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六一章 唯绝处显真情

第一三六一章 唯绝处显真情

  丐帮将顾清菡救出之后,来到鬼金羊分舵,白圣浩知道这几位都是齐宁的近眷,自然是不敢怠慢,吩咐人收拾了几间屋子,暂时安置几人。

  锦衣齐家的府邸已经被困住,自然不可能再让顾清菡等人返回,眼下也唯有此处还勉强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

  在齐宁另有安排之前,白圣浩只能将她们安置在此处,好在这处宅子虽然破旧,但房舍众多,稍加收拾,倒也算干净,不过屋内的摆设自然是十分简陋,齐宁进到屋内之时,屋里点着灯火,顾清菡正坐在桌边若有所思,听到后面传来“嘎吱”声音,立刻回头过来,见到齐宁进来之后,已经顺手关上了门。

  齐宁洗过之后,身上自然再无血污,顾清菡还是有些担心,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番,确定齐宁确实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叹道:“你没事就好,这些日子,我.....!”后面的话却是没有说出口。

  锦衣齐家能够对齐宁形成掣肘的人并不多,除了顾清菡和西门战樱,最多也就只有唐诺。

  萧绍宗利用京都府将顾清菡等人关进大狱,自然不是真的为了要对顾清菡等人如何,只不过是以顾清菡等人为诱饵,想要将齐宁引入陷阱之中。

  萧绍宗想要篡夺皇位,自然早就清楚哪些是劲敌,齐宁便在他的敌对名单之中,为了对付齐宁,萧绍宗早就将护国公府控制住,等得上次在半道诛杀齐宁失礼,萧绍宗立刻就将顾清菡等人囚禁起来,他既然将齐宁当作劲敌,自然是早早就了解齐宁的性情,知晓齐宁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只要顾清菡这些人掌握在手,就能让死里逃生的齐宁乖乖回到京城来,为此不单囚禁了顾清菡,就是唐诺也一并下狱。

  护国公府被困,顾清菡和唐诺被下狱,这些事情连续发生,顾清菡又如何不知发生了重大事情,而且她第一时间便猜知这些必然与齐宁脱不开干系。

  她被京都府所控制,却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日夜只担心齐宁的生死,可是在京都府却无法获得外面一丝一毫的讯息,更不知道齐宁到底生死如何,这心中又如何不担忧?今夜被营救出来,见到齐宁安然无恙,一颗心这才踏实下来。

  她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齐宁自然知道顾清菡对自己的担心,见到这张漂亮的脸蛋已经消瘦许多,不似往日那般饱满,而且神色也是颇为憔悴,爱怜心起,柔声道:“三娘,一切都会好起来。”

  顾清菡勉强一下,虽然知道这次事情不简单,但齐宁既然活着,那么无论发生何事也比不得齐宁的安危重要,还没说话,却感觉手儿一暖,却是齐宁已经牵了她手,她条件反射要挣脱开来,但齐宁握的颇紧,而且被那只粗糙的手握住之后,顾清菡便觉得有一种踏实感,只是微动了一下,并没有用力挣脱,任由齐宁握住,轻叹道:“宁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朝廷为何会.....!”

  齐宁不等她说完,已经轻声道:“三娘别急!”牵着顾清菡的手儿走到桌边,在桌角处分别坐下,却没有松开顾清菡的手,只是低声道:“三娘,今晚我见到了齐玉!”

  “齐玉?”顾清菡俏容一怔,秀眉蹙起,问道:“他....他在哪里?”

  齐宁犹豫了一下,终是直言道:“他参于谋反,今晚更是与那些反贼联手埋伏,想要取我性命.....!”

  “他.....!”顾清菡柳眉竖起,恼道:“他要杀你?他真的要自绝于齐家的列祖列宗吗?”

  齐宁冷笑道:“他既然无情,我对他也不必心慈手软。”

  顾清菡立刻听明白齐宁的意思,花容失色,颤声道:“宁儿,难道.....难道你已经.....!”

  齐宁微微颔首,顾清菡娇躯一震,呆了一呆,片刻之后才苦笑道:“为何会是这样?我知道他心术不正,也一直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是.....哎,他终究是齐家的子孙,你们最后竟然手足相残......!”

  “不单是因为他想杀我,我取他性命,也是为了保全齐家。”齐宁正色道:“齐玉已经投靠了叛党,日后无论叛党是成是败,只要齐玉还活着,齐家都要受到牵累。叛党若是谋反成功,齐玉对齐家心存怨恨,第一个便要对齐家下手,甚至是赶尽杀绝,如果叛党作乱最终被平定,齐玉身为锦衣齐家的人,却参于谋反,这也会给齐家带来麻烦,所以此人只能死,别无他法。”

  顾清菡心知齐宁所言有理,想了一下,才问道:“宁儿,你说他参与谋反,那.....到底是谁要谋反?”

  “淮南王世子萧绍宗!”

  “淮南王世子?”顾清菡更是惊诧:“淮南王不是已经自尽,淮南王世子也被软禁在王府,他.....他又如何能够谋反?”

  齐宁叹道:“三娘没有想到,我之前也没有想到。朝中许多人都知道萧绍宗身患绝症,已经是病入膏肓,之前我在宫中还亲眼看到此人吐血晕厥过去,只以为他命不久矣。而且淮南王在皇陵之变中自尽而亡,淮南王的党羽也是一盘散沙,也正因如此,朝廷对萧绍宗疏于防范,只以为此人行将就木,对朝廷形不成任何威胁,其实就连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深藏不漏。”说到这里的时候,顾清菡已经不动声色将手收了回去,齐宁也不勉强,继续道:“此前东海世家叛乱,还有西川李弘信意图叛乱,这一切都与萧绍宗有关系,此人在多年前就开始布局谋划,可惜朝廷却是被蒙在鼓中,此番他更是趁着楚军北伐之际,趁机发难,掌控了京城。”

  顾清菡吃惊道:“你是说他.....他已经谋反成功?”

  “还差最后一步了。”齐宁神情凝重:“他一直在铺路,不过这最后一步还没有敢轻易踏出去,又或者说时机未到。”

  “那.....皇上现在如何?”

  “除了你们,我最担心的就是皇上的安危。”齐宁苦笑道:“不过照目前的局面来看,皇上已经被萧绍宗掌控,生死未卜。”

  顾清菡俏美的脸上也是神色凝重,微一沉吟,才凝视着齐宁,轻声道:“宁儿,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皇上待我有恩,而且除了我,我也想不出还有谁会去救他。”齐宁道:“如果皇上还活着,相信他也在等着我。”

  顾清菡这一次却是忍不住伸出手,握住齐宁的手,急道:“你.....你现在又能怎么办?你刚说过,萧绍宗已经控制了京城,他手握权势,反倒是你......!”四下看了看,才苦笑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你也不会让丐帮相助,既然到了这里,也就说明你现在的处境也很艰难,你又如何能够与萧绍宗相斗?”

  齐宁抬起另一只手,搭在顾清菡手背上,微笑道:“三娘,今日你们顺利出来,我最大的顾忌也就没有了,后面的事情,我自己来计划。”顿了一顿,才道:“你们不能再留在京城了,我已经想好,到时候让丐帮帮忙,将你们几个送出城去,然后找寻一处安全的地方暂且安置下来。”

  顾清菡更是着急:“你.....你和我们一起走吗?”

  “三娘,事到如今,我若是就此一走了之,皇上必死无疑,萧绍宗的阴谋也一定会得逞。”齐宁肃然道:“萧绍宗已经给我戴上了叛国的罪名,只不过他眼下不想让京城出现波澜,所以暂时并没有对外公布,可是一旦他篡位得逞,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坐实我叛国之罪,到时候锦衣齐家定然遭受灭灭顶之灾。府里还有还几百号人,他们都被萧绍宗的人控制,萧绍宗暂时不会动手,但是府里的那些人已经成了笼中之鸟,不铲除萧绍宗,这些人最后一个也活不了。”

  顾清菡秀眉紧蹙,虽然萧绍宗只是派人囚禁了她们几个,但府中许多仆从都是侍候齐家多年的下人,虽然大多数人与齐家并没有什么血亲关系,但顾清菡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落入虎口,但一想到齐宁留下来更是凶多吉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握着齐宁的手却是微微颤抖。

  齐宁看着顾清菡焦虑的俏脸,忽地一用力,已经将顾清菡整个人扯了过来,顾清菡轻呼一声,齐宁却已经将她抱在了怀中,顾清菡本能地做了一下挣扎,但仅仅只是微一挣扎,却忽然用双臂也反抱住了齐宁。

  感受着顾清菡柔软娇躯的美好,齐宁轻声道:“很早之前我就对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好好护着你。你先和唐姑娘她们离开京城,这边的事情一了,我便亲自去接你回京,那时候我便再也不会和你分开。”

  顾清菡眼圈一红,泪珠儿情不自禁地滚落下来,与齐宁相拥,颤声道:“你留在这里,我.....我会时刻担心,其实你每一次离开我,我都害怕再也见不着你,我知道你待我好,我又何尝不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一直待你好......!”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哽咽。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