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七零章 笑看贪狼不等闲

第一三七零章 笑看贪狼不等闲

  神侯府神侯在楚国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

  神侯府从设立的第一天开始,就直接听命于皇帝陛下,而神侯是朝中唯一一位可以随时觐见皇帝的大臣,卫戍皇城的羽林卫对随时进宫的神侯从来不敢有丝毫阻挡,毕竟大家心里都清楚,神侯府所做的事情都是桌底下的任务,而神侯进宫面圣,当然是要禀报一些不该为其他人知道的事情。

  最近一阵,新任的曲神侯进宫次数频繁,所以只要看到神侯出现,羽林卫便会立刻打开宫门,迅速放神侯入宫。

  曲小苍有了这个便利,进入皇城之内甚至是深宫之中实在是轻而易举。

  曲小苍当然知道宝库的所在,避开藏宝楼四周的耳目,来到藏宝楼,深更半夜,这藏宝楼内执事的太监也打起了瞌睡。

  整座楼都是用极坚韧的花岗岩造成,而且每一层楼之间都要经过一道石门,要等上藏宝楼,不但需要只是太监身上打开石门的钥匙,而且还需要太监的亲自带领,否则在藏宝楼内走错一步,都很有可能触动机关,瞬间死于非命。

  藏宝楼共有十二层楼之高,每一层楼的机关都是不相同,而每一层楼都有一名太监值守,每一层楼的钥匙都在太监的身上,而每一层楼的机关,即使是值守太监也不能完全明了,他能做的只是按照嘱咐走出一条可以避开机关的道路,所以打开石门的要是固然重要,而太监本身也算是一把钥匙。

  藏宝楼第一层是档案库,每一样进入藏宝楼的珍宝,都会在档案库做有记录,所以寻找其中珍宝之时,都需要在档案库先查找宝物的具体位置,尔后才能够知晓宝物在哪一层楼哪个位置,最后由值守太监将其取出来。

  曲小苍如同鬼魅般到得藏宝楼大门前,抬手敲了敲门,另一只手却是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此时却是冷峻无比,双眸杀意凛然,听到门后传来脚步声,随即在大门中间竟然开了一只小窗,里面露出一张脸,见到站在门外的曲小苍,那人已经沉声问道:“何人?”

  “神侯府曲小苍!”曲小苍自报家门:“奉皇上旨意,前来取宝。”

  神侯府的名声自然在外,即使是宫中的太监也对神侯府十分忌惮,声音柔和许多:“皇上下旨取宝,都有专人前来,您......!”

  “奉旨行事,莫要耽搁。”曲小苍抬起一只手,一道圣旨在小窗前一晃而过:“打开门,给你看圣旨。”

  那太监关上小窗,打开了大门,脸上带笑,正要说话,却只见到刀光一闪,曲小苍已经挥刀割断了太监的喉咙,那太监捂住喉咙,脸上显出惊骇之色,喉咙里发出咯咯之声,却是说不出话来,曲小苍已经闪身进入门内,在太监倒下之时,探手抓住他身体,将他轻轻放倒在地,以免发出声音惊动楼上的人,随即蹲下身子在太监身上摸索一番,很快便搜出一把钥匙,起身来,还没转身,身后就传来一声叹息。

  曲小苍赫然转身,他进屋那一瞬间,目之所及,已经扫过四周,并没有发现其他人影,这一声叹息来的极是突兀,曲小苍吃了一惊,回身之时,却见到一人不知何时竟坐在一张椅子上,那人一身太监打扮,双目犀利,脸上的面皮却是颇为僵硬,没有任何表情。

  曲小苍却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盯着对方,手握大刀,并没有轻举妄动。

  “你要救的人并不在这里。”太监淡淡道:“以轩辕破和薛翎风的性命为代价,想要谋取这次机会,曲神侯果然是好盘算,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自以为很聪明,可惜终究只是在王爷的手掌之中......!”

  曲小苍微微变色,但却还是冷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事到如今,曲神侯又何必自欺欺人?”太监缓缓道:“从今晚你入宫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等着你。王爷已经嘱咐过羽林卫那边,只要你入宫,立刻禀报,你入宫之后没有去拜见王爷,王爷当然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曲小苍淡淡笑道:“是吗?”他眼角余光却已经发现,便在此时,大门之外不远处人影闪动,显然是埋伏在四周的正往这边靠近过来。

  这当然是一个陷阱!

  “其实你之前的表现一直很不错。”太监道:“王爷甚至一度以为你是真心投靠,如果此番你真的取了齐宁的人头献上来,王爷甚至真的会将你当成心腹重用。”摇了摇头,叹道:“只可惜你终究还是太急,又或者......你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你亲手杀死轩辕破,受命除掉薛翎风,岂不就是为了取信于王爷,然后找机会从王爷身上得到你那位皇帝的下落?”

  曲小苍忽然笑道:“看来萧绍宗比我想的还要狡诈。”

  “论及洞悉人心的能耐,普天之下,又有几人能及得上王爷?”太监轻笑道:“不过我确实很佩服你,你忍辱负重,一切都是为了救出萧光,这份忠诚,若是萧光知道,恐怕也会很感动。”

  曲小苍微扬起脖子,淡淡道:“神侯府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一切为了皇上,即使死再多的人,只要皇上安然无恙,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掩饰得很好。”太监道:“严凌岘是真心投靠王爷,也是我们安排在你身边的耳目,你的一言一行,严凌岘都会老老实实向王爷禀报过来。这些时日,严凌岘禀报上来的种种细节,都证明你确实是想效忠王爷,只可惜严凌岘这样的蠢货终究还是被你所利用。”

  曲小苍笑道:“既然知道严凌岘是个蠢货,你们当初又何必选择他?是了,神侯府上下对皇上忠心耿耿,你们在神侯府所能利用到的唯一棋子,也只有严凌岘这样吃里扒外的蠢货而已。你说的不错,我知道严凌岘竟然偷学其他人的武功,就知道此人心术不正,也猜到他一定会暗中将我和神侯府的行动都会向你们透露。既然如此,我就干脆利用他取信于你们,至少比一刀杀了他更有用。”

  太监颔首道:“如果换作是别人,或许真的已经将你视为心腹,可是王爷何等睿智,要让王爷真正相信一个人,并不容易。”微顿了顿,才道:“其实王爷向你透露萧光在藏宝库,本就是对你做出的最后一次试探,如果这次你能顺利过关,王爷确实会对你委以重任。”

  “原来他是故意向我透漏皇上的行踪。”曲小苍叹道:“你说的不错,我操之过急,功亏一篑。”

  “固然是操之过急,却也是忠心可嘉。”太监道:“你希望尽早救出你的皇帝,让他少受苦难,知道他可能被囚禁在藏宝库,自然是忍不住。这几天你一直没有行动,王爷对你还存有希望,可是今晚你偷偷离开神侯府,严凌岘入宫将你离开神侯府的消息禀报上来之后,王爷就知道你一定会潜入宫中,对你也是彻底失望。”

  “要做到万无一失,确实很困难。”曲小苍叹道:“难怪神侯当初对我说,就算是几近完美的计划,也绝不可能万无一失,因为这天地之下,本就没有所谓的完美。”

  “你也不用怪严凌岘。”太监道:“即使没有他的告密,我依然会在这里等你。”咳嗽一声,朗声道:“严校尉,王爷让你参与今晚的行动,事成之后,会以神侯的爵位赏赐于你,你这位师兄就在此处,何不见最后一面?”

  话声落后,从藏宝库门外缓缓走进一人来,正是严凌岘。

  严凌岘显然含有愧意,进门之后,竟然不敢去看曲小苍,只是低着头,甚至尽可能拉开与曲小苍的距离,显然是担心曲小苍盛怒之下突然出手。

  曲小苍竟然也是看都没看他一眼,那张敦厚的脸上露出平和的笑容:“萧绍宗所用的都是这些卑劣无耻的小人,又能成什么大气候?你告诉萧绍宗,皇上上顺天意下称民心,乃是真正的天命之子,他一个侏儒般的残废之躯,又岂能蒙受上天恩惠,坐上天子之位?”摇头叹道:“这世上总有些自不量力的龌龊之徒,异想天开去夺取一些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到最后只能是落个身死名败的下场,那又是何必?”

  严凌岘一直低着头,显得忐忑不安,此时终于看向曲小苍道:“二.....二师兄,王爷是太祖皇帝的嫡亲血脉,他.....!”

  “闭上你的狗嘴。”曲小苍淡淡道:“你可知道,你的父亲当年追随神侯,也算是侠义先辈,若是他老人家九泉之下知道自己生了这样一个卑劣无耻的儿子,我实在怀疑他是不是在襁褓之中就将你活活掐死。”微转头,目光如刀盯着严凌岘:“我以神侯府神侯之名,将你逐出神侯府,自今而后,你再不是神侯府的人,无论生死,也不会再辱没神侯府之名!”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