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零九章 功高震主

第一四零九章 功高震主

  丐帮在平定叛乱之后,朱雀依然回到了锣鼓巷那处宅子养伤。

  齐宁来到鬼金羊分舵之时,还不到正午时分,他已经是丐帮的老熟人,进入丐帮分舵,自然是畅通无阻。

  从宫里出来,齐宁径自来到这里,一来固然是为了探望朱雀长老,二来也是为了询问一下顾清菡和田夫人的下落。

  萧绍宗既然已经被平定,顾清菡二人自然不必再在京外躲避,齐宁也知道顾清菡自幼出身豪富之家,没吃过多少苦,此番外出躲避,难免会手写苦楚,是以希望尽早让她们返京,不过她们的下落交托给白圣浩,连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如今的下落。

  朱雀长老在养伤,无法出来相迎,而白圣浩却也并不在分舵之内,让齐宁没有想到的,出来迎接自己的竟然是青龙长老楼文师。

  见到楼文师,齐宁当真是大喜过望,两人当初一见如故,意气相投,结拜为兄弟,但却自那一次之后,却再也没有相见,久别重逢,齐宁欢喜无比,楼文师却也是很欣喜。

  不久前朱雀长老就曾说过,为了以防万一,早已经去信给楼文师,让楼文师带人前来京城增援,想不到楼文师却是如约而至。

  “楼大哥,你什么时候过来?”齐宁跟着楼文师进屋之后,欢喜道。

  楼文师哈哈笑道:“皇城被围之前,我便已经抵达。那次商定好,本是让白舵主扮作商贾前往旭日镖局托镖,只是我看他气势不足,浑身上下都是一副寒酸样,没有那派头,所以我亲自出马。”当下将那日的事情简略说了一番,齐宁恍然大悟,这才知晓楼文师竟然在这次平乱之中也出了大气力。

  齐宁在宫中做好了部署,但具体操作确实由赤丹媚出宫之后与丐帮等几股势力商议,他在宫内受伤之后,恢复休养直到今日,倒是真不知道楼文师也参与了行动。

  齐宁和楼文师久别重逢,都是欢喜,但挂念着朱雀长老,进屋探望,瞧见朱雀长老躺在床上,暂时还不能起身,虽然气sè也不是很好,但脸上还是有血sè,看样子恢复情况也是不错。

  齐宁今日过来,对丐帮心存感激,此番如果不是丐帮出手,齐宁还真是无人可用,来的路上想过该如何感谢,倒也想过送些银票,可是朱雀长老带人出手,完全是义气使然,自己若是以银钱相赠,反倒是小看了他们,心里想着这份情谊记只能在心中,只等着日后找机会相报。

  齐宁抚慰几句,也不好多扰朱雀,跟着楼文师出了门,到后院的竹椅上坐下,楼文师开门见山问道:“齐兄弟,听说皇帝已经封你为王?”

  齐宁微点头道:“正是,楼大哥已经知道了?”

  “丐帮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楼文师轻轻一笑,道:“据我所知,楚国自立国至今,似乎还没有真正地给异姓封王,齐兄弟这次被封王爵,在楚国可是前无古人。”

  齐宁何其精明,听出楼文师话中有话,问道:“楼大哥是否有什么想说的?”

  楼文师犹

  豫了一下,才轻声道:“齐兄弟,你虽然是王爷,但我与你相识,并非因为你的出身,而是性情相投,所以义字当先,只把你当做兄弟看。”

  “就是要这样。”齐宁道:“我敬重楼大哥,也正是因为楼大哥为人正直坦然,并不在乎那些虚名。”

  楼文师哈哈一笑,才轻声道:“我说的话,若是不中听,你就当我没说过。齐兄弟,这一次你立下的功劳,可算是匡扶社稷护君保国之功,皇帝有赏赐,那也是理所当然。”微一沉吟,才道:“齐兄弟可知道,楚国太祖皇帝驾崩的时候,萧氏皇族只不过是平定了南方半壁之地,南方各路豪杰多如牛毛,真正一统南方,是在楚国的太宗皇帝手中。”

  齐宁颔首道:“太祖皇帝打下基业,而真正平定南方的确实是太宗皇帝。”

  “锦衣齐家能得楚国军方的敬畏,究其原因,只因为锦衣老侯爷南征北战,啃下了一个又一个硬骨头,且不说其他势力,只是平定西川之功,那就已经无人可比。”楼文师道:“恕我直言,如果以功绩来说,齐兄弟的功劳未必能及得上锦衣老侯爷。令尊齐大将军在老侯爷过世之后,坐镇秦淮,北方的长陵侯亦是文武全才的一代名将,如果不是令尊,楚国上下,恐怕无一人能够阻挡北汉的兵峰,或许天下的格局早就已经改变,而他的功绩,似乎也不在你之下。”

  齐宁微微颔首,心中也是明白,论起功勋,自己实在无法与锦衣齐家前两代侯爷相提并论。

  “即使如此,他们也只是受封侯爵。”楼文师道:“而齐兄弟年纪轻轻,却已经受封王爵,这固然是因为齐兄弟立下不世之功,但细细寻思,其中也未必没有其他的缘故。”

  齐宁叹道:“楼大哥是说皇上对我存有戒心?”

  “齐兄弟明白其中缘由就好。”楼文师叹道:“古往今来,但凡坐在皇帝的位子上,最担心的就是有人抢了他的皇位。萧绍宗是皇室宗亲,这一次掀起滔天巨浪,皇帝不可能心无感触,而他也定然因此而对任何人都存有戒备之心。赐封你为王爵,固然是因为齐家的荫功累积,也是因为齐兄弟自身的才干,但最紧要的,恐怕也是为了安抚齐兄弟,否则皇帝又为何破了立国至今的成例,封你为王?”

  齐宁想起今日面见隆泰时的情形,隆泰固然是推心置腹,但其言辞之中明显还存有一丝疑虑,那疑虑也明显是因为齐宁。

  “齐兄弟仔细想一想,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楚国的王爵,那么日后如果再立新功,皇帝又该如何赏赐你?”楼文师神情严峻:“他总不能将皇位让给你?一旦功无可赏,就是危险时候,齐兄弟,我今日这些胡话,你能听也好不听也罢,只是自今而后,凡事都要小心谨慎。”

  齐宁点点头,知道楼文师都是一番好意。

  其实齐宁心中又何尝不明白,短短两年时间,自己从侯爵跃升为王爵,看似风光,但爬的太快太高,反而不是什么好兆头,正如楼文师所言,如果日后自己立下了其他的卓越功勋,那

  皇帝又该如何赏赐自己?

  放眼满朝文武,当下风光之劲,无人能出自己左右,平定叛乱之后,赐封为王爷,自己已经成为朝中最惹人注意的人物,当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在自己身上,其实也预示着危险随之而来。

  “楼大哥所言,我定当铭记于心。”齐宁感激道。

  楼文师起身来,笑道:“我明日就会启程,下一次也不知道何时能再与齐兄弟相见。”犹豫一下,才道:“齐兄弟,这阵子不知道可有帮主的消息?”

  齐宁道:“楼大哥放心,向帮主正在闭关休养,到了时候,他总会出现的。”想到向百影收了小蝶为徒,两人互相照应,却也不知道如今身在何方,但心里却是明白,向百影素有担当,丐帮的事情,向百影自会做一个圆满的处理。

  “齐兄弟的伤势如何?”楼文师道:“明日一别,不知再见何时,你若无恙,今日咱们便痛饮几杯。”

  齐宁伤势恢复很快,虽然不知道是否能饮酒,但想到楼文师即将离别,心中有些不舍,笑道:“自然要与大哥一醉方休。”就在此时,忽听得有声音道:“两位要饮酒,我做个陪客如何?”话声之中,只见一人走过来,却正是鬼金羊舵主白圣浩。

  楼文师见到白圣浩,立刻笑道:“好好好,我正愁找不到人饮酒,白舵主回来的正是时候。”向齐宁道:“齐兄弟,你可知道白舵主的酒量?在丐帮之中,若论酒量第一,自然是帮主,可是要争第二的话,也只有我和白舵主有此资格。”

  白圣浩上前来,向齐宁一拱手,道:“王爷!”

  齐宁心想看来自己赐封王爵的事情已经传开,点点头,笑道:“白舵主,这次平乱,你和丐帮的兄弟出生入死,我......!”

  “王爷莫说这样的话。”白圣浩打断道:“我们本就欠着王爷天大的人情,有机会回报,那是求之不得。是了,在下刚刚回京,那位田夫人也已经接了回来,为了安全,在下没有让她回自己宅子,先带来这边暂作歇息,正准备请示王爷是否可以让田夫人回家。”

  齐宁欢喜道:“回来了吗?那可是好极了,她们在哪里?”

  白圣浩回转身,向屋里道:“夫人,王爷就在这里!”

  便见到一身布裙荆钗的田夫人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虽然衣着朴素,但美sè天成,那也不是布裙荆钗能够遮掩,反倒是这一身布裙荆钗让田夫人更有一种别样的风韵,田夫人看到齐宁,美眸之中显出欢喜之sè,走上前来,盈盈一礼,嘴唇动了动,但有白圣浩和楼文师在旁边,也不知道说什么,齐宁瞧见田夫人安然无恙,自然是欢喜,可是却没有见到顾清菡,奇道:“三娘在哪里?”

  田夫人和白圣浩对视一眼,神sè都显得不自然,齐宁立时便猜到情况不到,皱眉道:“出了何事?三娘为何没有出来?”

  “三夫人.....三夫人她......!”田夫人低着头,声音很低:“她过世了!”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