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一二章 莫待无花空折枝

第一四一二章 莫待无花空折枝

  齐宁就算脸皮厚,但这时候老脸还是有些发烫。

  顾清菡冷哼一声,背过身去,不再说话,四下里静幽幽一片,方才被顾清菡美好娇躯惹得热血上涌的感觉此时凉下来,齐宁就宛若做了亏心事一般,一时也不知道开腔说什么,屋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片刻之后,顾清菡始终是背对着齐宁坐着,从她背后瞧过去,轮廓优美,挺直的背脊往下便开始收缩,形成纤细的腰肢,随即向两边扩展,变成了浑圆饱满的形状,因为是坐在椅子上,裙子被绷紧,异常美好。

  齐宁凑近过去,轻声道:“生气了?”

  “别和我说话。”顾清菡没好气道。

  齐宁苦笑道:“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你就放过我这一遭。”

  顾清菡冷笑道:“我哪里敢让你道歉,你是王爷,身份尊贵,三妻四妾也是稀松平常。”

  齐宁更是尴尬,他也明白,达官贵人三妻四妾确实是稀松平常,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像顾清菡这样的女人,不可能对这种事情十分大度,自己和田夫人有了私情,顾清菡试探出来,自然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sè。

  齐宁苦着脸,顾清菡见他小半天没说话,终于转过身来,俏脸带着恼sè,问道:“那你以后是否还要和她纠缠在一起?”

  齐宁一怔,他此时只要给一个否定的回答,似乎就可以渡过难关,可是想到自己对田雪蓉也有过承诺,如果从今以后和田雪蓉断绝往来,再也不管她,那实在是有些薄情寡义,齐宁是万万做不出来,沉默了片刻,才道:“她如今是母女相依为命,我知道她心中一直将我当做可以依靠的大树,如果就此放任不管,我实在是做不到。以后如果她真的遇到了麻烦,我依然还是会出面维护她。”

  顾清菡凝视着齐宁的眼睛,见齐宁一脸肃然,神sè坚定,轻叹一声,道:“她若是知道你这样顾着她,心里一定会很高兴。”伸出手来,却是握住齐宁的手,柔声道:“以后她若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你定要出手相助,我也不拦着你和她交往,只是这事儿也不要被别人知道,以免损了她的清誉。”

  齐宁一怔,万想不到顾清菡竟是这样的反应,诧异道:“姐姐,你.....!”

  “你若是为了讨好我,一口答应再不和她有瓜葛,反倒是个薄情寡义之人。”顾清菡唇边带着一丝轻笑:“你这样回答,也算是有情有义的人。这些日子在这边,一直是她在照顾我,体贴周到,其实我瞧出你们之间必有蹊跷,所以从她口里知道了你们的事情。她在东海被人绑架,是你孤身前往救她出来,一个女人所求的,无非是有人能在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护着她,你那样做了,她心里又怎能舍得下你?”

  齐宁苦笑道:“原来果真是她和你说的。”顿时感到奇怪,心想田夫人是个谨慎的人,绝不至于轻易将此等隐秘之事和盘托出,只觉得其中大有蹊跷,问道:“她为何要对你如此坦白?”

  顾清菡云淡风轻,道:“我问她,她自然老实回答。”

  “不对,不对!”齐宁意识到什么,忽然笑道:“我知道了,哈哈哈.....原来如此!”

  顾清菡俏脸一红,嗔道:“你知道什么?”眼神闪烁,一时间却是不敢看齐宁。

  齐宁见状,愈发感觉自己的判断没错,凑近过去,低声道:“是不是你也被她发现了?”

  他心里非常清楚,顾清菡和田雪蓉都是洞悉人心的美妇人,不似青涩少女那般懵懂无知,特别是在男女情事上,这个年纪的女人最具有敏锐的观察力,顾清菡和田雪蓉在这边相处多时,顾清菡发现了田雪蓉的秘密,那么田雪蓉自然也是看出了顾清菡的心思。

  如果田雪蓉没有发现其中端倪,自然只会将顾清菡当成齐家三夫人,那是齐宁的长辈,田雪蓉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绝无可能将自己与齐宁的私情告知顾清菡,她既然坦白告知,只能说明这两位美妇人都是洞悉了对方的心思。

  想想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齐宁在京中平叛,无论是田雪蓉还是顾清菡,都知道齐宁与萧绍宗相比,那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京城一别,未必再有相见之日。

  如此情势下,这两位美妇人自是精神惶惶,日夜担忧,互相之间瞧出对方的情绪,随即互相试探,自然有极大的可能探出对方的心思。

  顾清菡被齐宁一问,俏美的脸上泛着红晕,咬了一下嘴唇,也不说话,齐宁却已经抱住她,笑道:“我对你说了实话,你说过也要如实相告,好姐姐,咱们可不许耍赖皮!”

  顾清菡被他有力的臂膀一抱住,浑身便没了气力,感觉身上发烫,全身软绵绵的,只能道:“我也是.....也是不小心......!”

  “不小心?”

  “我那天受了些凉,有些发烧,她在我边上照顾,一晚上都没睡。”顾清菡红着脸道:“那天晚上我......我胡乱说了些梦话......!”

  “梦话?”齐宁好奇道:“什么梦话?”

  “我不说了!”顾清菡显出小儿女羞赧之sè,一扭腰,侧身对着齐宁,她羞赧中带着风情,齐宁一只手搂着她腰肢,另一只手放在嘴边哈了哈,嘿嘿笑道:“你要不说,我可要挠你痒痒!”

  顾清菡最是怕痒,齐宁只这一说,她就似乎全身上下痒痒的,急忙抓住齐宁那只欲待挠痒的手,急道:“别.....别,我说就是。”轻叹一声,道:“我睡梦中担心再也见不着你,便说......便胡言乱语,说......说只要你活着,我.....我便嫁给你......!”

  齐宁一怔,脑中浮现当时的场景,田雪蓉在旁照料顾清菡,忽然听到顾清菡在睡梦中说出这样的话,田雪蓉的表情一定是十分精彩。

  后面的事情,顾清菡便是不说,齐宁也能猜想出大概。

  田雪蓉知道了顾清菡的隐秘,此后定然是反应不对,顾清菡何其精明,当然也察觉到了异样的氛围,两个女人此后定然是一番互相试探,最终互相都探出了对方的隐私。

  也许是因为两人都觉得齐宁在京城之乱中凶多吉少,一旦齐宁真的遭遇意外,那么两人就只能远避灾祸,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一旦到悲伤动情处,互相之间就会自然亲近起来,一些不能为外人道的事情,也就互相泄露了出来。

  顾清菡挣脱齐宁的怀抱,站起身来,瞅了瞅窗外,却是伸了个懒腰,道:“我有些倦了,你自己照顾自己,我要歇一会子。”她这伸懒腰的姿势异常诱人,胸挺臀翘,将她曲线起伏的曼妙轮廓展现出来,随即走到床边,见齐宁起身,顾清菡立时道:“你自己老实一些,这地上是木板,你要睡就睡在地上。”却是合衣躺在了床上。

  齐宁凑过去,也伸了个懒腰,道:“这阵子太过疲累,姐姐理解一些,往里面去一去,给我腾点地方出来。”

  “床太小,睡不下两个人。”顾清菡一副慵懒的模样,只是随意两个动作,但那举手投足之间,却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已经闭上了眼睛。

  齐宁看到这美妇人娇媚模样,心里却是痒痒的,但却是侧着身子,占了床铺边缘一点点地方,看上去也是可怜兮兮,顾清菡瞥了一眼,心中好笑,不动声sè间,已经往里面挪了挪,给齐宁腾出了一些地方,她一动作,齐宁立刻就察觉到,马上转过身,侧身向里,见到顾清菡让出地方,心下欢喜,却是往里面凑了凑,顾清菡双手贴在胸脯上,闭着眼睛,声音平静:“我真的倦了,莫要吵我!”

  她看似平静,但齐宁却早已经听到这美娇娘呼吸味有些急促,只是竭力在控制而已,心中晓得顾清菡假装镇定,但心里却一定异常紧张。

  齐宁也不着急,手臂支着脑袋,静静看着顾清菡。

  不得不说,顾清菡确实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五官精致,组合在一起娇美中带着妩媚,肌肤光滑细腻,灯火下泛着一层淡淡的晕红光泽。

  “你瞧什么?”顾清菡依然闭着眼睛,轻声问道。

  齐宁叹道:“我只是好奇,你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好事,为何上天会待你这样好,让你生的这样美?”

  “油嘴滑舌。”顾清菡道:“你若不睡,出去转一圈。”

  “我不吵你,就这样看着你。”齐宁道:“你睡你的就是!”

  顾清菡道:“你这样看着我,我又怎能睡得着?你.....你还是下去吧。”

  齐宁摇头道:“我不出声,你闭着眼睛也瞧不见我看着你,佛家有云,心不动,万物皆不动!”

  “又是胡说八道,你看过几本佛经,在这里信口开河。”顾清菡道:“你要真喜欢佛经,出家当了和尚去!”

  齐宁笑道:“那可不成,我若当了和尚,那你怎么办?”

  齐宁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他其实已经知道,顾清菡现在正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撩人手段,既不主动,也不被动,云淡风轻,说话也是淡定自若,在这夜深人静时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般模样,却反而是更让人心神荡漾。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