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零一章 承天亮剑

第一四零一章 承天亮剑

  萧绍宗颔首笑道:“满朝文武,真正敢与我一战的只有你,有资格与我一战的,也只有你!”看向隆泰,嘲讽道:“萧光,你身陷囹圄,是他出来救你,如今你懦弱不战,还是他出来给你挡刀,我看你这皇位不如让给他算了。”

  齐宁微微变sè。

  萧绍宗道:“咱们这位护国公,出身军功世家,秦淮军团曾是他们齐家的嫡系,即使秦淮军团无法回京救援,他依然可以号召许多人为他效命,这份威望,我瞧你拍马也是赶不上的。”

  隆泰冷笑道:“萧绍宗,事到如今,你还要在这里挑拨离间?忠奸是非,莫非你觉得朕不懂?”

  萧绍宗叹道:“你若真的懂,为何此前对我那般信任?可见这世间最难看透的就是人心,你萧光还没有那双慧眼。”目光移向齐宁,微笑道:“朕与你比拼智谋,最终却落败于你,在很多人眼里,我犯的是死罪,既然如此,临死之前与你一战,倒也算是痛快。”抬起双手,摇头道:“朕苦练多年,还真不曾与人正大光明的交过手,若是就这样死去,实在有些遗憾。”

  说完这句话,萧绍宗缓缓起身来。

  候在殿外的薛翎风立时沉声道:“护驾!”却是领着一群兵士冲进大殿内,护卫在隆泰身侧。

  萧绍宗哈哈一笑,薛翎风冷声道:“萧绍宗,你逆君叛国,罪无可赦,还不伏诛?”抬起手中刀,便要下令兵士冲上,齐宁却已经抬手道:“慢着!”

  薛翎风一怔,齐宁直盯着萧绍宗,淡淡道:“我既答允与他一战,谁也不得插手!”

  齐宁心中很清楚,萧绍宗的武功极其了得,他孤身一人,已经是陷入绝境,可是真要将他拿住,必然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这些兵士冲上前,无非是自寻死路而已。

  他转过身,向隆泰道:“皇上,臣恳请皇上赐臣与其一战!”

  隆泰微一沉吟,终于点头道:“朕准了!”瞥了萧绍宗一眼,才轻声道:“小心!”

  萧绍宗转过身,握住椅把上的金sè龙头雕饰,陡然间一用力,便听“呛”的一声,他竟是从里面抽出一把长剑来,剑柄却赫然就是那龙头雕饰。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万想不到在这龙椅之内,竟然藏着一把利剑。

  隆泰神sè凝重,萧绍宗却已经握剑转过身来,手中那把长剑雪亮无匹,寒光闪烁,一看便是一把锋利宝剑。

  “你刚才说的天子剑,便在此处。”萧绍宗淡淡笑道:“这是太祖皇帝当年征战疆场的佩剑,后来经过巧匠重新淬炼,藏于这龙椅之内,萧光,这事儿,你是知道的。”

  隆泰只是冷视萧绍宗,并不言语。

  “齐宁,我知道你剑术了得,今日我便看看你的剑术,是否果真如同传闻中那般了得。”萧绍宗横抬天子剑,缓步从金銮殿上一步步走下来。

  齐宁皱起眉头,想不到萧绍宗竟然要与自己比剑。

  他倒有一把毗卢剑,却在齐家府邸,自然不能让人回去取来

  ,忽听得身后传来声音:“齐.....国公!”

  齐宁回过身,只见到一人走到自己身后,一身神侯府的打扮,戴着斗笠,仔细一看,竟是西门战樱,心中欢喜,见到西门战樱手中拿着一把剑递过来:“这是六师兄的佩剑,名叫苍松剑!”

  齐宁一怔,神侯府北斗七星他几乎都熟悉,唯独不曾见过位居第六的武曲校尉,想不到武曲校尉竟然也是用剑。

  他扫了一眼,后面黑压压一群人,不但有羽林营和虎神营的兵马,京都府和神侯府的人也在其中,只是丐帮众人却没有随同入宫来,人头攒动,也认不出到底谁是武曲校尉。

  “十大名剑之中位居第八的苍松剑?”薛翎风倒是有些诧异:“原来苍松剑在神侯府!”

  齐宁听他这样一说,才知道这苍松剑竟也是十大名剑之一,虽然及不上自己那把位居第四的毗卢剑,却也是一把可遇而不可求的宝剑。

  接过苍松剑,西门战樱欲言又止,却还是退了下去,齐宁转过身,抽出长剑,将剑鞘递给了薛翎风,薛翎风伸手接过,也是道:“爵爷小心!”

  薛翎风见多识广,萧绍宗在这个时候向齐宁提出比剑,至少证明此人对自己的剑术还是很有信心。

  “圣上.....!”薛翎风向隆泰一躬身,虽然没有多说,但隆泰明白薛翎风的意思。

  齐宁和萧绍宗都是剑术高手,这两人在承天殿比剑,胜负难料,薛翎风显然是担心这两人比剑之时,隆泰靠的太近,存在风险。

  隆泰只是看了齐宁一眼,微微点头,这才转身退开,薛翎风等人簇拥着隆泰走出大殿,只站在殿外,承天殿内,一时间便只剩下齐宁和萧绍宗。

  萧绍宗从金銮殿上走下来,右臂始终横抬,齐宁手握苍松剑,剑尖指地。

  大殿之内的空气一时间如同凝固一般。

  “叮.....!”

  一阵清鸣之声响起,萧绍宗冲出两步,率先出剑,剑锋所指,直逼齐宁。

  齐宁见到对方长剑来势稀松平常,也不显得如何高明,可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萧绍宗,此人狡诈多端,与其对敌,万不能有丝毫的疏忽,瞧见对方长剑中宫直进,剑尖不住颤动,当下亦是宝剑指出,迎向了来剑。

  萧绍宗剑到中途,忽然转而向上,若有若无,齐宁不知萧绍宗剑术深浅,倒也没有趁势强攻,猛见到萧绍宗长剑自上而下直劈下来,他长剑向上之时云淡风轻,可是往下这一剑,却有着石破天惊的气势,其实这一剑招依然是稀松平常,但气势凛然,从空中疾劈而下,确有开山裂石的气势。

  西门战樱在殿外瞧见,花容失sè,却见到齐宁侧身闪过,斜刺一剑还了过去。

  在殿外观战众人之中,也不乏精晓剑术的高手,看到两人开头这几招,都是法度严谨,双方显然都没有一上来便出全力。

  只是十来招过后,两人的身形便越来越快,剑招也变得越来越诡异,已经抛开了相互试探,

  齐宁剑招奇诡,萧绍宗也是不遑多让,承天殿内,两人身形纵横交错,剑鸣之声响彻大殿,殿外众人却实在无法看出到底是谁占了上风。

  众人却是不知,齐宁此刻心中却是极为惊骇。

  齐宁所习的剑术,根源于北宫连城的无名剑谱,他在朝雾岭与陆商鹤一战,剑术得到了突破,不再拘泥于无名剑谱之内的剑招,出招随心所欲,犀利无匹。

  但剑招可以不顾,可剑意却在其中。

  万变不离其宗,齐宁在剑招之上突破了桎梏,但剑法之中,却依然是无名剑谱衍生出来的剑意。

  萧绍宗连出数剑,看似平淡无奇,但齐宁既知剑意奥妙,却能够看出来萧绍宗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招式之中,暗含着极为厉害的杀机,只要找准机会,随时可以变化成凶狠的杀招,而事实也如他所料,他使出无名剑法逼迫萧绍宗露出本事,面对无名剑法,萧绍宗自然再不能轻松自如,出招也开始变得奇诡起来。

  别人一开始还看不出其中门道,但几招过后,齐宁却已经骇然发现,对方的剑招之中,明显有无名剑法的影子。

  难道萧绍宗练的也是无名剑法?

  这并不是第一人,当初陆商鹤的剑法,便是与无名剑法一般无二,只不过陆商鹤虽然修的无名剑法,却还是拘泥在剑招之上,并不似齐宁在剑术上的悟性,可是萧绍宗眼下出招,虽然只是含有无名剑法的影子,可齐宁却是更为骇然,只因为萧绍宗似乎同样也没有拘泥在剑招之上,出剑之时,变幻多端,就如同自己一般,悟出了无名剑法的剑意。

  萧绍宗从何习来无名剑法?

  齐宁当日擒住陆商鹤,虽然从陆商鹤口中得到了诸多讯息,却恰恰忘记逼问陆商鹤的剑法从何而来,此后陆商鹤身死,再想追问也是不及,为此齐宁想起,心中倒是有些懊恼。

  今日见到萧绍宗同样使出无名剑法,齐宁惊骇之余,猛然间想到,陆商鹤与萧绍宗都与地藏关系亲密,这两人都会使无名剑法,那最大的可能,便是这两人的剑法都是地藏所授。

  可是无名剑法分明是北宫连城所创,地藏又如何能知道这套剑法?

  只是这时候却不能分心,不敢多想,见到萧绍宗又是一招奇诡剑招袭来,立时摆动手腕,苍松剑晃动,“呛”的一声,与萧绍宗的长剑相击。

  二人攻守趋避,你来我往,乍一看去,倒像是十分默契地在表演剑术一般,两人的剑招就如同同门师兄弟修习的同一套剑法,剑法的路子竟然是异常的相似。

  殿外人群之中的武曲校尉不由“啊”了一声,面具下的眼眸满是惊诧之sè,边上韩天啸扭头看了一眼,低声问道:“怎么了?”

  “他们.....他们使的是剑神的剑术!”武曲校尉低声道:“两人剑招之中的不少路数,都是.....都是当年剑神用过的!”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