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八九章 鬼府

第一三八九章 鬼府

  仙儿叹道:“地藏对那人的感情一定很深,否则也不会如此。”

  齐宁微微点头,沉吟片刻,才问道:“地藏派你们潜入京城,暗中协助萧绍宗,她这又是因为何故?既然是找寻灵丹妙药,为何会与萧绍宗扯上干系?”

  “两年前我和焰摩受地藏之命,前来京城。”仙儿道:“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地藏为何会派我们在京城潜伏,不过地藏吩咐,凡事都遵从焰摩的指示便好,至于其他,我当时一无所知。”顿了顿,才继续道:“焰摩暗地里与萧绍宗往来,我也一无所知,不过焰摩后来告诉我说,地藏让我们进京,是为了找寻一件宝物,那件宝物对地藏十分重要,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弄到手。”

  “你说的是凤凰琴?”

  仙儿一怔,道:“侯爷已经知道了吗?”

  “也是刚刚知道不久。”齐宁叹道:“你自然也不知道,地藏为何非要得到凤凰琴。”

  仙儿点头道:“我只怕焰摩也不知道那具凤凰琴到底有何用途。焰摩说凤凰琴应该藏在楚国皇宫之内,不能操之过急,只能慢慢找寻机会。”顿了顿,才道:“他说除了要找寻凤凰琴,还要协助一位贵人办事,让我帮忙打探消息,而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就在秦淮河。”

  齐宁恍然大悟:“所以你在花魁大会上出现在了秦淮河?”

  “焰摩一切都安排的十分妥当,给我编造了来历,即使有人调查,也不会出现破绽。”仙儿幽幽道:“本来我是按照他的吩咐,在秦淮河上与达官贵人交往,从他们口中探听讯息,可是.....!”脸颊微红,低下头去。

  齐宁苦笑道:“可是第一个上钩的却是我这个锦衣世子。”

  “其实.....其实仙儿知道侯爷的身份后,也.....也确实想过侯爷身份尊贵,定然可以从你身上得到不少消息。”仙儿略带一丝歉意道。

  齐宁道:“那仙儿后来和我在一起,是为了从我口中探听消息?”

  “不是。”仙儿摇了摇头,娇羞道:“仙儿那些年见过许多丑恶的嘴脸,那天.....那天侯爷上了我的画舫,我.....我本以为侯爷会像那些丑男人一样急不可待,可是.....!”脸颊晕红,显然是回想起了当日的情景。

  齐宁亦是想到那夜的情状,自己似乎也算是彬彬有礼,没有太过失礼之处。

  “侯爷自然记得那天晚上有人袭击,仙儿被点了穴道昏睡过去。仙儿咬了一下嘴唇,才轻声道:“其实仙儿一直都醒着,侯爷离开的时候,对我守礼有加,丝毫没有轻薄之举,而且....而且还体贴地将被子帮我盖上,那时候.....那时候.....!”没有继续说下去,齐宁却知道仙儿定然是因为自己的举动,对自己生出了情愫来,心想倒也不是我不喜欢美色,只不过当时不好趁人之危而已。

  “若是那晚我真的.....真的对你有所图谋,那你又该如何?”齐宁叹道。

  仙儿娇柔一笑,道:“仙儿学了一门功夫,可以让男人觉着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可事实上一切都没有发生。若是侯爷那晚当真.....当真要和仙儿有肌肤之亲 ,仙儿只能出手了。”

  齐宁一怔,惊讶道:“仙儿还有此等功夫?”暗想那定是幻术一类的功夫,宝藏天女花想容似乎就精通幻术,看来仙儿也是有此能耐。

  细细一想,倒也释然,如果那晚自己没有与仙儿有交集,而是其他的男人上船,仙儿自此之后迎来送往,那些男人自己都会图谋仙儿的美色,不可能只是上船听听曲子那么简单,仙儿也只能利用幻术让那些男人自以为得逞,但实质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见仙儿脸色略有些苍白,想到她还有伤在身,柔声道:“仙儿莫要再说话了,好好歇息,我.....!”

  “侯爷要走吗?”仙儿却是抓住了齐宁手腕,楚楚可怜道。

  齐宁含笑道:“不走,我在这里陪你。十二个时辰一到,我想陪你也是不成,还有最后的时光,我自然会留在你身边。”

  “仙儿的伤势不打紧。”仙儿道:“仙儿就想和侯爷多说说话。”

  齐宁点点头,轻声问道:“那仙儿可知道地藏化身陆商鹤的夫人,一直在西川?”

  仙儿摇摇头,幽幽道:“这些年我们已经很少见到地藏,也不知道她身在何方。你说的陆商鹤,仙儿听过此人的名字,不过对他并不了解。”

  “如此说来,东海世家那边的事情,仙儿也是不知道?”齐宁道:“摄天使者一直都在东海,那自然是地藏所派。”

  “摄天使者在东海?”仙儿错愕道:“仙儿并不知此事,焰摩也从未对我提及过。几年前摄天使者被地藏派出去,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去向,直到不久前在宫里才见到他,我还以为他一直在宫内。”

  齐宁心想看来地藏手下的地藏六使各有使命,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任务是什么,唯有居于地藏六使之首的焰摩对个中隐情知道的多一些。

  “那地藏如今是否在京城?”齐宁终于问道。

  仙儿摇头道:“焰摩说地藏有要事在身,并不在京内,他还说萧绍宗已经掌控了京城,只要将你除掉,萧绍宗便可以登基为帝,我们的使命也就完成。”

  “看来地藏确实是让你们协助萧绍宗登基。”齐宁神色凝重:“你们地藏六使所为,几乎都是在帮助萧绍宗,地藏如此费力,那萧绍宗与她到底是什么干系?”

  “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我们是要协助萧绍宗登基,可是为何如此,焰摩只说是地藏的吩咐。”仙儿苦笑道:“仙儿也不知道地藏为何会对萧绍宗如此器重,此番.....此番为了萧绍宗登基成功,他二人甚至将性命都......!”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齐宁也是叹道:“我与他们水火不容,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我明白。”仙儿幽幽道:“地藏若是知道你杀了他们,日后.....!”眉宇间显出一丝担忧之色。

  齐宁心下苦笑,暗想不只是焰摩和摄天,那持宝童子和大力使者也都是自己所杀,地藏早就对自己视若眼中钉,今次就算真的死里逃生,日后只怕也要遭受地藏追杀,一想到地藏那恐怖的实力,齐宁头皮就有些发麻。

  地藏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且不说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何方神圣,此外她与萧绍宗到底有什么渊源也是让人疑惑,还有地藏一心想要救醒的那人,到底是哪路神仙?

  重兵围城,京城的百姓们自然都已经知道大事不妙,皇城被围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非常之时,小名百姓唯恐殃及池鱼,虽然今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但京城的大街小巷几乎没有一个人影,所有人都躲在家中不敢踏出大门一步,而京城各门也都是城门紧闭,严禁出入,不过即使城门不关上,也不会有人赶到城门边上。

  往日里热闹喧嚣的大楚京都,今日却是死一般寂静,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一直到天黑时分,大街上也是难得见到一个人影。

  淮南王府在京城可谓是首屈一指的大宅,太宗皇帝和先皇帝对淮南王眷顾有加,这淮南王府也是一扩再扩,早已经是京城中最好阔的宅院,当初四大世袭候的府邸与淮南王府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早年间这座王府可谓是门庭若市,淮南王时常举办宴会,宾朋满座,可是皇陵之变后,淮南王府被查抄,这座王府也早就是门庭冷落鞍马稀,一度只有萧绍宗被软禁在器重,身边也只有一个贴身伺候的大夫袁陌离。

  在淮南王府附近,也一直都有官兵看守,名曰保护世子,实际上就是为了看守王府。

  萧绍宗为淮南王萧璋平凡之后,王府四周的官兵自然都已经撤走,但萧绍宗却并没有返回王府,而王府如今也已然是冷冷清清,诺大的王府看不到一个人影,夜深之时,宛若鬼屋一般。

  王府被查抄,金银珠宝古董字画固然是抄没一空,就是连王府里的桌椅器皿也都一扫而空。

  淮南王封邑极广,而且还有朝廷时常的赏赐,此外淮南王派人暗地里经营商贸,曾经的淮南王可算是朝中第一富贾,而这位王爷也从来不亏待自己,王府里的桌椅家居固然都是上等木材所制,就连吃喝所用的诸多器皿,那也都是贵重的很,是以当初窦馗带人查抄王府之时,将王府的这些东西尽数抄没,转卖出去,倒也是收获满满,却也因此让整座王府空空荡荡。

  王府的大门紧闭,黄昏时分就有几名乞丐绕着王府转悠了好几圈,等到天黑之后,从王府四周的街巷冒出无数的身影来,尽数往王府靠近过来。

  王府后面是一条空阔的巷子,此时却也是冒出一群人,众人都是穿着粗布衣衫,谈不上有多齐整,却都还干净,当先一人身材瘦长,目光有神,却正是丐帮的朱雀长老,他此番却并没有持着朱雀杖,而是手握一根黑木棍,一群人跟在朱雀长老身后,脚步轻快,直走到王府后门,朱雀长老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才一挥手,身后立刻窜出两人,手中带拿着绳爪,抛向高高的墙头,铁爪扣住墙头后,两人抓住绳子,宛若灵巧地猴子一般,翻上墙头,随即跳进王府之内,很快,王府后门被打开,朱雀长老并不犹豫,率先冲进了王府之内。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