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一五章 血脉

第一四一五章 血脉

  齐宁领着顾清菡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按照顾清菡原来的打算,是要在田夫人的安排下,前往东海,尔后在东海暂时定居下来,她事先已经与田夫人商议好了一切,本是要在京城附近等候田夫人的安排,并不进京,可是齐宁自然不愿意让顾清菡孤身留在城外。

  顾清菡入京,只担心被人发现,好在齐宁却有千面狐钟琊赠送的几张面具,这面具做工特殊,绝非江湖上寻常的面具所能相比,而且根据使用者脸型的不同,可以任意变化。

  所以齐宁回京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不起眼的中年人,自然也不会让人起疑心。

  已是黄昏时分,齐宁在途中本打算到了京城时候,将顾清菡安排在一处客栈,然后亲自去向田夫人通知,但顾清菡对京城六坊斋的鱼面情有独钟,这鱼面在京城是有名的小吃,顾清菡道也让人从外面买回府中食用过,味道确实不错,但从六坊斋买回府里,味道多少减了一些,顾清菡平日又不能轻易出府,所以她一直希望能亲自到六坊斋尝一尝刚出锅的鱼面。

  顾清菡临别在即,莫说只是吃一碗面,就算是更难的事情,齐宁当然也会竭力为她办到。

  齐宁回京的时候,也已经换上了一身普通衣衫,本就是担心自己太显眼,被人看到。

  六坊斋其实距离田宅并不算太远,隔了三四条街,吃过六坊斋的鱼面,安顿好顾清菡,便可直接去往田宅。

  黄昏的时候,六坊斋已经客人不少,六坊斋上下两层楼,有各种点心,齐宁本是想要单独的包间,但这种老字号的小吃店,还真不将就单独包房,上下两层各有七八张桌子,敞开了坐,若是人多了,平时许多人也不介意拼桌。

  位置好的几张桌子已经坐了人,齐宁只能和顾清菡在角落处的一张桌子坐下,两碗热腾腾的鱼面送上来,齐宁看到顾清菡漂亮的眼眸子显出喜悦光芒,心中却也是欢喜,暗想侯门深似海,虽然顾清菡当初在齐家府里地位不低,但日夜操劳,未必开心,至少以前在府里很难得看到顾清菡眼中会闪现如此喜悦的光芒,而一碗普通的鱼面,却能让这美娇娘欢喜不已。

  鱼面的味道不错,齐宁点的几个小菜也各有特sè。

  这种市井生活,反而特别的真实,让人真正感觉到生活的魅力。

  吃面的时候,顾清菡见齐宁一直盯着自己,不由瞪了一下,桌下的脚轻踩了齐宁脚面,随即向边上努了努嘴,齐宁立时明白顾清菡的意思。

  顾清菡现在是普通中年人的打扮,吃面的时候,若是一个男人盯着另一个男人一直看,如果被别人瞧见,难免会觉得奇怪。

  齐宁收回视线,向边上瞧了一眼,旁边那一桌却是坐了三四个人,并没有注意这边,一个个身体往前凑,正在低声议论,齐宁方才没有注意这几人,自然不去理会他们

  到底说什么,此时却听到一名长着八字胡的汉子道:“有句话说得好,无风不起浪,既然这事儿在京城到处传言,总不会是空穴来风。”

  “周老三,你说这事儿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边上一个瘦猴般的男子道:“那义恒王如今也已经快二十了,为何这近二十年都没有风言,这次却到处传言。”

  齐宁想不到这几人竟然是在议论自己,皱起眉头,顾清菡见到齐宁脸sè变化,不禁也注意这边。

  “王猴子,你才进京几年?”那周老三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你老子娘七八年前才进京,我爷爷那一代可就在京里讨生活,这京城大街小巷没我不熟的,那些成年旧事也都在这里.....1”说完,点了点自己的脑子。

  另一人笑道:“这话倒是不假,周三哥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京里发生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儿,只要问三哥,一问一个准,没有不知道的。”又道:“三哥,你说那义恒王当真不是齐家的种?”

  这话一出口,齐宁更是变sè,但却扭头掩饰住,顾清菡也是花容失sè,看着齐宁。

  “咱们手里没有真凭实据,可不能胡说。”周老三低声道:“不过当年这位义恒王出生的时候,齐家可是发生怪事,你们可能不知道,据我所知,义恒王的母亲在生下义恒王之后,就传言她母亲因为难产而死,虽然保住了孩子,但大人却走了。”

  问话那人点头道:“这事儿我也听我爹当年说起过,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也不知道。”

  “若说是难产过世,本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周老三道:“天底下每年因为难产过世的女人多了去,可古怪就古怪在那位夫人生产前后发生的事儿。”

  “发生了什么?”王猴子急问道。

  周老三四下里扫了一圈,见到无人注意这边,才低声道:“京里有些老人都知道,那位夫人生产之前,从大光明寺来了一些和尚,那些和尚在锦衣候府待了好几天,等他们离开之后,很快就传出那位夫人难产过世的消息,可是却并不见齐家发丧。”

  “不错。”问话那人道:“这事儿我也听说过。他府里的下人传出齐夫人怀有身孕,后来大伙儿经常打听,临盆在即的时候,大家从他们府里下人的口中都知道了大概日子。可是古怪的是,快要临盆,大伙儿再打听时,府里的下人却都绝口不提,后来有人瞧见一些和尚进了府里,知道那是大光明寺的高僧,那几天正好是生产的日子,过了几天,和上门就走了,隔些日子,就听说齐夫人难产过世。”

  周老三点头道:“锦衣齐家是大楚的功臣,为我大楚立下了汗马功劳,齐夫人过世,大伙儿等着出丧的时候,都送她一程,可是却一直没见到齐家办丧事,大家心里都是奇怪,但毕竟是齐家的事儿,大家不知内情,也不便多说。后来再问他们府里的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下人

  一听提及齐夫人,就充耳不闻,问的急了,那都是要动手打人的。”

  王猴子道:“这可就古怪了。”摸着下巴道:“这和尚登门,无非是要做法会,超度亡灵。可是照你们所说,齐夫人还没生产,和尚就上了门,那他们跑到侯府是做什么?总不成他们未卜先知,知道齐夫人一定会死,所以提前去做超度?”

  “侯门深似海,到底发生什么事儿,谁能知道?”周老三道:“这隔了快二十年,突然有人说那位王爷不是齐家的种,这事儿就稀奇了,如果真的有人知道王爷不是齐家血脉,为何要等这么久才散布出来?”

  王猴子道:“我瞧是有人故意要与王爷为难。你们想啊,我们大楚开国至今,还没有异姓封王的先例,齐家那位听说不到二十岁,竟然就被异姓封王,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儿,朝中难免会有人心存嫉恨,所以才造谣生事。”

  “要不是王爷保住了皇上,这大楚的江山稳不稳还两说。”周老三更是压低声音:“以他的功劳,封王也是理所应当。不过要不是当初齐夫人生产前后发生的那些怪事,谁也不相信这些流言。但问题就在当年那些事情太古怪,大伙儿虽然都不敢说,但那个时候,事儿可是在京城大街小巷到处流传,十几年过去,如果没人提倒也罢了,可是一提起来,当年的事情大家也还记得,如今这些传言流散开,大伙儿一想起当年的事情,即使不完全相信,但这中间总会是有古怪的。”

  王猴子笑道:“不过是吃饭没事干,说来逗乐子而已。我就不信这是真的。当年发生的事情,咱们这些屁民百姓不知道,可是齐家的人难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齐家对内情了若指掌,如果那位王爷真不是齐家的种,齐家怎可能将他抚养长大?你们莫忘记,他还承袭了锦衣候的爵位,锦衣齐家便是再糊涂,也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承袭他们的爵位。”

  “王猴子这话说的有道理。”另一人道:“这就是紧要处,王爷是不是齐家的血脉,外人不知,齐家知道,齐家绝不可能让外人得了爵位去。”

  几人说的津津有味,忽听得边上传来一声冷哼,这一声冷哼顿时将三人惊住,左右看了看,也无人注意这边,但那周老三却还是干笑两声,道:“来,吃东西,吃东西,猴子,今儿个你请客......!”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齐宁和顾清菡都是听的明白,自然没有心情继续吃面,结账出门后,齐宁一直默不作声,大街之上,顾清菡也不便多言,看看天sè已经暗下来,齐宁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一间上房,进屋之后,顾清菡将门拴上,看到齐宁已经走到床边,推窗呼吸外面的空气,轻步走过来,看了齐宁一眼,轻声道:“不过是些无聊的人胡言乱语,你莫放在心上。”

  齐宁沉默片刻,终于看向顾清菡,只是那双美丽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确实不是齐家血脉!”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