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三一章 梅花烙

第一四三一章 梅花烙

  齐宁微仰头,望着夜空。【】

  赤丹媚轻声道:“台上扮演的那几人,你是否都认识?这里的主人装神弄鬼,他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齐宁道:“是一段往事,我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只有等到这台戏落幕之后,或许我心中的迷惑才能真正地解开。”

  说话间,第四幕也已经开始。

  这些人的动作异常的娴熟,速度极快,显然是训练过无数次,几乎没有任何的耽搁。

  第四幕的背景再不是竹林中,而是一片湖泊边,那背幕除了湖泊,还有明月挂在天边,每一幅背景图都是花了功夫,惟妙惟肖,在灯火之中,就如同真实的场景。

  这一幕只有那俊朗青年和姑娘出现,俊朗青年在月下抚琴,那姑娘坐在旁边,场景异常温馨,那扮演者的琴技显然也是不弱,在这九宫山上,琴音袅袅,远远传开。

  一曲终了,姑娘坐在俊朗青年身边,两人有说有笑,任谁都能看到是一对深处热恋之中的小情侣,忽见那俊朗青年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盒子,双手送到姑娘面前,那姑娘一怔,犹豫了一下,接了过去,打开了盒子,从里面取出一件物事。

  齐宁坐的地方距离戏台虽然不算近,但他目力惊人,那姑娘取出的物事他却也是看得清楚,见到姑娘手中物事,齐宁又是骇然变色,喃喃道:“那是碧玉簪!”

  “碧玉簪?”赤丹媚没听明白。

  齐宁当初听苗家大巫提起过碧玉簪,当年苗家大巫去往京城,与柳素衣成为了朋友,交情极好,而苗家大巫知道柳素衣最心爱之物便是一支碧玉簪,那簪子一直被贴身收藏,柳素衣亲口对苗家大巫提及过,那簪子乃是她的情郎所送,当初齐宁还只以为送簪子的人就是齐景,但现在却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现在已经确定,台上的姑娘,定然就是柳素衣。

  出现的两个青年男子,那木讷青年应该就是齐景,而眼前这俊朗青年,却是柳素衣真正的爱郎。

  这台戏自然不可能面面俱到,将所有的细节都展现出来,而是表现出一条主要的线索。

  齐宁自然也知道,齐景和柳素衣曾经都在卓青阳门下读过书,但这俊朗青年是何方神圣,齐宁却依然无法得知。

  之前展现的故事可以看出来,齐景与这俊朗青年交情不浅,所以齐景将俊朗青年引荐给了卓青阳,而卓青阳也确实收下了这俊朗青年,却也正因如此,这俊朗青年在琼林书院结识了柳素衣。

  齐景和俊朗青年自然都是对柳素衣心存爱慕,可是在这场竞争之中,俊朗青年明显是占了上风,这第四幕表现出来的意思,明显是柳素衣已经做出了选择,与俊朗青年走在了一起。

  可也正因如此,齐宁心中更是疑惑。

  如果这两人心有所属,最终自然应该走在一起,可是事实上柳素衣最终却成了齐景的妻子,这一对有情人显然没有成为眷属,而这中间,却到底又发生了何事,出现如此大的变化?

  柳素衣既然认定了俊朗青年是她的爱郎,甚至已经接下了男子的定情信物,自然不应该再转投到齐景的怀抱之中。

  这每一幕的内容其实并不多,只是大致勾勒出了当年的事情轮廓。

  接下来几幕连续上演,齐宁看的也越来越明白。

  柳素衣确实与那青年男子情投意合,可是其中却又穿插了几幕二人并不出场的戏份,出场的竟然是锦衣齐家的太夫人,除此之外,齐宁判断出其他几位出场的人却是柳素衣的家人。

  柳素衣的父亲也是京中官员,太夫人派了人前往柳家提亲,柳父对这门婚事自然是一千一万个愿意,双方长辈就此订下了亲事,但齐景和柳素衣显然对此还不知晓,等到其中一幕柳父将亲事告知柳素衣,却被柳素衣断然拒绝,父女甚至因此而大吵一架。

  如果换做一般的官宦人家,婚姻大事,那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女自然是不敢反抗,但柳素衣却与普通女子并不相同,柳父也是愁眉不展。

  看到柳素衣与柳父争锋相对,齐宁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但很快他的神色便凝重起来。

  后一幕却是离别的戏份,俊朗男子似乎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离开,在湖边与柳素衣相见,柳素衣并没有将父母做主的亲事告知青年,月色之下,一对情深义重的情侣不忍分别,也就是在这一夜,两人相拥倒在地上,齐宁心知这是柳素衣决然行事,那是要在临别之际,将自己交给俊朗青年,绝了与齐家的亲事。

  此后的事情急转直下。

  男子离开之后,一伙官差忽然将柳父拘押下狱,整个柳家瞬间陷入绝境,但台上的细节分明显示,柳父被扣上罪名继而下狱,却是齐太夫人在背后一手操持,接下来却是一场救父的戏码,柳家上下跪在柳素衣面前,虽然只是哑剧,但齐宁却已经看明白,齐太夫人在背后操纵,将柳父关进大狱,柳家上下为此恳求柳素衣同意与齐家的亲事,如此才能救出柳父,柳母在台上泣不成声,几度昏厥。

  赤丹媚看到这里,冷笑道:“好卑鄙的老太婆,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定然取了她性命。”

  齐宁心中也是冷笑,暗想那老太婆果然是阴毒卑鄙,为了将柳素衣娶入门,竟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

  老太婆显然是对齐景爱慕柳素衣的事情一清二楚,知道柳素衣拒绝了齐家的亲事,才在背后使出手腕。

  在柳家人的恳求之下,柳素衣为了救父,终于答应了齐家的亲事,随后柳父果然从狱中被放出来,接下来这门亲事迅速结下,齐景显然对这背后的一切都是完全不知,迎娶了心爱的姑娘,却也是欢喜不已。

  但随后一幕却是让齐宁大吃一惊。

  原来柳父入狱,并非真的是被抓,而是柳父与齐太夫人联手上演的好戏。

  柳父显然知道若是不到绝境,柳素衣绝不可能改变主意,这才配合齐太夫人上演了戏码,故意入狱,让自己身处绝境,而柳素衣救父心切,却也正中了两个老狐狸的劝圈套。

  大婚过后,齐景启程往前线征战,而柳素衣却成了锦衣候府的笼中之鸟,齐太夫人似乎对柳素衣喜爱结交朋友的性情很是了解,竟然日夜派人箭矢柳素衣,并不让她出府一步,而此前每日里都是笑脸的柳素衣,进入齐家之后,便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

  反倒是没过多久,柳素衣的有孕的消息被齐太夫人知晓,老太婆得知消息之后,非但没有喜色,脸上竟然露出了凶狠之色。

  赤丹媚冰雪聪明,自然也看出其中端倪,凑近低声道:“那姑娘腹中的孩子,不是那老太婆家的,她的情郎离别之时,她已经将自己交给了他,后面发生那些事情,等到她过门,至少也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情,那老太婆算着日子,一下子就知道她腹中孩子是别人的。”

  齐宁万想不到其中却是这样一个缘由。

  柳素衣有孕之后,太夫人对她的监视更是严酷的极点,派了人日夜在她身边,看似照顾,但柳素衣显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幼,每次太夫人看到柳素衣的时候,脸上都会显出怨毒的神情。

  赤丹媚轻叹道:“这老太婆没有立刻动身,一定是等着她将孩子生下来,然后折磨她们母子。”

  这一幕幕演下来,十分顺畅,而且时间也已经到了后半夜。

  “那个男人一别之后,为何迟迟没有回来?”赤丹媚冷笑道:“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自己的女人在这里受到这样的痛苦,他却始终没有出现。”

  齐宁叹道:“他很快就会回来!”

  赤丹媚一怔,齐宁却没有多说。

  当一群和尚登上戏台的时候,齐宁立刻就知道那是大光明寺的众僧,在太夫人的安排之下,众僧就在柳素衣的院内埋伏下来,很快,便有稳婆出现,齐宁知道,接下来就是至关重要的那一夜,正是柳素衣生产的那一晚。

  柳素衣躺在床上,稳婆在边上照顾,众僧则是环绕在屋子四周。

  此时又有人上去用黑布遮挡起来,齐宁却是目不转睛,没过多久,就听到台上传来婴儿的啼哭之声,当黑布撤开之时,齐宁竟赫然发现,在柳素衣身边,竟赫然躺着两个婴儿,那两个婴儿手脚动弹,竟是找了真正的婴儿在台上演出。

  齐宁深吸一口气。

  为了今晚这台戏,九宫山的主人当真是煞费苦心。

  忽见到一道黑影登上了戏台,那人一身黑衣,蒙着面,手中握着一把剑,冲到台上之后,立时被众僧发现,众僧群起而攻之,那黑衣人仗剑搏杀,毫无惧态。

  戏台之上,此时两场戏同时进行。

  黑衣人在与众僧搏杀之际,柳素衣却已经起身来,取出了碧玉簪,在灯火上烧起来,等到碧玉簪上的铜制梅花烧红,过去将那梅花印往婴儿的肩头烙了下去,赤丹媚花容失色,失声道:“她她要做什么?”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