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六二章 夜陨

第一四六二章 夜陨

  陌影卷入萧绍宗叛乱,齐宁一直以为那是陌影与萧绍宗达成协议,目的只不过是为东齐争取利益。

  在齐国灭亡之后,陌影自然希望协助萧绍宗登基后,能够复兴东齐,但此刻听得岛主所言,齐宁这才明白,陌影在楚国所为,竟然还有如此深意。

  毫无疑问,岛主和北宫早就私下里达成了协议,赤丹媚前往楚国盗取凤凰琴,陌影协助萧绍宗,这一切只是岛主用来迷惑北堂幻夜,就是让北堂幻夜以为岛主与北宫连城一直在私下里暗斗。

  而北堂幻夜显然也确实中了岛主的圈套。

  三大宗师对垒的局面下,但凡出现以一敌二的局面,孤身力战势必处于绝对的劣势,而北堂幻夜在岛主精心的布置下,只以为岛主和北宫之间的嫌隙极深,是以他与岛主联手对付北宫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等高手对垒,只要有一丝疏忽,那就可能左右胜败甚至是决定生死,而北堂幻夜出现严重的误判,后果自然也是极其严重。

  三大宗师出手之时,齐宁的视线被砂墙阻挡,无法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的对话,却已经让齐宁猜到刚才那一刹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毫无疑问,当北堂幻夜将目标对准北宫之时,本来与他共同出手的岛主却将目标对准了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北堂幻夜或许能够力拼北宫的气剑,却绝无可能抵挡住岛主突然发起的反戈一击。

  大宗师全力以赴,自然是瞬间便能够分出胜负。

  如果北堂幻夜早有准备,知晓岛主和北宫要联手对付他,那么即使是以一敌二最终落败,岛主和北宫也必然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但是岛主突然反戈,便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最大的收获。

  岛主谋划多年,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徒弟,就是为了今日这瞬间一击。

  北堂幻夜勉强挣扎起身来,岛主和北宫并无动作,北堂幻夜苦笑摇头道:“其实这样的结局,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仰头望着天幕,喃喃道:“我们本该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活下来这么多年,又什么时候真正的快乐过。”却是不再理会众人,缓步往海边走过去,但她步伐不稳,齐宁心知北堂幻夜遭受重创之后,定然已经是油尽灯枯,此刻完全是以最后一口气撑住。

  普天之下,任何人遭受大宗师的全力一击,都不可能再有活命的可能,即使换做其他顶尖高手,只怕也已经瞬间毙命,北堂幻夜能够撑下来,无非是修为实在太过恐怖。

  只走出七八步,北堂幻夜身体便踉踉跄跄,再往前走出三四步,已经向前扑倒在地,随即便再不动弹。

  方才躲起来的北堂庆见北堂幻夜竟然落败,已经走出来,远远看着北堂幻夜的尸首,神情黯然。

  岛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齐宁看在眼中,心下冷笑,暗想这一切本就是岛主想要的结果,此刻却还要装出一副惆怅模样。

  忽见到一直跟随北堂幻夜的那名船夫缓步走向北堂幻夜的尸首,距离几步远,竟然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向北堂幻夜叩了几个头。

  众人看在眼中,心想船夫是北堂幻夜的奴仆,这奴仆对北堂幻夜倒是忠心耿耿。

  齐宁比岛主众人更早认识船夫,知道这船夫武功着实了得,岛主手底下的亡杀二奴都不是此人的对手,但对此人的来历却一无所知。

  这船夫与天诛客显然是大不相同。

  天诛客显然是曾经受过北堂幻夜的恩惠,所以为了偿还那份恩惠,这才听从北堂幻夜的吩咐,镇守九宫山。但齐宁从见到船夫之后,船夫就如同奴仆一样伺候着北堂幻夜,而且处处表现的十分恭顺,显然不只是为了报恩。

  船夫叩首之后,这才起身来,转向岛主,道:“他已经走了,我能否带走他的遗体,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让他永远睡下去?”

  岛主微微点头,道:“你对侯爷倒是忠心耿耿,他泉下有知,也能欣慰。”

  船夫却是淡淡一笑,仰首望天,沉默片刻,才道:“谈不上忠诚,只不过是尽孝道!”

  此言一出,不但是齐宁,便是北宫脸色也微有些变化。

  岛主吃惊道:“你是什么人?”

  “他是我父亲!”船夫道:“做儿子的给父亲收尸,应该是必尽的孝道!”

  北堂庆身体一震,失声道:“你是......你是皇叔的后人?”一脸震惊。

  齐宁也是大惊失色,他一直以为这船夫只是北堂幻夜的仆从,而且北堂幻夜宛若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北堂幻夜竟然还有子嗣留在这世间。

  北堂庆既然显出震惊之色,自然也是从不知道北堂皇族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存在。

  “你是北堂一族的人,为何.....为何皇叔从未提及?”北堂庆忍不住问道。

  船夫瞥了北堂庆一眼,淡淡道:“他又为何要对你们提及?当年他游历之时,伤势发作,是我母亲将他带回去,照顾了他多日。他离开之后,每年都会过去一次,我母亲从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直到母亲过世之后,他才对我告知了真相。我虽然知道他是北汉皇族,却也没有想过与你们北堂一族有什么瓜葛。这些年他体内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也信不过其他人,我自然要在他身边照顾。”

  北堂幻夜看上去宛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绝色美人,却有一个这样年过四旬的儿子,着实是让人吃惊不小。

  “此番前来玄武岛,只有两个结果。”船夫平静道:“要么我们父子安然离去,他得到玄武丹,再不经受痛苦。而另一个结局,就是现在这样,这是他早就料到的事情,来途之中,他交代过我,若是这样的结局,带走他的尸首,回到那个地方,将他的尸首埋在我母亲边上,不需要与北堂皇族有任何瓜葛。”

  北堂庆皱眉道:“皇叔身上流淌着北汉皇族的血液,岂能草草安葬?”

  船夫淡淡一笑,道:“他既然不愿意与你们北汉皇族有纠葛,你自然也没有资格决定他的归属。”上前去,抱起了北堂幻夜的尸首,转身便走,却是往岛主那艘沧海号过去。

  如今停泊在玄武岛边上的只有两艘船,一艘是地藏乘坐过来的大船,另一艘便是沧海号。

  亡杀二奴见到船夫明显是要登上沧海号,便要上前阻拦,岛主叹了口气,道:“那艘船,就送了给侯爷吧!”

  亡杀二奴不敢违命,瞧着船夫登船。

  岛主看了北宫一眼,叹道:“侯爷既然走了,这玄武丹就只有我与北宫兄二人分享。”

  北宫摇头道:“玄武丹只能留给一个人。”

  岛主笑道:“北宫兄,多年前咱们就已经说好,若这世间真的有玄武丹,你我一分为二各取一半,难道北宫兄要食言不成?”

  “你我心里都知道,这个约定,只是为了侯爷不能分取玄武丹。”北宫面不改色:“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与人共同分享玄武丹。”

  岛主苦笑道:“北宫兄这般说,那可真是冤枉小弟了。”

  北宫没有争辩,只是仰头望向天空,片刻之后,才道:“蒹葭,你是要与他联手杀我?”

  此言一出,其他人倒也罢了,齐宁却是骇然变色。

  他当然知道蒹葭是谁。

  当年将一颗心全都送给北宫连城,却被北宫连城视而不见的暮家姑娘,亦是南疆暮野王的亲姊姊,齐宁不久前才从北宫连城口中知道那姑娘芳名蒹葭,提及蒹葭,北宫连城心有愧意,但到底发生了什么,兀自是个不解之谜。

  但北宫此刻却突然叫出“蒹葭”的名字,实在让齐宁大惊失色,因为他知道,那蒹葭早已经过世,而且是北宫连城亲口所言。

  一代剑神,当然不可能信口开河,他既然说蒹葭已经故去,那么自然不可能有假,既然如此,为何北宫连城此刻竟然再次提及蒹葭,甚至还说蒹葭要与岛主联手杀他?

  难道蒹葭还活在这世上,甚至就在这个岛上?

  齐宁记得清楚,蒹葭虽然比北宫年纪要小,却也小不了太多,北宫的实际年龄已经快到八十岁,那蒹葭怎么说也有七十多岁年纪,可是这岛上只有三个女人,除了地藏,就只有赤丹媚和花想容,这三个人无论哪一个都不可能有七十岁,既然如此,那蒹葭又是从何而来?

  岛主也是脸色微变,却已经笑道:“北宫兄是不是糊涂了?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没有忘记莫姑娘。”摇头叹道:“这可惜当年她在大雪山香消玉殒,又岂会还在人世?只是......当年莫姑娘对北宫兄一片痴心,让我等好生羡慕,可北宫兄.....!”摇了摇头苦笑道:“恕我直言,北宫兄这一生最对不住的人便是莫姑娘,莫姑娘当年在大雪山遇害,与北宫兄有直接关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