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九七章 近城者杀

第一三九七章 近城者杀

  寅时刚至,广场上已经是杀气腾腾,秦重传下了军令,三千玄武营将士都已经是准备就绪。

  从兵库里调过来的云梯已经送到了最前方,由身着重甲的盾牌兵打头阵,任务便是将云梯推进到城下,而弓箭手则是位于盾牌兵后方,一旦发起进攻,弓箭手便作为掩护,压制城头的弓箭手,从而让兵马推进到城墙之下。

  至若为数不多的骑兵,则是列阵于最后方,这是攻城战,骑兵无法对城墙发起冲锋,只待城门被攻破之后,骑兵再行冲入城内对敌军发起清扫。

  其实城下的兵马心中也都明白,守城的羽林营兵力实在太过薄弱,分守四门,每一面城门的守军不过区区数百之众,他们的反击便算再犀利,也不可能顶得住十倍对手的攻势,攻下皇城,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玄武营常年驻扎在京城附近,少有建功的机会,而军人对于功勋看得极重,若是没有功勋在身,即使得到升迁,也并不为人所服,所以比起在前线厮杀的将士,京畿附近个支兵马得到提升的机会实在不多。

  此番齐宁叛逆,率领羽林营谋反,这对玄武营来说实在是千载难逢的立功机会,玄武营从上到下都清楚,此番攻破皇城诛除齐宁之后,必然会迎来一轮封赏,此战若是能够立下战功,对前途自然是大大有利。

  虽然在城下等了一天,但将士们的士气依然十分旺盛,秦重一声令下后,数千将士顿时如狼似虎,只等着时辰一到,立刻发起攻势。

  大战在即,那些朝中官员已经被封锁在最后方,无法再往前面去。

  陆晓朝的虎神营虽然无法担任先锋,却也是严阵以待,只等着玄武营攻城受挫之后,便即上前助阵。

  齐宁登上城头的时候,距离卯时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城头上的羽林营将士看到城下兵马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也都是严阵以待。

  “国公,不知.....?”余别古看到齐宁上了城头来,忙问道,只是还没有说出口,齐宁便已经淡淡笑道:“余校尉,遵照我先前的嘱咐,时辰一到,我自会出城,无论发生什么,我一人担当,不会连累将士们。”将身上那支诛剑令取了出来,递给余别古,余别古一怔,不明齐宁的意思,齐宁含笑道:“这是先帝留下来的诛剑令,你身上亦有先帝留下的遗诏,到时候他们入城之后,你凭借这两样东西,大可以说是因为这两件东西在我手中,你不得不遵照先帝的遗命听从我的号令,萧绍宗到时候也不敢对羽林营赶尽杀绝。”

  余别古骇然道:“国公,您.....您这是做什么?先帝既然有遗诏,便是千军万马袭来,羽林营也势必与国公同生共死。”

  “敌势太众,最后羽林营终究是无法抵挡,还要连累这么多忠勇之士。”齐宁摇摇头,抬头看了看天色,微一沉吟,才道:“此番你和何庆都要被牵涉其中,如果萧绍宗没有定你们的罪,你们辞去官职,远离京城吧。”

  余别古却是肃然道:“国公,恕卑职斗胆,敢问一句,萧绍宗是否叛逆?”

  齐宁一怔,余别古道:“如果萧绍宗不是叛逆,那么国公就有乱国之嫌,羽林营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国公。如果国公是清白的,那么萧绍宗就是叛逆,明知萧绍宗是叛逆,羽林营就算兵力薄弱,也要奋战到底。”他向城下看去,黑压压的兵马如同蚂蚁一般,余别古冷笑道:“或许他们终究能攻破皇城,但是追随叛逆攻城,即使城破,羽林营也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齐宁皱眉道:“这又是何必?”

  “羽林营的职责,就是守卫皇城。”余别古肃然道:“任何叛军想要踏入皇城一步,就必须要踏着羽林营将士的尸骨,否则.....绝无可能!”

  “呛”的一声,拔出佩刀,高举战刀,厉声道:“靠近皇城一步者,杀无赦!”

  众羽林将士早已经是大刀出鞘,纷纷举起战刀,齐声喝道:“靠近皇城者,杀无赦!”一时间声浪蔓延开去,人数虽然不过几百人,却是声震如雷。

  城下的将士听到城头忽然声浪如雷,都是有些吃惊,秦重骑马在前,见到城头声势旺盛,冷笑一声,举起战刀:“诛杀叛逆,就在今朝,玄武营出,所向披靡!”

  玄武营将士都是高举起长矛,齐声道:“玄武营出,所向披靡,玄武营出,所向披靡!”毕竟是人多势众,声浪很快便将城头羽林营的声音压了下去,皇城上下,顿时弥散着骇人的杀气。

  远远在虎神营后方的群臣见状,知道大战在即,不少人不自禁向后退,礼部袁老尚书却反而向前去,大声道:“我要与齐宁说话,让开道路!”但去往前面的道路早已经被虎神营封住,而且声浪如潮,老尚书的声音根本没有几个人听见,老尚书焦急万分,想要挤上前去,但虎神营兵士以盾牌拦成一堵墙,根本穿透不过,袁默贤急道:“父亲,前方凶险, 不能再过去了。”

  随着玄武营声浪渐低,鼓声忽然响起,“咚咚咚”的战鼓声在队伍前方极有节奏地响起来,战鼓一起,玄武营将士士气又是为之一振。

  萧绍宗被骑马立于军阵之中,只是望着城头的齐宁,却没有上前找齐宁索要证据的意思,忽然间拔出了腰间的一把佩刀,高举战刀喝道:“第一个攻入皇城的勇士,赏金千两,连升三级!”

  萧绍宗这一句话,顿时让气氛更是升到极处,惊雷般的呼喝声在广场响起,前方的秦重终于将战刀指向前方,沉声道:“攻城!”

  隆隆战鼓声中,早有准备的盾牌兵掩护着云梯向皇城开始逼近过去,后面的弓箭手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也随着盾牌兵缓缓向前推进。

  齐宁看着已经开始向皇城缓缓压过来的军阵,双手握拳,看了余别古一眼,沉声道:“好,我便与你们奋战到底。”高声道:“弓箭手准备!”

  城头上的羽林营全都是好射手,早已经是弯弓搭箭,箭矢对准了推进过来的军阵。

  鼓声隆隆,号角声起,而皇城其他各门的也隐隐有鼓声传过来,显然都已经知道了攻城的时辰,听到这边鼓声传出去,四门的兵马都已经开始向皇城发起攻势。

  羽林营全军向前推进,后方的虎神营却是严阵以待,陆晓朝骑马立于阵前,手握大刀,一双眼眸冷冷地盯着前方,在他前方咫尺之遥,便是萧绍宗。

  齐宁也已经要了一副弓箭在手,看到敌军一步步逼近过来,齐宁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弯弓搭箭,并不犹豫,箭去流星,“噗”的一声,正中一名盾牌兵,那盾牌兵应声倒地,旁边的盾牌兵都是心下骇然。

  盾牌兵以盾牌掩护身体,就是防备城头的箭矢,即使偶尔漏出身体的一部分,却也是稍纵即逝,齐宁这一箭却是恰到好处地在那一瞬间射杀,其箭术固然高明,那眼力也实在是骇人听闻。

  边上盾牌兵吃惊之余,更是掩护好身体,而齐宁射出第一箭,城头的弓箭手便不再犹豫,箭矢如同雨点般射落下来。

  盾牌兵后方的弓箭手立时放箭,一轮箭矢如同蝗虫般飞向城头,那是要压制住城头的箭手,一时间两边箭矢你来我往,空中都是密密麻麻的箭矢,纵横交错,时不时地有人中箭,惨叫连连。

  攻城之战终于开始。

  后方的袁老尚书看到双方已经交上手,痛心疾首,高呼道:“莫要打,莫要打!”但此刻又有谁人会理会。

  虽然城头的箭矢远不能射到后方,但不少大臣唯恐殃及池鱼,纷纷后退,袁默贤和另一名官员强拉着袁老尚书向后退去。

  前方的盾牌兵在箭手的掩护下,继续向前推进,距离城墙也是越来越近。

  齐宁连射数箭,箭箭取命,扭头看到东方已经出现曙光,与萧绍宗约定的十二个时辰确实已经到了。

  后方的数十名大臣乱作一团,纷纷后退,便在此时,却瞧见街道上出现一队骑兵,人数不多,也并非甲胄在身,但来势惊人,不少大臣都是茫然,心想这又是从哪里跑过来的兵马,忽听到有人道:“是.....是京都府的人.....!”

  骑马而来的正是京都府的差役,十数骑来势汹汹,在骑兵后面,却是跟着一大群手持快刀的京都府差役。

  京都府掌理京城治安,诺大的京城需要京都府来维持秩序,所以京都府也有数百名差役,瞧见京都府差役如狼似虎扑过来,那也是数百人,倒似乎京都府将手底下的人尽数调了过来。

  窦馗远远瞧见,微微变色,吃惊道:“铁铮这是要做什么?”

  京都府差役冲到近处,众官员纷纷闪开道路,唯恐受到连累,便在此时,却听到有人惊呼道:“神侯府......那是神侯府的人!”

  在京都府差役后面,数百名头戴斗笠手握大刀的神侯府吏员正快奔而来,神侯府的人训练有素,比之京都府的人更是整齐有序,群臣见此情状,一个个目瞪口呆,万想不到在这种时候,神侯府和京都府竟然携手而来。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