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一八章 展翅高飞

第一四一八章 展翅高飞

  紫荆山大光明寺自大楚立国开始,就是皇家佛寺,除了接受百姓香火,朝廷每年还要拨出一笔银子调给寺中用度。

  大光明寺被赐封为皇家佛寺至今,经历过四位主持,现任支持空藏大师在位时间极长,至今已经有近三十个年头,寺中上下对空藏大师敬畏有加,而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世间存在大宗师,那么空藏大师的武学修为在天下间可说是数一数二。

  空藏大师佛法高深,常年在寺内修行,多年不曾下山,上一次下山,还是在先皇帝驾崩之后,空藏大师率领寺中高僧前往做法事。

  普天之下,能让空藏大师亲自出马做法事的,也只有皇帝。

  齐宁来到大光明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再一次来到这处皇家寺院,可是他却知道,要想让缠绕自己许久的谜团真正得到解决,恐怕也唯有前来大光明寺。

  和从前相比,大光明寺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齐宁身为帝国的王爵,当然有资格进入大光明寺之内拜佛,而他也确实是以拜佛的名义再一次孤身来到了大光明寺。

  如果齐宁兀自只是侯爵,上山也未必会让大光明寺大动干戈,但身为王爵,大光明寺的接待自然不同寻常,当齐宁来到宝殿之时,净空大师已经亲自在迎候。

  大光明寺空藏大师之下,有大光明寺十三僧,净空大师在十三僧中排行本就极高,自净尘大师被暮野王杀害之后,净空大师在大光明寺的地位已经仅次于空藏大师,由净空大师亲自前来接待,也算是给了齐宁大面子。

  朝廷的官员,每年都会有不少人前来寺院拜佛,往往也都会带着不少人上山,送来丰厚的香火钱,像齐宁这般孤身上山拜佛,也是极其罕见。

  齐宁按照寺内的规矩,拜佛过后,净空大师才请齐宁到偏殿的禅房暂作歇息。

  上一次齐宁在大光明寺的时候,正是暮野王大闹宝寺,自那以后,再无上山,也就是那一次,齐宁唯一一次见到了空藏大师。

  净空吩咐沙弥送上茶来,齐宁四下里看了一眼,禅房之内素雅洁净,含笑道:“许久没有上山,一切如故,当初本王受了重伤,危在旦夕,幸亏大光明寺出手相救,这份厚恩,一直不敢忘记。”

  净空大师合十微笑道:“阿弥陀佛,那是王爷与本寺的缘分。”

  “净空大师,今日我孤身上山,你心里定然很奇怪。”齐宁含笑道:“其实今日除了前来拜佛,有些事情还想向贵寺请教!”

  净空大师温和道:“王爷请讲!”

  “近二十年前,锦衣侯府发生了一件事情。”齐宁心知在这样的高僧面前,实在没有必要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家母当时身怀六甲,行将临盆,就在那几天,贵寺派了一些人前往锦衣侯府,而且在锦衣侯府待了数日,不知大师可还记得此事?”

  净空大师面不改sè,微笑道:“王爷,大

  光明寺上上下下近千之众,每日里发生的事情也是不计其数。京内若有官员家中要做法事,也通常会请寺内派人前往,每年为此下山的人也不在少数。王爷所说的事情,将近二十年,时间太长,贫僧还真是记不住。”

  “大师不记得?”齐宁早就猜到惊恐会如此回答,不急不躁,微笑道:“贵寺高僧去往京城做法事,自然是次数众多,记不住那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当年锦衣侯府并没有法事要做,而是麟儿将要诞生,这种情势下,本王实在不明白大光明寺的高僧为何会出现在侯府。”

  净空摇头道:“贫僧实在不知。”抬手道:“王爷请用茶,您在此将坐,贫僧略有小事,出去处理一下。”合十行礼,转身便走,到得禅房门前,齐宁忽然道:“如此说来,大师也并不知道贵寺有高僧一直潜伏在锦衣侯府?”

  本来已经拉开房门的净空大师身体一震,拉门的动作停下来,沉默了一下,关上门,转过身来,合十道:“王爷说什么?”

  “大光明寺派人潜伏在朝廷重臣的府邸,意欲何为?”齐宁淡淡道:“大光明寺是皇家寺院,受大楚百姓香火,享受朝廷的庇护,却在暗地里做出如此不法之事,净空大师,大楚的律令之中,可没有哪一条允许大光明寺的僧人潜伏在朝中大臣府中,这是贵寺何人所派?如果大师无法给本王一个解释,本王只能奏请皇上派人调查此事。”

  净空大师眉头微紧。

  齐宁端起茶杯,淡淡道:“我今日既然已经开门见山,大师自然也明白,如果没有一个答复,这事情并不好解决。大师忘记了当年的事情,或许也不知道有僧人潜伏在重臣府邸的行为,既然如此,还请大师代为向空藏大师说一声,只说本王要求见主持大师便好。本王已经查过,当年贵寺派人前往锦衣侯府的时候,空藏大师正是贵寺主持,你不知道的事情,也许空藏大师知情。”

  净空大师嘴唇微动,欲言又止,终是微微躬身,转身开门离去。

  齐宁祭出杀手锏,却也无法确定空藏大师是否真的会见自己,但齐宁很清楚,如果说大光明寺之中只有一人知道当初的事情真相,那只能是空藏大师。

  等了大半天,天sè早已经暗下来,有小沙弥进来点了油灯,而且数次帮助齐宁换了茶水。

  齐宁并没有不耐烦,他一直都沉得住性子。

  许久之后,终见到净空大师进到屋内,神sè平静,合十道:“王爷,请随贫僧来!”也不废话,转身就走。

  齐宁立时起身,跟了过去。

  净空大师在前行,齐宁跟在后面,沿途所过,众僧见到都是停步行礼。

  大光明寺有三阁、五楼、七殿、十八堂之称,规模宏大,构筑精美,但空藏大师身居何处,齐宁却并不知道,在寺内穿行,净空大师身法轻盈,脚步极快,齐宁如今的武道修为绝不会在净空大师之下,自然是能够轻松地跟上,甚至要超过净空也是极为轻松的事情,不过他却始终跟在净空身后,

  保持距离。

  过天德门、净都瑶台、五元境、雨若院,随后通过了般若台,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

  齐宁心下诧异,这条道路他越走越熟悉,当初在大光明寺的时候,净空大师似乎就曾经引着他走过这条道路,所经之处,一模一样。

  夜sè之中,天空繁星点点,光芒洒射下来,林中一片静怡。

  “这是古林!”齐宁皱眉道:“大师为何要带我来此?”

  这时候齐宁早已经认出来,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紫荆山上的一处古林,如果没有猜错,林中有一处孤舍,当初净尘大师的遗体就是在古林独舍之中被发现。

  净空大师依然没有说话,继续前行,很快,齐宁便瞧见前面出现光芒,这林中一片昏暗,是以那光芒就十分显眼,片刻之间,已经靠近,一处木屋就在林中,灯光是从木屋之中透射出来,这里果然就是净尘大师遇害的地方。

  净空大师停下脚步,向齐宁合十行了一礼,转身却往来路回去,齐宁顿感诧异,还没多想,就听木屋内传来声音:“王爷请进!”

  齐宁犹豫一下,终是走到木屋门前,见到里面一张木桌上点着孤灯,桌边盘膝坐着一名老僧,面前的桌面上抱着一本佛经,那老僧手转念珠,已经扭过头来,慈眉善目,正是大光明寺主持空藏大师。

  齐宁看到这位高僧,心中却是生出一股敬意,进到屋内,向空藏大师拱手行礼,空藏大师平静道:“当年带人前往锦衣侯府的,就是净尘师弟,王爷应该记得,这里就是他圆寂的地方。”

  齐宁心下一凛,想不到空藏大师也是开门见山。

  空藏大师抬手,示意齐宁坐下,齐宁轻步走过去,在空藏大师对面坐下,抬头见到空藏大师神sè柔和,沉默了一下,才道:“大师应该知道我今日上山是为了什么。”

  “从何而来,往何而去!”

  齐宁神情肃然,颔首道:“大师所言极是。如果不知从何而来,又如何知道自己往何处去?”

  “来亦无可,去向存心。”空藏大师凝视齐宁,柔声道:“王爷,先听老僧说一个故事如何?”

  齐宁合十道:“聆听赐教!”

  “一只母鸡孵蛋破壳,养了几只小鸡,其中有一只不同寻常,因为那是混入其中的鹰蛋所出。”空藏大师神sè平静,声音和缓:“小鹰以母鸡为母,视其他的小鸡为兄妹,习性相同,没有改变。日子一天天过去,它生的也比小鸡壮硕许多,它只以为外形不同,并无别心,也从来不曾展开翅膀。”

  齐宁皱起眉头,这故事听起来颇为稚气,倒像是说给孩童的故事,却不知空藏大师缘何会与自己说这样一个故事。

  “直到有一天,一只老鹰从天而降,以鸡群为食,小鹰发现自己与老鹰一般模样,终于展开了翅膀。”空藏大师缓缓道:“那时它才知道,它可以展翅高飞........!”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