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二二章 浮萍

第一四二二章 浮萍

  齐宁何其聪明,卓青阳这一问,他就已经猜到蹊跷,叹道:“先生当初将地藏曲交托与我,自然是想假我之手,将地藏曲交到剑神的手中。”想到自卓青阳失踪之后,自己一直担心,到头来此人在大光明寺活得好好的,甚至将自己玩弄股于鼓掌之中,齐宁心下着实有些不痛快。

  空藏大师合十道:“王爷不必动怒,咱们的对头都是聪明绝顶之辈,所以每一步我们都要小心谨慎,万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来,否则所有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对头?”齐宁想到这几人聚集在一起,说是要做一件大事,那件事情当然非比寻常。

  空藏大师是大光明寺住持,大光明寺不但是楚国的皇家寺院,而且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势力,凭心而论,空藏大师的能量比之自己所想定然还要强大,能让空藏大师联合数人,而且小心谨慎去做的事情,当然是非比寻常。

  猛然间齐宁又想起从前的一段事情。

  丐帮帮主向百影受伤躲避在黑岩寨丧洞之时,曾经嘱托自己向空藏大师带话,齐宁如今还清晰记得,向百影让自己告知空藏大师,他二人之间的约定,向百影自称恐怖无法完成。

  向百影也并无说起是什么约定,齐宁也不好多问。

  但如今回想起来,心想难道这两人的约定也与浮萍有关?

  卓青阳却没有立刻回答,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你今日上山,是要追寻自己的身世?”

  齐宁立时更是坐正身子。

  他今日上山的目的,就是要问清楚当年在锦衣候府发生的事情,追问的急了,空藏大师才叫出来卓青阳。

  齐宁见到卓青阳,自然是惊讶万分,话题便随着卓青阳所述而行,倒是没有急于继续追问柳素衣的遭遇,这时候卓青阳主动提及到身世,齐宁立时道:“正是。”想到柳素衣和齐景当年都在卓青阳座下授读过,心想看来卓青阳对当年事情的真相,应该也是十分清楚,问道:“先生是否对内情十分清楚?”

  卓青阳微一沉吟,终于道:“老夫也不瞒你,你......确非齐家的血脉!”

  齐宁之前虽然一直都有这样的怀疑,但始终不能完全确定,此时卓青阳亲口说出,对别人齐宁未必相信,但对卓青阳所言,齐宁却是深信不疑,至少在这件事情上,齐宁并不怀疑卓青阳会说谎。

  他凝视着卓青阳,道:“当年大光明寺的人在锦衣候府布下圈套,是为了防备有人潜入府中抢夺孩子,那人.......!”

  “那人是你们的父亲!”卓青阳一字一句道。

  齐宁倒吸一口冷气。

  卓青阳用的是“你们”,而不是“你”,仅是这称呼,齐宁已经预感到卓青阳知道的比自己想的要多得多。

  他一直不能最终确定小貂儿和锦衣世子不是齐家血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柳素衣身为锦衣齐家的长房媳妇,又怎可能与其他的男人有私情?柳素衣嫁入齐家,唯一的丈夫就只能是齐景,柳素衣生下的孩子,也只可能是齐景的孩子,如果柳素衣生下的血脉不是齐家的人,那就只能说明柳素衣犯了世家大族绝不可能容忍的错误。

  一时之间,齐宁终是能够理解齐家太夫人对锦衣世子的态度。

  锦衣齐家这等豪门望族,对血统自然是看的极其重要,而齐家的男人们都在外征战,锦衣候府自然是由太夫人亲手打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柳素衣竟然有了别人的血脉,这对太夫人来说无疑于五雷轰顶,她万不能接受齐家会出现这样的丑事,所以对出生之后的锦衣世子深恶痛绝,那也实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是谁?”齐宁沉吟片刻,终于问道。

  能让柳素衣背叛齐景的男人,当然不是普通人,那男人明知道闯入齐家很可能落入圈套,却还是毅然前往,由此亦可见他对柳素衣也确实是情深义重,这样的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卓青阳与空藏大师对视一眼,并没有立刻说话。

  屋内一片沉寂,齐宁终是忍不住再次问道:“他到底是谁?”

  “他是浮萍!”卓青阳叹道。

  齐宁大吃一惊,惊骇道:“你是说,他......他也是浮萍中人?”

  卓青阳点点头,道:“今日之浮萍,实际上就是源自于他,没有他,也就没有今日之浮萍。”

  齐宁猛然间明白过来,卓青阳为何说了半天,一直提及浮萍,原来他最终要说的,却是那人竟赫然也是浮萍中人。

  他现在当然明白,浮萍是一个组织。

  至少目前为止,他已经知道了三名浮萍成员,空藏大师、卓青阳和东齐国相令狐煦,这三人当然都不是普通人,所以能够加入浮萍之人,当然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一个组织,总是有创始人。

  卓青阳的意思,明显是说那人就是浮萍这个组织的创始人。

  能够将空藏大师等人拉入组织,亦可见那人的能耐实在是骇人听闻。

  “先生,请你告诉我,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现在身在何方?”齐宁肃然道。

  卓青阳叹道:“今日告诉你这一切,不为别的,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一直追查的那人,他还活着,而且终有一日,他会出现在你面前。”

  齐宁听懂了卓青阳的意思:“先生不想告诉我他是谁?”

  “要不要告诉你,由他自己做决定。”卓青阳道:“但你如今是楚国的义恒王,皇上对你的期望,你也莫要辜负。”

  齐宁心想卓青阳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看来自己想要问出事谁,今日已经没有了指望。

  但自始至终,这件事情依然透着故意,低头沉默了片刻,才道:“晚辈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空藏大师!”

  “你说!”

  “大师当初派人在锦衣候府设下埋伏,对付的就是那人。此后派出牛头马面潜伏在锦衣齐家,也是为了应付那人会再次出现进入齐家复仇。”齐宁道:“除此之外,因为有人知道我身世真相,知道那人是谁,所以对我十分戒备,甚至是忌惮,照如此看来,那人应该对大光明寺存有敌意,或者说我大楚对他心存忌惮和顾虑。”目光转向卓青阳:“可是先生却又说,那人是浮萍中人,与两位前辈自然是同道中人,既然如此,那岂不是两位所言前后矛盾?”

  空藏大师摇头道:“不矛盾,不矛盾。浮萍只为一件事情而生,除此事之外,互不相干,换句话说,我们只在一件事情上立场相同!”

  “先生十几年前就开始在东海埋下了伏笔。”齐宁叹道:“浮萍所谋划的事情,自然也存在了十几年,能让你们这样的人物保持同样的立场,十几年如一日策划部署,看来浮萍的对头果真是非比寻常。”微微一顿,淡淡道:“方才先生也说过,东海埋下的伏笔,是利用江家将地藏曲的隐秘告知东海岛主,而先生将地藏曲交托给我,是利用我将地藏曲交到北宫连城的手中,所以浮萍的对头.......就是大宗师!”

  空藏大师和卓青阳都没有感到意外,他们已经透露不少讯息,如果到了这个时候齐宁还猜不出浮萍的对手是谁,那齐宁也就不是齐宁了。

  两人面色平静,都没有说话,齐宁看了两眼,才道:“浮萍是要计划对付大宗师,可是......!”微顿了顿,欲言又止,卓青阳露出一丝浅笑,道:“你想到什么,尽管说出来就是。”

  “浮萍以大宗师为对手,当然是对大宗师十分了解。”齐宁缓缓道:“那几个人不但智谋过人,而且武道修为早已经超然世外。”看了空藏大师一眼,才继续道:“对付大宗师,并不是人多势众便可以,在他们眼中,无论多少人,无非只是凡尘蝼蚁而已。”

  “你继续说!”

  “你们以任何一位大宗师为敌,胜算都不会太高,恕晚辈直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谋划部署其实都不堪一击。”齐宁脑中想到真正的大宗师拥有的那种惊天动地的骇人威力,苦笑道:“可是你们现在似乎至少以两位大宗师为对手,我实在想不出来浮萍能有什么胜算。”身体微微前倾,盯着卓青阳的眼睛道:“更让我不明白,却是先生和大师为何要加入浮萍,为何要与大宗师为敌?两位都是智慧过人的智者,难道不知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卓青阳含笑道:“你说的并没有错,无论什么人,以大宗师作为敌人,都可以说是愚蠢透顶。”拿起茶壶,往茶杯中倒茶,平静道:“如你所言,与大宗师为敌,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齐宁叹道:“先生既知如此,缘何......?”

  “你想知道原因?”卓青阳已经倒了半杯茶,放下茶壶,笑道:“那你愿不愿意加入浮萍?”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