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六肆章 伤离别

第一三六肆章 伤离别

  齐宁寻思银剑到底是什么物事,沉思之中,忽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回身过去,却见到躺在床上的田雪蓉竟是醒转过来,齐宁心下欢喜,立刻起身过去,田雪蓉左右看了看,瞧见齐宁面孔,怔了一下,显然是有些不敢置信,见到齐宁正微笑看着自己,忙挣扎起身,齐宁立时伸手扶她坐起,柔声道:“已经没事了。”

  田雪蓉四周看了一圈,才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小.....小公爷怎么在这里?”

  齐宁从锦衣候晋升为护国公,田夫人自然是知道的,此时也就改了称呼。

  “这是丐帮的分舵,目前还很安全。”齐宁坐在床边,握着夫人柔软的手儿:“这阵子让你受苦了。”

  田雪蓉突遭变故,一介女流,自然是心惊胆战,此时见到齐宁,此前心中的惊恐瞬间就烟消云散,只觉得有齐宁在,什么样的麻烦都可以解决,轻声道:“小公爷,太医院说药行送去的药材有问题,那都是污蔑,我.....!”

  “我明白。”齐宁不等她说完,已经点头道:“那只是捏造的罪名,目的是冲着我来。”

  “果然.....果然是冲着小公爷。”夫人最近在京都府显然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美艳的脸上带着疲惫之色,也略略清瘦了一些,不过她身形本就饱满圆润,虽然脸颊微瘦一些,但整个人看上去依然是珠圆玉润,倒也不想从牢狱之中出来,轻叹道:“齐府被封锁,我便猜到事情不简单,所以将芙儿偷偷送去西川,那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孰知.....孰知官府真的找上门来。”

  “你是受我牵连,这次是我对不住你。”齐宁苦笑道:“你暂时也不能回去,我也不敢保证你是否还能回到自己的宅子。”

  田夫人见齐宁眸中带有一丝愧意,忙道:“你.....你别这样说。”咬了一下嘴唇,才低着头轻声道:“我.....我把自己也给了你,那.....那田家药行也就是你的,就算.....就算什么都没有,只要.....只要有你,我就不怕.....!”

  她年岁不小,成熟美艳,此刻却如同小姑娘般显出羞态,娇羞之间透着女人味,齐宁忍不住将她抱入怀中,夫人却也是十分乖顺地贴近齐宁怀内,轻声问道:“到底发生何事,为何.....?”

  “说来话长。”齐宁道:“事情我会去解决。是了,你被带进京都府,他们.....?”

  田夫人立刻道:“那京都府尹也不坏,单独给我安排了房间,并没有关进大狱之内,每天也有人按时送饭菜,只是不准我出门。”

  齐宁微微颔首,心知铁铮应该还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并没有太过为难顾清菡等人,唐诺能够带着小药箱进去,几人出来衣衫干净,自然是在里面吃穿无忧。

  此时透过窗纸,发现外面已经隐隐发亮,知道渐近黎明,双手扶着田夫人坐正身子,正色道:“夫人,我已经做了安排,今天下午会有人安排你们离京,最迟在黄昏时分就可以出城。”

  田夫人娇躯一颤,盯住齐宁,香唇未动,却没发出声音,齐宁已经道:“京中有人作乱,凶险异常,皇上如今也是生死未卜,所以你们留在京城时刻都存在危险。你们离京之后,会有安全的地方暂时躲避,等到.....!”

  “我们?”田夫人急道:“那....那你不和我们一起去?”

  齐宁摇摇头:“我不能一走了之的。离京之后,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想了一下,才贴近夫人耳边道:“你的家产都已经被封住,齐家的宅邸也被封锁,所以你们手中都没有银钱。我在地下-钱庄秘密储存了一笔银子,这家钱庄十分隐秘,而且我也不是以真名开号,要从钱庄取钱,有专门的暗号和手续,你现在听仔细了,要牢牢记在心里。”当下将所属钱庄和取出银两的方法告知了田夫人,随即才道:“如果我万一没有及时和你们会合,你就和她们远离京畿一带,走得越远越好,尔后暗中取出银两,钱庄储存的银两不在少数,足够你们以后的开支所用,我.....!”

  田夫人身体已经微微发颤,她虽是一介妇人,但聪明得紧,齐宁这几句话一说,她便知道事情非同小可,齐宁的口吻,就像是在安排后事一般,这让夫人更是惊恐,握住齐宁手臂,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齐宁当初抄没淮南王府之后,自己得了一笔巨款,这笔银子他找到了隐秘的钱庄,将其存入。

  这天底下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地下交易,也有一些见不得光的银钱流通,这种地下-钱庄做的就是这样的买卖,要想在地下-钱庄长盛不衰,自然有一套极严格的规矩,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守信。

  只要是将银子存入进去,无论客户是生是死,只要能对的上取银子的暗号和手续,地下-钱庄不会欠一文铜钱。

  田夫人知道齐宁将地下-钱庄的秘密告诉自己,那是对自己无比的信任,眼圈一红,终是道:“你.....你留在京城,是不是.....是不是很凶险?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走?”

  “如果真的很凶险,我也不会留下来。”齐宁露出一丝微笑:“我不过是做最坏的打算而已。”抬手轻抚田夫人光洁的脸庞,微一沉吟,才道:“如果我真的没和你们会合,以后也不要在做生意了,尽可能低调生活。这算是我亏欠你的吧......!”

  夫人一咬唇,忽地抱紧齐宁,却已经低声抽泣起来。

  白胜浩办事干脆利落,做好安排之后,正午时分已经回来,让人找了几套丐帮弟子的衣衫过来,齐宁叫来顾清菡和田夫人,只是唐诺兀自在为向天悲疗伤,却没能过来。

  顾清菡和田夫人心里都清楚,齐宁既然心意已决,自然不可能就此逃走,两人就算留下来,也不会对齐宁有什么帮助,反倒让齐宁有了牵绊,她二人都是通情达理的女人,即使心中感伤,但也只能按照齐宁的安排先出城。

  按照白胜浩的安排,几人要化装成丐帮弟子的样子出城,京城对于出入的车辆都会严格检查,反倒是丐帮弟子进出京城,盘查会松不少。

  找来的几套丐帮弟子的衣衫,破衣烂衫,而且肮脏得很,甚至隐隐散发出一股酸臭味,两名美妇人却也知道,越是如此,反倒是越不会让守城的官兵注意,只是两人将这样的衣衫套上身,那股臭味直往鼻子里钻,两人几乎都要呕吐出来。

  最要命的是两人身材都是惹火,前凸后翘,特别是丰隆的胸脯,顾清菡还勉强能够掩饰,但田夫人委实太过丰硕,穿上衣衫胸口隆起一片,便是瞎子也能瞧出是女扮男装,而且臀部挺翘,无奈之下,只能用绳子勒住了胸脯,找了宽大的衣衫,如此才能掩饰住前凸后翘的身段儿,此外还要将头发披散,故意撒上尘土,脸上更是做了精心的化妆,变得黑乎乎一片,仅是化妆,便是花了大半个时辰。

  唐诺从屋里出来的时候,齐宁一直在等候,看到唐诺脸色憔悴,心中怜爱,轻声道:“唐姑娘,今日安排你们出城,衣服已经准备好,你.....!”

  “我现在离开,他必死无疑。”唐诺摇头道:“至少还要两天,他才能缓过来,保证性命无忧。”

  齐宁皱起眉头,他自然不想看到向天悲就此送了性命,向天悲也算是命大,刚好碰见唐诺在这边,若是换作一般的大夫,根本不可能起死回生,可是如果唐诺此时离开,那还真是半途而废。

  此外齐宁一心想从向天悲口中知道小皇帝现在的状况,甚至能从向天悲了解宫内的情况自然是更好,凭心而论,向天悲若是能够醒转过来,对自己的帮助委实不小,沉吟间,唐诺已经道:“你不用多想,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死去,等他缓过来,再另想办法。”

  “可是.....京城很凶险,我.....!”

  “不用担心。”唐诺却是淡然自若:“京城怎么大,我真要想自保,也不困难。”又道:“我这里又需要的药材,你派人找过来。”递了一张单子给齐宁,却又回转进屋内去。

  齐宁想了一下,终是拿着单子到了后院,这时候顾清菡二人已经化妆出来,完全变成了另外两个人,白胜浩上前拱手道:“爵爷,事不宜迟,我们现在便要出发,您还有什么吩咐?”

  齐宁瞧向两名妇人,见到两人眼中都是显出依依不舍之色,微微一笑,过去道:“三娘,夫人,你们尽管跟随白舵主去,他会安排好一切,等这边事情一了,我立刻接你们回来。”

  “那唐姑娘.....?”

  “唐姑娘要救人,她现在不想走。”齐宁叹道:“等回头再做安排吧。”瞥见赤丹媚正在不远处,倚着一根木柱,他此时实在想好好抱一抱即将离别的两人,但众目睽睽之下,自然是不能,顾清菡和田夫人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心思,但在人前又岂能表现出,两人虽有千言万语,却也说不出一个字来,齐宁心中也是有些酸楚,抬手道:“去吧。”又向白胜浩拱手道:“白舵主,有劳了!”

  白胜浩也是拱手,又向顾清菡二人道:“两位夫人,请!”也不多言,转身便走,顾清菡和田夫人眼圈都是泛红,却也只能跟着白胜浩离开,走出几步,都是回头看了一眼,亦不知日后是否还有相见之时。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