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九四章 克星

第一三九四章 克星

  江随云见形势不妙,以人为盾,迅速后撤,他对这王府的地形异常熟悉,撤出几丈远,便将手中那人抛了出去,转身便跑,动作灵敏。

  一轮弩箭过后,江随云手底下众人尽数倒地,神侯府从来都是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然是冷酷无情。

  只是韩天啸却并没有让人追拿江随云,只是冷眼望着江随云逃窜的身影。

  江随云脚下飞快,跑到一道院墙边上,便要翻上高墙,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低吼,一道身影竟然是从高墙之上落下来,劲风呼呼,江随云心下一惊,他不知对方深浅,急往后退了两步,高墙落下那人却已经探手直往江随云抓了过来。

  月色之下,江随云见到此人也是一身神侯府吏员打扮,头戴斗笠,但却骇然发现,那人脸上泛着金属光芒,竟是戴着一副金属面具,那人出手迅疾,江随云来不及多想,手刀忽起,向那人探过来的手切了过去。

  他这一刀却是狠狠切在了那人的手腕上,本以为以自己手刀的修为,定能将那人一只手生生切断,谁知切上之后,却发出“叮”一声响,手刀竟似乎切在了钢铁之上,江随云大吃一惊,他伤不了那人手臂,可是那人的拳势未消,一拳却是狠狠打在了江随云的胸口,江随云便觉得一股澎湃巨力迎面而来,整个身体向后直飞,随即重重落在地上,胸腔血液翻滚,“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以手刀迎敌,本以为十拿九稳能够切断对方手臂,谁知对方却根本不吃这一套,也正因为无法伤到对方手臂,这才被对方结结实实打中,否则江随云万不会如此被对方击中。

  他挣扎跃起身来,胸腔依然是难受至极,神侯府众人这时候才围了上来,江随云四周看了看,叹道:“神侯府果然是喜欢以众欺寡!”

  韩天啸走上前来,冷冷道:“神侯府办差,对那些穷凶极恶之徒,倒也用不着客气。”

  “三师兄,既然这位江公子觉得我们以众欺寡,不如让我来试试江公子的手段。”却见到在高墙埋伏的那面具人缓步走过来,声音低沉嘶哑,江随云借着月光看得清楚,那人脸上果然是一副青铜面具,月光照耀下,泛着幽幽光芒,行走之间,江随云却也看到,那人的右手竟然不是血肉手掌,却也是钢铁所铸。

  韩天啸道:“六师弟想要亲自出手?”

  江随云心下一凛。

  他在京中许久,对神侯府自然是极其关注,神侯府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不少。

  神侯府有北斗七星七大弟子,七大弟子经常露面的并不多,而这七人之中,最为神秘之人,便是位居第六的武曲校尉。

  神侯府大弟子轩辕破名声在外,曲小苍的名头知道的人也是不少,可是武曲校尉却始终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不但没有人能说出他的外貌,便是他的名姓,也几乎无人知道。

  只是有传闻说武曲校尉主管神侯府的器械,为神侯府研制各类兵器,但是真是假,无人

  确知,甚至连神侯府内部的人也没有几个真正见到武曲校尉的样容,至若武曲校尉是否在神侯府内,那也是无人能够确定。

  江随云万没有想到今次武曲校尉竟然也参与了此次行动,由此可见,神侯府今夜还真是精锐尽出。

  武曲校尉抬起那只钢铁所铸的手,看着江随云,发出笑声道:“难得出来活动一下,想松一松筋骨,还请三师兄成全!”

  韩天啸“嗯”了一声,武曲校尉这才笑道:“多谢三师兄。”面具下的眼眸子盯着江随云,缓缓道:“阁下擅长的功夫,应该是炼兵手和逆手灵刀,这两门绝技失传很久,我一直想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今日到时要多见识一番。”

  江随云心下又是一凉。

  武曲对自己显然是十分了解,那逆手灵刀和炼兵手正是江随云的拿手绝技,当年随着陌影学到了这两门功夫,多年来一直暗中习练,当初为了争夺黑鳞营统领之职,在武场露了一手,不过那次出手,被神侯府查知之后,显然列入了档案。

  武曲校尉并不废话,身形前欺,钢手直朝江随云抓了过来,江随云赤手空拳,知道避无可避,只能迎上,心想对方的手臂有问题,自己倒不必与武曲的右手硬拼,自己结合逆手灵刀和炼兵手两名功夫,合二为一,不但以左手为刀,而且招式诡异,未必敌不过武曲校尉。

  两人一交上手,便都不留情,韩天啸显然对武曲校尉信心十足,并不观战,而是走到不远处朱雀杖老身边,见朱雀长老已经坐在地上,脸色惨白,蹲下身子,见到朱雀长老腹间流血不止,立时取出一只瓷瓶子递过去,道:“这是伤药,敷在伤口,不但可以止血,而且伤势很快就能恢复。”

  朱雀长老只用一条布带缠住伤口,却又如何能够挡住鲜血流出,江随云出手狠辣,伤口极深,内脏几乎都能瞧见,韩天啸赐药,朱雀长老点点头,以示谢意,随即立刻自行敷药。

  “你们是受了护国公之令,前来找寻皇上?”韩天啸并无起身,盯着朱雀长老问道。

  朱雀长老看着韩天啸眼睛,显出戒备之色。

  神侯府近来一直为萧绍宗驱使,虽然神侯府今夜出行,袭杀江随云一干人,但朱雀长老实在无法确定眼前这人是敌是友,并不敢将今晚的目的告知。

  “国公守卫皇城,就是在等着我们找到皇上。”韩天啸神情严峻:“赤丹媚暗中找到了神侯府,持有国公的信物,我们受命找寻皇上。”顿了一顿,继续道:“你不必对我们起疑心,天亮之前,我们必须找到皇上。”

  朱雀长老见状,觉得韩天啸并非作伪,而且这种时候,他也没有必要和自己耍花样,点头道:“不错,国公.....国公怀疑皇上可能被软禁在王府,所以我们受命救出皇上,却不想中了埋伏。”冷笑道:“他们既然在这里设有埋伏,那么皇上很可能就在这里,咱们.....咱们要赶紧找到皇上。”

  韩天啸微一沉吟,摇头道

  :“正是因为这里埋伏有重兵,皇上在这里的可能性反而很小。这里是静心布下的陷阱,如果我没有猜错,萧绍宗已经料到国公会派人前来王府搜找,所以他要将计就计,准备将你们一网打尽,不过这里既然是陷阱,为了以防万一,萧绍宗反而不会将皇上软禁在此。”

  朱雀长老一怔,焦急道:“那....那皇上在哪里?时辰不多了.....!”

  便在此时,听得一声低吼,朱雀长老抬头瞧过去,却见到江随云手刀竟是狠狠切在了武曲校尉的胸口,他知道那手刀的锋利,失声道:“小心.....!”但江随云手刀已经切过,朱雀长老此时叫喊,已经来不及。

  韩天啸竟是头也不回,只是道:“你先养伤,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

  江随云手刀切过武曲校尉胸口,精神一振,他知道这一刀切下去,定然能将武曲校尉胸腹切开,不死也要重伤。

  孰知武曲校尉竟然怪笑一声,钢手探出,已经掐住了江随云的喉咙,江随云万没有想到对方胸腹被切的情况下,还能出手,被那钢手掐住,心知不妙,拼力挥动手臂,那手刀在武曲校尉身上连续切割,换成一般人,身体此刻定然要被手刀切的支离破碎,孰知武曲校尉除了衣襟被手刀切开,里面的竟然一丝鲜血也没有流出来,反倒是钢手慢慢收紧,江随云喉管被掐,无法呼吸,气力也是越来越弱,挣扎之中,手刀也是停了下来。

  “我曾经断了一臂,所以就想让自己的身体刀枪不入。”武曲校尉面具下的眼眸带着戏虐之色:“你手刀虽然锋利,可是对我的身体却造不成任何伤害,你现在可明白我为何要与你一战?”

  江随云眸中显出惊骇之色。

  他这时候终于明白,眼前这位神秘的武曲校尉,竟然练就了铜皮铁骨之身。

  “只不过是想借你的手刀试试我的身体是否坚韧。”武曲校尉嘶哑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得意:“看来这具身体真正是刀枪不入了。”

  江随云脸如死灰,眸中是绝望之色。

  眼前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天然的克星,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绝技,在此人面前,竟然毫无作用。

  武曲校尉抬头看了看夜空,喃喃道:“今晚真的适合你上路。”钢手一扭,就听到“咔嚓”一声响,江随云的喉骨竟是被钢手生生切断,那颗脑袋软软地垂下去,就此死去。

  武曲校尉一松手,江随云的尸首便即如同一滩烂泥般落在地上。

  韩天啸已经回身向神侯府众人吩咐道:“王府还有乱党残余,协助其他弟兄将他们尽数清除。”

  他话声刚落,却听到一人道:“有人!”众人瞧过去,只见远处正有一群人迅速往这边过来,神侯府众吏员立时端着箭弩,对准那群人,那群人还没靠近,就听有人叫道:“朱老大,朱老大!”

  朱雀长老听到声音,忙向韩天啸道:“是自己人!”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