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七二章 不祥

第一三七二章 不祥

  曲小苍独臂赤手冲向严凌岘,四周众暗卫却没有轻举妄动,反倒是严凌岘露出骇然之色,不自禁后退两步。

  曲小苍宛若一匹孤狼,眼见得便要冲到严凌岘面前,严凌岘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蔑的冷笑,心下一冷,抬手握刀,冷声道:“你是自己找死。”迎向曲小苍,挥刀照着曲小苍临头砍了过去。

  曲小苍发出一声吼叫,严凌岘喝道:“受死吧!”手中大刀已经砍下去,便在此时,却听得“咻”的一声响,夜色之中,一道光芒刺穿空气,从严凌岘侧面飞射而来,那大刀便要落在曲小苍的头顶,但严凌岘却似乎感觉到那股光芒袭来,竟是微扭头去,但还没有看清楚,“噗”的一声,一把大刀竟然直接穿透了严凌岘的脖子,血光飞舞,那大刀穿过严凌岘脖子,劲道未消,“噗”的一声,却没入了站在严凌岘侧边的一名刀手脖子。

  化刀为箭,一刀双杀。

  严凌岘整个脖子已经是破碎不堪,身形晃了晃,眸中带着惊恐与匪夷所思,而曲小苍却已经冲到他身前,仅剩的那只手臂一拳打出,以石破天惊的力道重重击在严凌岘的胸口,严凌岘整个身体便直往后飞过去,撞向在他身后不远的那名太监。

  太监反应迅速,抬起一脚,如同踢皮球一样将飞过来的严凌岘踢开,严凌岘身体随即重重落在地上,身体抽搐,挣扎两下,便即不再动弹。

  那名被大刀没入脖子的刀客身体也是晃了晃,终是一头栽倒在地。

  四周众人见到极其突兀地出现一把刀,而且流星般瞬间杀死两人,或多或少都显出骇然之色。

  如此强大的力道,几乎不是人力所能为。

  曲小苍刚刚说严凌岘背叛神侯府不得好死,却不想应验的如此之快,被大刀穿透脖子,如此死法,倒也确实惨不忍睹。

  白色面具人和太监眼中也都是显出惊骇之色,所有人都已经判断出这把大刀从何而来,不约而同地向那个方向望过去,夜色之中,却见得数道身影如同暗夜之中的狼群一般,正向这边飞奔而来。

  “迎敌!”

  人群之中有人沉声喝道,那是一名宫中暗卫,今晚埋伏在藏宝楼的杀手之中,有半数并非暗卫,但随后支援过来的十多人却清一色都是训练有素的宫中暗卫,他们瞧见那几道身影冲过来,自知是宫外的刺客,便有暗卫立时出声阻止。

  宫中暗卫果然反应迅速,那人一声令下,二十多名暗卫迅速移动身形,前后有序,前面四人长剑前指,可众人的位置上还没有站好,一道身影已经飘然而起,如同被一阵风卷过来,两名暗卫长剑向半空中的那身影刺过去,却见那身影竟然在空中不可思议地一个旋转,长剑平直,“嗤”的一声,已经刺中一名剑手的咽喉,血光一溅,那人握剑的手腕一转,手中长剑再出,于腋下鬼魅刺出,点在了另一名暗卫的喉头。

  眨眼间,两名暗卫命丧长剑之下。

  好快的剑,好狠的剑!

  呼喝声中,其他暗卫已经悍不畏死冲上来,而那人身后的几道身影也是如狼似虎扑上前来,瞬间双方就已经混在一起,狠厉搏杀。

  刺死两名暗卫的那身影已经落在地上,数名暗卫齐齐向他攻过去,此人以左脚为轴,整个人就像一名舞者般旋转起来,手中的长剑耀着寒光,随着他的旋转,在身边画出了寒芒,寒芒所至,那些墙上前来的暗卫尽数倒地,伤口不一,却全都躺在血泊之中。

  那人足下一蹬,身体向侧面飘去,整个人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狠狠地撞在了一名暗卫的身上,那人被撞的筋骨尽碎,身体飞出去同时,那身影却又借着这一撞之力,弹向反方向,长剑破空而出,直入一名冲过来的暗卫胸膛。

  一转眼见,九名暗卫尽皆被杀。

  暴戾无比的杀意瞬间弥漫开来,这身影连杀九人,却又如同幽灵般来到曲小苍身边,站定身形,手握长剑,剑尖指地,那一双眼眸却是望向了站在藏宝楼门前的那名太监,目光极为迅速地上下一扫,盯住了那太监赤红的双手,这人唇角泛起一丝笑意,淡淡道:“听说你们都在找我,我来了!”

  来人正是齐宁。

  面对齐宁霸道的手段以及那骇人的杀意,太监眼中虽然掠过骇然之色,但整个人却还是显得十分镇定。

  曲小苍断臂处鲜血直流,瞧见来者竟然是齐宁,显然也是大感意外,齐宁却已经抬手向曲小苍丢去一物,淡淡道:“先止血!”

  今夜入宫,齐宁自然料到必有厮杀,是以入宫之前所有人身上都备有伤药。

  曲小苍接过伤药,迅速往断臂处敷上。

  齐宁一出现,先杀严凌岘,又前后杀了十名暗卫,对这些暗卫的士气给予了重创。

  暗卫是宫内的精锐,训练有素,齐宁能够在转瞬间杀死众多暗卫,自然让所有都是大惊失色。

  楚国的皇宫是城中之城,但在这皇城之内,却又分外宫、中宫和内宫三层。

  皇城外围高墙坚固,与中宫之间的区域称为外宫,实际上外宫便是羽林营的驻扎之地,中宫又有一道城墙,文武百官早朝,先要穿过外城城门,尔后再穿过中宫门进入承天殿,而内宫则是位于中宫之内,中宫与内宫之间又有一道宫墙。

  中宫是皇帝理政之所,实际上御书房等诸多理政之处俱都在中宫,此处亦是羽林营巡逻之地。

  而内宫却是禁止外臣入内之所,这里是妃嫔居住之处,多有太监宫女服侍,而藏宝楼便是处于内宫之中。

  暗卫人数有限,除了一部分埋伏在御书房等皇帝经常出没的场所予以保护,主力则是布防在内宫各处。

  但每一名暗卫所负责的位置,都有严格的规定,作为皇家重地,藏宝楼分派了近二十名暗卫埋伏在附近,这些暗卫的职责只限于护卫藏宝楼,没有得到调令和特殊的讯号,便不可轻易进入其他暗卫的保护区。

  今夜曲小苍进入藏宝楼,将护卫藏宝楼的暗卫尽数引出来,是以齐宁等人可以轻易靠近藏宝楼这边。

  可是这边没有发出讯号,其他地方的暗卫即使察觉这边有异状,却也不敢离开自己的保护区域。

  此时暗卫被斩杀一半,剩下的暗卫与齐宁手下人厮杀,齐宁带来的也都是精锐好手,双方厮杀成一片,有暗卫想要寻求支援,亦有暗卫担心今夜潜入皇宫的非止这几人,担心还有其他刺客潜入宫中,若是放出讯号将其他暗卫调来支援,那么其他地方也就立时空虚,容易被刺客趁虚而入。

  “齐宁,你实在不该来。”太监终于道:“你能够进来,但我可以保证,你走不出去。”抬头看着苍穹之上的那一轮明月:“这皇宫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齐宁淡淡笑道:“地藏兴风作浪,手下的魑魅魍魉为祸人间,我一直怀疑地藏六使之中的焰摩使者潜伏在京城,现在看来,果然如此。”目光犀利,盯着太监的眼睛:“京城有一个叫火门的邪门歪道,据说是一个叫鬼天师的人所创,那么我是该称呼你为鬼天师,还是称呼你为焰摩使者?”

  太监道:“焰摩是鬼,鬼亦是焰摩。”抬起一只手臂,看着自己赤红的手指,轻叹道:“果然不出王爷所料,锦衣齐家的人都是胆识过人,我以为你绝不敢潜入宫中自投罗网,可是王爷却认定你一定会入宫。”

  齐宁皱起眉头,只觉得焰摩使者话中有话。

  “那条密道知道的人不多。”焰摩缓缓道:“王爷入宫之时,都会在弥勒石雕做些手脚,一旦有人移动过石雕发现密道,王爷立刻就能知道。”双目盯住齐宁,淡淡道:“当初王爷秘密入宫,与萧光商议对付司马岚的策略,那时候就知道你发现了那条密道。”

  齐宁心下一凛,不知为何,一种不祥的感觉忽然涌上来。

  “王爷算准了你如果要潜入宫中,必定会利用那条密道。”焰摩使者发出一声怪笑:“现在看来,王爷真是料事如神。我方才说过,你能进的来,却出不去,你现在可明白是什么意思?”

  齐宁猛地意识到什么,却还是冷笑道:“荡平奸佞,我自然可以正大光明地出宫。”

  焰摩使者发出刺耳的笑声:“齐宁,没有皇上的旨意,你带领一帮刺客潜入宫中,这不是谋反又是什么?很快天下人都知道你带人潜入宫中,而且他们都会知道,你勾结外邦,欲图自立,潜入宫中要刺杀皇上.....!”话声未落,焰摩使者却猛然足下一点,整个人已经侧飞出去,曲小苍立时看穿焰摩使者意图,沉声道:“他要跑!”

  焰摩使者果真是要走。

  他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齐宁的敌手,身形如魅,飘忽如鬼,只是那几句话却让齐宁大感狐疑,隐隐觉得其中暗藏巨大的阴谋,见得焰摩使者要跑,岂容他轻易走脱,身形一闪,已经向焰摩使者追了过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