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一零章 美人心计

第一四一零章 美人心计

  齐宁只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脸色却已经变了,竟是一把抓住田雪蓉的手腕:“你说什么?谁.....过世了?”

  他此刻表现竟是有些狰狞,田雪蓉花容失色,惊惧道:“王爷......!”

  “齐兄弟,冷静一些!”楼文师抬手按住齐宁肩头,齐宁感觉心口憋闷,却还是道:“夫人,你....你说明白。”

  “是....是三夫人.....过世了!”田雪蓉咬着嘴唇道。

  齐宁呆了一下,随即感觉天旋地转,脚下发软,往后踉跄退了两步,便要一屁股坐倒在地,楼文师却已经搀扶住,齐宁眼前发黑,便是连田夫人的面孔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肠胃翻滚,似乎有东西涌到喉咙处,干呕几下,却是呕不出东西来。

  田雪蓉看到此景,也是吓坏了,顾不得边上有人,过来抓住齐宁手臂,颤声道:“王爷,你.....你怎么了?”

  楼文师和田雪蓉扶着齐宁在椅子上坐下,齐宁脸色苍白一片,楼文师心知齐宁这是突闻噩耗气血不畅所致,手掌在齐宁背部拍了几下,那是帮助齐宁疏通气血,片刻之后,齐宁才终于回过神来,闭上眼睛,但很快就盯住白圣浩,声音已经有些森然:“白舵主,是谁害了三娘?三娘......现在什么地方?”

  白圣浩眼角抽搐两下,却还是咬牙道:“三夫人担心王爷安危,日夜不眠,一天早上田夫人发现三夫人......三夫人躺在床上已经没了气息......!”

  “绝无可能!”齐宁赫然起身:“她在哪里?我现在就要去见她。”

  楼文师神情凝重,道:“齐兄弟,事情已经发生,且不可因此乱了手脚。”向白圣浩问道:“白舵主,三夫人的遗体现在何处?”

  “就在之前的藏身之所。”白圣浩低头道:“没有王爷的吩咐,我们也不敢擅自处置。”

  齐宁心疼如绞,这时候也不顾其他,抓住白圣浩的手就往外去,楼文师急道:“齐兄弟,你.......!”

  “楼大哥,我要去见她。”齐宁丢下一句话,几乎是拽着白圣浩离开,楼文师摇头叹了口气,田雪蓉看着齐宁离开的背影,神色复杂,终是幽幽叹了口气。

  这里是丐帮的分舵所在,自然也常备了几匹马,以备不时之需,齐宁这时候唯一想做的就是去见顾清菡,白圣浩知道地方所在,只能让白圣浩带路,两人骑马离开了锣鼓巷,径自往城外去。

  出城之后,一路往西,白圣浩知道齐宁心急如焚,一路上也不多言,在前带路,健马如飞,从正午时分出城,直到半夜时分,距离京城已经数百里地,早就出了京畿范围,越走越偏僻,终是到了一片竹林外,这竹林十分茂盛,藤曼缠绕,显然人迹罕至,白圣浩勒住马,这才向齐宁道:“王爷,这是我们丐帮的一处隐蔽据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也不会来此,方圆十几里地之内,并无人迹,十分隐秘。”

  齐宁瞧见竹林密密麻麻,没有道路,马匹无法在林中穿行,翻身下马,一路之上,他心中悲疼,脸色难看至极,此时终于开口道:“带我过去!”

  白圣浩也下了马,将两匹马迅速拴好,这才在前面带路。

  齐宁进了竹林,果然如同自己所料,竹林之中藤蔓盘绕,这些竹子年头极久,因为无人踏足的缘故,所以荆棘藤曼丛生,许多地方被荆棘藤蔓挡住,无法通行,要真是骑马进来,还真是寸步难行。

  此等隐秘之处,一般人走入进来,还真是要迷路。

  齐宁听白圣浩说这是丐帮的一处隐秘据点,心下有些奇怪,不知丐帮为何会在此等偏僻之处设有据点,但这时候只想看到顾清菡,没有心思多想,在林中绕了片刻,前面突然开朗起来,原来在这竹林的深处,竟然有一处极为空阔的场地,盖有两间木屋,借着月光,甚至看到屋边还打有一口井,两间木屋的门都是关着,但是窗户敞口,其中一扇窗口里面亮着灯火。

  齐宁一怔,心想此地离京城有数百里之遥,快马加鞭毫不停歇,也要大半天才能赶到这里,白圣浩从这里领着田夫人回京,再到自己赶过来,就是最快也要一天的时间,即使屋里点着油灯,也不可能持续到现在,他心下疑惑,又想到是否白圣浩安排人在这里守卫顾清菡的遗体,深吸一口气,径自往木屋过去,白圣浩却没有跟上,只是看着齐宁走向木屋。

  齐宁走到木屋前,伸手推门,木门却没有从里面拴上,打开之后,齐宁立刻冲进到屋内,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却已经呆住。

  木屋之中,摆设简单,桌椅俱全,虽然简陋,却很是干净,桌上摆着一盏油灯,灯火之下,一人正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一本书,齐宁进来之后,那人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诧异之色,但很快就露出一丝浅笑,娇美动人,不是顾清菡又是谁?

  齐宁顿时有些发懵,田夫人和白圣浩坚称顾清菡已经过世,为此齐宁才马不停蹄赶过来,可此刻顾清菡却好生生地坐在屋里,甚至带着动人的浅笑,齐宁只怕自己眼花,抬手揉了揉眼睛,见到顾清菡已经站起身来,虽然如同田雪蓉一养也是粗布荆钗,但身段婀娜,窈窕动人,灯火之下,那美丽的面孔娇艳如花,齐宁心中前所未有的欢喜和激动,一言不发,直接冲上前去,没等顾清菡反应过来,拉着顾清菡手臂,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中,紧紧抱住,声音几乎哽咽:“你.....你可吓死我了!”

  顾清菡被他抱住,脸颊一红,但却没有抗拒,反倒是抬起双臂,也抱住了齐宁。

  许久之后,齐宁才松开手,扶住顾清菡双肩,凝视着顾清菡那一双如同布满雾气的双眸,苦笑道:“三娘,你好好的,他们.....为何那样说?”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顾清菡指使,白圣浩和田雪蓉绝不可能带回去那样的消息。

  顾清菡让人带回自己的死讯,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顾清菡看着齐宁的眼睛,见到他眼中泛红,知道缘故,抬手抚在齐宁脸上,轻声道:“顾清菡不死,你我就永远不能在一起,傻瓜,你现在还不明白缘故?”

  齐宁一怔,看着脸颊微带红晕的顾清涵,猛然间明白过来,握住顾清菡的手,低声道:“三娘是谁,让世人都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我们就可以.....!”

  “还叫我三娘吗?”顾清菡幽幽叹道:“你这般称呼,咱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齐宁此时已经是恍然大悟。

  顾清菡传回死讯,自然是要让自己已经过世的消息传散开去,如此一来,所有人都只以为齐家三夫人真的不在人世,如此顾清菡才能以另外一种身份真正和齐宁走在一起。

  这看起来简单,但齐宁却知道,如果顾清菡不是下定了决心,自然不可能做出如此安排。

  传出死讯,也就等若顾清菡从今以后再也不能以从前的身份生活,甚至于不能再与家人相认,这当然是一个极为痛苦的抉择。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顾清菡身在府里,那是永远也不能真正与齐宁在一起。

  这样的选择,已经表明了顾清菡在无数次纠结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齐宁知道顾清菡为此牺牲了太多,心下感动,再次环抱住顾清菡腰肢,柔声道:“以后我便叫你姐姐,顾三娘已经不在人世,留在时间的是清涵姐姐,你说好不好?”

  顾清菡低下头,脸上发烫,轻嗯一声,身体靠过去,靠在齐宁怀中,轻叹道:“你在京城平乱,我日夜忧心,忽然想明白了,如果真没有你,活着又能有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对我一番真心,可是不敢接受,我曾想着到尼姑庵里落发修行,但你这小混蛋无法无天,我真要进了尼姑庵,只怕你都将尼姑庵给拆了。”

  “你明白就好。”齐宁轻抚顾清菡纤细柔软的腰肢:“我说过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人,就是天涯海角你也逃不了的。”想到顾清菡终于打开心结完全接受自己,心中欢喜不已,抱着顾清菡丰腴柔软的娇躯,贴近顾清菡耳边道:“咱们先不回京,就在这里过几天神仙日子,只有你我,你说好不好?”

  顾清菡贴着齐宁,轻声道:“你没有公务吗?”

  “有公务也不去管了。”齐宁将美娇娘横身抱起,看着那张妩媚动人的脸庞,心中荡漾,低声道:“陪着姐姐才是最要紧的。”

  顾清菡守身如玉多年,但也是血肉之躯,锦衣齐家上下对她敬畏有加,谁也不敢在她面前说一句玩笑话,也确实是压抑多年,当初齐宁时常挑逗,让这美娇娘时常芳心乱跳,此时被齐宁抱在怀里,闻到齐宁身上颇为熟悉的味道,内心泛起多少年都没有过的甜蜜之意,齐宁抱着顾清菡走床边,顾清菡陡然意识到什么,急忙挣扎,低声嗔道:“别胡来,现在.....还不成!”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