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六三章 银剑

第一三六三章 银剑

  齐宁了解赤丹媚的性格,她既然这样说,也就绝不会改变主意。

  赤丹媚选择留下来与自己同生共死,也确实让齐宁心下感动,便在此时,却见白胜浩匆匆过来,向赤丹媚一拱手,这才对齐宁道:“爵爷,那人醒转过来,他想见你。”

  齐宁知道白胜浩说的是谁,也不犹豫,匆匆往那边屋里去,到得门前,只见到朱雀长老正在门前等候,齐宁过去推开门,进到屋里,只见到唐诺渗出一丝汗水,向天悲上身衣衫被褪下,从胸口到小腹处,竟是扎了几十根银针,如同刺猬一般。

  “唐姑娘......?”

  唐诺抬头道:“他伤势很重,五脏受损,不要说太多话。”起身来,却是向门外走去,被安排在旁边协助的弟子也向齐宁一拱手,出了门去。

  出门之后,房门被带上,屋里顿时只剩下向天悲和齐宁二人,齐宁靠近过去,只见到向天悲兀自是脸色惨白,呼吸也十分微弱,只是比起之前那奄奄一息的状况,明显略有好转。

  向天悲微睁着眼睛,看着齐宁,齐宁轻声道:“我们会尽力救你。”

  向天悲却是勉强抬起一只手,一根手指指向一张椅子,齐宁见到椅子上放着向天悲脱下的长衫上衣,低声问道:“你是让我拿衣服?”

  向天悲微张嘴道:“布袋.....布袋.....!”

  齐宁也不犹豫,走过去拿起衣衫,里面却有一些杂物,除了两只小瓷瓶子,确实有一只小灰袋子,用粗布制成,袋口用细绳系着,瞧那细绳都有些起毛,一看这袋子就是很久不曾打开过。

  齐宁将灰袋子拿在手中,走到向天悲边上,齐声道:“是这个?”将那袋子亮在向天悲面前。

  向天悲看到袋子,竟是长出一口气,有气无力道:“打开.....!”只说了两个字,便剧烈咳嗽起来,随即从嘴角溢出鲜血,齐宁吃了一惊,急忙叫道:“唐姑娘!”

  唐诺已经抢了进来,拿了一颗药丸塞入向天悲口中,这才向齐宁道:“他不能说话,还在危险之中,你先出去吧。”探手取下向天悲胸口的一根银针,另扎入其他穴位。

  齐宁见向天悲闭上眼睛,知道向天悲虽然杀了陌影,但自身所受的创伤实在太严重,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恢复过来。

  他将那灰袋子揣入怀中,出了门去,向天悲在生命垂危之际还念着这只袋子,里面的物事自然非比寻常,齐宁也并不想让太多人看到此物事,这倒并不是不信任丐帮,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齐宁并不想让丐帮卷入的太深。

  丐帮固然是江湖第一大帮会,但比起朝廷,终究处于弱势,如果此番丐帮跟随自己直接与萧绍宗为敌,万一最终自己败在萧绍宗的手里,萧绍宗必然会将丐帮打成叛逆,到了那时候,丐帮也就面临灭顶之灾。

  出门之后,朱雀长老和白胜浩二人都在外面,两人见齐宁出来,对视一眼,朱雀长老这才道:“爵爷,有一些发现。”

  “发现?”

  朱雀长老神情凝重:“刚刚得报,灯笼巷那边出现奇怪的身影,他们准备偷偷靠近过来,但是发现了在那边守卫的弟兄,便没有继续过来。”

  “灯笼巷?”

  “在东边。”朱雀长老道:“距离此处不过三四里地。”

  齐宁冷笑道:“看来他们果真已经盯上这边了。”

  朱雀长老道:“爵爷,他们未必确定爵爷就在这里,但很可能知道爵爷与丐帮有渊源,所以想派人偷偷潜入进来打探消息,如果当真确定爵爷就在这里,也就不只是打探情报那般简单了。”

  齐宁微微颔首,朱雀长老这话倒也没有错。

  陌影率众袭杀自己的任务失败,萧绍宗自然是很快就得到消息,如果他当真确定齐宁就在鬼金羊分舵,必然不会心慈手软,未免夜长梦多,很可能会调动兵马直接来围剿鬼金羊分舵,即使真的被齐宁走脱,却也可以剿灭齐宁在京城的一处据点。

  也正是因为萧绍宗也无法确定齐宁的行踪,所以没有轻举妄动,他固然有剿灭鬼金羊分舵的实力,但是因此而产生的后果却也不小,至少就此与丐帮结仇,而且很容易就引起京城的骚乱。

  “两位,萧绍宗既然盯上了这里,此处就必定不会安全。”齐宁道:“我有一事要拜托两位。”

  “爵爷尽管吩咐。”朱雀长老正色道:“鬼金羊在京中也有五六百号弟子,中间也有不少好手,若是迅速传出消息,将京畿附近的弟子召集过来,三天之内,凑齐千把人应该不成问题。此外虽然不少乞丐并非丐帮弟子,但他们也一直听从丐帮的吩咐,京城各处,除了皇宫,都有我们的耳目,要打探消息并不困难。”

  齐宁摇头道:“这一次承蒙二位和诸多兄弟相助,帮我救出了家人,这份情谊我记在心中,不过接下来却不能将你们卷入进来,你们是江湖帮会,如果真的正面与朝廷为敌,无论萧绍宗成败与否,朝廷势必会将你们视为大敌,到时候也一定会给丐帮带来灾祸。”

  朱雀长老和白胜浩对视一眼,都是皱眉,两人自然知道齐宁所言不差,如果这一次丐帮真的倾全力跟随齐宁,那么朝廷自然会知道丐帮拥有在京城为祸的能耐,天子脚下,无论谁坐在龙椅上,那都是容不得丐帮。

  “爵爷.....!”白胜浩刚一开口,齐宁便打断道:“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拜托两位。”

  “爵爷尽管说。”

  “这次劳烦你们从京都府救出了我的家眷,不过她们还是不能留在京中。”齐宁道:“只是不知两位是否有办法将她们带出城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安顿下来。”

  朱雀长老沉吟一下,才道:“京中还没有封城,不过他们知道爵爷在京中,很可能才道爵爷要将家人转移出去,搜查必然会很严格。不过这事儿对丐帮来说并不难,爵爷给我们一些时间,最迟明天黄昏之前,便可以将她们送出城。至若安全隐蔽的地方,那更是容易,要说找隐蔽之处,丐帮是拿手好戏。”

  白胜浩也道:“爵爷放心,这事儿就交给咱们。”又拱手道:“爵爷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安排,等到一切办妥,明天下午就可以出发,黄昏之前已经出城。”

  齐宁拱手感激道:“劳烦两位。”

  “爵爷将此事交给咱们,那是信得过。”朱雀长老道:“爵爷,天快亮了,你先歇息一阵。白舵主,你去安排出城!”

  白胜浩拱手迅速退下,齐宁又问道:“那位田夫人安排在何处?”

  朱雀长老指着左侧道:“走过这条廊间,那里有一间房子,田夫人受了惊吓,带回来时昏迷过去,不过唐姑娘瞧过,并无大碍,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眼下也不知道是否醒转。”

  齐宁道:“我先过去看一看。”

  一条屋廊直通到底,便是一间房子,房门关着,齐宁轻轻推开门,进屋之后反手关门,里面又有一间内室,齐宁转入进去,瞧见里面也是简单摆设,一张床倒是不小,田雪蓉此刻正躺在床上,身上的衣衫倒是颇为干净,倒不像是从狱中出来,齐宁见田雪蓉尚未醒来,靠近过去,那张成熟美艳的脸庞此刻倒是十分平静,心知赤丹媚等人进入京都府救人,难免与官差厮杀,田雪蓉或许在厮杀之时受到惊吓。

  齐宁记得这美妇人的胆子也不算小,当初在东海被绑架,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人,这次倒是被吓住。

  不过见到她安然无恙,齐宁也算宽心。

  田家受到牵累的缘故,当然是因为自己,想到田雪蓉多年的苦心很可能此番毁于一旦,而归根结底是因为与自己的关系,齐宁心下倒是有些自责,最初田雪蓉投靠自己,是为了让田家背靠大树好乘凉,谁知道却落得如此结果,若是知道今日的结果,恐怕当初的田雪蓉打死也不会与锦衣齐家来往。

  他也不出声,从怀中取出了那只袋子,走到一张椅子边上坐下,小心翼翼打开了袋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件物事。

  袋子之中并无他物,唯有此件。

  这物事乃是纯银所制,通体银白,宛若一件小饰物,却是一柄长剑的造型,不过整柄长剑也不过中指长短,银剑剑身两边,自上至下却是刻着一条曲线,如同蛇一般,但仔细瞧瞧,却又不是蛇。

  如果不是向天悲生命垂危还记挂着这件银剑,齐宁即使瞧见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特别之处,但也正因为向天悲的缘故,齐宁心知这件银剑般的饰物非比寻常,可是从上到下看了个遍,也猜不透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难道是一件信物?”齐宁心念一动。

  如果是件信物,那么其作用又在何处?向天悲在这种时候让自己拿出银剑饰物,他到底是什么目的?

  齐宁最希望从向天悲口中知道的是皇帝如今的安危,萧绍宗既然对他动手,那么向天悲定然是在宫中察觉到了些什么,皇帝的生死,向天悲很可能清楚,眼下也只有等向天悲恢复一些,才能向其询问,至若这银剑饰物,是否与皇帝有干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