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八三章 且以冥花唤痴意

第一三八三章 且以冥花唤痴意

  出手刺杀齐宁的宫女,齐宁虽然只是第二次见到此女的面孔,但却对她并不陌生。

  在齐宁的心里,却早已认定她便是卓仙儿。

  卓仙儿在秦淮河上消失之后,齐宁始终无法找到她的下落,却在宫中发现了此女,她身段动作与卓仙儿一般无二,唯有面容改变,齐宁早先只是怀疑,但知道焰摩使者拥有能让人改头换面的本事时,便确信此女一定是卓仙儿。

  卓仙儿改头换面进入宫内,却是为了找寻凤凰琴,只不过得手那夜,却为他人做嫁衣裳,凤凰琴被赤丹媚和陌影联手截走。

  卓仙儿那晚受伤离开之后,齐宁便再也不曾见到,也不知她是继续潜伏在宫中,还是早就离开。

  此时卓仙儿突然出现,而且对自己狠下杀手,齐宁自是大感吃惊,却见到卓仙儿俏脸含霜,一双魅力的眼眸子此刻却以怨毒之色盯着自己,齐宁那一拍虽然没有要了她性命,但内力深厚,却也让她受了内伤,嘴角溢出鲜血来。

  卓仙儿冷笑道:“我不是你对手,你尽管动手。”

  “你为何要杀我?”齐宁皱眉道。

  卓仙儿恨声道:“你.....你杀了他们,我....我当然饶你不过。”

  齐宁一怔,但立刻想到卓仙儿口中的“他们”是谁,道:“你是说焰摩他们?”苦笑道:“仙儿,你果然和他们是一党。”

  地藏六使之中,焰摩使者、大力使者和持宝童子俱都是齐宁亲手所杀,鬼王自然就是摄天使者,随时服毒自尽,却也是因齐宁而亡,地藏手底下的六大使者之中,如今活下来的只剩下宝藏天女和大慈天女。

  宝藏天女花想容下落不明,而齐宁如今却也确信卓仙儿便是地藏六使之中的大慈天女。

  “我不知道什么仙儿不仙儿。”卓仙儿恨恨道:“我只想要你的性命。”她挣扎了一下,但显然内伤不轻,齐宁看在眼里,却有些后悔自己出手太重,上前两步,卓仙儿却已经闭上眼睛,本以为齐宁会出手取走自己的性命,可是却不见动静,睁开眼睛,只见到齐宁竟然用一种十分柔和的目光瞧着自己,那目光毫无敌意,反倒是充满怜爱,卓仙儿一怔,她自然看出齐宁这神情并非作伪,而且齐宁一抬手便可取走自己性命,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假惺惺,蹙眉道:“你.....你为何不动手?”

  “我不知道你从前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是你难道一丝儿也记不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齐宁凝视着仙儿漂亮的眼眸子,忽然拉开自己胸口衣襟,卓仙儿见他要扯开衣服,或许是因为女儿家天然的羞臊,竟是撇过脸不看他,齐宁将衣襟扯开,道:“你瞧瞧这是什么?”

  卓仙儿好奇转过头来,见到齐宁并没有露出胸膛,贴着胸痛肌肤处,却是一件极为古怪的衣衫,色泽纯乌,乍一看去,倒像是蟒蛇的蛇皮一般。

  “这是乌蟒麟。”齐宁柔声道:“你担心我遇到凶险,将这件护身宝甲送了给我,你可还记得?”

  卓仙儿紧蹙眉头,想了一想,似乎根本想不起此事,却是冷笑道:“你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好,既然是我的东西,那你还给我。”

  齐宁皱眉道:“你当真一丝儿也不记得?你若真的要,我现在便给你。”

  卓仙儿伸出手,道:“拿来!”

  齐宁也不犹豫,竟是脱下里外衣衫,将那件贴身的乌蟒麟脱了下来,精赤上身,将乌蟒麟递给了卓仙儿,四周众太监都是惊诧莫名,但都知道这位是帝国的国公爷,却也不敢多言。

  仙儿接过乌蟒麟,见齐宁兀自用柔和的目光看着自己,也是显出诧异之色,显然没有想到齐宁竟然真的将乌蟒麟脱下来,她忍不住道:“这.....这真是我给你的?”

  齐宁蹲下身子,凝视仙儿,轻声道:“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仙儿听到这几句话,娇躯一颤,似乎想到什么,脱口而出道:“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却被众魔遣回,但却仍旧徘徊在黄泉路上。”齐宁爱怜地看着仙儿,轻声道:“众魔看见心有不忍,遂准许她开在此路之上,给离开人间的灵魂一个指引。”

  太监们面面相觑,不明白这到底是是什么意思。

  卓仙儿善音律,而她弹奏最能打动人心的一首曲子,正是曼珠沙华,当初隆泰在秦淮河密见毒使秋千易,仙儿弹奏词曲,闻着都是沉浸其中,此曲曲调悲凉,齐宁心知音律并非只是简单的曲子,一首曲子如果弹奏着无心其上,那是无论如何也打动不了听者,只有弹奏者的心与音律相融,方能让人感受旋律中的情感。

  齐宁不懂音律,可是当日却也因为这首曲调而心中惆怅悲凉,感受其中。

  他知道卓仙儿既然能够将一首曼珠沙华弹奏得让人情动,那自然是因为卓仙儿在这首曲子上寄寓了存在骨髓中的情感,他并不奢求曼珠沙华能够让卓仙儿想起当初的一切,只是期盼能对仙儿有一丝触动。

  果然,仙儿听得齐宁所言,娇躯颤抖起来,喃喃自语:“曼珠沙华.....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恍惚之中,眼角竟然落下泪水来。

  齐宁柔声道:“仙儿,你也许永远都不会想起我是谁,可是我却不能忘记你。我只想能够再听你弹奏一次曼珠沙华......!”竟是伸出手,轻轻握住仙儿一只手,仙儿身体一颤,微用力似乎是要抽出手,却还是被齐宁握着,齐宁这只手十分温暖,轻声道:“曼珠沙华是生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迎之花,铺满地狱之路,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传说能让亡者的灵魂唤起前生的记忆。咱们这一辈还没走完,哪怕你这辈子记不起我,等到咱们离开人间,到了三途河边,曼珠沙华必能让你想起今生的一切,那时候你也就能记起我是谁.....!”

  仙儿呆呆地看着齐宁,神情恍惚,泪水顺着香腮滚落,陡然猛地抽回手,俏脸显出痛苦之色,双手抱头,痛苦道:“我的头好疼,我....我脑子里好乱,我......!”再次看向齐宁,忽地伸出一只手,抚在齐宁脸上,声音发抖:“这种.....这种感觉好熟悉,我.....我以前.....以前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

  齐宁抬手抓住她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竟是眼圈泛红,点头道:“你当然熟悉,你以前也是这样摸着我的脸,仙儿,你.....你是否想起来了?”见仙儿依然是一副痛苦之色,忽地凑近过去,竟是横身将仙儿抱了起来。

  几名太监都是大惊失色,心想这里是内宫重地,这位国公爷竟然光着膀子将一名宫女抱在怀中,当真是胆大包天、

  可是齐宁却似乎对周围的太监们视而不见,而且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不远处出现许多太监宫女,所有人看着齐宁将仙儿抱起,都是惊诧万分,有些宫女更是脸红心跳。

  仙儿被齐宁横抱在怀中,也是惊了一下,欲要挣扎,可是目光所见,却是齐宁面带微笑看着自己,恍惚之间,四周的一切似乎都有了变化,经宛若是幻化成了在画舫的闺房之中。

  当初她几次被齐宁这般抱起,柔情蜜意,她脑中凌乱一片,曾经与齐宁在一起的画面极其零碎地在脑海中浮现,却始终无法合成完整的图像,双手抱着脑袋,咬着嘴唇,齐宁却已经凑近低声道:“仙儿,你别误会,其实......其实我也只是在考验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承受力到底有多强,其实.....其实就算你方便,我估计自己也能顶得住.....!”

  轻柔的声音钻进仙儿的耳朵里,恍惚间却已经回到了从前,仙儿脸上竟然泛红,羞赧道:“侯爷是好人,我知道侯爷不会欺负仙儿的!”

  周围众人目瞪口呆,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匪夷所思。

  这宫女刚刚行刺国公爷,国公爷非但没有杀她,反而将她抱在怀中,而且此刻两人的表现,完全是一对恩爱有加的小儿女,哪里还有半点你死我活的迹象,不少人甚至觉得这两人是不是忽然都中了魔障。

  却只有齐宁和仙儿知道,这一说一答,正是当初两人一次在闺房情意绵绵时候的重演。

  齐宁听到仙儿所答与当初的情景一字不差,知道她想起那时的情景,欢喜交加,仙儿也终于回过神来,泪水流出,抬手摸着齐宁脸颊,颤声道:“侯爷,你.....你回来了!”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