仅知的那一点道理也浑浑噩噩遗忘干净。”

  “听你的意思,你似乎在剑术上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陌影淡淡道。

  向天悲道:“其实这也要感谢你们。前番被你们算计,死里逃生,这些日子来,我在生死之间几度轮回,看破了多年以来一直遵循的剑道执念,想到当年前辈的指点,忽然间明白了真正的剑术奥义。”

  陌影立时想到方才向天悲出剑时的恐怖,瞳孔微微收缩。

  向天悲抬起手臂,落叶剑前指,声音平静:“阁下乃是东海弟子,一直受大宗师点拨,武道修为自非常人可及。今日向某愿以此剑,向阁下讨教真正的东海武道!”

  陌影意识到什么,沉声问道:“你在剑术上受人点拨,你所说的前辈,到底是何方神圣?”

  “剑中之神!”向天悲没有隐瞒。

  陌影身体微震,他陡然间明白,向天悲的剑术突破之后,为何会达到如此恐怖境地,原来这位宫廷剑客的师傅,竟然是剑神北宫连城。

  向天悲虽然轻描淡写,但以北宫连城大宗师的身份,能够指点向天悲剑术,这其中的意义自然就非同小可,向天悲自称如今剑道上的突破是悟出了北宫当初的指点,那就等若是承认北宫为其师。

  陌影眸中显出恍然大悟之色。

  东海白云岛主座下三大弟子,此事知道的人不在少数,但北宫连城是否有传人,却始终是个谜。

  陌影今日终是知道,北宫的弟子,竟然一直在深宫之中。

  向天悲三请之后,便不再犹豫,抬剑欲战,陌影便知道这一战已经无可避免,他无法确定向天悲是个人求战,还是受了北宫连城的指示。

  因为龙山之约的缘故,大宗师之间自然不会轻易对战。

  陌影无法确知北宫是否知道自己在楚国活动的事情,可是他相信,即使北宫知情,也不会亲自出手,事实也确实如此,北宫神龙见首不见尾,京城发生如此大的变故,北宫却始终不见踪迹,但今日向天悲终于出现。

  陌影背负双手在身后,但身体却似乎在一瞬间变得更为挺拔起来。

  无论是向天悲还是陌影,都知道这一战的意义所在,从向天悲亮明身份之后,两人的对峙就已经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关乎到两大宗师的声誉。

  东海岛主和剑神虽然没有正面相对,但却以这样的方式,以他们的弟子作为替代针锋相对。

  鬼王和劲装蒙面人此刻都已经退后了数步之遥,当知道向天悲是北宫的传人,两人的瞳孔都显出惊诧之色,只是向天悲提剑指向陌影的时候,鬼王那细小的眼眸中显出兴奋之色。

  长街之上,齐宁已经杀的浑身上下满是鲜血,虽然没有一刀伤在他的身上,但无数人的鲜血在喷溅之际,终究是难以避免,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大街之上,弥散在空气中的浓郁血腥味让人作呕。

  虽然一路向街头突进,但这群人当真是悍不畏死,硬是自始至终将齐宁围在中间,一层又一层,齐宁即使如同泥鳅般穿过狭小的缝隙突出去,但外面依然又是一层包围圈。

  “人就在那里。”屋顶上的鬼王怪笑道:“你说过要亲手摘了他的脑袋,现在正是好时机。”

  劲装蒙面人瞥了鬼王一眼,鬼王也不看他,只是道:“只要拿下了他的首级,你不但可以一雪当初之恨,而且锦衣候的爵位就会落在你的身上,于公于私,都是收获满满。”

  劲装蒙面人握起了双拳,却没有立刻跃下屋顶。

  “他的武功很不错。”鬼王叹道:“你虽然内功深厚,也得到了点拨,可是要想摘下他的脑袋,并不容易。你若是害怕,大可不必.....!”他还没有说完,劲装蒙面人已经直冲出去,如同豹子般冲到屋檐边,双臂展开,整个人已经飘然跃下,落在了长街之上。

  鬼王双眼眯在一起,只见到劲装蒙面人已经冲向人群,直往齐宁扑了过去。

  向天悲突然出现,齐宁当然已经发现,但他此刻被这群刀手死死缠住,自然无暇去顾及向天悲到底在做什么,一刀刺入一名刀手的小腹,侧身闪过从旁砍过来的一刀,便感觉身后劲风呼呼,听得一个冷厉的声音喝道:“受死吧!”

  这股劲风十分凌厉,与其他刀手大不相同,齐宁不敢怠慢,电光火石之间,探手抓住一名刀手,向后狠狠一扯,自己的身体却已经往侧面撞在一名刀手的身上,那刀手惨叫一声,顿时被他撞飞开去,而他扯过来的那名刀手却堪堪帮助自己地挡住了自后而来的劲风,他闪身之时,眼见余光已经瞥见一道瘦长的身影自后扑来,那身影一掌拍出被自己躲过,却打在了被自己当作盾牌的那刀手胸口,那刀手“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却已经向后直飞出去。

  从后冲上来的人闪躲不及,那刀手撞在两名同伴身上,那两人却也都是喷出一口鲜血,倒成一团。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