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二四章 垂钓

第一四二四章 垂钓

  齐宁回到锦衣候府的时候,已是清晨时分。

  他此番出京,与顾清菡耳鬓厮磨数日,又去了大光明寺,前后已经是数日之久,进到府内,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府中的下人看到齐宁,都是低下头不敢多看,齐宁心下狐疑,瞧见不远处老管家韩寿正在和下人交代什么,招呼了一声,韩寿忙过来,道:“王爷,您可回来了。”

  齐宁听他的语气,似乎有什么急事一般,还没问,韩寿已经道:“王爷,皇上派人来了两回,似乎有急事传召王爷。”

  齐宁一愣,韩寿又凑近一些,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夫人这两天心情不好,王爷您.....您小心一些!”

  “心情不好?”齐宁精神一紧,忙问道:“出了何事?”

  “宫里派人前天还来了一回,顺便送了一位姑娘过来。”韩寿低声道:“那姑娘说是在宫里养伤,现在伤势已经恢复不少,所以过来找王爷,她说.....她说以后要跟着王爷,还说她是卓仙儿......!”

  齐宁顿时头大,知道西门战樱为何心情不好,苦笑道:“卓姑娘现在在哪里?”

  “夫人虽然不开心,但也没有难为她。”韩寿道:“已经安排到别院了,而且还请了唐姑娘为她瞧伤。”

  齐宁还真担心西门战樱大发雷霆,将卓仙儿拒之门外,听说已经安顿下来,才微宽心,心想事已至此,难以改变,回头总是再去哄哄西门战樱才是。

  韩寿还要说什么,齐宁就听边上传来声音:“哟,王爷回府了,这些天不见人影,王爷又跑到哪里去办重要差事了?”声音娇腻,齐宁循声看去,只见到身形曼妙的赤丹媚已经扭动着腰肢往这边走过来。

  齐宁瞧见赤丹媚,更是宽心,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瞧你这话说得。”赤丹媚俏脸带笑,魅惑无比,人未至,香风扑面而来,娇滴滴道:“我早已经和你拜堂成亲,自然就是齐家的人了,大夫人也已经给我安排了住处,我自然是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说话间,已经到了齐宁身边,绕着齐宁转了一圈,脸上似笑非笑,更是嗅了嗅,幽幽叹了口气,道:“王爷这几日一定很忙,恐怕日夜都没能休息好,可要保重身子才是。”

  听似是关切之言,但入了齐宁耳朵,齐宁心下一阵发虚。

  他这几日一直与顾清菡待在一起,两人日夜缠绵,还真称得上是日夜不歇,赤丹媚这话说出来,倒像是知道些什么,让齐宁顿时有些尴尬,却还是笑道:“我是习武之人,身体好,就算几天不歇息,也依然神勇无比,你也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我的厉害。”

  他这话也是话中有话,赤丹媚何其精明,如何听不懂,白了他一眼,扭着腰肢便往正门去,齐宁忙道:“你要去哪里?”

  “我到了京城许久,还没有好好逛一下。”赤丹媚道:“听说京城有许多小吃,我这几天刚好有空,正好四处走走,吃吃喝喝,对了,听说京城的胭脂水粉有不少上等好货,我也过去瞅瞅。成天待在宅子里,闷也闷死了。”嫣然一笑,双眸似水:“要不要一起去?”

  齐宁知道以赤丹媚的性子,还真不可能老老实实待在家中,不过宫里传召,这时候还真不能与赤丹媚一同游城,道:“马上要进宫,改日吧。”

  赤丹媚似乎早知答案,也不多言,便要离开,齐宁叫住,问道:“你身上可有银两?”知道赤丹媚未必会带银子在身上,取了自己的钱袋子丢过去,赤丹媚接过袋子,妩媚一笑,就此离去。

  “夫人在不在府里?”齐宁这才向韩寿问道。

  韩寿回道:“夫人昨天就去了神侯府,一直没有回来。”

  齐宁心想看来西门战樱是真的生气了,正要往卓仙儿那边去看一看,就听后面传来声音道:“王爷!”

  齐宁回过身,只见一人从后面走上来,一身神侯府吏员打扮,那人拱手道:“王爷,卑职是神侯府的人,奉令等候王爷回府。”

  “是......战樱让你过来?”

  “卑职是奉了三师兄的吩咐。”那人道:“皇上有旨意,王爷回府之后,先不必进宫,直接去神侯府,那位煜王爷说是要见王爷。”

  “煜王爷?”齐宁一怔。

  自从在襄阳捕获北汉那位煜王爷之后,北堂煜就一直被软禁在神侯府之内,齐宁两次去见煜王爷,却也是奉了皇帝的旨意,想从煜王爷口中得到寰宇图,不过北堂煜当然知道如果楚国人得到了寰宇图,那将对北汉大是不利,是以自然不会告知寰宇图的情况。

  齐宁两次过去都是徒劳无功,所以也就断了从北堂煜那里得到寰宇图的念想,甚至已经忘记了那人的存在,孰料今日煜王爷竟然要见自己,有些诧异,皱眉问道:“他为何要见我?”

  那人道:“前几日兵部的卢大人去见过北堂煜,但北堂煜却一句话也没有和卢大人说,卢大人扫兴而去。可是前天早上,煜王爷忽然开口,说是要见王爷,当时王爷又不在府里,此事上禀了皇上,皇上下旨吩咐我们,等王爷回来,立刻请王爷去见北堂煜。卑职奉命一直在等候!”

  齐宁点点头,心想兵部卢霄忽然去见北堂煜,这事情就很蹊跷,很可能是前线战事出现了问题,隆泰下旨让自己回来立刻去见北堂煜,看来情况还是十分紧急,也不耽搁,吩咐韩寿准备了衣衫,自己换上之后,立刻往神侯府去,至若卓仙儿那边,等办完事情回来再看也不迟。

  到了神侯府,自有人通禀,文曲校尉韩天啸亲自过来迎候,并没有急着带齐宁去见北堂煜,而是请到厅内落座,齐宁一直左顾右盼,却没有见到西门战樱。

  上茶之后,齐宁终于问道:“三师兄,听说兵部的卢大人过来瞧过北堂煜?”

  韩天啸道:“王爷这几日不在京城,有所不知。前线来报,秦淮军团岳大将军麾下肖平志所部五千兵马中了北汉人的圈套,全军覆没......!”他还没说完,齐宁已经是大惊失色,失声道:“全军覆没?”

  “此事还没有对外传开。”韩天啸肃然道:“皇上因此而雷霆震怒。”当下将所知的大概情况告知齐宁,齐宁听到钟离傲放白洋湖之水填充白树河,断了肖平志的归路,五千兵马陷入无路可退的绝境,脸色凝重异常。

  “五千兵马折损,对我军士气自然是极大的打击。”韩天啸道:“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对汉地的地形不明,这才被钟离傲设下了圈套。”

  齐宁叹道:“一位善战的大将,自然是懂得利用天时地利,钟离傲能够统帅汉军主力,而且如今又是在汉国境内,他自然是深谙此道。”明白过来,道:“卢大人来见北堂煜,是否为了寰宇图?”

  韩天啸道:“正是。北堂煜当年为了避免卷入皇位之争,甘愿主持汉境地理的考察,他带人一手制作出了所谓的寰宇图,据我们所知,那寰宇图是汉境最为完整的地图,山川河水、关隘道路都是一清二楚,有寰宇图在手中,汉境的地理就会一清二楚。卢大人本是想说服北堂煜提供寰宇图的情报,但北堂煜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和卢大人说过,卢大人见他如此,知道无法让他开口,只能离去。”

  “是他主动提出要我来见他?”

  “正是,前天早上,给他送饭的人禀报说,他让我们请王爷过来。”韩天啸道:“他被软禁至今,没有主动对我们说过什么,这是第一次提出要求,要我们将王爷请过来。王爷不在府里,只能将此事先奏禀圣上,圣上下旨,王爷回来后,立刻去见北堂煜。圣上的意思,是希望王爷有机会能继续劝说北堂煜提供寰宇图的情报,如果他有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王爷都可以答应他。”

  齐宁想了片刻,才问道:“他被软禁在神侯府,自然是不可能与外人接触,也就是说,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他是神侯府最紧要的囚犯,派人日夜守卫,卑职可以保证,已经杜绝了他与外面的一切联系,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没有途径知道。”韩天啸正色道。

  齐宁这才起身道:“既然他想见我,我就去会会他。”左右看了看,才压低声音道:“三师兄,战樱她......!”

  韩天啸低声道:“小师妹心情不是很好,不过王爷别担心,没什么大碍。”

  齐宁点点头,韩天啸这才亲自带着齐宁去见北堂煜。

  北堂煜虽然是被软禁,但所居之处倒也是风景秀丽,居处被池水环绕,但眼下池水中却是荷叶茂盛,一片翠绿,翠绿之中亦有荷花点缀,作为一名囚犯,楚国对北堂煜的待遇并不算差。

  轻车熟路,齐宁独自来到屋外,却瞧见北堂煜竟然坐在池水边的一张小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根鱼竿,头戴斗笠,竟是极有雅兴垂钓。

  齐宁缓步走过去,北堂煜听到脚步声,也没有回头,似乎已经猜到是谁过来,齐宁走到北堂煜神侯几步远处,才道:“这池子里有鱼?”

  “本来没有鱼,放了进去,自然就有了。”北堂煜笑道:“他们办事倒也妥善,知道我要钓鱼,专门买了两桶鱼放进去,你要知道,自己钓上来的鱼,味道才鲜美。”

  齐宁也含笑道:“王爷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习不习惯也不由着本王说了算。”北堂煜依然稳健地握着鱼竿,盯着浮在水面的鱼漂,声音波澜不惊:“对了,这一次你们死伤多少人?莫要小看钟离傲,大汉帝国武将之中,除了北堂庆,还没有人是钟离傲的对手!”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