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五九章 火急

第一三五九章 火急

  齐玉的内力被齐玉迅速吸取,但此人内力着实深厚,却也并非短时间内便可以尽数抽离。

  寒刃之上本浸有毒液,但齐宁厮杀半日,寒刃伤及数十人,不少人都是毒发身亡,可也正因如此,寒刃之上的毒性已经大大减弱,等到扎入齐玉身体之时,寒刃之上的残毒其实已经所剩无几,更加上齐玉有深厚内力护住心脉,那极其轻微的毒性却也没有在齐玉体内扩散。

  随着内力涌入齐宁的气脉之内,齐宁清晰地感受着澎湃的内力在自己的经脉之内流动。

  当初向百影就曾对他有过警告,告知齐宁体内乃是纯阴之气,并不适合修炼大光明寺那类至阳真气,否则很可能会导致体内的真气紊乱,从而伤及奇经八脉。

  齐宁由此便知道自己面对修炼至阳真气的高手,还真不可轻易催动六合神功吸取内力,一个不慎,自己反遭其害。

  他其实也并不确定齐玉从暮野王身上获得的内力究竟是否纯阴之力,不过齐玉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而且齐宁如今对六合神功运用自如,心知若是外来之力与自己体内的真气不合,那么自己体内的寒冰真气就会立刻有剧烈的反应,那时自己停下手来也依然来得及。

  这内力进入自己体内之后,自己体内的寒冰真气竟是没有出现抵抗,齐宁立时便知道齐玉从暮野王身上得到的这一身功力,还真是纯阴之力,与自己所修之力恰好相合。

  如此顺利,齐宁自是欢喜,内力进入体内,源源不断,齐宁竟是感觉全身上下每一个毛细孔都异常的通透,一阵舒适感漫布全身。

  齐玉整张脸渐渐萎缩下去,两只眼珠子也开始向外凸出,他想要挣扎,但六合神功最恐怖之处,便是一旦制住敌手,敌手无论如何也根本提不上气力来,所有的气力只能往齐宁身上倾泻过来。

  “饶.....饶命......!”四周众人虽然看出齐玉被齐宁所制,但齐宁到底使得是什么手段,众人却是一无所知,只有深陷其中的齐玉此时已经知道大祸临头,他拼了所有的气力出口求饶,只是齐宁却是根本不理。

  齐玉费尽心机,本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亲手将齐宁毙于掌下,孰知道第一次真正向齐宁出手,便落得如此下场。

  对齐宁的怨恨早已经被恐惧和绝望所取代,嘴唇动了动,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用一双眼眸子发出祈求之色,希望齐宁留自己一条性命,但齐宁杀心即起,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更何况他知道齐玉人品卑劣,今日网开一面饶他一命,日后只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既是如此,倒不如趁早解决。

  四周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齐玉的身体渐渐萎缩,没过多久,齐玉的肌肤都已经干瘪了下去,两只眼珠子凸出来,一张嘴却是张着,竟是无法再合起。

  齐宁终于收回手,缓缓站起身来,齐玉体内的功力已尽数为齐宁所取,本人此刻也已经成了一具干尸。

  齐宁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内力充沛,全身上下就似乎有无穷的力量。

  让齐宁惊奇的是,这一次从齐玉身上汲取过来的内力,几乎与自己的身体完全契合。

  以往齐宁从敌手身上汲取内力之后,需要自己将外来之力慢慢融入自己的丹田之中,实际上最终所获,也就十之四五而已,可是此番从齐玉体内获得的内力,竟然通过奇经八脉毫无阻碍地融入丹田,几乎是完全化为己用,便是齐宁自己也大感诧异。

  暮野王的内力修为,放眼江湖那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即使大光明寺空藏大师也不在暮野王之上,齐玉趁暮野王受伤之时得了他的内力,暮野王几成废人,齐玉即使没得暮野王十成功力,那也是取得八成,如今这些内力尽数为齐宁所用。

  齐玉身上的内力,并不在齐宁之下,也便是说,齐宁此番获取齐玉的内力之后,内力之浑厚就等若是翻了一番,普天之下,除了那几名如同怪物一般存在的大宗师,再也无人能够与齐宁比拼内力。

  瞧见齐玉变成一具干尸,四周众人都是心下骇然,他们今夜的目标就是要将齐宁斩于刀下,但齐玉之色却真正的让众人心生惊惧,在他们的眼中,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等若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便在此时,却听“砰”一声响,随即听得有人惊声道:“有人.....有人出来了!”

  众人循声瞧过去,只见到一人抬刀指向对面的屋子,正是向天悲和陌影对决的那间屋子。

  两大高手从屋顶落入屋内之后,众人也看不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此时那间屋子的大门忽然从里面被破裂开来,只瞧见一道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来。

  齐宁瞧见从屋内走出来的那人,脸色微变。

  只见那人一袭灰袍,正是陌影。

  陌影从屋内走出来,是否代表他已经取胜?

  那么向天悲自然是凶多吉少。

  一直躲在远处昏暗处的鬼王亲眼瞧见齐玉被吸成干尸,却根本没有出手相救,此时看到陌影从屋内出来,那张丑陋的脸上微微舒展开来。

  他自然对陌影心存恨意,但说到底,双方毕竟有共同的利益,比起向天悲,鬼王当然更愿意看到陌影在这一战之中取胜,见到陌影从屋内走出来,也就证明向天悲已经被陌影解决,对萧绍宗集团来说,陌影就等若是替他们除掉了一大强敌。

  齐宁一手握起拳头,他心知自己吸取齐玉的内力之后,即使面对陌影这等高手,那也绝不会落於下风,更何况即使陌影在与向天悲的对决中取胜,那也定是消耗巨大,正面相对,自己也不怵此人。

  陌影向这边走出几步,身形忽然踉跄起来,再往前走两步,陡然间往前栽倒,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陌影已经扑倒在地,身体在地上微微抽动,却再也无法起身。

  鬼王脸上变了颜色。

  也就在此时,却瞧见向天悲竟然从屋内走了出来,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向天悲缓步前行,那柄落叶剑已经收回腰间。

  走到陌影边上,向天悲停下脚步,缓缓低头看了一眼,这才继续往这边走了两步,看向齐宁,淡淡道:“你随我来!”竟是不多一句废话,往那辆停在街道上的马车走过去。

  齐宁也不犹豫,手握寒刃,跟在向天悲身后,四周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向马车,都是不自禁抬起手中刀,可却偏偏再无一人敢杀上前去,便是远处的鬼王也是瞳孔收缩,眼瞧着两人离去,竟然连一声都没叫出来。

  “别.....别让他们走了!”

  眼见得两人已经距离马车越来越近,终于有人叫出声来,众人形成一个大弧形,往两人靠过去,却见到向天悲忽然停下脚步,齐宁也几乎同时停步,仅仅是停下步子,本来涌上去的人群立时停下,竟是纷纷往后退,一时间有人向前有人向后,挤做一团。

  向天悲不再理会,径自上车,进入车厢内,齐宁却是跳上车辕,牵住了马缰绳,扫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一眼,朗声道:“去传个话,告诉那个人,不用他来找我,我很快就会去找他,让他不用急,会很快!”抖着马缰绳调转车头,在众目睽睽之下,马车向街头而去,很快就消失了踪迹。

  齐宁心里很清楚,赶着马车在京城而行,即使那群人一时被震慑不敢跟过来,但用不了多久,无数眼梢就会盯住,穿过两条街,齐宁将马车赶入一条昏暗的巷子里,这才停下马车,转身钻进车厢之内,车厢内一片昏黑,齐宁只能燃起火折子,火折子亮起,却见到向天悲斜身靠在车厢内,脸色惨白,唇角俱都是鲜血,车厢的地板上,也有几滩鲜血,里面弥漫着血腥味道。

  齐宁吃了一惊,向天悲却已经微睁开眼睛,看了齐宁一眼,才虚弱无力道:“你赶.....赶紧找地方藏身......,我.....我不成了.....!”

  齐宁扶住向天悲,低声道:“你哪里受了伤?”

  “东海.....东海弟子,果然......果然了得......!”向天悲道:“我.....我五脏受创,撑不了多久......!”话声未落,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齐宁心下骇然,这时候才明白,向天悲固然杀死了陌影,可是自身却也被陌影所伤。

  “你撑住!”齐宁沉声道:“无论如何,你也要再撑一个时辰!”再不犹豫,将向天悲背在身上,钻出马车,就像一匹孤狼,脚步如飞,穿行在京城的街巷之中。

  他得了齐玉的内力,如今正是内力最为充沛之时,脚下速度奇快,整个人就像一道风,一闪而过。

  以他现在的速度,即使真的被人瞧见,可是放眼天下,恐怕也没有人能够一直尾随追踪。

  齐宁以最快的速度穿过了小片城区,终于到了一条街巷,这条街巷道路坑洼不平,两边的房舍也是破旧至极,飞奔到街巷尽头,却出现了一座黑门大宅,门头挂着两只白色的大灯笼,灯火闪动,白光森森,墙根下东倒西歪或坐或躺着几名衣衫褴褛的乞丐,此处却正是丐帮鬼金羊分舵所在。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