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五八章 无边地狱

第一四五八章 无边地狱

  海风吹拂,海浪轻拍海岸,在场众人都是纹丝不动。

  齐宁看着两人的背影,那两人就如同矗立在海岸边上的石雕一般,竟然一直没有动作,良久之后,却见到天诛客侧身面对北宫,后退三步,竟是深深一礼,随即头也不回向自己那艘船走过去,在众人有些吃惊的目光下,天诛客跃上船头,做了个手势,很快那艘船竟然缓缓后退,往海中而去。

  齐宁固然吃惊,便是北堂幻夜那张漂亮的脸上也略显惊讶之sè。

  海船往海中去,天诛客依然站在船头,再次向站在海岸边的北宫一鞠躬,随即转身回到了船舱之中。

  这样的结果,几乎没有人能想到。

  天诛客乃当世第一剑客,虽然不可能有大宗师的修为,但就其剑术而言,未必不能与北宫切磋一二,所有人都以为北宫既然上前去,势必要比试一二,谁知道短短时间,天诛客竟然自觉离去,甚至临走时对北宫依然是恭敬无比。

  没有人知道北宫到底用什么法子让天诛客甘愿离去。

  但齐宁却明白,天诛客是剑客,北宫同样也是剑客,有些话,只有剑客对剑客说的明白,也只有剑客知道剑客的深浅。

  天诛客临走时恭敬的态度,明显是对北宫存有敬畏之心,他当然是心服口服而去。

  只等到那艘船在海上渐渐模糊,北宫才转过身,走到北堂庆边上,打量了几眼,北堂庆自然知道眼前这位便是五大宗师之一的剑神北宫连城,拱手行礼:“晚辈见过剑神前辈!”

  北宫道:“我听说这天下有四艺绝士之称,你琴技了得。”

  “不过是世间传言而已,晚辈喜好音律,所以在琴技之上下了一些功夫,只是为了陶冶情操。”北堂庆含笑道。

  北宫微微颔首,抬头看了看天sè,才道:“你弹琴!”又道:“莫兄,将你那凤凰琴交了出来吧!”

  他声音也不如何大,却远远传开,很快就见到岛主横捧着凤凰琴走了过来。

  北宫从怀中取出一幅卷轴,齐宁看的明白,正是自己当初交给北宫的地藏卷轴,他现在自然已经知道,那卷轴之中所记载的,正是浮萍居士所谱的三神曲之一地藏曲。

  “这是曲谱!”北宫将地藏曲递给北堂庆,北堂庆双手接过。

  岛主和北堂幻夜对视一眼,却是都向北宫拱手道:“此番就有劳北宫兄了!”

  两人虽然是大宗师,但在音律之上确实没有太深的造诣,此番要引出玄武神兽,也就只能依靠北宫。

  齐宁心想北堂庆之前并无见过这地藏曲,而且这样的曲谱,非比寻常,不似寻常的曲谱那般容易看懂,北堂庆要将这曲谱记住,总是要花费一番时间,恐怕今天是无法弹奏。

  北宫将地藏曲交给北堂庆之后,径自走到不远处,从身上取出了北堂幻夜之前交给他的紫龙箫,一手拿着紫龙箫,另一手则是背负在身后。

  北堂庆却是展开了地藏卷轴,目光扫动,仅仅半柱香的时间,已经卷起地藏曲,岛主见状,颇有些吃惊道:“世侄已经记下了?”

  北堂庆拱手道:“晚辈都记下了,这是琴箫合奏的曲谱,只是不知能否与剑神琴箫合一。”

  “果然是天纵奇才。”岛主笑道,走上前来,将凤凰琴交给了北堂庆,北堂庆将那卷轴先收入怀中,双手接过凤凰琴,这才走到北宫身边不远,找了地方放下了凤凰琴,又取出地藏卷轴奉给北宫,北宫接过收起,向北堂庆微微颔首,北堂庆这才走到凤凰琴边上,盘膝坐下,却是将那凤凰琴横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北宫也不耽搁,双手执箫,很快,一股如泣如诉的箫音便即弥散开来。

  箫音似乎远在天边,却又近在耳边,只听那箫音,瞬间就让人感觉心中升起一股悲凉之感,齐宁闭上眼睛,心头却是想着,北宫嗜好音律,果然一出手便即非同凡响,或许北宫真正的天赋并不在剑道,而是在音律之上。

  箫音飘渺,而且越来越悲凉。

  忽然间,听得琴音响起,正是北堂庆拨动了琴弦,与北宫的箫音不同,琴音极是诡异古怪,那琴音入耳,立时让人有一种yīn森可怖之感,似乎身处在永不见天日的黑夜之中,让人浑身寒毛直竖。

  而且琴箫之音几乎是融为一体,琴中有箫,箫中有琴,悲凉与恐怖相交相映。

  齐宁自然听过乐曲,但却从无听过现在这般诡异的琴箫之音。

  音律之中,齐宁眼前恍惚出现了支离破碎的尸山血海,天地间一片漆黑,无数的鬼影在四面八方飘荡晃动,甚至那些伏尸地上的残破尸首竟然开始蠕动,而且有不少尸首竟然爬了起来,摇摇晃晃,行尸走肉般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

  齐宁心中有一丝清明,知道这定然是因为曲音所造成的的幻觉,想要摆脱眼前的可怖景象,立时运转清经,这清经可以让人凝神静气,本来心神刚刚收敛,但那琴箫之音却像是从地狱而来,只要钻入耳中,那恐怖的景象立时就会再次出现。

  琴音越来越古怪,箫音也越来越悲怆。

  从地上爬起来的尸首越来越多,甚至不少尸首往自己这边走过来,齐宁心下骇然,心中想到赤丹媚就在自己身边,却不知赤丹媚是否能够抵挡如此幻觉,扭头看去,却见到赤丹媚一脸痛苦之sè,双手蒙着脸,浑身发抖,齐宁知道赤丹媚现在遭受的恐怖景象只怕比自己还要强烈,忙过去抱住赤丹媚,想要护住,却见到赤丹媚忽地将手从脸上拿开,那张本来娇美动人的脸庞,一瞬间变得如同厉鬼般狰狞可怖,齐宁大吃一惊,而赤丹媚已经张开嘴,如尖刀般的獠牙冒出,向齐宁咬过来。

  齐宁心下骇然,立时向后跃开,宛若厉鬼般的赤丹媚却并不放过,扑了过来,齐宁这时候已经分不清扑过来的究竟是赤丹媚还是厉鬼,唯恐出手伤到赤丹媚,并不敢出手,随即感觉腿上一紧,低头一看,却见到自己的一条腿已经被一

  只厉鬼抱住,四周无数厉鬼都是扑上来,将自己的四肢牢牢抱住,齐宁一时间就似乎是被五花大绑,完全无法动弹,而赤丹媚已经冲上来,獠牙照着自己的脖子咬过来。

  齐宁大叫一声,四周的景象瞬间都消失,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赤丹媚依然站在自己身旁不远,但娇躯确实在颤抖,北堂幻夜和岛主都是站在不远处,静静瞧着北宫。

  齐宁这时候感觉全身上下湿漉漉,却是冷汗直冒,这时候明白,自己方才所经历的完全是幻觉。

  猛听到一直在沙滩上的亡杀二奴都发出凄厉的叫声,两人状若疯癫,手舞足蹈,北堂幻夜带来的船夫却是盘膝坐在沙滩上,但身体双手展开,胡乱挥舞,就像是在阻止有人靠近。

  齐宁心知不但自己陷入幻觉之中,其他人也都陷入了极为恐怖的幻觉之中。

  岛主和北堂幻夜都是大宗师,自然能够抵挡,但其他人却根本无法抵御。

  曲音入耳,刚刚恢复神智的齐宁却又感觉四周一片黑暗,心下吃惊,知道自己又要被这曲音带入无边地狱之中,也恰巧此时赤丹媚惊恐大叫一声,刚刚陷入幻觉的齐宁顿时回过神,见到赤丹媚双手抬起捂住耳朵,全身瑟瑟发抖,晓得赤丹媚沉迷更深,急忙上前,这一次切切实实地抱住了赤丹媚,赤丹媚睁开眼睛,俏脸之上却满是惊恐之sè,看到齐宁,怔了一下,齐宁低声道:“是幻觉,都是地藏曲让我们进入了幻觉。”

  齐宁今日第一次听到地藏曲被弹奏,却万没有想到地藏曲竟然如此厉害。

  忽然间,只听到那琴音陡然而止,箫音却还在继续,不过没有了琴音,那种让人深入骨髓的恐惧瞬间就消失,只感悲凉,也就是在这瞬间,本来在沙滩上手舞足蹈的亡杀二奴终于停了下来,互相看了看,两人满头大汗,脸sè惨白,就像是死过一回。

  齐宁心知事情不对,急忙看向北堂庆,却见到北堂庆坐在地上,却没有继续弹琴,北堂庆俊朗的脸上也是苍白可怖,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箫音戛然而止,北宫看了北堂庆一眼,随即抬头望着天空,不发一言。

  片刻之后,北堂庆捧起凤凰琴放到一旁,起身来,向北宫先是一礼,这才走到北堂幻夜面前,拱手道:“皇叔,地藏曲威力惊人,我无法支撑,自己陷入其中,未能完成皇叔的嘱咐,罪该万死!”

  齐宁这时候终于明白,不但在场的听者受惑,就连弹琴的北堂庆自己也在曲音之中出现了幻觉,弹琴者自迷其中,这地藏曲自然不可能继续弹奏下去。

  北堂幻夜摇了摇头,叹道:“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向岛主苦笑道:“岛主,咱们花费了诸多心思,到头来只是一场空。这地藏曲果真了得,北堂庆在音律之上确实无话可说,但却抵挡不了地藏曲的迷惑,这天下间,恐怕无人能与北宫兄琴箫合奏了。”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